•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最后一关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最后一关

    作品:《遮天

        大时代到来,诸雄并立,叶凡见证了又一代人的崛起,只是浪花下也不尽是英雄豪情,也有泪与血以及白骨。www.00ksw.org

        到了最后,能剩下几人?没有人说的清,这是一条盛烈而辉煌的路,这也是一条孤独而悲凉的路。

        群雄逐鹿的盛世辉煌,一个人独立绝巅、脚下伏尸无数的孤凉。

        诸王并起,天骄立世,这注定要产生一场场最为灿烂的大碰撞,会发出照耀万古的辉光,永远铭刻进修士史中。

        这一日不远了,已震动入修士的心中,蔓延向一条条古路,分明已听到了那苍凉而大气的号角响起,在召唤各族最强者!

        星空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没有时间,没有纪元,古往今来有几人能述清。叶凡他们上路,一晃就是二十年。

        这一路,他们层层推进,逐步前行,前往人族最后一关。

        共有一百零八关,但是前路破碎,需要自己去构筑,甚至是开辟五色祭坛,寻找下一处生命星域。

        显然,这亦是对试炼者的考验。

        星路存在无尽岁月,许多地段早已崩坏,名义上有一百零八关,事实上除却初期的几十关,以及六十四、七十二、八十一这样特别的雄关外,后面大半都是荒凉的、破碎的。

        叶凡他们问心求道,一路苦修前进,并未跳跃前行,而是按部就班,因为接下来的路不知道下一关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最后的终点。

        古路破败,行到后来,看不见人烟,见不到生命,进入了茫茫荒寂的死星域,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这是一条问心路,让后来者接续断路,修葺原本的人族祭坛,让古路通畅无阻,此间有极大的麻烦。

        一些寂灭之地,是茫茫白骨海,五色祭坛就搭建在上,至于城池早已破败,化成了瓦砾,悬在冰冷的宇宙中。

        而这只是一隅,是他们路上所见到的凄凉一角。

        岁月划落,磨灭了太多,那些辉煌,那些旧忆,都随风而散,而今只剩下了历史的尘埃。

        也许下一个轮回、古路再次开启时它就不复存在了。

        问心路,求仙道,叶凡他们这一路上行进的不是很快,寻找古迹,修补断路,参悟的自己的法与道。

        这是一个是苦修的过程,也是一种求心问道的体验,真正的直指本心,遍问自己,如何走下去,抛却一切杂念。

        这一走就是二十年,对于众人来说,这是一次心路的磨砺,是一种另类的修道,不与他人对抗,只与自己的心作战。

        他们经历了太多,尤其是叶凡,参过法,悟过道,血战过群雄,而今慢慢苦行,是一种沉淀,也是一种升华。

        战尽诸敌,遍观世间法,他需一番沉静。就如同经历了盛世繁华,倍觉苦倦时,希冀踏入乡野间,回首醒我。

        在路上,二十年!

        一行人安静的行走,默默独醒,褪尽繁华,回归质朴,简单简洁,平淡朴实。

        二十年过,接近人族古路最后一关,逐渐见到生灵,期间也发生了几场血战,面对的都是宇宙中的强横生物。

        一群沉寂了二十年的猛虎出闸,像是洪水滔天,始一出手就震动星空,向世人宣示他们回来了。

        消息传开,在人族最后一关引发轰动,传到这里,群雄关注,一片沸沸扬扬,议论纷纷。

        人族圣体终于来了,让人翘首以待多年,这一世的古路,他不是第一个赶到的,但绝对是最引人瞩目的。

        星空中有一条阶梯路,以青石板铺成,径直向前,在这璀璨星河下显得很另类与神秘。

        这是在宇宙中,却有这样一条古朴的青石路,说不出的怪异,但是却让人不敢小觑,走在上面,有一种朝圣的心境。

        不知不觉间,青石古路上响起了阵阵神唱,震耳欲聋,如经文自鸣,似古神讲道,醍醐灌顶,让人自醒。

        就在那前方,星辉若水,灿烂而通明,且伴随神秘而朦胧云雾,宛若来到了一座仙城。

        “到了,这就是人族最后一城吗,进入这里会发生什么?”庞博身体壮实,高足有一丈,像是半截古铜色的铁塔一般,通体流动宝辉,双目炯炯有神。

        “最后一关了,不会遇到什么变故吧?”姬紫月的大眼很有灵气,看向前方。

        彼岸一战,他们掩饰的很好,催动绿铜鼎时并未泄露身份,当欺天阵纹破碎时,被圣皇子的斗战棍垂落下的仙气隔断了外界。

        这么多年过去了,未曾听到有人谈论,那一战似乎与他们无关,但是世间没有什么绝对的事。再者,帝天、九眼碧蟾、大魔神曾看出过端倪。需要防范,但是他们却也并无惧意。

        而今,叶凡达到这个境界,掌控残破绿铜鼎,还怕人来大杀不成?大不了一战,即便是再强的人来了,他也不见得吃大亏。

        最差,还可以一走了之。

        仙气蒸腾,星河万道,整座古城雄伟而壮阔,远胜此前所见到的任何一座,是为最后一关。

        它像是以黑色的金属铸成,闪烁冷冽的光泽,隐约间亦有一层暗红色的光晕浮现,似血光点点。据传说,这是古来征战、历代强者殒落时所淌下的圣血,甚至有准帝血。

        当然,早已干涸,精华散尽,不然这座城池必然杀气腾腾,不可接近。

        巨大的城门楼高足有数百丈,即便是远古巨人都可以通行而过,恢宏而磅礴,透发着一股震慑人心的压迫感。

        这是以星河神砂混炼各种神铁而铸成的一对大门,与城体的颜色不同,流动梦幻般的光彩,让人震撼。因为,这是圣贤炼兵的至宝神料,而今竟然成为了铸造大门的材料,可见最后一城的稀珍程度。

        青石路从星空中一直蔓延到这里,直通城门前,叶凡他们并未遇到阻挡,无人审查,到了这里,谁敢撒野?

        人族最后一关,除非遇到黑暗末世战,不然无论如何是不会受到威胁的,因为据传这座巨大的城池本身就是一件至宝!

        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就是大圣入内,一旦关闭城门,封闭苍穹,都很难逃离,如困牢笼中一般。

        城内,人流往来,摩肩擦踵,在叶凡他们入内的刹那,整片街道都安静了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目光一起望来。

        数息后,一片嘈杂。

        “就是这群人吗,当中那个就是圣体?”

        他们的进城引发了人们关注,无数目光聚焦而至,人们议论纷纷。

        这是打出来的威名,叶凡还未走到最后一关,就已经与其他古路的天骄开战了,击毙了数十条古路的最强者,杀到无人再敢称尊,这是一场大轰动。

        有老叟,有中年壮士,亦有年轻的少女,站在路上,向这里观望,轻声议论,这一行人而今绝对是人族古路最为引人瞩目的焦点。

        “看来,他们将代表我人族古路参战,竞逐星空第一神位了。”

        “人王、青诗仙子、霸王、帝天、大魔神而今在何方,还会出现吗?”

        “不知这一世,人族是否还会延续大辉煌。”

        龙马雄赳赳气昂昂,睥睨四方,四只蹄子落在青石地板上,趟出一串串火星,神骏威武。

        结果,古金鹏很不给面子,化成一尺多长,直接落在了它的背上,鹰睃狼顾,一双金色的眸子射出一缕缕电芒。

        龙马大怒,两人想来不睦,差点厮杀起来,被叶凡劝阻。

        上一次,很奇特,叶凡悟道天帝拳,深深感染了金翅大鹏王,让他都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道境中,通过那一战它悟出了大鹏王拳,而今在十圣者中仅次于龙马。

        “哈哈……叶兄终于到了最后一关,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有幸一见。”前方,三名男子爽朗大笑,向这边走来。

        姬紫月灵动的大眼骨碌碌的转动,对这几人感觉到了惊讶,都很强大,显然不是凡俗。

        “我们是昆仑三杰。”来人自报家门,全都身穿月白衣衫,仪表堂堂,看起来颇为超脱。

        庞博吃了一惊,昆仑对他们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对叶凡低语道:“什么来头,可曾听闻过?”

        叶凡摇头,向前走去,道:“见过几位兄台。”

        “我等来自昆仑星,自知根基浅薄,无意帝路,一路行到此地只是为了见天下最强人杰。”三人很是热络,向叶凡等人示好,要宴请他们。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几人一脸诚意,叶凡等人以礼相还,与他们并肩进城。

        宇宙中,真正的生命古星很少,大多都为天域小世界,得悉他们来自一个名为昆仑星的地方,叶凡等很上心与留意。

        “想必这就是叶兄与姬兄还有庞兄了。”前行不久,又有人上前,这是一个中等的身材的道士,看起来还算年轻,容貌普通,但很镇定从容。

        旁边,有人惊讶,道:“这是天罡道士,惜败于霸王之手,竟然也到了最后一关。”

        “贫道别无他意,只想与叶兄一路前行,见证一场盛世繁华,记下日后的一场场辉煌神战。”天罡道士说道。

        许多人吃惊,这个年轻的道士难道认准叶凡能成道不成?这种行为在古代自然有,这是要记录大帝生平事迹!

        “不敢,道长折杀我了。”叶凡说道。

        “我已预见一场场神战的到来,已感知一幕幕悲凉落幕。”天罡道人认真的说道。

        他们一行人前行,路上很多人围观,一片嘈杂,议论纷纷。

        在这个过城中,有不少人上前,非常的热情,邀请叶凡一谈,要宴请他们,到了最后队伍壮大了很多倍。

        突然,叶凡神色剧变,当来到城中深处时,他在一面很高的墙壁上见到了一幅画像,栩栩如生。

        那是一个小女孩,粉雕玉琢,梳着一对羊角辫,漂亮可爱,不过大眼中噙满了泪水,泫然欲泣,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小囡囡!”叶凡失声惊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失态过,时隔这么多年,他没有想到在人族最后一关的一面圣墙上见到了可怜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