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老子来历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老子来历

    作品:《遮天

        菩提树摇曳,哗啦啦作响,他们已经换了一个地方,所有人都盘坐在宝树下,庞博、龙马、姬皓月等专心疗伤。www.00ksw.org

        叶凡也一动不动,站在树下,体味刚才的种种,巩固自己的道果。

        菩提树,树根如龙,深扎地下,满树叶片摇响,若黄钟大吕在轰鸣。叶凡、姬紫月、小不点等心中宁静,悟道的悟道,疗伤的疗伤,精气神合一,接近自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菩提树如经书在翻动,传出诵经声,出现一幅又一幅奇异的画面,让人惊异莫名。

        细看的发话,能够觉察到,这是从近代开始的,逐渐向远古递进,先后现出几道身影,气质各不相同。

        姬皓月、龙马、古金鹏等都相继苏醒,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难道是释迦摩尼?!”庞博惊叫,第一个出现的人与地球庙宇中供奉的佛像很像。这让人一阵惊疑,是昔日的至尊留下的烙印吗,是否有什么讲究,亦或是有莫名危险?

        影子再闪,出现另一座模糊的佛像,古意沧桑,像是一段岁月,又若一段历史,从那过去流淌而来。

        “这是……阿弥陀佛!”姬紫月与其兄长一齐变色,第二个出现的人与西漠大雷音寺中供奉的佛像相近,都很模糊。

        先后出现两尊佛,众人心生感应,竟有豁然开悟之感,以特别的途径,将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

        叶凡最先惊醒,遍观众人相,发现并未受惑,只是悟道树记录下的一种心境,让人生感,这才放下心来。

        与佛陀有关,但无需排斥,世间有万法,可以尽观,但不一定要去走相同的路。

        一种大气自生,像是日的两尊佛在讲道,宽宏大量,大慈大悲,明辨善恶,觉悟真理之意。

        其他人也都醒来,默默体味,前后印证,明悟自己的法与道。

        轰隆一声,两尊佛突然光芒大圣,先后在菩提树下四方踱步,东南西北分别七步,共四十九步而止。异花随迹,放异光明。

        “菩提树了不得,记录下了佛门的一种大境界,至高无上,于佛徒来说也许是一场大造化。”姬皓月轻叹。

        突然,满树叶片摇动,又一幅图出现,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额头饱满,目光睿智,一看就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古人,有一种清静无为的气质。

        当然,一种更为古老的气机扑面而来,像是贯穿了整部人族古史,极为遥远。

        “我怎么觉得,这像是从天地尽头传来的画面。”

        “这或许是神话时代的人物吧,毕竟菩提树曾经分属于过不同的天尊、大帝。”

        庞博与龙马议论,这个人绝对无比古老,岁月沉淀,若是从古前吹破迷雾,于此现身。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从释迦摩尼到阿弥陀佛,再到此人,这是一个逆着时间长河逐步递进的过程。

        “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姬紫月迷糊的说道。

        姬皓月闻言身体一震,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望向自己的妹妹。

        “皓月兄你是否察觉到什么?”庞博追问。

        旁边,姬紫月也一惊,美眸中射出惊人的光彩,道:“是他,来过我们姬家,我家的老祖叔等都见过。”

        “什么,你们见过这个人,他去过你们姬家?”连叶凡都震惊。

        姬紫月点头,明眸皓齿,脸上写满意外,道:“没错,两千多年前,有一个骑牛的老者拜访过我家,族内一些老人见过,描其画像,藏于书阁中,我与哥哥无意中见到过。”

        老子!

        当年,这位有大智慧的古人横渡星空,降临北斗,曾经去过姬家。以前叶凡就曾听兄妹二人讲过。

        “这怎么可能,老子……神话时代的古人,一直没有死!?”庞博感觉精神错乱。这实在骇人听闻。

        叶凡发呆,他想到了星空另一岸的一些传说,怔怔出神,细细思索,也许能够解释出一些问题。

        据传,理氏在村头的河边洗衣,拾得黄李,因此得子,但始一出生,就白眉白发,且有蓬松白须,故被取名为老子。

        对于后世人来说,这显然过于荒谬,被认为是无稽之谈,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看来可能别有隐情。

        “这种东西也能信吗,只是为了神化古人而编造出来的。”姬皓月蹙眉。

        “不,这是我们故乡民间的传说,叶子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庞博问道。

        叶凡点头,说了一些猜测。

        据史籍记载,老子出生于楚国苦县,也就是而今的安徽涡阳县,在两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期,楚地曾经多次发生山洪大水。

        楚地山洪暴发很严重,山塌地陷,可见骨书、石碑等,更有骸骨等显露,随水逐波。

        “人怎么可能一出生就状若老人,白发白须……”

        叶凡猜测,老子是一个体内结有轮回印的古尊,山洪暴发后,被大水从山腹中冲了出来。当水势减缓,他漂流而下时,被理氏发现,并捞上了岸。

        “显然,他有天大的来头,是神话时代的天尊,体内结有轮回印。昔日元神已死,但肉身依旧不朽,生出了灵智,是为今世老子。”

        庞博听的目瞪口呆,而后叹道:“叶子,这也就是在这星空这一岸,不然若是在地球这样说的话,你会被人喷死的。”

        “我觉得有可能。”龙马才不管别的,认为所谓的老子就是神话时代的一位天尊,山洪暴发后,重见了天日。

        菩提树碧翠,他们在此悟道、谈法,揣摩古人道统,议长生可能,一时间感慨颇多。

        “叶凡……”突然,外界传来大叫声,吼声震天,宛若一尊天神在咆哮,震的人气血翻涌。

        十圣者、古金鹏等都骇然,这是何人,实力这般强大,竟透过密布的法阵,将声音传了进来。

        叶凡、庞博、姬紫月等听闻到吼声全都一呆,而后露出惊容,心中大喜,真的太意外了,这是一个故人。

        “是他吗?”

        “没错,是猴哥。”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听到了圣皇子声音,快速瓦解阵纹,从大阵走出,正好见到一个雷公嘴、金睛的圣猿,通体金光璀璨。

        “难怪这般强大,竟然是传说中的斗战圣猿!”黑熊圣者等心惊肉跳,见到了一种最为可怕的血脉。

        “猴哥!”庞博大笑。

        叶凡、姬皓月等全都迎了上去,这真的太意外了,圣皇子也出现在了彼岸,超出众人的预料。

        “看见没有,这猴子是我小弟,当年我们一起杀过天皇子。”龙马大言不惭,在后面跟黄金狮子、青鸾等吹牛。

        一群人翻白眼,一起鄙视他。

        圣皇子风采更胜往昔,火眼金睛,毛发灿烂,精气神像是火焰一般在燃烧,腾腾慑人。

        “嗡隆”

        他上来就给了叶凡一掌,刚猛霸气,让整片神魔葬地都颤抖了起来,天崩地裂!

        所有人都变色,这一掌太猛烈了,寻常人怎能承受?血气如汪洋一般。

        叶凡见状,从容挥了一拳,两者碰撞,隆隆而鸣,可怕无边。

        “不错,传言果然是真的,你一个人杀了这片星空所有至强者!”圣皇子哈哈大笑,停止攻击,与众人相见。

        原来,他刚降临这颗古星,就听到了叶凡大开杀戒、血洗神魔葬地的事,第一时间赶来,怕他们出现意外。

        “啾啾……”小不点上前,挤进人群,用头摩擦圣皇子的大手。

        “这是……当年的闪电凰鸟神卵?!”猴子也很吃惊。

        在这个地方重逢,众人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自然要庆贺一番,一起向神魔岭外走去。

        这么多年来,众多大圣叩关,神老持杀阵图来攻,早已打出一条安全的通路,可出入这片绝地。

        “猴哥你怎么来了?”庞博问道。

        “我在星空中闯荡,这几十年来总是听到一些传闻,什么帝棺、生命古树等,一路追寻,跨过诸多古域,终于是到了这里。”圣皇子道。

        当年,圣皇子在斗战胜佛的指点下,进入其父葬地,也就是圣猿一脉的祖山,从那里发现了进入星空的域门,径直回到了他们的祖星。

        “猴哥,段德那混蛋醒过来没有?小心点,千万别让他发现老圣皇的埋棺处。”龙马嘿嘿的说道。

        “去!”

        圣皇子回到祖星,发现一片荒凉,没有一个族人,这一脉全盛时祖星也没有几个人,而今更是绝灭了。

        他在那里寻到域门,辗转于各片古域,一直流浪,磨砺自己,杀出了一条无敌的路。

        “对了,你真是猴哥吗,该不会是那六耳猕猴吧?”走着走着,庞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众人都是一惊,但很快又释然了,猴子讲了不少北斗秘事,那六耳猕猴肯定不知晓。

        “你们说有一个跟我差不多的神猿?”圣皇子眼睛立了起来。

        “这只猴子很不简单,一定要小心。”叶凡说道。

        “这些年来在星空中我什么没有遇到过,无惧于他!”猴子说道,讲了很多经历。

        特别提到,曾遇到一头古怪的青牛,执意要与他结拜为兄弟,号称牛神王。

        “老子的那头牛!”叶凡大吃了一惊,在紫微古星域时曾见到过牛神王的烙印。

        “你怎知晓?”圣皇子惊讶。

        “他们去了哪里,你可曾见到老子?”庞博问道,刚才在菩提树下见到老子前世身,又从猴子口中得悉踪影,自然一惊。

        “牛神王邀请我同行,说是要去一处极其重要的古地,但被我拒绝了。”圣皇子答道。

        “你为何拒绝?!”众人都很遗憾与激动,因为他们知道老子的身份太过非同一般了,所寻古地绝对非比寻常。

        “它是别人的坐骑,我跟它走在一起,岂不是自找没趣,受人去约束。”圣皇子翻白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