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大舅哥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大舅哥

    作品:《遮天

        数十万块巨石穿空,初时若乌云满天,黑压压一大片,充满了压抑。www.00ksw.org再看却又如流星横世,全都在熔化,火光飞舞,星河倾泻,耀眼烁目。

        这是一种大威压,天空炸裂,大地成为岩浆,直冲而上,炙烤的草木凋零,成为飞灰,山岳坍塌,化为尘埃。

        不是天灾,而是一种人为的波动,姬皓月脱胎换骨,这么多年来也不知是第几次蜕变了,从地脉深处炸飞了上来。

        这枚巨茧沉浮,裂纹密布,足有成千上万道纹络,其形很怪异,隐约间竟然像是一个“道”字,垂落下三千六百道瑞气。

        “真的到了这一步……”姬紫月自语。

        她与姬皓月一同推演,洞悉了神魔液的全部奥义,推测出脱胎换骨后可能会达到的高度,而今成真了。

        “我们下次蜕变也能做到。”小不点很兴奋,见到姬皓月的茧这样的神秘,与道交融,非常振奋。

        “吼……”

        在那大茧的周围,出现一道道虚影,那是一位位太古神魔在嘶吼,全都显化了出来,环在附近,看起来很恐怖。

        这是传承的体现,神体本就与太古神魔有血缘关系,而今炼其符文宝液,自然有各种异象呈现。

        “喀嚓”

        大茧龟裂,开始有老皮与茧块一同脱落,内部露出炽盛的霞光,照耀的天宇一片通明,非常惊人。

        “轰隆隆!”

        突然,远处巨大的雷电铺天盖地而来,像是一片洪水,席卷长空,可是它们非常的炫目,呼啸而来。

        敌人来了!

        姬皓月最后冲关的波动未免大了一些,引动了周围的强者,有人直接下了死手,驾驭一件银龙剪杀来。

        两头蛟龙通体银白炽盛,发出万丈光芒,交叉在一起,合成一柄大剪,拦腰截向姬皓月的巨茧。

        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强者,其中为首者是拥有古代至强血脉的吞天兽,这口大剪就是他发出的,雷鸣震耳。

        姬皓月在这关键时刻不容打断,不然蜕变可能会功亏一篑。叶凡出手,在其眉心冲出一座一寸高的小鼎,粉碎苍穹。

        它化成一道仙芒,径直冲了过去,击在银龙剪上,让这里发出无穷的雷光,喀嚓一声,将宝茧砸出一个小洞,差点让两条龙折断。

        “什么人?”吞天兽震怒,这是他的兵器,以世所罕见的神料铸成,不曾想竟然被击穿了,两条银龙光泽暗淡。

        叶凡腾空而上,黑发齐腰,双目像是火炬一般在发光,从头到脚散发着一种征战三千界、宇内我独尊的气势,慑人心魄。

        “是……人族圣体!”

        “不好,人族圣体在此守护!”

        一群人见到叶凡横空出现,全都变色,不久前的一战已经传遍这片地域,年轻一代都对他忌惮到了极点。

        杀圣灵、斩螣蛇,横扫诸多年轻至尊,所向披靡,风头之劲一时无两,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小视,全都很紧张,如临大敌。

        “我们为神魔液而来,不想与你为敌。”有人大喝。

        “废话,你们要的神魔液就在叶凡他大舅子身上,当妹夫的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撒野吗,趁早上路。”龙马在后方叫道。

        它现在屁颠屁颠的跟在姬紫月的身旁,所为自然是为了神魔液,表现当然要积极一些,已经准备上前动手。

        众人神色一冷,因为叶凡向前逼来,那个小鼎突然放大,悬在其头上,两者合一,天宇隆隆而动。

        在后方,龙马比较骚包,上来就是一齐化三清秘术,两具身体大刺刺的压了上来。而庞博、姬紫月也都浑身发光,各自展出异象与神形,向前逼近。

        小不点一声凤鸣,划出一道灿烂的长虹,也向前杀来,准备出手,高阶圣王的实力尽展无遗。

        “走!”

        吞天兽暗自估量彼此的实力,没有硬撼,他已经听闻,叶凡通晓源术,在这个片神魔葬地对决,占尽了地利。不然,金蛇郎君、食金兽、圣灵等为何大败,与此有关。

        “早晚会有一战,争出谁是第一人!”吞天兽野心勃勃,这个地方是太古神魔的葬地,他准备吞掉所有山腹中的血与骨,成就无敌身。

        现在,刚进来一个月而已,他并不想与一些大敌火拼,等到他日大成,再横扫诸敌也不迟。

        一行人虽然不甘,但最终还是退走了,人族圣体镇守在此,实在给人以天大的压力,其战力还有源术结合,在神魔精气肆虐的古地,没有几人敢撄锋。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先后出现了数股气机,待感应到叶凡后都退走了,心中愤懑但却无奈。

        其中一股正是金蛇大郎君一行人,食金兽森然道:“他现在只能防御,跑不了,我等袭杀还没有机会吗?”

        “他的战力与源术是次要的,我所忌惮的是他手中的一件兵器,更甚我族祖器螣蛇阵图。”金蛇大郎眸子冰冷,盯着前方。

        “我们去引动大圣,借刀杀人,将他们全部干掉!”金蛇四郎君眸子血红,两位兄长皆死在叶凡手中,这个仇解不开,若是可以,他想一口一口吞掉叶凡的血肉。

        “来不及了,那个神体将要蜕变成功,再去引动大圣已然晚了,而今又多了一个大敌。”金蛇大郎君双目阴冷无比。

        这些人诅咒,带着不甘也离去了,未曾出手。

        庞博等人庆幸,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大圣出现,一切都安然度过,没有人来袭,避免了一场血战。

        “咔咔……”

        碎裂的声音不断传来,那枚大茧彻底炸开,脱落下大片的碎块,一道强大的身影电射而出,快速裹上了一层衣服。

        雾霭澎湃,一个影子立身在那里,扫视四方,眸光像是两团火焰在腾腾跳动,至强无比。

        姬皓月出关,脱胎换骨完毕,真身极其强大,他很快就见到了庞博、龙马等,神色一呆,而后见到了叶凡,双眉顿时倒竖了起来。

        “他竟然在最后关头压制了境界,不然的话可能会冲上圣王七层天,现在与叶凡一般处在第六层天上。”龙马心惊。

        修士的路越向后越难走,布满荆棘,充满坎坷,难以精进,谁也没有料到,姬皓月蜕变会这么恐怖,这显然是自行镇封了,留待将来冲关,不想过于猛进。

        轰的一声,姬皓月周围的雾气炸开了,他浑身发光,像是一个神主降临世间,英姿伟岸,黑发披散,剑眉入鬓,眸若星辰,直接冲了过来。

        他一语不发,上来就对叶凡出手,双手划动,风雷大作,电闪雷鸣,真如神王下界,恐怖绝伦。

        “哥哥你在做什么?”姬紫月叫道。

        “不好了,大舅子果然发飙了,要杀妹夫证道,我该帮谁呢?”龙马唯恐天下不乱,其一旁起哄。

        叶凡无奈,不可能真的全力出手,被动迎敌,举金色的拳头冲了过去,大战姬皓月。

        这是真正的神体,浑身发光,每一掌都与天道共鸣,打的苍穹隆隆作响,时至今日,姬皓月天功大成。

        叶凡拳平和,没有霸气,没有杀气,有的只是一种无敌的信念,迎战这位故人。

        拳与掌相交,隆隆作响,四方天宇出现各种波纹,下方的山脉如纸糊般的飞了起来,在高空中崩碎。

        姬皓月掌指一颤,横移三千丈,演化秘法,虚空凝固,要禁锢叶凡,且他额骨发光,如一枚古镜般,照耀出灿烂的光辉。

        这不是兵器,乃是虚空神术,他仙台通明,熔炼虚空。

        叶凡的神形出现,震裂虚空,从被禁锢的状态中脱困而出,眉心前一个金色的小人演化神术,轰隆一拳粉碎了对方额骨照射过来的神光。

        突然,海浪涌动,涛声不绝于耳,一片碧海澎湃,一轮明月升起,出现在姬皓月的背后。

        海上升明月!

        这是姬皓月的无上异象,为上古最强天赋宝象之一,这一刻隆隆而动,大海滔天,明月压落,冲出恐怖的波动。

        叶凡轻笑,姬皓月这是在试探他,还是算手下留情?竟以异象对他。当下在他的背后各种异象纷呈,组成一片模糊的图影,像是一片宇宙,又像是一个人形生物孕育混沌中。

        轰的一声,海上生明月异象解体,即将不复存在,但是突然间,神魔嘶吼,诸天神魔齐现,扑向叶凡。

        这像是神形,又好似异象,定住了海上升明月,两者交融,在皎洁月空下一道道太古神魔排列,神威滔天。

        叶凡露出凝重之色,认真对待,不敢再大意,异象一展,横扫诸天,对抗诸天神魔。

        “轰隆隆”

        这个地方发生了剧烈的大碰撞,两大强者争锋,异象惊人,神威滔天,妙术无穷,时而有九秘与虚空大帝禁忌篇秘术的对决。

        “叶小子,不要保留,难道还怕将大舅哥打坏了不成?”龙马起哄。

        “小不点,把这头马给我镇压掉!”姬紫月瞪了它一眼,让闪电凰鸟出战,一道电光飞出,直扑龙马而去。

        “本座说错了,神王你敢不敢努力点,将那姓叶的混蛋镇压掉?”龙马大笑。

        神霞蔽日,两大强者争雄,飞起一道道光影,虽然都有所保留,不可能生死相向,但是也异常的激烈。

        半个时辰后,一声巨响传来,龙马被一股大力震飞了出去,两大强者来到近前,一战结束。

        叶凡长袖粉碎,露出一双手臂,有一道暗淡的指印外烙在上面,舍此之外,其躯体流动光泽,像是琉璃神金铸成,散发着至强至大的气息。

        姬皓月衣衫完好无损,但是英俊的面容上有些不和谐,左眼那里多了一块发青,显然挨了一记重击。

        “小子,可真有你的,刚见面就打了大舅哥,这笔帐接下来要慢慢算喽。”龙马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