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败敌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败敌

    作品:《遮天

        一气化三清,不是一个人施展,而是数人同出,让战力翻倍叠加,可以说瞬间就扭转了战局。www.00ksw.org

        这像是一群龙与虎出世,叶凡的战力不用说了,有目共睹,在场谁能言可胜?庞博亦非常强大,上来就给了食金兽一下,比别人的腿还要粗的大胳膊,差点将食金兽的一条手臂给掰下来。

        龙马不是善茬儿,人立而起,两条后腿着地,以行字诀兜圈子,寻找战机。最后,抽不冷子尥了一蹶子,竟然真的成功,活活将一位年轻强者给蹬碎了。

        中招的人死不瞑目,头骨崩碎,裂开的元神怒吼着,随风而散。没有比这更憋屈的死法了,被一头马一蹄子蹬死。

        首战,竟然是龙马最先立功。

        这二十年来,它百般炼道,终究是将古祖给予它的传承结晶熔炼了部分,实力增长,可以君临一方了。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不点,这只闪电凰鸟超级强大,大眼跟水晶一般通透,但真正大战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

        它像是一头仙凰横空,浑身黄金火焰腾腾燃烧,当场将一位年轻的至强者给点燃了,口中啾啾轻鸣,吐出一缕缕秩序神链,将对手斩杀。

        “不愧为服食过妖神花的异种神鸟!”连叶凡都不得不感叹,昔日毛茸茸的小东西而今威风凛凛了。

        庞博手底下没闲着,将食金兽撞的变形,与道身凑到一起,共同向前碾压,古铜色的肌体像是铁塔般结实,将另一人撕裂!

        另一边,姬紫月轻叱,如广寒仙子起舞,紫衣展动,身段柔软,凌波而渡,勾动这片古地的神魔本源碎片与精气,镇压前方诸雄。

        同时,一缕缕神魔精气被灌入叶凡、庞博、龙马等人的体内,真可谓此长彼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凡真身扑杀金蛇三郎君,结果引来一群人围攻,道身上前相助,亦是被阻。

        不过,他并不落于下风,因为有庞博、姬紫月等出手,脚下更是有源天纹络蔓延,金光炽盛,璀璨夺目。

        “噗”

        几乎在冲向前去的刹那,对面就有一人的躯体炸开了,在叶凡通天的源术下粉碎,被裂为数十段,死于非命。

        “祭阵图杀他!”金蛇大郎君冷声说道,非常的果断,不再保留什么,上来就想让四角螣蛇阵图合一。

        “哧”

        两股混沌气在其天灵盖冲出,包裹着两角阵图,一角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另一角为殒落的金蛇二郎君所留。

        另一边,差点陷入危局中的金蛇三郎君脸色狰狞,头上混沌气冲霄,祭出阵图,镇压向叶凡。

        老四也是如此,近乎嗜血,眼睛猩红,散发着滔天的杀意,将第四角阵图打出,恐怖绝伦。

        四角阵图隆隆雷鸣,缭绕着开天辟地时代的光芒,伴随混沌汹涌,这是一件大杀器,为螣蛇一脉的古祖所留。

        在二三十年前,金蛇族四位年轻的郎君曾以此对抗大圣,不落下风,甚至差点干掉灰蛟。

        叶凡探出右手,掌指迎击向高天,在那里四角阵图合一了,将要镇压而下,天崩地裂,可是他却迎了上去。

        混沌雾霭翻腾,其他年轻至尊都变色,立刻洞悉这是螣蛇一脉的祖器,终于被动用了出来!

        然而,在这一刻,金色大郎君却也变了颜色,他终于知晓,其弟为何战死了,有螣蛇阵图都不行。

        叶凡的右掌遭遇莫大的压力后竟然在散发绿光,那里有一器物与其血肉掌指熔炼在一起,非常恐怖,虽然没有露出真形,但是却无惧螣蛇阵图。

        这让金色大郎君震惊,刹那想到了很多,最为强大的灵觉探出,瞬时间浑身寒毛倒竖,近乎惊悚。

        “退,速退!”金蛇大郎君吼啸,冲着自己的两位弟弟焦急叫喊,自己则是先一步行动了起来。

        他明锐的觉察到,合一的螣蛇阵图竟有一丝惧意,对叶凡那散发绿光的右掌发怵,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这自然是残缺的绿铜鼎,叶凡不能去运转与祭出,最起码目前的圣王境界还不行,唯有让绿铜鼎感受到强大的压力时,它才会觉醒。

        毫无疑问,螣蛇阵图这件古器能带来这样的压力,它有一种开天辟地的气机,据传可能是神话时代的古物。

        谁也没有想到,金蛇大郎君倒退,且呼唤自己的两位兄弟遁走,这超出了常理。

        要知道螣蛇阵图可是刚刚复活,这样的一宗大杀器,连而今的大圣都要忌惮,若是没有封印,将会更加逆天。

        有人猜测,这可能一件被封印的准帝器。

        可是,而今占据这样的优势,阵图压落的刹那,金蛇大郎君跟见了鬼一般飞退,不符合道理。

        且,四角阵图分离,金蛇大郎君召唤回去自己的两角,不敢让其压落,像是生怕被毁掉一般。

        叶凡心中轻叹,金蛇大郎君果然恐怖,这是一个了不得的敌手,灵觉竟然这般明锐,预感到了将有不妙的事,这是一种可怕的本能。

        金蛇四郎君对于其兄长言听计从,也在一瞬间后退,唯有金蛇三郎君稍微迟疑了一下,正是因为这一迟疑,他未能逃走。

        “轰隆”

        叶凡右掌散发绿莹莹的光,拍向那角阵图,结果螣蛇阵图自行遁走了,冲上了云霄。

        “这……”金蛇三郎君心中震惊,而后快速冲天而上。

        在别人看来,他是听从其兄长的命令遁向了远方,唯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追随阵图,这是为什么?螣蛇古图竟然在惧怕!

        叶凡冷笑,身化一道虚影,向前冲去,刹那就追上了金蛇三郎君。

        在螣蛇阵图解体的刹那,叶凡熔炼于右掌中的残破古鼎暗淡,那至强的气机才刚产生又消失了,真的是太淡定了。

        这口鼎,人不惹它,绝不会苏醒。

        叶凡自身足够强大,一样可以灭杀金色三郎君,巨大的手掌拍落,像是一座金色的大山般倒了下来。

        “大兄你这是作甚,回来杀他!”金蛇三郎君回转过身躯迎敌,他是真的想饮人族圣体的血液,心中充满了仇恨。

        “快走!”金蛇大郎君吼道。

        “晚了!”叶凡冷笑,刚才的绿鼎惊走了金蛇大郎君,现在无人可解救其弟。

        六道轮回拳轰鸣,叶凡在这一刻接连打出十八拳,一拳比一拳刚猛,任周围敌人冲击,任金蛇三郎君拼命,全都于事无补。

        轰的一声,这样可怕的拳力,足有十八拳击出,这是何等的逆天?要知道过去叶凡一拳就足以杀大敌!

        “啊……”

        金蛇三郎君惨叫,直接就被打爆了,除却他之外,另有一人被这种波纹扫中,当场爆碎。

        “大兄救我!”金蛇三郎君的元神冲了起来,想要逃遁。

        结果,叶凡一把抓了过来,用力一撕,直接扯为两半,让他形神俱灭。

        这种手段让人震撼,当着所有人的面灭掉了一头强大的螣蛇,众人全都从头凉到了脚,更加忌惮。

        “金蛇兄,你这是何意?”许多人不满,初时分明是一次绝佳的机会,结果螣蛇阵图却瓦解掉了。

        “啊……”金蛇四郎君悲吼,眼睛都红了,就要冲向前去,大声的诅咒着:“人族圣体,我要杀了你!”

        金蛇大郎君一把拉住了他,脸色阴沉如水,一句话也不说,在远处盯着叶凡的右手。而另一个方向,桑古也是眉头轻皱,他刚才也感觉到了,很恐怖。

        “杀!”

        叶凡的真身与化身,共同施展源术,惊天动地,整片山地都被光华淹没了,成为一片璀璨神土。

        轰!

        金蛇大郎君冲了过来,与叶凡隔空对了一掌,而后飞了出去,他眸子大睁,神色骇人,竟然是在感应刚才的绿铜块气机。

        “走!”他很果断,直接冲向了远空,连杀弟之仇都不报,隐忍了下来。

        叶凡轻叹,他真希望金蛇大郎君留下来,借助他们的螣蛇阵图逼绿铜发威,而后全灭了所有人。

        可惜,金蛇大郎君召唤齐四角阵图后,直接撕裂了虚空,带着四郎君与食金兽消失了。

        一方巨头离去,其他人不可能继续战斗了,因为战力锐减,全都飞遁。

        “杀……”

        这化为了一面倒的屠杀,金色符文闪烁,叶凡以源术定住了乾坤,庞博连杀二敌,浴血而行。

        姬紫月缠住了几人,竟然有力压之势,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一个狡黠的丫头而已,不曾想这般强大。

        到了最后,桑古利用一件祖器撕开虚空消失了。

        其他人全部殒落,被叶凡、庞博、龙马诛杀了个干净,鲜血淋淋,染红了这里,像是一片地狱场般。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年轻的至尊,结果却这样惨败,十几人被数人杀的大败,丢尸弃骸骨,血染古地,骇人听闻。

        “至尊,天地间只有一个!”群山轰鸣。

        “痛快,若是再来一批人就更好了,杀个干净!”庞博觉得刚活动开筋骨而已,竟还有些意犹未尽。

        龙马也是志得意满,他们才几人?杀的一群年轻至尊大败,这些都是来自不同古域的至强者,个个非凡。

        唯有十二圣者很沉闷,他们境界不够,未能上场杀敌,当了一回观众。

        “有你们出手的机会,对于有数千载寿元的圣者来说,落后几个小境界算不得什么,有的是时间赶上来。”叶凡道。

        他自然敢说这样的话,而今有一种菩提树,可让十二圣者在树下悟道修行,早晚能突破过各自的瓶颈。

        叶凡向前走去,看着那道美丽的身影。

        紫衣飘动,秀发轻舞,眸若黑宝石,空灵明净,姬紫月有一种超然的灵韵,嘴角微翘,浅笑嫣然。

        “紫月。”叶凡开口,轻唤她的名字,一别就是百载,再相见,却已是在星空另一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