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神死了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神死了

    作品:《遮天

        神战爆发,是如此的突然,神域大动荡,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灾难。www.00ksw.org

        新老神交替,从来都是血腥与残暴的,除非神指定的人继位,不然天地将化为修罗场,鲜血会染红大地。

        神域浩大,但是几乎炸碎,两股恐怖的威压爆发,展开了激烈的大对抗,恐怖滔天,像是惊涛拍岸,宛若汪洋倒灌九重天。

        “塑像为真,竟然真的是你——青冥,当年与我竞争神位的失败者,还没有死!”老神大吼。他屹立在神坛上,虽然外部的信仰力暗淡,但是身体由内向外发光,依然很璀璨。

        “你错了,我非青冥,那是我的祖父,他没有生命古树,不可能如你这般活出第二世来,我是青羽天,将为你送终,夺回属于我族的一切!”

        这是一个神武的中年男子,与各族秘密供奉的神像一模一样,雄姿伟岸,睥睨天下,眸子深邃,高大的躯体有一种慑人的威严。

        “乱贼篡位,其心当诛!”老神大吼,一掌向前拍来,铺天盖地,让神域外诸大圣震撼。

        这似乎迈出了那一步,实力让人惊悚。可是细看的话,又不太像,多少还是有些痕迹可寻,不像是准帝境。

        “轰隆”

        青羽天怡然不惧,冲霄而上,举手硬撼,没有一丝的惧意,从容而镇定,喝道:“当年我祖父为神子,却被你篡位,弑杀老神,追杀我族,你才是篡位的乱贼,今日当诛你,还神域一个朗朗乾坤!”

        不要说域外来的人震动,就是神域都一阵骚乱,而原住民更是剧震,各族都想起了一件陈年旧事。

        老神的上位很不光彩,弑杀了前任,夺走了神位,赶走了昔日的神子,漫长岁月过去几乎快湮灭在岁月中了。

        而今的老神活了两世,与他同时代的人都早已死绝了,他有心掩盖不光彩的往事,自然不会举世皆知。唯有各大族的宿老知晓。

        老神喝道:“叛逆,你回来也无用,你们这一族来自域外,昔日想颠覆神域,当诛,我拨乱反正,当青史留名。”

        众人疑惑了,到底说的为真谁说的为假?不过,眼下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要凭实力说话。

        “老贼,连至尊神器都不听你号令,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待我真正拨乱反正,还神域璀璨乾坤!”青羽天大吼。

        两者激烈争锋,大战在一起,让整片天地都崩碎了,神域四分五裂,即将毁掉。

        而就在这时,一座矮山以及上面最古老宫殿共同散发出恐怖的神力,比之汪洋以及星海都要浩瀚很多倍,瞬间定住了神域,修复了裂痕。

        “这是……”

        众人震惊,这是神域最古老的一座山,堪称与世并存,有这个世界它就存在了。

        它最然不高,也不显眼,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亵渎,这是神域之至尊神山,比栽种有生命古树的那座古山还神圣。

        上面有一座古殿,号称与世同存,从未坍塌,自有史以来就在世间,并不是最宏伟的,但绝对是最神秘的,连神一般情况下都不能涉足当中。

        这座矮山是神域的象征,就如同佛门的须弥山,而此间古殿的地位则等同大雷音寺,不过这里禁忌更多,不让人驻足。

        山体古老,每一寸都有裂痕,而此时却突然发光,从裂缝中流淌出浩瀚莫测的信仰之力,绝世磅礴。

        这可不是一代神的积累所得,而是自古以来,众神的沉淀,只要信徒面对神域,就会有念力飞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山比任何一位神得到的信仰之力都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即便是一座凡山,通体开裂,而今也成为至神至圣之地。

        故此,它的裂缝中喷涌出神圣念力,让神域四方剧震,许多人忍不住叩首,是这座古山保住了神域,定住了乾坤。

        天空中激烈大战,两者争锋,让虚空崩裂,蔓延到了宇宙,若非神域中的古神山信仰之力太过浩瀚,不断喷涌,定住了地火风水,下方大地必然全毁。

        “很恐怖,一只脚几乎踏入了准帝境,但终究未能突破进去!”这是域外诸大圣做出的判断。

        “他们确实很强大,在一域无敌,能横扫天下,但是在二十年前那样抹杀我辈大圣,并不应该轻易做到才对。”他们生出了疑惑。

        也许只能用神动用了至尊神器来解释,不然凭借其并非真正准帝境的修为那样诛掉几尊大圣,显然不可能。

        轰隆!

        天上的星辰都被打碎了,两者腾入域外战场,战斗越发可怕,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老贼这么多年你真是没有一点长进,修为永远停驻在了这里,今日送你上路,结束神域的黑暗统治!”青羽天越发的自信了。他抬手间摘星捉月,力可撼神,所向披靡,将神逼迫的一阵倒退,处在了下风。

        “乱臣贼子,真当我不能收你吗?这么多年来的隐忍只是为了让你出现,今日镇杀你!”老神大喝。

        突然间,神音惊世,如黄钟大吕轰鸣,老神那暗淡的信仰力陡然间炽盛,他发出了无量光,神圣无比。

        灰白色的发丝狂乱舞动,眸子像是两道雪亮的刀锋,每一个毛孔都在喷发剑气,每一道长达数百里,恐怖滔天。

        老神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神威盖世,不可阻挡,势如破竹,向前杀去,要碾杀青羽天。

        众人震撼,来自域外的诸大圣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明白他为何能抹杀大圣了,这种信仰之力加身,让他的半边身子进入了准帝境,几乎等若立足那个境界了。

        这就是信仰之力的妙用,强行将自己推进了另一个让古来无数大圣渴望而不可及的境界——准帝!

        “在我眼中,所谓的阴谋不过是个笑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等无异于是跳梁小丑,不堪一击!”

        老神森然说道,浑身都被无量光淹没,只有一对瞳孔如金灯般璀璨,射出两道不同的光束,模糊的身影看起来可怕无边。

        至神至圣的信仰力再现,铺天盖地,汹涌而至,几乎要将青羽天化成了尘埃!

        沾了一个帝字,即便是差点成为准帝,于大圣来说也是不可逾越的天堑,非人力可抗,非圣力可抗。

        众人心中凛然,这个老神可真是能够隐忍的,这么多年来被人质疑将死,一直都不道破,就是为了今日引蛇出洞,一举毙敌。

        “嗡隆!”

        然而,事情出乎了众人的预料,青羽天未死,在其身上同样爆发出了璀璨的光,以及滔天的信仰之力。

        “你以为我对信仰之力不了解吗,你这么多年来的积累怎么可能耗掉,而我只不过是想断你后路,不让接下来的信仰力归你所有。”青羽天大喝。

        他身上神圣光辉普照,让整片域外战场隆隆而动,星月齐坠,太阳星暗淡,像是要毁掉这片天宇。

        “你们这一脉……在其他古域开辟了信仰传承,点燃了神火,自封为神了?”老神震惊,这是一个真正的神回归,比他想象的棘手与可怕很多倍。

        “不错,我祖孙三代努力,开辟了一个更为浩大的信仰力古地,比你更加强大!”青羽天大吼,向前冲杀。

        “原来如此,你具备了神格,至尊神器念你们这一脉以及你祖父之好,故此退出了。”老神自语。

        “所以你必败,纳命来吧!”青羽天大喝。

        同一时间,神域中几位神老猛然法力,将老神的神位砸碎,且各大族的祖地也发生了同样的事,老神的神像四分五裂,被人毁掉了。

        这是要断齐根基,斩灭信仰根源。

        “你……”老神大怒,想不到这么多人背叛,部下在关键时刻捅了他一刀。

        最为可怕的是神域内其神位的崩毁,让他心神震动,体内蕴藏的无尽纯净信仰力都不稳固了。

        “轰!”

        这一战几乎失去了悬念,老神大败,信仰力几乎全部被打散,浑身燃烧,化成一缕流光消失在宇宙中。

        青羽天入主神域,得到神位,成为这一代的主宰者。

        显然,老神翻不出什么风浪了,年老体衰,且信仰力几乎都被打散了,而今没有了进神域争雄的能力。

        来自域外的诸大圣蹙眉,老神虽然败走,但是神域有新神继位,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那至尊神器为灵宝天尊的阵图,将像是一柄修罗剑悬了在他们的头上,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

        然而,事情的变化出乎人们的预料,并未就此落幕,就在当日老神复归,进入出产神魔液的绝地中。

        这是一个可怕之地,这么多年来也唯有神能够出入,余者皆不行。

        “都说神域是至神之地,可是不为神的话你们根本不知它的来历。这分明是划地为牢,这是一片被诅咒之地,一旦进入当中,信仰将成为枷锁,神域的血脉注定永世为囚徒!”

        老神自语,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古之大帝,让诸神都不得不敬畏的存在。其尸,其煞,可让诅咒加倍。此前我不敢来此地,怕一身道果归于虚无,而今不在乎了,我要让神域叛徒陪葬!”

        老神露出了真身,没有神光护体,只是一个枯瘦的老者,真正的年老体衰了,发丝灰白,肌体没有光泽,血肉干瘪,与平日其神圣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知道如何出入绝地,踩在正确的路径上,径直深入,避过了那可怕的神魔符文,接近那口巨棺。

        “啊……”他嘶吼了起来,浑身剧痛,其残存的信仰之力在化光燃烧,那口巨棺像是拥有一种魔力,让他浑身剧震,炽光冲霄。

        大帝古棺溢出一缕缕道痕,令信仰之力成为了飞灰,如火焰中的飞蛾,不复存在。

        老神自身差点毁掉,于关键时刻一狠心,将一身的信仰力抛却,彻底失去了神位。

        “你们与我陪葬吧!”他大声吼着,双手划动,一道道可怕的轨迹出现,而后取出一块诡异的神碑,震碎了天地,击出一个虚空大洞来,他撕开胸膛,那里不断的淌血,滴落在神话时代九重棺上,要打开棺椁。

        “可惜了一面真正的古神碑。”他自语。

        那个大洞连通向神域,显然他想让棺椁镇压神域,毁掉那里的一切信仰力,抹除神位,从此世间无神。

        “他在做什么,紫月与姬皓月在哪里,该不会要出现了吧?”庞博疑惑的说道。

        叶凡没有言声,密切的关注,他们正好来到此地,想要查看姬家兄妹如何了,不曾想见到这一景象。

        “轰隆!”

        这一日神域大震,虚空中出现一个大洞,一口古棺横陈,垂落下无尽的道纹,抹杀无尽的信仰力!

        “啊……”神域众人惊恐,全都大叫。

        “噗”

        刚刚登上神位的青羽天直接横飞了起来,因为其身体在燃烧,体内的无穷信仰力化成了最为可怕的火焰。

        “神话时代九重古棺,葬有一位大帝……这种东西怎么出现在了神域?”青羽天大叫,浑身都在龟裂,信仰之光成为了最为可怕的地狱炼火,让他化为一个大火炬。

        “不!”所有人都大叫,有些人被称作神老,亦有圣殿之主,更有圣女,他们也被世人供奉,立有神位,享世间香火,提炼信仰之力。

        此时,这些人也都遭遇了重创,这是一场不可想象的浩劫,席卷了整片古域。

        “啊……”随着一位离大帝古棺最近的神老灰飞烟灭,其他人都惊悚到了极致,全都亡命飞逃,且快速将体内的信仰力排出,因为是这种东西在燃烧。

        而今,这是致命的,可以杀死神!

        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神域外的各大强族,得到消息后,全都赶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很多人都已经知晓,神话时代九重棺降临在彼岸,沉入一处绝地,可是谁都不知,这竟然是对付神域的最强武器。

        神域中的人恍然,难怪老神这么多年来越发低调,一直不曾深入那处绝地,连神魔液出现了也不去饮。

        这个时候,青羽天、各大神老、圣女、几大殿主等全都飞逃,尽一切可能去除信仰之力,同时召唤至尊神器,以阵图对抗九重棺。

        “为什么会这样,大帝棺椁怎么要镇压我神域?”

        “是……老神,他疯了,竟然是他回来了,要与我等同归于尽。”

        神域的人恐惧,全都大叫。

        老神披头撒发,他的胸膛剖开了,滴落的是真正的心头血,一滴抵得上百滴神血,他体内总共也没有多少滴,此时被他耗尽了。

        九重棺椁需要圣血等浇灌才能打开,而今已经打开了数重,他显然是要全部开启,毁掉此地。

        “夺我神位,你们都要死!”他惨烈的大笑着。

        轰隆!

        青羽天炸开了,其体内的信仰之力太过浩瀚,根本是斩之不尽,在这口打开的巨棺面前燃烧、爆炸。

        而老神也如火焰中的飞蛾,即将成为飞灰!

        “神死了,神域将从这一日起无神!”许多人体内血液开始沸腾。

        牛魔王、圣灵都诸大圣都出现了,一个个神色异动!

        桑古、金蛇郎君、帝天、大魔神、吞天兽、神族天女、食金兽等也都出现,一个个神色变幻莫测。

        他们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了神也就意味着再也没有人可以压制他们,一个乱世到来,神域中的生命古树,以及灵宝天尊的阵图将引动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