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长生劫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长生劫

    作品:《遮天

        斗战圣皇刚猛霸烈,神威盖世,要化成战仙,可终是失败了。www.00ksw.org他坐化在北域,加速了天地剧变,让太古衰退,辉煌结束,从此没落。

        无始大帝震古烁今,要以真身打进仙域,傲视万古,八万年前于紫山中散发出震世波动,惊住了各大生命禁区内的至尊。

        妖皇,绝艳古今,真正迈上了仙路,是一个超越神的男子,天下无敌,堪称一个活着的神话。可惜,那时他步入晚年,血衰身枯,倒在了路上。

        阿弥陀佛,一生都未曾杀过一个人,但却在血与骨铸成的帝路上胜出,筑道成佛,可谓冠古凌今。他的教义传播极广,一些古老的星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聚集无尽的信仰之力,有部分信徒坚信他依然活在世上,而另有部分信徒则相信他随时会转世再现。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他。

        纵观这几人,都在长生的路上走的很远,有各自不凡的大成就,震惊古今。

        果然,正如叶凡所料那般,接下来他遇到的人符合上述条件,是太阴人皇!

        人皇,横扫诸域,征伐重天,俯瞰苍茫宇宙,君临天下,拥有一种至高的威严。他死后无尽岁月,诞生出了神祇念,只因在成仙路上发生了意外,执念不散。

        这位大帝在长生路上走出了很远,此时出现,进一步证明了叶凡的猜想可能为真。

        在宏伟的人皇殿中,太阴仙经中的九个古字,化成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星辰,浮现在叶凡的背后与身前。

        “轰!”

        经文碰撞,剧烈冲突。

        叶凡虽然对人皇格外敬仰,但也免不了一番激烈厮杀,他战的浑身是伤,金色血液四溅,艰难闯出这座古殿。

        叶凡擦拭血迹,心中感叹,人皇真的太强大了,在这一战中让他遭受了极为严重的创伤,且鼎即将破碎。

        他默默思量,盯着鼎上的又一个窟窿,心中若有所思,以者字秘疗伤,浑身发出金色的宝光,恢复到了最巅峰状态。

        “碎了再铸,不破不立,涅槃更强!”

        叶凡看着自己的鼎,万物母气垂落,如一道道瀑布般落下,鼎壁上出现很多裂痕,前后共有五个窟窿,几乎要碎掉了。

        他起初还担忧,但现在彻底放开了,他渡劫时与九位年轻的大帝征战,而今他的鼎又何尝不是?经历过年轻大帝的轰击,此时又与帝兵一一碰撞。

        铸最强的鼎!

        这是他唯一的器,走一器破万法之路。

        接下来,叶凡并不退缩,寻那些宏伟的天宫打开,要与当中的主人碰撞,展开最为激烈的血战。

        他遇到了青帝,与这荒古后唯一证道、号称要再建古天庭、重塑天地规则秩序的至强男子杀了个天昏地暗。

        金色的血雨纷飞,凄美无比,叶凡在妖帝九斩下吃了大亏,差点被割下头颅,浑身都是伤口。

        且,青帝“神伤”一斩打出,差点将其元神之火击灭,劈开了他的头颅,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可怕创伤。

        青帝是强势的,尤其是年轻时代,最为凌厉,是一个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的传奇,从不会后退哪怕半步。

        叶凡与他对决,受创严重,最终他也爆发了,轮动金色的拳头,尽显六道轮回真义,而背后则是黄金神藏,万法皆杀,头上的鼎更是剧震,压盖万古青天。

        这是一场血拼,激烈厮杀,最终叶凡杀出殿宇外,身后留下两道金色的血迹,身体踉跄,差点摔倒。

        当然,叶凡也让青帝付出了血的代价,而这一次他的鼎也出现了第六个窟窿,被青帝的兵器打穿,状若混沌青莲。

        叶凡没有退缩,这是一种磨砺,既然天劫显化了,若有能力一战,他愿意闯下去。

        当休息足够时间,他头上顶着破败不堪的鼎,推开了第七座巨宫,刚一进来他就身体一僵,寒毛直立。

        且,他头上的鼎竟然一颤,像是也有所感应,差点飞向那个人的身前。

        还好,鼎稳住了,这是他的铸的鼎,早已与他血肉相连,成为了其躯体的延展,密不可分,并未失去。

        那是一道修长的躯体,虽然只是一道背影,但是却是如此的完美,仿似一尊真仙降临人世间。

        叶凡身体发僵,对这道无限美好的身影如临大敌。这是一个女子,从其背影曲线就可以看出,当是风姿绝代。

        而且,这道身影不同于此前所有大帝,是如此的清晰,一点也不模糊,栩栩如生,宛若一个惊艳的丽人站在眼前。

        蓦地,这个女子转过身来,站在大殿上与叶凡对视,那双眸子是如此的清澈,比孩童的眼睛还要纯净。

        秀发飞舞,闪烁星辉般的光泽,雪白颈项上,本应是一张艳冠天下的仙颜,但是却见不到,被一张鬼脸面具取代了。

        似哭亦笑,于悲伤中浅笑,于微笑中落泪,这是一张让人一见就难忘的青铜面具,可触动人的心灵。

        狠人大帝!

        叶凡心中轰的一声,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他与这位最惊艳的大帝因果很深,不说其他,连他头上的万物母气鼎都是这个女子的。

        这似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叶凡甚至能见到那具玉体上的温润光泽,这太奇异了,分明是闪电化成的,怎会如此?

        “轰隆”

        一道仙光飞来,绝世霸气,强大绝伦,世间一切光华都暗淡了下去,在此霞光下失色。

        这像是天外惊仙,光雨点点,如大片洁白的羽毛,当中蕴有一种至强的攻伐力,古今罕见。

        这是飞仙力!

        为狠人大帝的不世神术,是针对九秘而创,可以说震古烁今,以一人之力对抗神话时代九位天尊,开创诸多无上秘术。

        “砰”

        强大如叶凡的不灭金身都炸开了,四分五裂,金色血液洒落,让整片大殿都化成了金色,白骨茬森森。

        这是叶凡出道以来,此前从未有过的一次重创,也是天劫中最为惨烈的一次,连元神都差点被打散掉。

        他对狠人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因为采摘过她的真龙神药液,得到了她的万物母气,带走了她混沌龙巢中的仙珍图,总觉得有什么牵连。

        叶凡只是稍微一愣神,就遭遇了这样一击,想避过都不能,真的太快了!

        这种攻伐绝世强大,古今有几人可比?同是一种秘术,却要比华云飞、李小曼施展强大的太多了,这才是真正的飞仙诀。

        此术,号称拥有飞仙之力,是傲古凌今的惊艳一击,古今无双!

        “轰隆!”

        叶凡庞大的金色血气冲向一起,碎裂的躯体合一,者字秘运转,快速修复了身体。他格外的严肃,直视前方的绝代女子,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如临大敌。

        “一念花开……”绝代丽人带着鬼脸面具,吐出这样几个字,很是清晰,直达人的心灵最深处。

        叶凡顿时毛骨悚然,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从来没有一位在天劫中出现的大帝会说出话语来,绝无仅有。

        这让他浑身寒毛倒竖,这是在面对天劫,还是与真正的狠人相遇了?

        花瓣片片飞舞,闪烁梦幻般剔透的光泽,如大片的光雨落下,片片晶莹,流动出淡淡的清香,连雷海都不能阻止。

        刹那间,每一片花瓣都化成了一个狠人,成千上万道人影,轰杀叶凡,她衣袂飘动,像是一尊真仙!

        叶凡变色,金色血气滔天,撑开了各种异象,九天上的仙王、混沌中的青莲、金色的苦海、壮丽的山河,连接为一个整体,像是仙域出世。

        异象隔绝一切气机,阻挡狠人的轰杀。

        叶凡连续颤动,最终嘴角溢血,倒退了数步远,坚持到诸多狠人虚影消失。那些虚影不具备真正的狠人战力,但这么多也足够恐怖了,可瞬杀同阶至尊。

        在这个世上,狠人绝对是最有才情的,不然也不可能以一介凡体成道,而今叶凡更是亲身体验到了她战力的逆天。

        体质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什么血脉来了,她皆可杀之!

        狠人大帝活了四世,亦有人说她活了五世,甚至人说她从来没有死去,一直活在尘世上,虽不为长生,但却在这条路上走的最远。

        “杀!”

        叶凡眸光一凝,此身站在帝路上,无论面对谁,哪怕是最具才情与强大的狠人,也不能畏缩,当一往无前。

        他演化自己的道,身化龙形曲线,双臂摇动,化作太阴与太阳,整个人成为了一条道痕真龙,冲向狠人。

        连天大战爆发,激烈无比。

        轰!

        这种速度太快了,他们都如闪电般交手,一会儿至刚,一会儿至柔,打出了一缕缕仙辉,让人震撼。

        最后,两人错开,狠人似有些意外,纯净的眸子露出神霞,左右双手分别划动,演化出了至强的大道仙则。

        狠人左掌心出现一个“生”字,右掌心出现一个“死”字,散发一缕缕极道神威,向着叶凡镇压而来。

        两字重过一切,像是可以压塌万古,古往今来也不知多少修士都在探索,至今无人可悟透,从而长生不死。

        吞天魔功、不灭天功、对抗九大天尊的各种秘术……狠人大帝惊才绝艳,活了数世,无尽岁月来,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开创了多少种神术,她最为神秘。

        而此刻这种妙术一出,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叶凡当即变了颜色,这两个字意义太非凡了,竟被浓缩,真是逆天了。

        轰隆!

        叶凡的体内传出诵经声,他整个人化成一个太极仙图,准备迎战狠人,要进行终极对决。

        一声叹息传来,女帝悠然转身,风华绝代,留下大片的光雨,一步一步远去,她的身体在变小,直至化成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一个人孤独的上路。

        她可怜而孤单,身上的小衣服破破烂烂,梳着一对羊角辫,满脸脏兮兮,不经意的回眸,让人心酸,一双大眼清澈纯净,却噙满泪水。

        叶凡心头剧震,他想看个明白,看个仔细,看秦楚那张稚嫩的小脸,可惜她的身影模糊了,消失不见。

        “天啊,难道狠人大帝真的还活着,依然还在这个尘世上?!”叶凡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