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妖皇尺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妖皇尺

    作品:《遮天

        这是一位大帝的墓穴,还是一群大帝的葬地,怎么会有数件帝兵?让令人从皮毛寒到骨髓中,全身颤栗。www.00ksw.org

        那绝对是帝兵,不然何以能将仙泪绿金尺给击出裂纹,而今又将一位大圣无声的灭杀,反抗都不能。

        这个地方炸开了锅,这还怎么打,绝对是来多少人死多少人,大圣都不是敌手,全宇宙的修士拿尸体来堆都不行!

        “退后,速速撤退!”

        人族护道者声音都发抖了,大墓一次次的出乎他们的预料,与想象的根本不一样,帝尸未曾见到,却接连出惨祸。

        那是一座巨大的神魔坛,将山岳平整的斩断而成,上面葬着五件兵器,一个个都在复活,一缕缕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

        可惜,看不清。炽盛的耀的人血泪长流、神识将崩,暗淡的则隐在虚无间,都不能得见真容,不知是何形状。

        这是大帝埋兵处,将陪伴他征战了一生的神器葬于此地。

        突然,一声龙吟响彻九天上,早先消失的那头巨大的龙马又出现了,横于天际尽头,向着这个方向昂首。

        这实在是一副震撼性的画面,那头赤龙比诸多山岭都要巨大,任何山峰在其面前都如小土堆,过于渺小。

        帝兵现,古之大帝的坐骑也出现,向这边抬首相望,震撼人心。

        轰!

        在巨大赤龙背后,浮现一座比星辰还要大的巨山,横亘天地尽头,宏大无边,上抵混沌,下镇九幽,高也不知多少万丈。

        在山根处,有一个巨大的洞穴,赤龙摆尾没入了进去,声声龙吟传来,震人心魄,云雾翻涌,洞中不时闪烁赤色的麟角。古之大帝的坐骑,由马化身为龙,在巨大的巢穴中翻腾,赤色的龙鳞每一片都有数丈长。

        “大侄子冲啊,这是我们的祖宗,正在召唤你,快去向它请教!”百劫道人叫道,一脚踹在龙马的屁股上,让他横飞而起,像是炮弹般砸向洞口。

        龙马鼻子差点气歪了,这头老驴也太损了,面对前方那巨大的赤龙,他不由自主在颤栗,若是一爪子拍下来,他小命准没了。

        “嗡!”

        仙雾沸腾,巨山消失,一道光将龙马卷走。

        “大侄子,别忘了老叔,给我带些好处回来!”百劫道人在后传音。

        众人发傻,全都怔然。

        轰隆!

        帝兵生变!天崩地裂,像是几尊大帝要复活了,大片山川都成为尘埃,只有祭坛高耸在那里未毁,不断的摇动。

        帝兵复苏,且一下子就是五件,这谁能受的了?众人再也不顾上其他,转身就逃。

        “止住,千万不要发出杀气,这是对帝兵的亵渎,他们就是因此被激活的,我们要平静下来。”来自阿弥陀古星域的老僧发出一声道喝。

        他看出了问题的本质,帝兵何其神圣威严,兵中称尊,被埋无尽岁月,而今得见天光,内部的神祇自然会有些激烈反应。

        紫金佛桥一闪,在众人的脚下流露出一股祥和气,纯净的信仰力弥漫,让人们心灵都平静了下来。

        这座桥出自阿弥陀佛大帝之手,浇灌了众生的念力,经过百般淬炼,没有一丝杂质,有人心最纯善一面的晶莹神辉。它号称可度化诸天万灵,让众生通向彼岸,而今真正显化其超凡处,有效的化解了杀念。

        至此,那座神魔祭坛上的五件兵器也都慢慢平静了下来,大帝气息不在显化。

        “阿弥陀佛。”许多人不由自主跟着念了一声佛号,而紫金佛桥却也是因此更加神圣平和,流动祥光。

        无论是来自地府的黑袍神魔,还是神组织的主神,全都变色,阿弥陀佛开创的佛教让他们忌惮。

        山河崩碎,这片地方一片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只有一个祭坛无损,古朴而大气。

        上面的五件帝兵露出了真体,不再抖动,平静的陈列在那里,竟然都是碎块,并非无缺兵器。

        它们通体呈青色,有的没有什么关泽,非常的暗淡,而有的还有一层清辉流动,每一块都有一种沧桑古意,不知历经多少万年了。

        这是一柄尺子,以最为神秘的羽化青金铸成,是与凰血赤金、仙泪绿金齐名的仙料。不知道为何断裂了,成为五截,散落在地。

        众人都呆住了,这绝对是帝器,竟然被人打碎了,这太过骇人听闻!

        难怪它攻击圣灵的仙泪绿金尺,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把量天尺,被杀气所激,容不得一个“凡兵”在此挑衅。

        “它究竟是如何碎掉的?”人们都震惊,不敢临近,在远处观看。

        断口不规则,像是被人生生震裂的,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将一把帝兵毁掉,超出了常理。

        若有一战,必然惊天动地!

        “这……难以想象,只曾听闻神话时代以及古天庭瓦解时发生过这样的惨烈神战,难道是那个时期的至尊?”一位大圣生出疑惑,声音很不平静。

        “不对,看起来有些眼熟,与古籍上的记载相仿,这像是传说中的那件至尊神器!”百劫道人突然开口,神色异常激动。

        而后,人族护道者、牛魔王、地府的绝代强者、还有那位主神都是神色一凛,同时想到了一位傲视万古的人物。

        “是他,睥睨九天十地的至尊——妖皇!”

        一位护道者怀着敬畏,颤声说出了这样一个大名,这是一个俯视古今,傲视诸天万域的妖族古皇。

        他的无敌风采照亮了星空,赫赫威名让人提及都会胆颤,至高无上,他所统治的时代,九天十地莫敢不从。

        “怎么会是他,不是葬在了北斗古星域吗,居然出现在了此地!”

        他的年代不可考证,有人说是数十万年前的辉煌妖世年代,也有人说是在百万年前,临近了太古末年。

        关于他的传说,而今大多人都不知道,但是身为星空古路上的大圣们却不会一无所知,那种光辉让他们想想就敬畏。

        那可真是横行星空,无敌古路上,妖皇年轻时代走的是人族古路,遭遇了所有人的追杀,结果却是越战越强,天下地下无敌。

        它的本体并不强,相传只是一只雪兔,但是却成为了盖代至尊,号称斩尽天下至尊,诸天万界,惟我独尊。

        他未成道前,曾有过震惊万古的一夜血战,格杀了神血至尊,斩杀了圣灵中的无敌古祖,击杀了准帝境的几位古老邪神。

        那一战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人们很难想象,他一个人呼啸宇宙中,一夜间败尽十方,斩杀了所有竞争者,强势登巅!

        他的名字为雪月清,一个白衣胜雪,超越神一般的男子,在那个时代他上击九重天上的神明,下镇九幽下的尸乱,丰姿绝世,世上无双。

        尽管他的出身很微渺弱小,只是一只雪兔,但是他却是如此的不凡,一步一步前行,最终成为极道绝巅上的妖皇。

        到了最后,人们忘记了他的身份,因为他太强大了,让诸神都颤栗。

        “据传,妖皇绝艳天下,以弱小之躯淬炼血液,滋养己身,不断强大,最终一滴血可以杀死一头龙!”

        世人都以为他晚年坐化在北斗,但也有一些古籍记载,称妖皇的大墓化作一座大陆,最终撞进了宇宙深处。

        此时,妖皇尺一现,人们都知道了,这是妖皇的古墓!

        可是,人们的疑惑也来了,为何名垂古史、被记载了最为浓重一笔的妖皇尺碎掉了,要知道它的威名极隆。

        史上并没有记载,说妖皇与人发生过这般惊世大战,更从未提到过妖皇尺断掉了,应是与他一起消失了才对。

        “难道说,妖皇晚年,孤坐陵寝中遭遇了人生最可怕的一战,帝兵碎掉,大墓撞进了宇宙深处?!”

        当想到这一可能,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那得是多久强大的敌手,简直不能从历史上寻出来。

        白衣妖皇风姿无双,他当年怎么可能会遇到敌手,传说他为求一敌手走遍宇宙,根本就没有人能抵住他一根指头。

        人们思绪万千,最终都眼巴巴盯住了几截碎兵块。

        这个时候,若说众人没有贪意那是不可能的,这可是神威惊古今的妖皇尺,即便碎掉了,也是价值连城的至宝。

        且,真是完整的量天尺,人们肯定掌控不了,若是其中的一截,说不定可以为大圣级绝代强者所用。

        刷!

        清辉一闪,持鼎的主神迈步前行,收起了所有的杀念,整个人平静祥和,向前逼近,要收起妖皇尺。

        第一位大圣出手了,其他人自然也都坐不住,纷纷上前,六七位绝世大圣临近,小心谨慎的走向神魔坛。

        这种机会谁愿放弃?一代妖皇的兵器,而今断成五截陈列在此,但凡修士都动心。

        其他人屏住了呼吸,不敢去争夺,小心的看着,人族护道者有人未动,神色阴晴不定,等待时机。

        “轰!

        突然,在六七位大圣临近祭坛后,它发出一片光幕,将那里映衬的一片迷蒙,有一道道血光闪过,一个白衣虚影立身在那里,背对众人,默默对帝兵祭奠。

        “噗通!”

        几乎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感受到了一种万古的威压,大圣都忍不住要叩首,双膝颤抖。

        这震惊了所有人,在这一瞬间,人们明白了,那白衣虚影一定是————妖皇!

        确切的说,这是他驻足时留下的一道残印,至今未随风而散,足迹残印而已,就让大圣都快跪伏了下去,这是何等的盖世强大?

        接着,一幅幅、一幕幕的画面闪过,人们全部震撼,躯体颤抖,终于知晓了妖皇尺为何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