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入帝墓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入帝墓

    作品:《遮天

        这对石门高万丈,实在让人敬畏,站在门前仰视,望不到尽头,因为缭绕黄云,一朵朵一片片,雾气迷蒙。www.00ksw.org

        大门上刻有许多痕,那是原始的先民,膜拜日月雷电,敬畏天地鬼神,更有各种古兽、奇虫等。

        这么高的石门,是为古之大帝准备的吗?一道黄泉涌出,带着死气,常人接近会化为白骨,被吞噬生命。

        然而,在这石门内的秘境深处却也有生命波动,与黄泉的表现不相符。

        嗖!

        石人第一个行动,战车隆隆,化成一团蒙蒙的光冲向前去,要进帝陵,他虽然不高大,但是却如仙王降世。

        一龙、一虎都为石兽,流动光泽,拉着一米多长的战车进入黄泉上方,将要通行过万丈高的巨大石门。

        “轰!”

        突然,大门震动,上面一缕缕古图颤抖,原始先民,不知名的异兽、花鸟鱼虫等像是要复活了,透壁而出。

        那里有一种强大的波动,石龙、石虎长啸,宛若遭遇了雷击,而后倒飞了起来,溢出一缕缕神血。

        当的一声大响,战车倒翻,石人一个踉跄,也横飞了出去,口中神血流淌,洒落虚空中。

        他与战车还有两头坐骑一同被震飞,负了不轻的创伤,震撼了所有人,这可是一尊大圣,却无法逾越石门半步。

        古之大帝逝去不知多少万年了,墓门大敞大开,一位大圣竟然无法进去,这让所有人发呆,心头惧怕。

        “石头人,你真不讲究,要进大帝陵岂能如此不敬,需要叩拜才行。”百劫道长开口,而后一转身对龙马道:“大侄子上前去行礼,给他示范看,一准能进去。”

        龙马黑着脸,想要咬他,转过身当作没听见,它而今最讨厌的就是大侄子三个字。

        “说的对,大帝即便坐化了,但也不能亵渎,需要万族礼敬。”人族护道者开口,有两人上前行大礼参拜。

        而后,更是一步一礼,向前行去,临近一对古老的石门时竟然真的没有什么发生,未被震落出来。

        众人惊悚,古之大帝早已离世数以十万年了,居然还能有感不成?

        一声巨响,一座宏大的铜鼎摇动,护着那位主神临近万丈高的巨大石门,他在此驻足,亦深深行了一个大礼。

        门上的石刻,波澜不惊,没有什么变故,他一步迈入,也成功了。

        后方,地府的阴兵那里,那口青铜棺椁一震,飞天而起,穿过黄色雾霭,向大门中飞去。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属颤音响起,像是一柄天神锤砸落,重重的劈在青铜棺上,绿锈脱落,它翻着跟头飞了出去。

        众人倒吸冷气,地府的绝代强者不尊古训,想要强闯,果然应验了,被横击而去。

        冥冥中真的有什么吗?大帝都死去了,这是人们的共识。怎么还能有感,这是怎么回事。

        哐当一响,长满锈迹的青铜棺盖掀开,从里面坐起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挺挺的起来,而后一步迈出。

        他的出现,让宇宙虚空都都出现一股阴森的煞气,冷飕飕,寒彻骨。

        所有人都是一凛,像是看到森罗地狱降临人间,从头凉到了脚,面对他似对万古厉鬼,心都在发颤。

        这个人身穿黑色的服饰,非常宽大,将他整个人都遮在里面,连头部都不例外,被一顶丧冠所覆盖。

        他整个人立身在阴影中,任何星辉都不能临近,那种服饰很古老,保守估计是数以十万年前的神魔衣。

        他龙行虎步,黑色的古老长衣展动,宽大的袍袖等扬起,露出了一副可怖的景象,人们见到了很长的黑毛。

        惊匆一瞥,让人发疹,震人心神,那是一个高大的身影没错,似乎长满了黑色的毛发,宛如一只巨猿。

        这究竟是不是人类?他雄伟挺拔,龙行虎步,却生有黑毛,穿着的是神魔古衣,让人生畏。

        这一次他来到了石门前,认真向前行大礼,没有再强行闯入,结果顺利入内。

        唯一的区别是,黄泉水感应到了他的气息,一阵沸腾,无尽煞气腾空,而他却不受影响,倒似是一种享受。

        众人更加发毛了,地府中的绝代高手到底是什么,昔日的统治者又是怎样一种存在?!

        那位持青铜鼎的主神与地府的不世存在天生相冲,他们各自对视了一眼,分别立在两个方位,没有临近。

        “嘿嘿,石头人有本事你不行礼进来?”牛魔族的首领笑眯眯,那对巨大的牛眼看起来实在有点恐怖。

        他手持锃亮的金刚琢,在石门前驻足,进行参拜,平安入内。

        石人一阵沉默,最后走下战车,也来到了近前,放低了姿态,默默低语,向前行礼、入内。

        随后,人族其他护道者,以及异族的古老邪神等也一一出现,这让人们震惊,大圣可不是仅来了三五尊而已。

        帝尸将现,震撼了古路,诸多不世高手都出关,赶向这里,前后加起来不下十一二人,这么一股势力,足以扫平无尽的星域!

        其他人也想进去,可是没有办法临近黄泉,沾染了一缕帝尸的气息,这是一种最可怕的至阴死气。虽然只是蕴有那么一丝,但却也不是常人可承受的,一旦靠近,自身直接化成尘埃。

        “进入帝陵,需众生相随才行,诵度人经,护一切安平,不然也许会有诸多诡异事发生。”一位人族护道者说道。

        各族大圣聚首,彼此没有什么可以掩饰与保留,在这等大墓中没有人敢一进来就乱来,需同心协力。

        “老衲这里有渡河佛桥一座,虽然不是帝器,威力不甚大,但却曾被阿弥陀佛大帝诵经加持,可化无量恶气,可度众人过河,前往神岸。”

        一位老僧开口,生有一对黄眉,头颅很亮,披着一件破旧的袈裟。他来自阿弥陀古星域,是一位至强的大圣,佛法无边,游历星空,而今成为人族古路上的护道者。

        “如此甚好。”其他人点头,在这个世上若论念力加持等,古来几乎没有人可与阿弥陀佛大帝相比。

        不少人都心惊,万没有想到这个老僧身上有古之大帝加持过的一件秘器。

        一座紫金桥出现在老僧掌中,他抖手一扔,此桥快速放大,横贯黄泉,直通大门内的土地上,流动金色光泽。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口诵罪过,向大墓中朝拜,并未受到什么攻击。

        “真的是一件神物!”百劫道长双目泛光,一副恨不得夺到手中的样子。

        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这是被古之大帝诵经加持过的法器,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攻击力,但是那种佛光太浓烈了。

        这是阿弥陀佛祭炼帝兵降魔杵的余料,虽然不过拳头大,但是被后世圣僧炼成紫金桥后依然有夺天造化之功。

        它不主攻伐,普度众生,能凝聚佛徒的信仰力,为少有的古宝。

        各大阵营,不同的种族的兵马,一队又一队,铺天盖地,登上紫金佛桥,一边对大墓行礼一边通过了石门。

        这种场景有些可怕,大军无数,全部进入了一座墓中,黄色雾霭流动,像是诸多天兵杀入九幽。

        这次除却人族外,其他族也来了不少强者,人数无尽,可是紫金佛桥却将所有人都容纳、承载住了。

        “我等自保时,亦不能让诵经的各部发生意外,一定要保护起来。”一位人族护道者开口。

        “这是自然。”牛魔王很豪气,将金刚琢祭出,悬在高天上,垂落下一片银色的波纹,不仅守护牛魔族,也将其他人护在下方。

        锵!

        石人张口一吐,绿莹莹的量天尺飞上高空,垂落混沌气,更有仙泪无尽,神光瑞瑞,将此地笼罩。

        即便有恩怨也暂时抛弃了,没有什么比得见古之大帝更为重要的事了,对苦修数千年而再也难以寸进的大圣来说,这是一场仙缘。

        这是一处秘境,里面古木狼林,并不缺少精气,伴随死亡黄泉。

        众人进入,登上岸边,前方大岳巍峨,连绵成片,缭绕着阵阵洁白的仙雾,让人几疑在梦境中。

        这真的是一个大墓穴吗,怎么像是进入了仙域?

        “太让人震撼了,有道痕隐没,若是能参悟,说不定我等可以突破。”当场就有一位大圣盘坐了下来,对面数不清的仙山,满脸肃穆之色,在这里悟道。

        人们小心的前进,远离黄泉,进入仙山间,雾霭缭绕,充满了神圣与祥和的气息。

        前方,传来水声,一道银色的神河流淌,河岸旁有一块巨碑,以太古神文刻有几个大字:帝兵山。

        众人心颤,没有想到刚一进来没有多久,就来到了古之大帝葬下帝兵的所在地!

        这个时候,人们都不能平静了,心潮澎湃,这里都是宝,若无意外,将见到帝兵出世。

        “那是什么?”突然有人惊叫。

        在银色的神河上游,那里盘伏着一个庞大的生物,正在冷漠的看着他们,有一种至尊威严。

        “是一头马,拥有龙的特征!”人们惊憾,全都呆住了,没有想到在这里有活着的生灵。

        那是一头赤红色的马,龙头马身,四肢粗壮,而今腾的一下子跳了起来,跟一座山峰似的,庞大无比,赤霞飞舞。

        叶凡吃了一惊,看向化成人形的龙马,它们的真身太像了,几乎一致。

        一声龙吟,这头龙马化成一股赤霞仙气,在原地消失,在天空中重组成一条赤龙,摇头摆尾,冲进了仙山深处。

        “天啊,这是真的吗,古之大帝专属坐骑,它竟然活到了这一世?!”

        “这怎么可能,大帝都坐化了,他的坐骑还活着不成?!”

        所有人都呆住了,望着赤龙消失的方向,瞠目结舌,一个个如泥塑木雕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