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星云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星云

    作品:《遮天

        “夫天地运度,亦有否终;日月五星,亦有亏盈;至圣神人,亦有休否……”

        虚空中,一盏青铜灯摇曳,洒落下点点幽辉,天尊经文动四方,穿透星空,度化妖邪,镇长生祸。www.00ksw.org

        叶凡听度人经,凝神思索,他想到了很多,这看似最无用的度人经也会在未来大放异彩,镇压尸祸。

        自神话年代,到天庭末期,再到太古皇年间,又至大帝纪元时,一位又一位至尊崛起,开创不朽的盛世辉煌,而后又一个个的老去,发生了太多的事。

        这等人杰,俯视万古诸天,怎甘心身死道消?横扫三千界,逆推九重天,天上地下,惟我独尊,自不会屈服于命运。

        到了那等境界,长生是他们唯一的追求,自然也就因此而诞生了各种法门,时至今日有些已经露出水面。

        轮回印,葬己身于夺天地极尽造化之地等,都与尸祸有关,似预示了什么。

        “渺渺亿劫,浑沌之中,上无复色,下无复渊,风泽洞虚,金刚乘天,天上天下,无幽无冥,无形无影,无极无穷,溟涬大梵……”

        度人经响个不停,叶凡像是入静了,聆听其义,默默思忖,这天地一时间只有经文诵出,黄泉都像是要干涸了,被它镇压。

        古灯摇曳,绽放神光,将叶凡衬托的如明璃仙体,一尘不染,于星空下超然脱俗。

        虚空中的人脸鬼花簌簌颤抖,近乎要枯萎,而后向后退去,发出一阵神魔低吼,就此消失在虚无间。

        叶凡想起度人经中的一句话,轻语:“死魂受炼,生身受度,劫劫长存,随劫轮转。”

        神光台浮现,霞光四射,开启星门,他一闪而入从这个地方消失了,瞬间回到了墟城外。

        古之大帝的陵寝,谁都不敢贸然强闯,不然有去无回,即便他是源天师也难以动帝尸,唯有诸雄合力共破之。

        星云楼,是一处以星辰碎片炼成的宝楼,通体晶莹,散发柔和的银白光辉,有一股纯净的圣洁力量。

        它地处墟城中心地带,负有盛名,强大的修士都喜来这里坐上一坐,相传这是一位准帝留下的酒楼。

        当年,谁都不知道那个老人是准帝,即便是此城的接引使都茫然无知,直到有一天他坐化,成为一抔灰烬,最后时刻散发出一缕缕帝威,让星辰乱颤,人们才震撼。

        当然,那是十一二万年前的事了,无论是在哪一个时代出现一尊准帝,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乱天动地,震撼人间。

        在任何一个星域,都会引人膜拜,因为成道太难,古来能走到这一步的人都会被载入史册中,可以数的过来。

        生前不被人知,死后他才被人了解,当年的绝代高手,一些护道者,各大圣都前来凭吊。

        人们从其邻居口中得悉了一些秘事,这位低调的准帝生前曾一人落寞轻叹,为何出了一个无始,怎么能这般强大。

        至此,人们才了解到,这可能是与无始争夺过至尊位的无上存在,即便再绝代惊艳,也不可能战胜那尊让神灵都颤栗的大帝。

        错生于一个时代,也只能黯然落幕了。

        不然,这可能是会是一位人帝,可惜遇上了一个万古来少见的逆天无始,只能退隐,孤单的终老于此。

        叶凡自然也是慕名而来,了解一些情况后,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想看上一看。

        门前一对石狮子留下了岁月的斑驳,甚至生了苔藓,但却让人不敢轻视,毕竟是一位准帝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星云楼倒是不显陈旧,光泽依旧,星辉从未暗淡过,沿着石阶上楼,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柔和与祥和的力量,身体有暗伤都可瞬间痊愈。

        自然有高人研究过,称这不是一件攻击性的法器,甚至不能称之为兵器,但却是一个养生的好楼宇。

        但凡来墟城的人,大多都会来此一观。

        叶凡拾阶而上,登临琼楼玉宇,楼内星辉洒落,让他感觉浑身精气充溢,身体轻捷。这里有空间法阵,故此让楼宇内显得很宽敞,可以容纳很多人。

        星云楼自然有很多修士,三个一桌,五个一群,各自在谈论,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为了凑热闹,听同道讲最新消息、谈秘辛等。

        叶凡找了一个不起眼的桌位,一个人饮酒,静静的聆众人的谈论,得悉有诸多大人物在准备探索黄泉地。

        “古之大帝的葬地正穴出现了,各大强者终于坐不住了,这次不知谁能有大获。”

        “我看是大祸,自古至今,只要是人帝,自己不愿坟裂,谁能轻易盗取其墓?”

        众人议论,一致猜测多半会引来腥风血雨,这是一个多事之秋,可能会有很多人赶至,葬送在此。

        在而今这个时候,人们谈论最多的自然是大坟与帝尸,有诸多猜想,不少是从人族护道者那里得悉的。

        “据传,这应该是一个历史极其久远的大帝,岁月之漫长,可能远超出人们的预料。”

        一些人相信,这位大帝的躯体可能出了问题,多半并没有化道,帝尸滑落,震裂了大坟,暴露在人间。

        “说是陵寝,可能是一处浩大的秘境,也许很广阔,不然怎么可能垂落出一条黄色的大河。”

        人们议论纷纷。

        也有人提到了叶凡,他霸王的一战影响极大,也是人们口中的焦点,很多人都觉得他可能到了,只是未现身而已。

        就在这时,楼梯口那里传来脚步声,又有人上楼,人来人往,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然而,这行人一现身顿时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为首者是一个绝代佳丽,似凌波仙子登上天阙,,轻灵而出尘。

        “唔,这不是青诗仙子吗,她又来到了星墟,为帝坟而来?”

        “真的是谪仙子,人族古路深处最强大的几人之一,与帝天结盟,闯过十几处黄金秘境,得了逆天大造化。”

        青诗仙子名动古路,这些年来,为了帝坟不止一次来过墟城,而今再现这里自然被不少人认出,加上其绝代姿容,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她号称谪仙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焦点人物,无论是自身道行,还是姿容等,都是古路上罕见的。

        直到她上楼,人们才注意到,在她身后的那几人,一个个或雄姿慑人,或祥和宁静,气质个不相同,一看就不是凡俗。

        “那是帝天座下的几大高手,有两人是……麒麟圣使、朱雀圣使,随青诗仙子而返,这么说来帝天也可能会再现。”

        这几人也都曾经名动古路,但到头来却都被帝天收服了,其中以麒麟圣使还有朱雀圣使为最。

        青诗仙子袅袅娜娜,宝衣如月辉凝练,轻灵而圣洁,青丝飞舞,明眸皓齿,径直选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另外几人跟随过来,只有青诗仙子的侍女灵儿很活泼,其他人都很稳重,不怎么说话。

        他们的桌位距离叶凡不是很远,彼此能够见到,不过叶凡进城后很低调,不想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并未显露真身,即便坐在一起也没有人知晓是他到了。

        很快,人们便转移了视线,不再过分的关注青诗仙子一行人,因为连护道者、圣灵都来到了墟城,甚至可能就在此楼中。

        “不知葬帝星的圣体来了没有,想不到他竟然战败了同阶的霸王,太出乎人的预料了!”朱雀圣使开口,他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年轻男子,拥有一对凤目,静坐在那里,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自然不凡,除了主上外,他也拥有道之源。不过,先天上终究是差了一个层次,不被道之源认可。”另一人开口。

        麒麟圣使身材魁伟,眸光冷冽,道:“主上曾遣人去招揽他,却被拒绝了,他击杀了那些人,桀骜不驯,注定为敌。”

        “那几个人很丢脸哟。”活泼好动的侍女灵儿取笑道,她当年曾亲历过。

        帝天座下的几大高手神色漠然,当着青诗仙子的面不好反驳。

        “当年拒绝了主上,便已注定会有一战!”麒麟圣使沉声道。

        “可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很逆天,绝代惊艳!这样一个敌手若是成长起来,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朱雀圣使道。

        青诗仙子没有说什么,超然物外,这些人都对她很恭敬,不敢打扰。而这个时候,她眸波一转,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叶凡。

        叶凡心中一动,这个女子认出他了吗?若是真的可以见到他的真身,其灵觉敏锐程度实在有些恐怖。

        “他这般逆天,若是想方设法将其收服,为主上所用,那必然会震动整条人族古路!”麒麟圣使冷幽幽说道。

        突然,楼梯口一震,整座星云楼都一颤,那里出现一道身影,算不上多么高大,甚至有些瘦弱,但是却震慑人心,让诸雄都一阵惊惧。

        他浑身流露着一股血气,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像是屠过众生,杀过神灵,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

        即便是圣人见到他,都忍不住会胆寒,此人如神魔般,气吞天地,那种眸光惊慑人心,而再一转眼,眸子则空洞如深渊。

        他身披甲胄,身体模糊,能让人感觉到他的至强气机,似是曾经杀过千万生灵、从地狱挣开枷锁而闯出来的神魔。

        “大魔神古荒,他也回来了!”有人惊呼。

        当他迈步而行时,许多人惊的站了起来,空出很多座位,因为谁都知道他嗜杀,其赫赫威名、至尊神威是血染的,脚下伏尸无数。

        他径直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一句不发,周围的桌位空了个干净,没有人敢相邻。

        “他也回来了……”朱雀圣使等神色难看,这可是最恐怖的大魔神,杀到古路崩断,实在让人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