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跨域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跨域

    作品:《遮天

        金蝉子是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为何在这条古路上现身了?叶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怔怔出神。www.00ksw.org

        “他有多大年岁?”

        “最多一二百岁。”南妖坐在石椅上,雄姿挺拔,黑发披散,神色郑重,对金蝉子很忌惮。

        叶凡思忖,这本该是一个虚无的人,不应存于世上才对,为何真的出现了?他百思不得其解。

        金蝉子是唐三藏的前世,这是西游记中的说法,可正统佛门中并无这样的记载,是杜撰的而已。

        可是而今金蝉子竟出现了,真的为释迦牟尼的弟子,法力无边,连绝艳的觉有情都远不是其对手,至今生死不明。

        人族古路上的金蝉子仅一两百岁,可真正的玄奘法师却是一千五六百年前的古人,若是牵强的将两人联想为一人,明显不符。

        叶凡琢磨了良久,一阵出神,这条古路真的很复杂,让他心中充满了迷雾。

        “还有关于他更多的消息吗?”

        南妖摇了摇头,道:“这个年轻的和尚很神秘,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金蝉子虽然也在人族古路上出现,但并不是要走向终点,他在追寻其师释迦牟尼的脚步。

        叶凡心头一颤,道:“释迦摩尼的消息,古路上有他的传说吗?”

        南妖道:“不曾听闻,只是金蝉子在向人打探时泄露了一些,据传其师早已在古路上消失了,连他都不能得见。”

        叶凡对释迦牟尼极为在意,这是一位有大智慧的古人,绝世强大,一路进入星空,最终却不知所踪。

        而今,竟然意外有了点滴消息,让他分外关注,连金蝉子都跳出来了,令他心中不宁静。

        “释迦牟尼沿着古路前行,究竟是要去哪里?”叶凡自语,心中波澜起伏。

        南妖道:“不局限于人族古路,金蝉子在跨域而行,曾在神族、人族、妖族等星路都显过身影,寻找其师下落。”

        释迦牟尼已消失很长一段岁月了,无人知其踪,若非金蝉子出世,人们都不会知晓他曾来过。

        关于释迦牟尼有不少秘辛,为西漠佛门的禁忌,被视作阿弥陀佛的魔壳,两千多年前他曾在须弥山有过一战。达到南妖这个级别自然能够了解到一些。

        “叶兄可愿与我们去闯妖族古路?”南妖问道。

        叶凡摇头,尽管人族古路上充满了荆棘,前方可能会遇到大麻烦,但他并不想离去。

        姬家兄妹、庞博在前方,他需要去相见,尤其是尽快从那座大帝坟中将庞博给解救出来。

        “我过去的话语依旧有效,将来在帝路上相遇,你若战败,我任你离去。”南妖说道,眸子内星河碎灭,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叶凡大笑,点了点头,言称真要相遇,不会留情,但最后会留他一命。

        齐祸水不屑的撇嘴,道:“唉,真是两个傻瓜,有什么好争的,到头来还不是败给岁月,都是失败者。”

        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腰肢盈盈一握,肌体莹白如玉,发丝轻灵,眼眸若水,红唇鲜艳,贝齿晶莹,称得上绝代佳人。

        在古路上,能像她这么漫不经心的人不多,但凡踏上这条路哪一个不是心存斗志,一路争雄。

        叶凡闻言,却是轻轻一叹,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征战一路,到头来可能并不是想要的结果。

        但是,百舸争流,群雄竞逐,不进则退,而今没有选择。谈仙太遥远,目前在古路上崛起,强大己身,冲向帝位,不断接近才是真。

        “劝君更尽一杯酒,远走妖路无故人。”星辉闪烁,叶凡站在人族第五十城外,举杯被南妖兄妹送行。

        “成仙路上见!”南妖手持银杯,一饮而尽,带着妹妹,横空而去。

        也唯有这样的男子才敢如此说,要进仙域,这需要一种大气魄,天下间能有几人可以角逐?

        星河上,一尊古妖眯缝着眼睛,一缕缕精光射出,俯视下方,看向人族第五十城,对叶凡传音,道:“小友,去妖路走上一遭如何?”

        “会有碰撞的,妖族等着嫁女吧。”城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代叶凡而答,星辉若银瀑般垂落,隔断了前方。

        “嘿!”古妖转身,带着南妖兄妹消失在了冰冷的宇宙中。

        叶凡回城。在青石铺成的古老街道上,很多修士见到他都露出异色。叶凡一战动四方,杀得霸王喋血,慑服诸雄。

        在诸圣看来,这很有可能将会是人族古路上最有力的竞争者,他的崛起已经无法阻挡。

        叶凡去见接引使赵公义,郑重讨要神光台,他不想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了,时间紧迫,要救出庞博。

        “真的不宽裕,这种神物没有几座。”赵公义搓手,一脸为难的神色。

        “与圣灵二十年激战,那是我应得的奖励,接引使大人你该不会想一拖四千年吧?”叶凡催促。

        “其实,让你太早闯入星空深处中于人于你都不好,千万要慎重。”赵公义郑重的说道。

        “我只想去救一个朋友,并不想与其他人碰撞。”叶凡答道。

        “唔,那好吧。”接引使赵公义点了点头,终于答应将神光台交给叶凡。

        星河璀璨,人族第五十城悬在宇宙中,被一道道银瀑般的光辉缭绕,看起来神圣而祥和。

        圣体将要离去了,这个消息传出,让所有试炼者都长出了一口气,竟有如释重负之感。

        星空一战,影响太大了,叶凡宛若一座大岳压这座城池上,让走上古路的人都有一股压抑感。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已认清了形势,早已放弃帝路,所求不过是更上一层楼,寻找自己的机缘。

        若是与这样一尊如日中天、宛若神魔般男子一同上路,那可真是难受死了,谁也不愿意,将会是一种折磨。

        “师傅叔叔你是不是真的要走了,带着我一起上路好不好?”星空下,杨熙抱住叶凡的腿不放手,仰着小脸看他,扑闪着大眼,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在这里好好修行,将来我们会重逢的。”叶凡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露出溺爱之色。

        “将来是什么时候,会有多远?”小破孩眼巴巴的看着他,眼中泪水打转,充满了不舍。

        “不会很遥远,只要你足够强,能够凭借己身横渡星空,可以随时来找我。”叶凡安慰,捏了捏他的小脸。

        “我会很强大,与师傅叔叔一般,将苍天霸血一脉的人打败,镇压所有敌人。”杨熙握紧了小拳头,认真的说道。

        叶凡笑了,道:“快些变强吧,说不定有一天真的需要你与我并肩战斗呢。”

        “一定的!”小破孩虽然这样说,但在离别时还是咧嘴哭了,而且很伤心,不断的抹眼泪,使劲冲他挥手、哭喊。

        “走了。”叶凡马踏星空而去,带着十二圣者离开了人族第五十城。

        他们来到星空中,在古天庭遗阵前停留了数日,叶凡认真观研,最后更是生生挖走了几座法阵。

        神光台闪烁,上面纹络斑驳,溢出一缕缕仙辉,叶凡他们化成一片炽盛的光从原地消失了,直达星空深处。

        “唔,圣体该来了,将要进军古路最前方,多半快到了。”

        “没错,据说数日前就横渡星空了,应该快到了才对,怎么还不见身影。”

        “这下热闹了,前方的年轻至尊若是得悉他赶来,你们说会不会回头,对他征战。”

        这几日古路前方是一片嘈杂声,圣体要到了,将跨越数十城提前到来,成为了人们热论的焦点。

        星墟,有诸多星辰碎片,像是一片被遗弃的废墟,是星辰的葬地。

        星墟如其名,有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漂浮,大多都缺少生机,在黑暗的在宇宙中显得很不寻常。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古老星域,这么多年来引得十方修士汇聚,赶往这里。

        星墟中有古之大帝的陵寝,但凡修士莫不想得到这里的造化,你来我往,也不知有多少人血洒域外,埋骨这里。

        其中有十几座大陆最负盛名,这么多年来年轻的至尊来了又去,多次叩关,想要打开,被证实当中有大帝秘。

        墟城,为这片星域的中心,在十几块帝陆之间,距离每一块古大陆都不是很遥远。

        星空中寂静,可是这座城池却一直很热闹,从来都不会缺少强者,这么多年来发生了太多惊心动魄的大战。

        这一日,城外出现一缕缕炽电,宇宙星空被撕裂,一座神台散发着炫目的光,从虚无中飞出。

        在上面,有一个神色平和的男子,在其背后是一群圣者,有的是古兽,有的为异族,全都桀骜不驯,强大无匹,涌动着一股滔天的血气。

        “到了,就是这片星域,这里应该是传说中的墟城。”叶凡到了,身穿青衣,踏在星辉上,看着前方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城。

        “咦,那个人是谁,居然不是从祭坛法阵中出来的,可以自行横渡星域。”

        “这……该不会是人们都在议论的圣体来了吧?算算时间,该出现了!”

        两位修士自域外归来,正要进入古城中,正好见到叶凡他们一行,顿时睁大了眼睛。

        他们预感到,星墟将要热闹了,一位充满争议、潜力极度可怕的人物出现,多半会伴随有大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