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紫血飞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紫血飞

    作品:《遮天

        无始钟响,震惊天下!

        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即便是大帝也早已坐化多年了,而今紫山内为何以又有钟鸣?

        全天下人都呆住了,但凡修士莫不颤栗,对无始这个名字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敬畏,每当念起,体内血流都会加速。www.00ksw.org

        他是至尊与无敌的代称,凡人或许不知,但是无始之名一直在至强者口中流传,长盛不衰,被人议论。

        十方俱寂!

        唯有钟声回荡,其他声音都消失了,全天下都在听闻钟响,遥望紫山,诸雄在簌簌的颤抖,朝那个方向跪拜了下去。

        一声又一声,钟波扩散,响彻北斗,没有伤一人,没有毁生命禁区,只是一种哀鸣,带着一种凄凉。

        直至钟声消失很久,人们都还在石化中,难以回过神来。

        “他应该早已死了,在八万年前背对众生坐化,我曾感受到那股震撼古今的可怕波动,天地都在颤栗。”

        “这个男人真的太强大了,可惜也老在了岁月中!”

        几大生命禁区内,终于传出了古老的声音,对无始极度忌惮,有释然也有感叹。

        随着时间流淌,一个又一个伟大的存在衰老,古今最强的至尊天骄一个个离世,再也难以见到了,让人遗憾。

        “八万年前那一次,真的惊住了所有人,谁也没有想到他活到近代来。”

        “可惜了这样一个男子,最终也只能一个人在孤山中黯然落幕。他如果再出现,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立身仙域中。”

        “不可能,成仙路上注定孤凉,世人永远见不到他了,他不可能提前八万年打进仙域!”

        几大禁区渐渐平静下来,他们知道那不是无始大帝,只是他遗落在尘世上的一口钟,悠悠而鸣,在为人皇送行。

        这是一种致敬,送别前辈人皇。

        真正的无始大帝已于八万年前成为了一抔劫灰,背对众生,孤独的坐化在岁月中。

        无始钟幽幽,钟波停下的刹那,紫山周围落花飘零,化成一口巨棺横空而过,竟赶到了人皇化为光雨而消失的地方,洒落而下。

        少有人能猜透,大多数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最后,紫山又是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了一丝声响,重新与天地俱寂。

        而各大生命禁区也都陷入永恒的单调,无一丝风波,宛若一片生机俱灭的死地。

        人皇归来,短暂的生命旅途,似昙花一现,北斗风云再次落幕。

        而在星空深处,年轻一代的至尊们依然在争锋,充满了朝气,热血澎湃,在为自己的帝路而奋争。

        星空古路上,大魔神、人王、帝天、青诗仙子等竞逐,争雄人族古地天下第一之神位!

        人族第五十城,叶凡更是与霸王对峙,将决生死。

        叶凡双手划动,布下无尽法阵,十指滴落下金色的血液,让整座禁忌法阵复苏,将霸王隔绝,险些将对手炼化掉!

        而他自己则遥望北斗,想到了太多。一盏人身鬼面灯相伴身旁,摇曳出诡异的火光,将他衬托的无比神秘。

        他在思索度人经,他在想古之大帝的秘密。

        葬尸体于夺天地造化极尽奥妙之地,能产生可怕的变化,无法预料。

        在神话时代,至尊尸体生变而产生“灵神”,身有轮回印,有葬下未来一世身的说法,更有其他不为人知的诡异蜕变法门。

        如果从这一方面考虑,灵宝天尊开创度人经那简直太惊人了,他究竟预见了什么?难道说会有一场黑暗尸祸不成。

        叶凡在一瞬间思忖到了很多,过去未曾发生,将来是否会有天尊尸劫?稍微一琢磨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要知道,古之大帝葬身地,一处处都极为诡异,那些地方不可预测,至今还没有挖出过一具真正的帝尸呢。

        灵宝天尊预见到了什么?才会开创出这样一宗看似有些无用的道教法门,可是却万古不失,像是在用以震慑未来!

        在叶凡的身畔,人身鬼面灯散发幽光,传出诵经声,那是灵宝天尊的道统,是无缺的度人经,产生了一种诡异而神秘的力量。

        幽幽碧光射出,不远处的血祭坛竟然暗淡,上面的最后一缕尸气也消失了。

        叶凡警醒,眸子烁烁生辉。

        同一时间,金色的源天法阵中,霸王嘶吼,更加憋屈,总被意外压制,处在不利境地,让他恨欲狂,喝道:“饮你之血,熄我怒火。”

        他的躯体,熊熊燃烧,正在动用禁忌法则,撕裂开一道缝隙,将要从阵中脱困而出。

        叶凡闻言,嘴角露出一缕冷漠,双手一合,演化更为繁奥的源术法阵,太阴鱼与太阳鱼纠缠、互转,一张仙图飞起,上面有日月山河,像是一座星辰山河印镇落。

        在天宇的隆隆鸣颤中,日月山河纠缠,古阵复活,沸腾出刺目的金霞,陨星与山河凝为一体,化作了山岳神印。

        这是叶凡的道与源术的结合,法阵凝聚成为阴阳生死轮回印,刚柔并济,至强至大,在宇宙星空中浩荡。

        “轰!”

        巨大的法印落下,将霸王砸的七窍喷血,浑身白骨茬森森,横飞了出去,在星空中留下大片的血迹。

        众人发呆,这可是堂堂霸王,竟然像是稻草人般被人击飞,简直让人不能相信!

        金色的法阵与叶凡的捏出的神印结合在了一起,这是他的秘法与阵术相结合的最高体现。

        “啊……”

        霸王怒吼,心中不甘,在这片特殊的地域被法阵压制,他不服不忿,桀骜的性格怎能忍受这种屈辱?

        叶凡是冷漠无情的,双手捏印,通体发出无量光,脚下禁忌古阵再次复活。

        嗡隆!

        一双金色的大手在茫茫银辉中开天辟地,宇宙像是被人倒转了过来,崩裂出无数的虚空大裂缝,混沌碎片接连炸开。

        最后,这对金色的大手捏神印砸落!

        霸王一声悲啸,身体几乎被击断,浑身白骨森森,紫血满空。他竭尽所能的对抗,恨不得立刻杀到叶凡的近前,将其立劈,奈何现实很残酷。

        在古天庭的至强法阵下,他寸步难移,通体都是紫血,在金色神印落下时,被砸的骨断筋折。

        叶凡的金色大手缓缓压落,像是有一座苍茫大陆沉坠,将霸王镇压的紫血淋淋,近乎成为一团烂泥。

        “凭你还想饮我之血?”叶凡眸光一转,像是千万年那么久远,立身在这片法阵中,仿似一个主宰者。

        霸王长发散乱,紫血飞溅,他的眼睛充满了野性的锋芒,依然有一种侵略性,喝道:“你敢与我真正一战吗?!”

        “怎么战,你以高境界来压我,现在我以自己的法术镇杀你,不够公平吗?!”叶凡冷漠的说道。

        他衣不染血,飘逸灵动,立身在星空下,被一道道星河环绕,看起来淡然出尘,宛若真仙临世。

        霸王额头青筋暴跳,咬动牙齿,有苦说不出,原本是同境界一战,而今演变到了这一步。

        “轰!”

        叶凡不给他机会,双手交出划动,将巨大的法阵浓缩成一座宝印,再次向下砸落,想彻底解决掉霸王。

        他铸成一座日月山河印,法阵与道则融合,成为了一个整体,真正的霸绝苍宇!

        这是一次无以伦比的重击,浓缩的金色法阵道光一缕缕,压塌宇宙,霸王避之不及,直接被砸中。

        喀嚓!

        首先,他的双臂折断,身子横飞了起来,而在败退的过程中,金色的法阵宝印追进,径直击中他的身体。

        这是一副血腥的画面,他的身体被击为两段,紫血喷涌,脊柱骨碎裂,骨块四飞,惨不忍睹。

        “当!”

        一声钟鸣过后天地宁,霸王的体内冲出一口紫色的大钟,这是他的器,悬在半截身子上空,垂落下丝丝缕缕的钟波神力,将他护住。

        “这一战该结束了!”叶凡冷声说道。

        “不,这一战还没有结束,我与你真正一战,各凭所学,境界无差一战!”霸王嘶吼,他极度不甘,自认为真正的实力同阶中天下第一。

        叶凡站在星河中,纤尘不染,衣袂飘动,像是一尊仙人自跨界而来,冷冷的看向他,沉默了很长时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不要!”远处,龙马、黄金狮子、天蝎等都大急。

        “不能如此!”杨云腾更是急的跺脚,怕叶凡中计,吃霸王的大亏。

        诸雄也都露出异色,叶凡原本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难道还真想改变这一局面,进行一场血战吗?

        “那好,我必会屠你!”霸王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像是一个野兽般,冷森森的说道。

        “轰!”

        突然,金色法阵轰鸣,从天而降,向其镇杀,一望无际的星辉落下,茫茫如海。

        “你说话不算数!”霸王嘶吼,催动头上的大钟抵挡。

        “当……”

        钟声悠悠,紫钟乱颤,霸王刚重组的身体又一次撕裂,浑身是血,他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在古天庭遗阵中,任他有天大的神通也难以对抗,古阵一摇,日月星辰都坠落,他一具血肉之躯怎么抵挡?

        纵然具有苍天霸血一脉的至尊体质也不行!

        叶凡冰冷的回应,道:“我说话向来算话,打到你境界跌落,杀到你本源逐渐磨灭,直到降为圣人为止,到时候同境界一战,我来屠你!”

        “你……”霸王气到口喷鲜血,却也无话可说,是他先以高境界压制叶凡的,而今却反被人在低境界镇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