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皇临北斗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皇临北斗

    作品:《遮天

        人皇复活,再现世上!

        其形高大,其音威严,震撼世间,诸天都在摇动,众生灵魂都在共鸣,漫天星斗似要簌簌坠落。www.00ksw.org

        这是一种震古烁今的威势,人皇雄姿伟岸,自然而立,黑发披肩,眸子内是万古的寂寞。

        诸圣全都跪伏,这是不可抗拒之威严气息,像是蝼蚁面对皓月,正对神明,有一种天生的敬畏。

        众人在叩首的同时,内心澎湃,心绪如滔天骇浪,难以平静下来,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可以真正面对人皇。

        这是万古前的人物,整片宇宙星空都有他的传说,傲古凌今,盖代无双,开创了人族的辉煌。

        他的经义阐述了天地最本源的大秘,至今依然为人族最负盛名的母经,后世大帝都曾借鉴与参考。

        尤其是他的战力,真正的惊神泣仙,万古无敌寂寞,战遍九天十地无对手,成仙路上独自孤凉。

        “拜见人皇!”也不是谁先开口,整片星空所有人都一起高呼,此起彼伏,响彻寰宇,圣音不绝。

        “古今多少帝与皇,都付烟尘中……”人皇望向星空彼岸,无上威严中带着一丝孤寂。

        所有人都动容,被这种情绪感染,一时间难以说出话来。

        这不是真正的太阴皇,只是一缕真灵意志,是刹那的觉醒,显化人间,但却压制诸天万道。

        人们很难想象,如果是真正的人皇出现,会有怎样的威严与气势!

        在这个地方,天地寂静,大道沉浮,一切天地规则秩序都被他踩在脚下,唯有太阴皇是天地中的唯一。

        一缕缕道痕交织、哀鸣,世人所尊的各种道都在他近前颤抖!

        人皇带着一丝落寞,眸光一转千万年,瞬间明晓了眼前的一切,轻轻一叹,万古岁月已经逝去,这早已不是他的时代。

        叶凡身旁的人身鬼面灯暗淡,在人皇面前是龙的也得盘着,是凰也得蛰伏,诸神器物都被压制。

        太阴皇是一个如神一般的男子,英姿伟岸,黑发披散,尽显其年轻时代的雄姿,眸子可以洞悉一切。

        他盯着叶凡体内的一个器物,一阵出神,别人不知,叶凡却明白,人皇在看残破的绿铜鼎。

        此时,绿铜块在散发微弱的光,没有溢出其躯体,承受了莫大的威压,在自主抗衡人皇威,也正是因为如此,唯叶凡未曾跪下。

        人皇立在星空中,散发着让诸天大圣都要胆寒的气息,莫不悚然与动容,连护道者都叩拜了下去。

        叶凡虽然未跪,但却也施大礼,这是对人皇的尊重,是对其无上大功绩的叹服,对之礼敬。

        “又到了十字路口了吗,今世会有人能成仙吗?”那挺拔的身影自语,让宇宙星空都轰鸣,因他而颤栗。

        护道者大骇,诸圣战战兢兢,人皇谈到了成仙,这个大世、这个时间段是一个十字路口!

        他眸光深邃,遥望向北斗星域,而后迈步,径直离开。

        “人皇!”

        诸圣齐呼,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一步迈出斗转星移,像是过去了数以万年那么久远。

        他的速度太快了,径直在宇宙中穿梭,一瞬间就从这片星空消失了,赶向北斗星域那个方向。

        他已不是神祇念,有了一缕缕古之大帝的威严,能够施展的神通超出了常理,即便是大圣也难以仰望。

        人皇化成一道不朽的仙光,破空而去,宛如飞仙,让护道者都震撼,无声的叩首相送。

        实在太快了,岁月像是在倒转,时间长河像是紊乱了,举霞飞升,不足以形容此时的盛景。

        血浮屠暗淡,没有了宿主。

        霸王悚然,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呆呆看着人皇离去。

        自始至终,那道伟岸的身影都没有看他一眼,也未留意那血祭台,让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心中空空落落。

        古之大帝的气息消失了,星空恢复宁静,道则流转正常,不再被压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们醒转,而后沸腾,这个地方一片喧嚣,今日见证太阴古皇显化,对于他们来说震撼无比。

        “人皇去葬帝星了,那里一定有大事发生,我们若是能感知,也许将见证一场神迹!”

        没有人能平静,全都躁动,恨不得立刻赶向星空另一岸。

        葬帝星,这么多年来也不知有多少星域中的高手赶来,征伐不断,等待成仙路开启。

        始一临近这颗大星,就能够感受到一种可怕的气机,与其他星球大不一样,让古圣都要敬畏,让诸神都心惧。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这里撒野,因为这是古之大帝的埋骨地,葬下了太多的秘密,而成仙路也始于此地。

        今日发生了意外。一道浩大的神念从星空深处传来,中正平和,无恐无惧,席卷整颗古星。

        “这是……什么人,即便是绝代大圣也不敢探遍此星的每一个角落,他竟然敢如此!”

        人们震惊了,当世还有这样的人吗?肆无忌惮,就不怕激怒七大生命禁区中古老而神秘的存在吗?!

        神念席卷葬帝星,而后苍宇中降落下一个英伟的男子,出现在北斗星域的生命古地上。

        “这是何人,竟是如此的强大!”

        万族祖王,域外诸圣,全都颤栗,他们盯着天际,关注这一强大神念,心有所感,莫不惊悚。

        这道强大的波动让诸多的圣人们全都发毛,心胆皆寒。

        人皇降临北斗星域,出现在阔别了无尽岁月之久的古星上。他从星空古路赶来,胜似闲庭信步,宛若咫尺之遥。

        他的气息在弥漫,古皇神威盖世,没有刻意震慑,完全是自然流露,惊住了每一个人!

        “这是谁……从仙域回来了吗?当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他是谁,怎么能活到现在?!”

        无论是太初禁区,还是不死山,亦或是仙陵、神墟等,各大生命禁地都有存在被惊醒,发出带着疑问的威严声音。

        “他……像极了传说中的一位人族古皇,极其久远。”

        “人皇——太阴!是他,真的是他。不是早已坐化在时间长河中了吧,这不公平啊!”

        生命禁区内,几位古老的存在大震动,简直不敢相信之一切。没有人知晓他们的心绪,自身明明长存到了现在,却还在震惊于人皇的出现。

        几位至尊级存在如临大敌,眸子中有丝丝缕缕的仙辉溢出,关注人皇的一举一动!

        “是了,与那大成圣体一样,其神祇念被净化后,最终唤醒了前世的一道真灵意志。”

        禁区内有人低语,紧张气氛减轻了不少。

        人皇睥睨天下,眸子中有万古岁月在流逝,他俯仰天地间,一步迈出,山岳倒转,瀚海远去,无所不至。

        他那个时代的人都死去了,一切都已成灰,今日再临此星,心绪万千。即便是人皇面对这万古的孤凉,也一阵黯然。

        出乎诸圣的预料,他没有去七大禁区,而是化成一道仙光,降临在西漠,出现在一座宏伟的巨山前。

        这里佛光蒸腾,信仰之力如海洋,普照十方,正是浩大的须弥山!

        日月颤抖,星河失色,人皇登上须弥山之巅,面对几株古老的菩提树,正对前方宏伟的大雷音寺。

        “当……”

        钟声悠悠,传遍西漠,响彻天宇间,像是自远古划破时空而来。

        须弥山颤抖,大雷音寺震动,整片西漠大地佛光大盛,像是有诸天古佛显化,异象惊天。

        “难道说佛祖转生了吗,为何有这种磅礴景象,遍地佛光,到处都是禅唱声?”便是凡人都被惊动了,心有感应。

        人皇登上须弥山,接近佛教最核心的古地,这是古来罕有之事,引得整片西漠都一阵大乱。

        一股莫大的威压透发而出,从须弥山上向下流淌,整片西漠所有古寺内的佛像都在发光,垂落下一缕缕丝绦,那是纯净的信仰之力,所有菩萨、古佛的神像都复苏了,像是有了生命。

        “原来如此。”人皇点了点头,洞悉了阿弥陀佛开创的佛教,轻语道:“阿弥陀佛也算惊艳了。”

        这种话语一出,天地震动,四方皆颤,所有古寺内大钟轰鸣,信仰之光冲霄,佛力弥漫,震撼世间。

        无论是须弥山上,还是其他古寺内,诸多古僧、佛子都一颤,古往今来有谁敢这样说话。

        这像是一位长辈在评价一位不错的孩子,实在是让他们战战兢兢。

        佛音震耳,一座座寺庙内点燃了佛光,老僧、佛徒等全部跪伏,忍不住朝着须弥山叩首膜拜。

        这个时候,须弥山最神秘的古地,混沌雾霭溢出,一件古器飞起,散发着不朽的光辉,冲向无上的人皇。

        正是佛教至尊神器——降魔杵!

        这是阿弥陀佛大帝亲手炼制的兵器,为佛道最高圣物,降妖伏魔,可镇压三千大世界。

        “宝杵自行觉醒,要针对这位神秘至尊吗?”诸多古僧颤栗,这是从未有之事。

        当年,只有佛的魔壳释迦摩尼反出大雷音寺时,降魔杵自己行觉醒过一次,但却也不像今日这般威势滔天,简直要摧毁九天十地。

        降魔杵内蕴的神祇彻底复活了,没有一丝的保留,为三十万年来从未有之事!

        这让人们惊憾,古之大帝气息弥漫,宛若阿弥陀佛大帝再生,惊呆了所有神僧与佛子。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是,降魔杵一颤,停在人皇面前,竟然如人一般行礼,像是在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