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镇压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镇压

    作品:《遮天

        “叶道兄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想留下我们所有人不成?”老信使神色不善的问道。www.00ksw.org

        “你这人年纪一大把,胡子都白了,还跟几个后辈一起乱掺和,真当你自己是老顽童啊?”叶凡揶揄,对此人的没有一点好感,都是这个信使报信引起来的。

        古路上的信使身份不凡,往来于各大城池间,虽然比不上接引使与大统领,但平日也会受人礼敬,现在被叶凡这般奚落,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

        “道兄请你自重!绝代霸王将横空而来,你还是考虑怎么应对绝世宿敌吧,希望你可以安然无恙的活下来。”他不阴不阳的说道。

        叶凡冷哂,道:“你这人总是没事乱操心,鉴于你德行上有问题,有必要将你镇压,去挖矿一百年。”

        信使脸上爬满黑线,阴恻恻的说道:“你还想对我们出手不成?”

        嗡!

        叶凡不再多说,五指齐张,抬手就向前镇压,犹如一座五指山,传出阵阵风雷之响,且有惊世神光冲起,绚烂夺目。

        信使不忿,这也太小瞧人了,怎么说他也是仅次于接引使与大统领的人,而圣体却像是在对一个阿猫阿狗般,翻手就压他,相当的随意。

        他浑身溢出一缕缕太阴玄煞,这是专门瓦解神圣之力的黑暗源力,威势强劲,常人不敢与之硬撼。

        然而,在叶凡的金色掌指下,这些太阴玄煞像是冰雪般溶化,哧哧作响,反被金霞净化了个干净。

        信使飞快倒退,想与其他人站在一起,然而天空中的大手落下,像是一片金色的天穹坠落,覆盖了他的退路。

        接引使变色,上天入地都无门,一只手宛如一个世界,遮蔽了此地,根本冲不出去。

        “开!”

        他口中发出轻叱,浑身燃烧太阴玄煞,乌光一道道,像是一轮黑太阳般燃烧,撕裂开虚空,想要遁走。

        可惜,依然无效,在叶凡的金色大手上出现九个古字,灿灿发光,像是九大神星在转动,照耀出不朽的光辉。

        这正是道经中的九个神秘字符,可镇压万物苍生,一般情况下叶凡不会动用,而今想迅速结束战斗,直接使出。

        “不……”信使大叫。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别人想援救都不行,只见到叶凡抬手直接将他镇压了,像是在对付一个三岁幼童般。

        “怎么会这样,那是霸王的古术!”徐莉惊叫道,粉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的神色。

        信使败的太快了,金色的大手化成一片苍茫宇宙,混度雾霭缭绕,九个古字似是神明,在那里发光,神秘无比。

        叶凡缓缓合拢金色手掌,信使大叫,迅速变小,如一条毛毛虫般瘫软在其掌心上,簌簌颤抖,宛若在面对一尊神魔。

        叶凡古术通玄,瞬间镇敌,右手轻轻一摇动,信使顿时感觉天翻地覆,混沌翻涌,他差点四分五裂,跌来撞去。

        这只金色的手掌要将他化掉,信使吓到亡魂皆冒,拼命大叫。这太过可怕了,这真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神通广大无边。

        “你怎么会霸王的秘术,你也……学过道经!?”徐莉尖声问道,似乎很吃惊。

        另外几人都也都变色,道经非常神秘与繁奥,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母经,在诸多星域都有传说,但很少有人能见到。

        叶凡得悉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霸王修有道经,看样子练到了非常高深的境地,这一次可真是针尖对麦芒。

        “轮到你们了。”

        他翻手向前压去,依然是道经中的九个古字,一个个散发着神辉,若隐若无间传来一位天尊的诵经声,隆隆雷鸣,仿若可以镇压诸天万界。

        这些人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纷纷施展秘法,甚至引爆了几件可怕的圣级禁器,将片星域都给打碎了。

        然而,他们发现根本奈何不了叶凡,那口鼎沉沉浮浮,母气流转,万法不侵。

        叶凡站在星空中,黑发披散,双手捏印,每一击都像是在推动日月星辰而行,仿若仙王下界,神勇不可挡。

        他浑身散发金光,诸天星辰随着他双手而动,像是在被他推着前行,星域都在颤栗,世间称尊。

        这些人无不变色,徐莉最先尖叫,叶凡手捏日月印,一轮金色的太阳将其圣器轰碎,更是将她打飞出去数以万丈远,浑身是血,修长躯体都破烂了。

        “叶兄,我们并无敌意,你怎么能这样?!”柳云一声惨叫,被月印扫中,半截躯体成为血雾,只剩上半截躯体倒飞,洒出大片的血雨。

        在这几人中毫无当属戚征最强,位列圣人王境,大战时眸子像是两团火炬般,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滔天的战气。

        “咦,大圣法器!”叶凡心中一惊,难怪对方有恃无恐,这种东西对他的威胁真的很大。

        确切的说这是一件禁器,使用次数有限,但是却可以发出大圣威势来,短时间内相当于大圣的袭击。

        “我说过了,你哪里也去不了,就老实的呆在这片星空吧,完成宿命一战,若是侥幸不死任你离去。”戚征冷漠的说道。

        他眸子中的光华更盛了,熊熊燃烧,与方才的平凡与普通大不相同,战意高昂,像是一尊斗神,战气澎湃。

        这个人真的很强大,在同阶的圣人王中都是惊悚级的,更何况掌控了大圣亲手炼制的禁器,可以轻易抹杀一位圣人。

        “你太自以为是了,如果是你的祖父来了,我掉头就走,单凭你还不行!”叶凡回应道。

        “那就别怪我出手无情,将你镇压!”戚征说道,手中托着一口九层古塔,垂落下一缕缕紫气。

        嗡隆一声,古塔飞了出来,快速放大,与天地齐高,向着叶凡镇压。

        然而,在这一瞬间,叶凡施展出了行字诀,道纹成千山万缕密布宇宙中,他裹带着这件禁器冲向远方。

        他取出绿鼎,大圣级的古塔虽然镇压了下来,但是却难以将之镇杀,他抖手就将绿铜打了上去。

        “喀嚓!”

        九层古塔原本就是禁器,用不了几次,而此刻撞击绿铜鼎寿命就更短了,可以看到一条条裂纹浮现,它轰隆一声炸开了。

        紫色雾霭与霞光冲向四面八方,大圣级的禁器被毁,一团绿光飞出,那是不朽的绿铜鼎,平日间锈迹斑驳,破烂不堪,此时却仙光迸发,照破山河万朵。

        叶凡待它收敛霞光后,将它收进体内,他不想过早暴露此物,不然星空古路上必然会有腥风血雨,数不清的强者找上门来。

        “你……”

        戚征心头剧震,因为时间不长叶凡就回来了,毫发无损,将九层塔的碎片抛了过来,像是星河神砂般灿烂,洒落一地。

        “你是什么怪物,将大圣级禁器都给打碎了?!”他失声惊叫。

        至此,这场战斗再无悬念,戚征很强大,但依然被叶凡镇压了,亦如一条毛毛虫般被收进掌心,挣脱不出来。

        徐莉极速飞逃,向着人族第五十城冲去,拖着破烂的身子,留下大片的血雨,眼看宏伟的古城在望,就要得救。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如魔神般的身影后发先至,截断前路,仅一只手探出而已,就像是抓小鸡仔般将她掳走,回到星空深处。

        “啊,你放开我!”她剧烈挣扎,羞怒交加,一行六人先后被叶凡镇压,全都出现在金色掌心中,一个个满脸羞愧,痛恨自己,干吗要来这里。

        “叶道兄这样过了吧,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等虽然有不对之处,过于轻狂,但真的没有想与你死战。”柳云说道。

        “你放开我们。”徐莉尖声叫道,被一个男子抓在手心,翻过来掉过去的看,实在让她难以忍受。

        “聒噪。”叶凡弹指,噗的一声,她的躯体碎掉,化成一团血雾,只有一颗头颅漂浮在虚空。

        “啊,你敢伤我,霸王不会放过你!”徐莉色厉内荏的痛呼。

        “霸王来了,我杀了便是。再敢聒噪,让你形神俱灭。”叶凡平静的说道,吓得徐莉再也不敢开口。

        这些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想到叶凡这么冷酷,弹指就碎掉了一位圣人的躯体。

        “她可是第八十一城接引使的幼女,你这样对她……”信使吓到脸色发白,失声惊叫。

        “你也很聒噪。”叶凡再次弹指,噗的一声,他的躯体也碎掉了,化成了一团血雾,只留下一颗头颅,再也不敢出言。

        这是一个魔王!

        六人心中翻腾,此人出手无情,肉身太强大了,轻轻一弹指就能毁掉一位圣人的躯体,这是何等的骇人听闻?!

        “你想怎样?”戚征还算镇静,出言问道。

        “自此之后,你们都是矿工,好好劳动改造,争取减刑。”叶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六人郁闷的想一头撞死,近乎抓狂,可是却不敢乱说话了,这是一个魔王,连千娇百媚的徐莉都一指头弹碎了躯体,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叶凡手下多了六名圣级矿工,他们开拓星辰,寻找天材地宝,挖掘天地孕生的各种神矿,很是尽心尽力。

        时间一天天过去,古路深处传来消息,霸体来了,吼碎日月,气吞山河,强势无匹,挟无上神威快速杀向人族第五十城。

        浑战在终是没有能够打开古之大帝的陵寝之门,最后沿着古路赶来,中途有护道者相阻,都被他避开了。

        神光台早已被收走,但是他却另有穿梭宇宙的秘宝,霸王如洪荒猛兽般冲向星空这一岸,一场绝世大战不可避免。

        “霸王来了!”

        “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终于是杀来了!”

        这片星域沸腾,万众瞩目,无数人在期待。许多人都不能淡定,想尽办法,跨越星域,专门赶来,想要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