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严重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严重

    作品:《遮天

        浩瀚的星空,葬掉了了古往今来多少秘密?岁月无尽,时间漫长,星空中数亿年的流转也算不得什么。www.00ksw.org

        神话时代更迭,天尊成灰,神庭湮灭,诸皇朽去,古之大帝亦化为了一抔黄土。

        这些纪元,相继远去。

        多少人杰,全都葬了在岁月中,谁也抵挡不住,任你风华绝代也有走到生命终点的一天。

        至尊悲啸,神岳崩塌,四海蒸干,日月坠落,星河碎断,奈何却却抓不住什么,只能一个个孤独的落幕。

        古往今来,天骄争霸,惊艳万古,却也是徒劳挣扎!

        在时间长河中,在伟大的英雄也只有短暂的辉煌,仅有一瞬间的灿烂,始终打不破桎梏,从而与世同存。

        天尊、古皇、大帝……一个个气吞山河,威压宇宙,他们摘星捉月,君临诸域,至强无敌,可究竟留下了什么?

        每一个人都盛极一时,让整片宇宙为之颤栗,可是即便可打裂天地,破灭寰宇,也守不住自己的命。

        这些人无不名动万古,可自身在浩瀚星河中,只能驻留短暂的一瞬。

        诸尊的辉煌,古皇的威严,诸帝的风采,全部葬去了,只是宇宙回眸的一瞬间。

        繁星点点,宇宙寂静。

        叶凡站在星空中,默默无声,认真思忖所发生的一切,注视着冰冷的星域深处。

        “葬的是下一世身吗?夺天地造化之极尽奥妙。”他轻声自语。

        吴奕的话给了他太多的启发,让他波澜起伏,葬帝星,成仙路,蕴含了自太古至今的诸天大秘。

        “祖师走好!”叶凡有些黯然,那石棺早已深入宇宙深处几个时辰了,他还是有些苦涩。

        第四代祖师惊才绝艳,就这样落幕了。他躲进太初禁区,藏身物极必反之地都无用,到头来还是一场凄凉。

        “追寻成仙路的古法,有人藉此迈出过那一步吗?”叶凡自问。

        不死天皇、神蚕一族的十变古皇、狠人大帝……叶凡的心头不自禁的浮现出这些人的名字,他们成功了吗?

        帝尊、斗战圣皇……无始大帝、青帝,一个个精彩绝艳,震动万古的名字,一路走来,他们走到了哪一步?

        还有更古的天尊,又是何等的惊艳,为了追求长生,曾做过什么,开创了怎样的逆天古法。

        一个个璀璨的名字,终是逝去了。

        叶凡遥望星空另一岸,这些古代的至尊能甘心吗?万古来无敌寂寞,最终败给岁月,真的就没有人抗争出一条路、一种法门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还在怔怔出神,直到鼎中传来小破孩的嚷嚷声,他才惊醒,回过神来。

        他将杨熙重新放了出来,让他立身在黄金圣域中,跟随在旁,眺望宇宙星空。

        叶凡在这个地方寻找了很久,地府的那座城池不复存在,这片空间成为一个断点,无法再让阴兵过境。

        在接下来的数日里,叶凡将太极曲线所在的陨星都寻了个遍,再无其他特别的收获,有些法阵存在,但都已腐朽。

        他屹立在星空中,眺望整片星河。

        以一块星空为图,摆弄星辰,化为一个巨大的太极神图,这是古来罕见的异事,必然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

        只可惜,时光荏苒,当年布阵的人早已化成灰烬了,这些痕迹都快磨灭了。

        “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吗,这也太过浩瀚了,可以藉此进入哪里,超越了五色祭坛,该不会是要贯穿永恒吧?”

        叶凡跳脱出来,观整片星地,认真的思量各种可能。

        他想到了很多,这么大的手笔,这么浩大的阵图,而今全部作废,只剩下一颗陨星上的地府古城还在用,其他都化灰了。

        “地府沿用了一部分,那么整体这么浩大的古图当为谁所用?”

        叶凡由地府而思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古天庭,也许只有这个庞然大物才能有这等气魄,做出这样的布置。

        他自体内取出一幅古卷,像是以星辉铸成,晶莹点点,宛若是一张薄纱,轻盈而灵动,上面是满天的星斗,密密麻麻。

        这是一幅神秘的古图,与古天庭有关,曾先后落入一些古皇与大帝的手中,太古年间斗战圣皇曾经持有,常于深夜仰望星空。

        辉煌岁月逝去,这一世叶凡从混沌龙巢最深处————狠人的埋棺地,将它取了出来,此时认真观察,与此地比对。

        这件奇珍依然是波澜不惊,没有一点的反应,在这里看不出什么。他翻转过来,观古图背面,那里除了有地球上九十九龙山埋仙鼎地,还有另外两图,不知是指向哪里。

        “找不到相似处。”

        叶凡蹙眉,仙珍图上的记载与这块星空的格局不一样,探查不到一点线索与异常。

        他并不死心,准备先飞向圣体古墓,然后再去霸体葬地,在这两颗生命极点上探寻,很想洞悉所有秘密。

        前人究竟想在此做什么?他心中有各种猜想。

        “有些特别的感应!”叶凡心中一震,他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而已,不曾想古图上真的闪烁出了一道纹络。

        而后,一颗小星亮起,是圣体古墓所在的星辰吗?

        叶凡飞快移动,几乎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他的脚步,可惜终究是没有什么改变,依然只是一颗小星在闪动。

        而后,他毫不停留,转去霸体葬地,手持古图,仔细观山川万物,在这里快速的出没。

        又一颗小星闪烁,与前一颗勾连在一起,相交出一缕缕纹络,成为阴阳气般的雾霭虚影。

        仙珍图有感,并非死物,竟然产生了这等变化,正面的诸天星斗暗淡了下去,背面三幅具体的古图中,其中一幅形成一个小太极符文,在明灭不定的闪烁。

        当然,也只是一个小符文而已,烙印在这片图内,像是一个古阵的体现。

        “这是……”叶凡深受触动,用力抓紧了这张古卷。

        一番寻找,他一声轻叹,渐渐猜测到了此地的作用,这可能是一片浩大的传送古阵,真不知道距离前路多么远!

        居然以星辰布图,化成一个巨大的天体星门。

        叶凡越是研究,越发觉得,这与五色祭坛打开古路时出现的太极八卦星门很像。只是,这里直接以星体构建了一道大阵,想必更加的浩瀚。

        “这该不会是通向仙域的传送阵吧?”他还未说完就摇头,有些离谱。但是这么浩大的法阵真的太惊人了。

        叶凡也曾想想过尝试复原所有阵纹,但是凭他一个人几乎不可能完成,这块区域的每一颗星辰上都有布置,连太阳星都不例外。

        “唉,也许只有彻底激活这片星辰神图才能知晓一切秘密。”

        叶凡轻叹,收起了古图。即便这片星河格局与手中的仙珍古卷有关,也需将这片神阵激活才能显化出一些端倪来。

        他默默记下,现在做不到,将来联合黑皇、段德等,也许有重新复苏浩大古阵的一日。

        叶凡回到了人族第五十城,去见接引使,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发现他正在自己的驴肉馆内与杨云腾对饮。

        驴肉火锅,陈年佳酿,香气扑鼻,馋的小破孩都想喝几老酒。

        “小子,你可真是一个灾星,走到哪里都会死人,而且一死就是一片,真不招人待见。”接引使赵公义满脸虬髯,跟钢针般,带着醉意说道。

        叶凡尴尬,自然知道他是在说苍族的事,他也只能无言,自顾喝酒。

        “谁见你谁倒霉,走到哪,死到哪,我说……你是不是地府来的?”赵公义斜瞥了他一眼。

        叶凡心中一动,道:“正要向前辈请教,可知地府的事?”

        “啥,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成心是不是?”接引使没好气的说道。

        叶凡摇头,询问有关地府的一切,神色郑重,将在陨星上所见到的一切说了个清楚。

        “什么,地府……阴兵过境,在我们这片星域通过?”赵公义放下酒杯,腾的站了起来。

        “是呀,叔叔很厉害,闯进了地府,那些鬼都奈何不了我们。”杨熙天真的说道。

        赵公义的脸色无比的凝重,道:“古天庭虽然覆灭了,虽然有迹象表明地府还存在,但是却没有想到有这么多阴兵过境,这是要毁掉一片浩大的星域吗?”

        “那些阴兵不是很强大。”叶凡说道。

        “这些阴兵都是从各处生命古地召唤来的,而今还只能算是古尸,自然不甚强大。可是一旦进入地府就完全不同了,有不少阴兵会被唤醒前世战力,到了那个时候,将恐怖滔天!”

        赵公义身材魁梧,如一截铁塔般,露出一缕忧色,地府要对付谁,这是神话时代延续下来的战争吗?连他也只是一知半解。

        这是极其严重的大事件,他使快速向外走去,他必须要上报,通过星空古路让人将消息禀告给上层。

        不久后,他神色凝重的回来,道:“我的大弟子亲自去送信了,我料想不久的将来星空中必有大变。”

        这条古路,是神话时代天庭的遗产,隐世不多少纪元的地府惊现,这些年来一直在这条古路上运兵备战,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不知将攻向哪一域。

        “你们这些踏上星路的少数强者,将来也许有机会进入一些特殊的古域,进行神之战,以此来历练。”

        叶凡闻言,心中波澜起伏,这果真是一个大世,神话时代在延续吗?他眸光坚定,无所畏惧,坚信这一世无敌,管他什么地府、诸神,都将被镇压!

        “唔,忘记告诉你了,前路传来了一些消息,源自你的故人,同出自葬帝星……”

        “什么!?”叶凡腾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