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没落的圣体家族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没落的圣体家族

    作品:《遮天

        “小破孩,看你还敢嘴硬。www.00ksw.org”一群大孩子冲了上去。

        这个脏兮兮的孩子,衣服破烂,小脸上青一道、紫一道,身上有不少淤青,但是却很凶悍与倔强,一语不发,奋力还击,将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打的痛叫。

        “大家一起上,打死这个野孩子,什么祖先无敌,还不是让人打死了。”几个孩子头叫嚷,持小木棍上前。

        小破孩用力挥拳,砰的一声将一个大孩子砸了个满脸开花,鼻中窜出鲜血,顿时哭嚎了起来。有些孩子萌生退意,虽然是一群人欺负一个人,但还是害怕了,不敢在再下手。

        “有什么可怕的,一个小破孩而已。”一个大孩子走出,手掌发光,向小破孩拍去,竟是懂得一些修炼之法。

        “砰!”

        小破孩顿时被打飞,跌落在墙角,一群孩童蜂拥而上,拳打脚踢。

        “打死你,看你还嘴硬,什么破圣体,早就没落了,还挂在嘴边以为是骄傲。”

        这些孩子中有一两人的身份很不凡,在这颗难以修道的古星筑基成功,打下了不弱的基础,不然这群孩子还真奈何不了天生神力的小破孩。

        “哎呀,要打死了,别在踢了。”忽然,有人惊叫。

        一群孩子顿时跳开,虽然嘴上喊的凶,但却也怕闹出人命,全都有些不安。

        “没事,他死不了,皮糙肉厚,天生是一个肉沙包。不过,今天到此为止吧,万一打坏了,谁陪苍云去练手,苍家会怪责罚我们的。”

        这群孩子一哄而散,原地只剩下小破孩,蜷缩在角落里,额上在淌血,脸上有淤青,眼神很亮,像个凶巴巴的小老虎,一直没有屈服。

        叶凡平静的目睹了这一切,此时走入小巷,看着他道:“疼吗?”

        小破孩虽然只有六七岁,但是却很警惕,一语不发,站了起来,向一边退去。

        “身为圣体的后代,为何被人打?”叶凡说道。

        小破孩还是不说话,脏兮兮的小脸绷紧,稚嫩的神色上带着一种苦恼,显然他内心不是多么的平静。

        “圣体很强大吗?”叶凡又问。

        “不许你轻视圣体祖先,他很强大,是无敌的!”小破孩终于爆发,像是一个小老虎般,眼神竟有些犀利。

        “那你为什么被人打?”

        “天地变了,我不能修炼。”小破孩攥紧了小拳头,刚才被打时没哭,现在却偷偷擦了一把眼泪,道:“我要是能修炼,谁也不能羞辱我的祖先,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也不行!”

        叶凡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头,一声轻叹,果然如此,小家伙与他过去一般,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他的手划过那些淤青,一丝丝霞光闪过,小破孩身上的暗伤等全部好转,额头的血迹消失,连伤疤都未曾留下。

        小破孩绷紧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疑惑的看着,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好心为他疗伤,与以往所见到的人大不一样。

        “你想修炼吗?”叶凡问道。

        “想,可是我没法修行,总是迈不过那道关。”小破孩有些气馁,充满了不甘,低着头,扯自己破烂的衣角。

        “你如果想的话我教你,什么大道压制,什么天地规则,都算不了什么。”叶凡说道。

        “真的?”小破孩的大眼顿时亮了起来,可是很快又暗淡了下去,低着头,道:“我们用了很多办法,总是不行。”

        “你家中还有什么亲人吗?”叶凡问道。

        “有一个爷爷,腿脚不便,身体不大好。”小破孩如实的答道。

        看他的穿着就知道,家境不是很好,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跟个小乞丐似的,被一群孩童追着欺负。

        叶凡摸了摸他的四肢,骨骼奇秀,非常适合修道。而后,他又将手掌贴在其轮海处,没有超出的预料,就如同他当年一般,这里似是一个块神铁,难以化开。

        叶凡指尖射出一道金芒,咻的一声没入这个孩子的体内,小破孩顿时惊叫了一声,身体一颤。其身体开始发光,每一条血管壁都晶莹,有一缕缕金色的光点在移动。

        “真的不错,蛰伏有这么多的金色血液,即便比不生初代圣体也不远矣!”叶凡惊叹。

        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圣体后裔,即便过去了漫长的岁月,但是其体内圣血不减,依然浓郁的惊人,只不过隐伏了起来。

        这是一种返祖现象,不是真正的圣体,但若是不断的修炼下去,可以登峰,后天蜕变成初代般的大成圣体。

        这实在是一件惊人的事,圣体血脉在北斗早就断绝了,想不到在这里会遇上一个小破孩,潜力是这么的惊人。

        所谓的不能修道,被大道压制,这对于叶凡来说,并非绝对不能破解。

        “叔叔,你真的可以让我修炼吗,冲开这一关?”小破孩忐忑,见叶凡一直在摸骨,没有说话,心中很不安。

        他仰着头,小脸上写满了希冀的神色,黑白分明的大眼充满了渴望,有些紧张的抓着自己的小衣角。

        “打开修炼之门不算什么,最难的是冲破诅咒,当年一位神王前辈以神血为我洗道图,几乎将命搭进去。”叶凡一阵失神,想到了绝代神王姜太虚,这种恩德难以回报。

        依稀数十近百年匆匆而过,一切似还在眼前,神王血染白袍,逆天帮他接续前路。

        他能够有今日的这一切,是白衣神王拿命给他争回来的,不然恐怕一直会受阻,被道压制,难有今朝之道果。

        “这条路很坎坷,前人为我洒神血,以命为我换前路,而今也到了我为后人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叶凡自语。

        “叔叔,我真的可以修行?”小破孩仰着头,明亮的大眼睛竟有泪水,马上就要滑落出来了。

        “你可以!不过,真正冲击最后的桎梏,还是要靠自己与一些机缘。”叶凡道,摸了摸他的头,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当年,白衣神王肯定达到了圣人境,以神血洗道图,打破圣体诅咒,可是也几乎将命搭进去,最后成功了,不过叶凡还是出现了大道伤。

        那时可谓一波三折,叶凡远走他乡,一个人离开北域,进荒古禁地,最终九死一生才为自己挣出一条生路来。

        而今,他的实力也在圣人境,他自然可以血洗道图,为小破孩争出一条前路,只是不知道能否避免大道暗伤。

        这是城中的一个角落,非常的静,一座院落看起来不算小,但是却破旧不堪,这应该是过去留下的古建筑。

        杨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高兴够,小脸上写满了激动,哐当一声推开了破木门,大喊大叫着:“爷爷,我能修行了。”

        院中有几株古树,落叶很多,一只老黄狗汪汪的叫着,迎上小破孩陈熙,而后又对叶凡呲牙咧嘴。

        一个老人一只脚有些跛,身上的衣服打满了补丁,同样很破烂,满头白发苍苍,很是衰老,放下木桶,从水井旁走了过来。

        杨云腾年老体衰,脸上皱纹堆积,老眼浑浊,坡脚走了过来,看着叶凡,道:“你是?”

        “爷爷,他是圣体,是一个能修行的圣体,要交熙儿修行之法,我马上就能修行了。我再也不怕他们了,谁也不能羞辱我们的先祖,我一定要打败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

        小破孩叫着,认真无比,小脸因激动而潮红,一双小手握成拳头状,攥的很紧。

        叶凡浑身发光,体内金色血液如雷鸣,但是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这种威压,没有冲击出去,只是让老人感受到了这种圣体独有的气息。

        他很直接,没有什么可掩饰的,说明了来意,不然一个孩童再怎么激动的大叫,也会让人怀疑。

        老人呆住了,下一刻竟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低吼,像是压抑了多年,如一头老狮子一般,悲吼:“天见可怜,不,与老天无关,我们就是要违逆上苍,打破一切阻挡,我圣体一脉终于能修行了!”

        他似是有无尽的郁气,在这一刻老泪纵横,满是皱纹的脸上挂满了晶莹。

        “当年,祖先死在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的手中,我们不服!”他怒吼着,像是有无穷的压抑与憋屈。

        昔年,那位圣体战死后,他的后人踏上了星空,得悉了这里的一切,悲痛欲绝,永久的停了下来,在这颗古星落足,也就了这一脉。

        “祖先早已料到……天地规则可能会变,圣体一脉会越发的没落,想不到你能逆行而上。”杨云腾老人一阵哭一阵笑,多年的压抑,让他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

        这是一个没落的家族,圣体血脉几乎断绝了,但是心中似乎隐藏着一些极大的秘密。

        叶凡知道,若非历代接引使照顾,没落的圣体一脉应该早已不复存在了,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不易。

        前途暗淡的圣体家族,心中埋藏着古代的一些秘辛。

        无论是小破孩,还是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对于祖先血染域外、埋骨他乡,都很悲愤,他们坚信圣体是无敌的。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叶凡问小破孩。

        杨熙小衣服破烂,可是此时却一个发怒的小老虎,叫道:“我坚信圣体祖先最强。我要是能够修行,将来若是有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出现,我一个人打他们十个!”

        杨云腾没有说当年那一战,但是苍老的脸上写满了一切。

        时间过去的太久远,叶凡没有深究那一战的种种,已经难以改变什么。

        “我是多么的希望当年与圣体一战的人都活了下来,不希望那几人的苍天霸血凝固,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亲手镇压他们。”叶凡平静的说道。

        可是听在祖孙二人的耳中却像是炸雷一般。

        杨云腾颤声道:“这……不太可能了,岁月太久远,即便屹立在人道绝巅也不行,总有老去的一天。”

        叶凡闻言,并没有反驳,也没有搭话,只是仰望苍穹,看向无垠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