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作品:《遮天

        一批强大的生物冲来,莽荒气息惊世,化成一股洪流,席卷过神鬼葬地,嗡隆作响!

        “何人敢来此夺祖器?!”

        在巨大的咆哮声中,一头八臂巨人出现,肌腱如一条条龙蛇缠绕在身上,高高隆起,强健有力。www.00ksw.org他身高十丈,共有八条臂膀,头发野草般乱糟糟,眼如铜铃,且射出冷森森的光束。

        他张口一声清啸,天穹直接被吼碎,天灵盖血气冲起,滔天而上,气贯长虹!

        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巨人,是古圣中的佼佼者,唯一让人心安的是,他并非一尊石胎,不是圣灵。

        八臂巨人大步冲来,八条手臂各持一把武器,首先一把巨斧如一挂银河般劈了下来,斧刃寒光刺目,茫茫一片。

        接着,巨大的神矛、璀璨的长刀、紫电缭绕的神锤等一起落下,向前猛攻,直取叶凡。

        唵!

        叶凡一声轻叱,佛教最高六字真言喝出,一股道波扩散,顿时茫茫如海,冲击向前。

        “喀嚓”

        寒芒闪烁的巨斧出现裂纹,而后突然炸裂,崩碎在了天空中,且八臂巨人的动作也是一滞,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轰隆!

        叶凡强势出手,在这一刻没有什么保留,向前扑杀,一场惊世战争可能降临了,他不想被人堵在这风云之地。

        他化为龙形曲线,无坚不摧,金色的血气与肉身是最可怕的武器,那长达十几丈的锋锐战矛、璀璨的长刀、以及紫电锤等,全都在叶凡的肉身下寸寸断裂,成为齑粉。

        他的躯体比圣器还要坚固,充满了一种不朽的力量,黄金神光灿烂,所向披靡。

        叶凡一拳挥出,直接打穿了八臂巨人最后一件武器————大罗圣盾。

        喀嚓一声,金色的拳头重逾亿万均,穿透古盾,这件圣器快速粉碎,簌簌坠落。

        八臂巨人震惊,这是何等的体魄?竟然接连毁他的至宝,让他以生命浇铸出的法器成为了碎屑。

        这是一个比他们巨人族还“凶狂”的人类,黄金血气滔天,拳头已经打了过来,与巨掌相碰,噗的一声打穿,血液四处飞溅。

        “嗷吼……”

        八臂巨人痛吼,这一切太快了,对方摧枯拉朽,上来就是硬撼,打穿一切阻挡!

        没错,连其巨大的肉身都被打穿了,首先就是那双臂碎断,鲜血长流,接着是躯干。

        叶凡化成一条龙形的曲线,轮海内太极仙图鸣颤,那株混沌青莲与肉身相合,暂时脱离出道图。

        这一刻,肉身与青莲共组道之曲线,相融合在一起,化为龙形,横空而过。

        噗!

        大片的血雨飞洒,八臂巨人惨哼倒退,可是却突然发现,肉身被那条黄金曲线给分割了,断成了数截。

        “啊……”

        他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大叫,这一切太过恐怖,他是圣者中的姣姣者,可是在这名人族面前却是如此的脆弱。

        最后一声轻响,他那硕大的头颅炸开,鲜血染红苍天,他形神俱灭。

        嗷吼!

        在八臂巨人的身后还有几头凶兽,一个个实力强大,凶焰滔天。

        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善茬儿,这几头都是圣兽,各个强势,扑杀而来,血气滚滚,自体内散发出,冲霄而上。

        “杀!”

        叶凡大喝,带领龙马与九尾鳄龙冲了上去,展开了绝杀,形势危急,此时不知外界怎样了,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解决掉它们。

        “哞……”

        一头浑身血红色毛发的巨牛吼声震天,但是在与叶凡的交战中,被数十个金色的拳头砸下,终究是饮恨了,强大的圣躯粉碎。

        噗!

        接下来,叶凡连出重手,背后五柄神剑齐出,混沌剑气四射,将一只九头圣禽斩成了血泥。

        翎羽纷飞,血液四溅,这个地方成为了一片修罗场,龙马与九尾鳄龙也解决了对手,几头强大的圣兽全被击杀,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有三头圣兽是这颗生命古星的上强者,想不到都投靠给了圣灵,可想而知,现在形势多么危急。”九尾鳄龙道。

        他们没有任何耽搁,冲出了神鬼葬地,自巨门出来时,叶凡将那枚黄金神卵自祭坛上取走,收了起来。

        这是一颗不可思议的神卵,蕴含了一位大圣一生的道果,被那只野狐偷盗而来,藉此打开神话时代的葬地,若是耗在这里,实在可惜。

        “咦,情况似乎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当脱离这片葬地、走出寸草不生的大月坡后,他们发现,并未有毁掉整片星域的大战发生。

        他们越过大荒,横渡大泽,走过很多地方,深入了解,得悉近来气氛紧张到了极点,战争随时会爆发。

        “域外无上的圣灵统率千军万马来了,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逃离这片星域,已经封锁了整片星空!”

        “两日前,有可怕的石胎圣像显化在天地中,震慑了所有人族强者,压迫的众生要窒息,一场大难来了。”

        叶凡从几位强者那里听到这样的消息,心头一沉,祸乱将起,即将席卷这片古老的星域。

        唯一的好消息是,人族的护道者似乎也到了,在与无上圣灵对峙,身在星空中。

        这也是无敌圣灵没有立时发难的根本原因所在,这些日子以来,人族并非没有动作,护道者早已来了,而今显化,针对圣灵。

        接下来的几日,叶凡没有办法进入星空中渡劫,不然很有可能会撞上圣灵统率的大军,必死无疑。

        龙马道:“只得先隐忍下来,星域中肯定是十面埋伏,现在战火一触即发,不知要战到哪种惨烈的境地呢。”

        叶凡点头,而后转身问九尾鳄龙,道:“我让你找的那些人,可曾有消息?”

        一路上他一直在收集庞博、姬紫月、南妖等人的讯息,可是却没有办法大张旗鼓,只能默默寻找,因为他怕为那些人招去祸端。

        葬帝星的圣体来了,已经在星空古路上传开,他希望那些故人能够听闻到,他不在乎暴露出来,成为人们关注的目标。但是,他却不能让那些故人成为人们审视的焦点,那样将极为危险。

        九尾鳄龙摇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能记得都来过哪些人,我问过许多古兽,都没有什么印象。”

        人族修士一般与圣兽井水不犯河水,在试炼时,双方都会有意避开,很少发生大冲突。

        叶凡默然,他在前几城时暗中了解到,庞博、姬紫月、南妖等肯定是上路过来了,觉得他们可能会在这里停驻一些年。

        而今看来,却与猜想不符,有些渺茫,那些人没有留下过多的线索。

        “或许有一个位前辈能知晓一些情况。”九尾鳄龙说道,它将叶凡领到了一处沼泽地,紧邻一片湖泊群。

        这个地方、水汽迷蒙,泥沼间很寂静,没有什么凶禽猛兽敢靠近,似乎对这里充满了敬畏。

        九尾鳄龙低语,道:“这里栖居着一位前辈,相传比已逝的大圣级霸龙君上小不了多少岁,活过了漫长的岁月。”

        “这么了得,比一位大圣还能活的久远?!”龙马吃惊。

        “这个种族最强之处就是,远比其他族活的久远。”九尾鳄龙说道。

        一头活了七千多年的龟族在此隐居,单以实力来论也许不能称尊,但是寿元却让霸龙大圣都甘拜下风。

        这位龟族名宿很不讲究,住在一个泥沼洞中,瘴气弥漫,阴暗潮湿,它偏偏就是喜欢。

        一切都还算顺利,九尾鳄龙求见,它召唤几人入内,并没有自恃身份以及什么种族偏见。

        “我这一生,有一半的岁月在沉睡中度过,这也是我活的久的原因,你们向我询问,恐怕失望了。”老龟有气无力的说道。

        它如一个座石山般,静静的伏在泥沼洞深处,很多年没有移动过了,背壳上满是苔藓,有些地方甚至长出了杂草。

        叶凡一声叹息,向它施礼,准备告辞,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咦,这个女娃似乎见过。”忽然,老龟开口,指向虚空中姬紫月的身影,而后又看向她的兄长姬皓月。

        叶凡大吃一惊,道:“什么,请前辈告知。”

        老龟道:“那一次,我神游太虚,见到了这两人在追逐一口古棺,不过只是惊鸿一瞥,便错过去了。”

        无论是叶凡,还是九尾鳄龙都相信,老龟肯定是一个高手,不然何以敢神游太虚。

        神识离体,进入宇宙星空中,进行漫长的旅行,唯有接近或者达到大圣领域才敢尝试,十分危险。

        毕竟,宇宙深处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一旦发生意外,就是神灭的下场。

        “那是神话时代葬于九天之上的棺椁,非常的可怕,我想应该葬有一位大帝,隔着很远一段距离,我尝试探索,险些被吞进去,差一点神灭。”老龟心有余悸的说道。

        它在那个过程中,见到了一对男女,拼命在后追赶古棺,匆匆一瞥,只听到了他们的只字片语,而后神识遭创,就不得比结束了神游太虚之旅。

        “他们说了什么?”叶凡问道。

        “虚空……祖上……我们沿着古路前行,也许还能遇到古棺。”老龟道。

        叶凡闻言,不禁思忖,姬紫月与姬皓月走上了古路,意外遇到了虚空大帝的棺椁!

        这是一件惊人的事,让他大受触动。

        叶凡还记得那些景象,自永恒主星远征时在星空中见到的奇景,那么多的战船,锁着一口古棺,可是却全都崩溃、破灭了。

        他没有想到,姬家的大小月亮亦在星空中遇到了虚空大帝的棺椁,相遇了祖先。

        “在星空古路上……”老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