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阴云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阴云

    作品:《遮天

        这是一枚心形的种子,暗淡无光泽,通体成黄褐色,虽无神华,可是却有一股强大的生机弥漫。www.00ksw.org

        “这是什么?”龙马眼巴巴的看着。

        九尾鳄龙连哭的心情都有了,这粒种子绝对非凡,它怀疑是一株神药涅槃而成,原本与它咫尺之遥,而今却像远在天涯海角。

        “我怎么看像是一枚不死仙药的种子啊?”龙马大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而后突然探出头,吭哧一口咬下。

        “嘎嘣”

        九尾鳄龙觉得牙碜,替它牙疼,一脸同情的看着它,龙马那几颗大牙上出现了指头印,差点断下来。

        “疼死本座了!”龙马呲牙咧嘴。

        它不声不响,想要吞掉疑似不死药的种子,可是咬在叶凡的手指上没有能抢下来,还将自己的牙齿差点崩断。

        “那其实是我的。”九尾鳄龙说道,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叶凡翻过来掉过去的看,他感受到了一股旺盛的生机,真的有不死神药的气息,让他觉得有些梦幻。

        他有些不太相信,妖皇怎么可能留下一株神药?

        “像是桃核,错,确切的说是核中的桃仁。”叶凡自语。

        而后,他仔细感应,认真确认,眸中露出异光,他知道这是什么了,真的与一种不死药有关。

        他催动神力,掌心霞光万道,没入种子中,刹那间黄褐色的种子射出一缕缕仙辉,灿烂无比。

        叶凡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与在瑶池见到的蟠桃古树相仿,道:“妖皇曾服食过蟠桃不死药。”

        真正的蟠桃不死药在生命禁区——神墟内,瑶池的古树是其结出的种子栽种出来的。

        任瑶池万般呵护,动用了无尽地乳、神液,将其培育起来,也不可能比得上真正的蟠桃仙药,只有其部分药效而已。

        因为,每一株不死药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制,从不并存。

        “这是真正的蟠桃神药的种子,即便肉汁精华等被妖皇服食了,留下的这粒果仁也非同小可。”龙马坐不住了。

        九尾鳄龙也是百爪挠心,更加的心神不宁了,悔恨不已,占据洞府多年,居然错过了一宗至宝。

        一般的杏仁与桃仁等需经处理后才能食用,这样一枚逆天的种子,谁也不知如何洗尽当中的有害物质。

        “要不你试试?”叶凡瞄了龙马一眼,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说出。

        龙马使劲摇脑袋,开什么玩笑,拿它试药,一个弄不好就可能化为尘土,这枚种子蕴含有不死精华不假,但服食后有命活下来才行。

        “这么一枚干巴巴的种子,本座看不上,要不你让鳄龙尝尝?”龙马撺掇道,想让九尾鳄龙试药。

        “你差点将大牙崩掉,不是很想吞食吗,我不与你争。”九尾鳄龙一脸憨厚的样子,很仗义的说要让给它。

        龙马斜睨,忍着踹它的冲动。

        不死神性精华蕴含在肉汁中。与之相比,这枚种子的价值虽然也大的惊人,但却也并不是很逆天。

        “唉,妖皇服食了神药,空留一个核,真没诚意。”龙马磨叽了几句。

        上古玉块烙印进它与九尾鳄龙的脑海中,令它们收获巨大,其中以换血秘法最为逆天,可向龙转化。

        九块古玉是两头圣兽最大的收获,将影响他们以后的修行道路。

        “轰隆!”

        远处,传来风雷之响,像是神鼓在擂动,夹杂着一阵黄色的大风,很是妖邪与逆天。

        “唔,发生了什么?”

        龙马与九尾鳄龙一起冲出洞府,叶凡也跟了出来,向远方望去,只见很多道身影向那个方位飞去。

        “有惊世法器出世,我们也去看一看。”

        强大的波动非常剧烈,源自数千里外,一群修士在战斗,且蔓延向了更远处。

        “发生了什么?”

        “一艘石船从域外坠落了下来,风雷大作,不少人在追击。”

        叶凡听着人们的议论,觉得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望天,难道星空中发生了大战?

        “该不会是圣灵统率大军攻至了吧?”其他人也都露出忧色。

        很快,消息传来,这是星空深处的一艘石船,在接近与窥视人族第十城时,被接引使一剑斩落,坠在了这颗古星上。

        这些隐情传至,让不少试炼者都一阵紧张,大战真的可能要临近了,此前听到的秘闻可能要成真。

        “真的有一尊圣灵吗,这实在让人惊悚,欲断人族古路,实力肯定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这是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氛!

        即便是踏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心中无畏,一个个都很自信,可是想到要面在境界上足以让人绝望的圣灵,也都变色了。

        两万里外,一名圣兽王出手,夺走了来自星空的法器——石船,留下一具残缺的尸骸,并非这颗古星的生灵。

        数日后,十万里外的一片山脉中发生暴动,古兽大战,圣威弥漫,那个区域血流成河。

        当人族试炼者赶去时,发现原来的几头对人族还算友好的古兽都殒落了,另几头野心勃勃、对人族敌视的古兽崛起。

        这让人觉得有些不妥,古兽间虽有争斗,但是这么激烈还算少见,死了大批强者,鲜血将那片土地都染红了。

        “该不会有域外星空中的势力参与吧?”敏感的人有些不安。

        如果这只是一丝疑云,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则称得上是一种阴霾了,笼罩在许多人的心间。

        西部方向,一头君临一域、得道数千年的圣兽王殒落,这一战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一头圣兽王,在这颗古星上绝对属于金字塔顶端上的强者,却被人干掉了,它与第十城中的接引使有些交情。

        “我已感觉到了一种不祥……”

        “星空深处的圣灵要到了,这些都只是前期的阴影。”

        一种恐慌的气息在弥漫!

        星空中到底聚集了怎样的强大存在,竟要崩断人族古路,这次行动不发动则以,一旦发动,绝对石破天惊。

        就在这几日间,有各种秘闻传出,传言宇宙深处诞生了一位伟大的圣灵,血气裂宇宙,眸光碎长空,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第十城只是一个战场而已,他要席卷整片星域。

        试炼者在提升实力,接引使也在出动,向古路深处求援,同时与这颗生命星上的圣兽王等相商。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人感觉到了更为严重的危机,有古兽出动,开始大肆剿杀人族试炼者。

        人们相信,域外的力量渗透了进来,联合了一些古兽,惊世战争的阴云越来越近了。

        很多人都不安了。不少修士走到这一步早已明白,成道无望,所寄托的不过是成为圣人王等。而今,又发生了这等事情,一些人恨不得立刻返回故土。

        阴云笼罩,不好的消息不时传来。

        数日后,试炼者中一位来头不小、道行惊人、曾经在大魔神手上支撑数十招的强者被杀,血雨染红了那片山脉。

        尽管当年那一战后此人寸步未进,且停驻在此,不再上路,但是人们相信只要他过的了心中的那道关,实力必会突飞猛进。

        一位强大的种子就这么死了,可与二十几年前的大魔神争雄的圣者,就这样被屠,自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不少人自危,因为在这几日里,陆续有强大的试炼者出现意外,死于非命,这太不正常了。

        很多修士返回了第十城,等待一场暴风骤雨的来临。

        四日后,一则更为惊人的消息传来,星空古路深处一处人族古关遭袭,被人打爆,整座圣城的人全部殒落,连接引使都战死了。

        这让人惊悚,震撼了所有人。

        那段星空古路断了,无法连上前路,也无法接上后路。

        这像是一股飓风般席卷而来,人心惶惶,战争将至的阴云压的人透不过气来,比想象的还要可怕。

        “星空古路都被击断了,我们还能走下去吗?多半没有前路可行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尊圣灵,要对人族的整条古路动手吗?!”

        诸多修士退到第十城,全都露出忧色,不知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也有不少人没有回去,担心第十城重蹈覆辙,首当其冲,被人粉碎。

        两日后,又一则不知真假的消息传来,据传又一段星空古路被人击断了,那片星空被血染红。

        阴霾浮现众人的心头,这条路还能走下去吗?这可是古来少有的事。

        难道说,他们这批试炼者将无缘前路了吗,亦或是说星空古路到了末代,从此可能要断绝了。

        在这让人窒息的气氛中,叶凡心头也很沉重,可担忧也无用,此时提升实力最要紧,在这场危局中指不定会有多少人身殒。

        “这枚蟠桃种子不能服食,其中蕴含的不死神性精华以及大道碎片自然无法触及,但是我却可以炼出其中的强大的生机来。”叶凡自语。

        无论是他,还是龙马亦或是九位鳄龙都甚为可惜,不死神性以及大道碎片才是仙药最珍之处。

        蟠桃种子的生之力足够强大,世间罕见!

        叶凡需要相互对立的力量冲关,此时有了生之力,自然需要死亡的力量。

        龙马严重怀疑,不怎么相信他开创的天功,几次提醒他,不要乱来。

        最终,九尾鳄龙想到了一个地方,认为那里蕴含着磅礴的死气,也许能助他修行,在前带路。

        “你们无需担心,有对立的两种力量,我当可冲关,可以强大起来。”叶凡对自己开创的道很自信。

        现在整条古路都笼罩着不祥,他需要尽可能的提升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