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成圣归来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成圣归来

    作品:《遮天

        九位大帝消失了,可是无穷天劫与雷光还在,在上方隆隆而鸣,震动苍茫星域。www.00ksw.org

        叶凡屹立苍穹下,平复心绪,而后再次登天而上,他知道天罚未结束,后面还有危机等待他闯过。

        “杀啊……”

        一种苍凉的气息迎面扑来,像是来到了洪荒宇宙的尽头,见证了太古前的一场神战,金戈铁马,喊杀震天!

        叶凡置身于一片浩大的战场中,像是来到了太古前,千军万马奔腾,浩大壮阔,无尽的天兵天将出现,还有一座座古阙、巨殿在混沌雷光中矗立。

        太古的天庭!

        他心中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个几个字,心神剧震,仿似真的回到了那个年代,数不清的人形闪电冲来,他们是太古前的天兵与天将吗?

        这是神话时代吗,远方有吼碎日月星辰的混沌神祇,有纵横九天之上的真正金乌,在连天大战!

        壮丽的画卷,不朽的诗篇,是眼前这片战场的真实写照,无以伦比,古人长啸,至尊怒吼,大战到星河崩碎。

        那一座座宏伟的殿宇,一座座高大雄拔的天阙,巍峨磅礴,落座天穹上。

        仙雾朦胧,混沌气缭绕,古建筑群广袤无垠。

        无数的人在厮杀,在这片天宫巨阙前战斗,所有这一切依然都是闪电所化,充满了神话时代的气韵。

        “杀啊……”

        喊杀震天,四野都是天兵天将,这是一场旷世大战,叶凡拖着疲惫的伤体,被卷了进来,进行最后的征战。

        朱雀横舞九天,展翅星河崩,腾蛇穿苍空,一扫而过,诸星殒落,这是一场大灭亡似的恐怖景象。

        叶凡身在其中,并不避退,他一往无前,只身杀到前方,战血沸腾,挡着披靡。

        他在古天庭前大战,参与到了这场征伐中,沐浴无数人的鲜血,踏着无量的尸骨前行,寻找自己成道的方向。

        人形闪电,宫阙形的雷光,所有这一切都栩栩如生,宛若真实场景。甚至当一拳轰碎一位古圣的头颅时,那鲜血喷洒的景象也是如此的神似。

        叶凡思忖,这些都是天地间曾经出现过的存在吗,被天地以道痕的方式记录下来,想要为后人揭示什么?

        他一路征战,寻找自己的道路,心存无敌信念,上天入地,纵横十万里,惟我独尊,杀到四野茫茫,不见敌手。

        这是一场剧烈的惨战,在千军万马中冲击,叶凡刚成圣而已,就经历了这样一场大劫难似的洗礼,于稳固境界来说,有莫大的好处,升华后进行了一次宝贵的沉淀。

        也不知道杀了几天几夜,叶凡杀到精疲力竭,再也见不到人影,脚下尽是伏尸,他只身闯入到了古天庭最深处。

        无边落叶纷飞,一片又一片,都染着血,带着寒意,更有一种凄凉。

        这就是中央天宫外的凄景,没有一兵一卒把守,有的只是死寂与宁静,更有辉煌落寞后的万古悲凉。

        劫灰遍地,积累了厚厚一层,虽然也都是闪电所化,可是却如此的真实,像是百万年没有人踏入了。

        叶凡步履坚定,一步一步走向这苍寂的中央天宫,拾阶而上,进入空旷的殿宇内。

        他怀着戒备之心,向那正中心的无上宝座望去,心中顿时一震,那并非为空,有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

        孤身一人独坐,像是承受了万古的寂寞,若隐若无,模模糊糊,宇宙星河围绕他而转动,有一种气吞洪荒宇宙,古往今来独尊的气概。

        帝尊!

        叶凡止步,拖着伤体,立身在中央天宫内,与那暗淡的身影对峙。

        在中央天宫中,这座殿宇候内,将会有一场震惊古今的旷世大战吗?叶凡做好了准备。

        这若是帝尊,必然极度强大,实力不可想象,不然何以能够驾驭古天庭,叶凡又将面临一场生死大考验!

        叶凡神色平静,心中镇定,心有无敌之信念,存气吞**八荒之气概,无论是面对谁,他都可从容视之。

        即便真的是帝尊又如何?他可与之一战!

        叶凡心中无惧,唯我独立,这是一种不可动摇的无敌意志。他拖着伤体,向前走去,本以为会与帝尊一战,然而那道朦胧的光散尽了,并未有什么强者显化出来。

        太古前的帝尊随风而散,彻底模糊黯淡了下去。

        “他并没有在此地出现过吗?”叶凡自语,带着一丝怅然,带着有一丝失望,更有一种遗憾。

        “我所见预示了什么,帝尊一缕残缺的意志独守最后的天庭吗,最终湮灭了万古悲凉中,我看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轰!

        突然,一座古朴的鼎飞了出来,三足两耳,乃是道的载体,镇压古今未来!

        始一出现,就冲向叶凡头上的万物母气鼎,剧烈碰撞,同时洒落下一道道仙霞,攻伐向他。

        “是它……绿鼎,这是它……处在刚成为圣器时的状态!”叶凡吃惊的望着。

        两鼎轰击,星域崩溃,一些行星直接粉碎,席卷过的的地方,万物皆碎。

        在这闪电交织的世界,连绿鼎都被摹刻与显化了出来,当真是惊世,两鼎连续碰撞,剧烈大战。

        一日一夜过去后,叶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头上一座古朴的鼎沉浮,闯过古天庭。

        在这一刻,各种异象纷呈,划破了这片宇宙,可惜除却龙马外没有一个人见证,都是古往今来最恐怖的一些天象。

        什么九星连珠,十日齐出等,都是简单的异象,混沌神祇咆哮,星域毁掉等数不胜数,混鹏一震,横击三千界,凶焰滔天。

        “结束了……”

        叶凡登临绝巅,坐在混沌海前,将鼎投了进去,静看它沉浮。

        顿时间,各种雷鸣响起,混沌气四射,铿锵作响,一齐扫向此鼎,同时也灌向叶凡的肉身。

        最后的炼鼎,以混沌光火淬炼,让上面的万物花纹更为复杂多变了,栩栩如生,像是将要透壁而出。

        鼎内孕生出的神祇在诵九龙拉棺内的古经,让此鼎变得愈发的凝实、古朴、磅礴,如面对一泓清澈的宇宙星海。

        最后,一切都散尽了,唯有叶凡独立星空下,一座鼎在其头上沉浮,垂下星辉亿缕,母气万条,让他看起来模糊而不真实。

        叶凡这一次渡劫耗时良久,仙四成圣,十年征伐,十年血战,十年压制,今朝一举突破到圣人第三层天,连破三阶。

        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石化,圣人每前进一步都消耗极大,多少年也难有寸进,而今却有人刚一成圣就突破了三阶。

        闪电消失,这片星域诸多行星炸碎,直到此时才平静下来,星辉洒落,照耀的一片通明。

        叶凡一声长啸,漫天的银色瀑布垂落,无穷星辰洒辉,向他凝聚而来,洗礼肉身,补充其海量的消耗。

        成圣后可以在宇宙中独行,汲取虚无之力,叶凡浑身都是光辉,有星河、月华之力,更有其他宇宙神能。

        整整一天一夜,他才停下来,肌体流淌晶莹光泽,黑发如瀑,身体宝藏多种神门都开启,填充满了圣力。

        眉心内,一个金色的小人一步迈出,三足两耳圆鼎顿时缩小,被金色小人抱到了怀中,而后飞入仙台内,消失在其额骨前。

        一切圆满,叶凡举手投足,拥有无量力道,在这一刻,他可以摘星捉月,这不是错觉,而是真正有了这种威能!

        成功迈入圣人一列,自此有了质的飞跃。

        远处,龙马的天劫早已消失了,但是它的蜕变却并没结束,还在进行中,这让叶凡都相当的惊讶。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圣茧,由各种秩序神链缠绕而成,此外还有丝丝缕缕的化道力量在那里纠缠。

        龙马被一个大茧包裹,与几颗月亮一般,围绕那颗时时刻刻都在交织化道之力的大星旋转,流动出浩瀚的圣力。

        一头马竟然学蚕结茧,这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叶凡已然成圣,眼眸深邃如海洋,内里有万古诸星运转的轨迹,有星域破灭的景象,深远、难忘尽头,盯着那枚茧。

        他深知龙马有了一场大造化,古来罕见,那化道的大星交织出了无尽的秩序神链与法则,将其包裹,让它在内部新生,成圣后将深不可测。

        “轰!”

        又过了几日,大茧炸开了,龙马浑身都是火光,圣焰腾腾跳动,马踏星空,发出山崩海啸般的恐怖声响。

        “本座突破了,嗷呜……汪,吼!”不知它是马是龙还是狼,各种吼啸声不断,表达心中的激动。

        “本座连破两阶,古来罕见,谁与争锋?”龙马咆哮,成圣后秉性难改,轻狂之态尽显。

        可是,当见到叶凡后,它一下子呆住了,忍不住大叫:“有没有天理,本座差点化道,九死一生,才有了而今的道果,竟比你差一阶?!”

        “走吧,我们回去。”叶凡腾空而起,坐在了它的背上,手持一杆黑金长矛,一枪就洞碎了宇宙,进入太古道场。

        人族第二圣城广场前,十二道门户先后开启,苦头陀、穆广寒、拓跋玉、欧冶魔、羽仙等先后出来。

        而帝天的部下,那六名古圣一个个都冷漠的站立在远处,观看出口,他们早已提前出来,静待此地。

        天荒十三骑的首领古陵催动银色圣狼,踏过长空,驰骋了出来,接着是大批的修士,相继返回古城。

        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眸光阴鸷,在其背后跟着几名老者,一起眺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被拥簇在当中的年轻人正是燕赤峰,他在太古道场中以替死术逃过一劫。

        天荒十三骑的二号首领夜无魂,催动坐下圣兽苍龙,刹那来到近前,对燕赤峰一阵低语,眸光同样很冷冽。

        半个时辰后,十二道门户将关闭了,不再有人出入,所有人都一怔,叶凡竟然没有出来,他的表现有目共睹,难道强大如他都殒落在当中了不成?

        “时辰到,关闭道场!”大统领于瀚下令。

        “还有一个名为叶凡的种子选手未出,按理说不会殒落在当中,大统领应以道镜照出仙光,查看他是否殒落,而后再做决定。”一位老者说道,乃是接引使坐下的一位高手。

        “不必了。”大统领神色冷漠。

        “这……按照规矩,需以道境检查一番才能关闭出口,不然若有人未死,一旦被关在道场内,后果不堪设想,当中的圣兽王若是觉醒,未能及时走出的人多半会殒落。”

        “关闭道场!”大统领于瀚冷酷的下了命令。

        十二道门户隆隆关闭,将后方的世界封在虚无中。

        “嘿,死了,你终究是死了,活不下来什么都不是!”管承笑了,很是森寒,很是冰冷,他的道心稳住了,带着一种冷漠,面对十二道门户,阴冷的说道:“成王败寇,死于此地,来年再次开启道场,你不过是一堆粪土。”

        “你在说什么?!”芮玮怒视。

        “我只是在说一个残酷的事实。”管承冷冷的回应道。

        “轰!”

        突然,一道天崩地裂的声响传来,一座门户崩碎了,一人一骑神焰跳动,如战神般跃马横枪而来,震动天宇。

        “什么?他出来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那一人一骑,被神光笼罩,灿烂如朝阳,炽盛如仙火,隆隆而鸣,踏过门户,径直闯了出来,神威盖世。

        叶凡单手持一杆黑色的长枪,纵马而来,像是一位不朽的仙王下界般,震撼人心。

        尤其是近在眼前的管承,见到这一幕更是心惊肉跳,他刚才还在冷讽,而此时却见到正主杀出,内心充满了不甘,下意识的向前举起了青铜戈。

        这是一种敌意,一种不甘,完全是属于本能所为,如此绝世大帝未死,这样强势出来,让他恨而无奈。

        叶凡见到这一幕,一枪刺来,龙马蹄声大作,震人心神。

        锵!

        青铜戈碎裂,叶凡一冲而过,神光万道,管承一声大叫,根本就阻挡不了,被一枪刺透,鲜血淋淋,他被叶凡单手持枪挑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众人心惊,充满了震撼,实在太快了,从管承露出敌意,下意识的出手,到叶凡一枪刺出,全都在电火石花间完成。

        绝世一枪!

        叶凡抖手,将长枪投掷了出去,划过一道可怕的轨迹,钉着管承一起飞行,铮的一声,落在大统领于瀚的身前。

        鲜血四溅,黑色的长枪颤动,将管承钉在了地上,血水溅起,落在了大统领的脚面上。

        现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