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圣人劫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圣人劫

    作品:《遮天

        一捧银色的光焰在跳动,于宇宙中格外的耀眼,浩瀚星域无边无垠,没有一处亮光能与那里相比。www.00ksw.org

        叶凡马踏长空,打破封印,冲出太古道场,来到了广袤无垠的星域中,跳脱了出来。

        他有理由相信,太古道场是一片混沌仙土。

        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苍茫的宇宙,没有边际,相对于它来说,一颗磅礴古星都如尘埃般渺小,就更不要说是一个人了。

        叶凡立马横枪,身心空灵,他压制住了成圣的冲动,眺望那那一条条星河,遥看那灿灿的银色光焰。

        “古之大帝的气息……”他自语道。

        这种感觉不会有错,前方像是有一个生命古星,曾经出现出过大帝,那种壮阔与浩大无以伦比。

        龙马不待他多说,踏过长空,留下一道流光,冲向那璀璨的银色光焰。

        距离不是很远,紧邻这片区域,那宏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让人忍不住要顶礼膜拜,有一种苍远,更有一种大气。

        这是一颗大星,巨大的让人震惊,也不知有多少颗月亮围绕它旋转,灿灿夺目。这里曾经是一片生命古地,可是而今却没有了生灵,依稀间能让人感受到过去的辉煌。

        龙马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快速止步,再也不敢上前,终于看清那是什么。

        银色的光焰内部,各种秩序神链交织,有金色的本源法则,有灰色的雾霭,还有绿色的生命源力,各种道交融,成为一片光焰。

        化道的力量!

        整颗古星都充满了这种让人胆寒的气息,一处磅礴的生命地因此而终,怎么能让一颗生命星辰布满这种力量?简直不可思议。

        这是如何造成的,叶凡呆住了,这让人难以想象,这化道之力足以吞灭一切,大圣来了都得亡。

        一人一骑立于此地,神性升华,身心宁静,默默感悟这颗大星的万古沧桑,叶凡突然听到了一种衰老的波动。

        “帝已死,诸域神将乱,天庭崩,一朝瓦解……”

        这是一句残语,像一道晴天霹雳,划过苍茫的宇宙,让叶凡心中剧震,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你听到了吗?”叶凡问龙马。

        “听到了什么?”龙马不解,露出狐疑之色。

        “帝已死,诸域神将乱,天庭崩,一朝瓦解……”残语如雷鸣,让整片星域都一颤,浩大而壮阔,震耳欲聋。

        叶凡默然惊醒,盯着这颗大星,而龙马依然无觉,对他这种反应很诧异。

        帝殇,天庭崩,一切都乱了,这是一股苍凉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让叶凡像是感受到了那辉煌落幕的悲哀。

        这绝对是一个大人物,不然何以有资格悲伤、说出这样的话,万古过去了,没有人知晓,无法考证。

        大星这幅样子多半与天庭殇有关。

        同样的话,叶凡在地球上听到过,那只是一角古阙台传出的,如浮烟旧事,一去不复返。

        天庭崩坏,波及到了整片宇宙星空吗?这是多么惊人的的一个事实,从地球到这里,跨越了无数的星系。

        这颗大星只是被波及到的其中一地而已,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这么严重,是否由一个人的化道而引起呢?

        岁月太久远,不死天皇开创了北斗太古时期的辉煌,连他的事迹都久远到模糊不清,无法考证了。

        就更不要说在更早前的天庭了,那是太古前的旧事,除却侥幸活下来、未断传承的一些古老遗族外,其他人再也没有办法回首看清。

        “惨了!”

        龙马发愁,判断失误,这里没有一颗生命大星,有的只是宁寂,谁敢去前方渡劫,必然要化道。

        “这次真的惨了,本座也压制不住境界了,我刚才以为能痛快的闯关了,不曾想遇到了这等变故。”

        它浑身神芒缭绕,霞辉乱窜,肌体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就像是要羽化飞升了一般,神力澎湃,不能自制。

        怎么办,眼前的条件还不及太古道场,这里有什么,只有无尽的虚空。

        在星空古路上,有为试炼者成圣而准备的古地,一旦破关好处多多,甚至能影响未来的成就,让接下来的路越走越宽。

        这个地方什么也没有,古路上的接引使不可能安排了什么,闯关过去,能悟出什么道果?

        叶凡道:“对于我来说,最好出现一颗古星,有大帝君临过,其他无所谓。而你却需要各种法则交织的净土,用以感悟天地秩序,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我又不是证就大圣位,没必要面对星空宇宙,这下乐子大了。”龙马耷拉着脑袋。

        叶凡想了想,道:“你如果不怕化道,前方那颗古星将是你逆夺造化的福地。”他点指向前,那里银辉璀璨,各种光焰腾腾,法则无尽,化道的力量在弥漫。

        “那纯粹是找死!”龙马变色,化道的力量谁能招架?稍有不注意,就会尽毁道行。

        “你没有别的选择,想要更强,这里是理想之地。”叶凡跃起,将它推向那颗银色光焰跳动大星。

        龙马一声怪叫,但是它自己并没有停下来,顺着这股力量冲了过去,直到达到一定距离后才止步。

        叶凡在星空中漫步,观察这片星域,由蹙眉到神色宁静,遍观这片星域。

        生命地竟不止一处,有几颗行星都有过辉煌的过去,可是而今都干涸了,归于死寂。

        他并没有登临一颗星辰,直接选择在宇宙虚空中前行,被这些枯干的古地包围,处在中间位置。

        “本座要开始了,只要能活下来,将来必然天下无敌。”龙马叫道,为自己打气,不想化道,要度化这些法则。

        距离那团磅礴的光焰有一定距离,它不再压制境界,开始冲关,一刹那间电闪雷鸣,各种光飞舞,雷海降临。

        龙马的天劫到了,声势浩大!

        无穷的雷霆,数不尽的劫罚,太阴、太阳、五行、混沌等天劫交织在一起,种类数不清,都是最大最可怖的雷劫。

        龙马嚣张,大言不惭,确实有其张扬的资本,从其渡劫就可以看出,这远不是一般的圣人劫,雷光霍霍,恐怖无边。

        虚空生电,将它包裹住了,那里成为一个劫池,它凄惨的叫着。那颗化道的大星也出现了异动,一道道银辉腾起,如烟似雾,不断扩散,向龙马而去。

        这是一种极大的威胁,其中不仅有各种法则与秩序,更有化道的力量,能无情的磨灭一切生命体。

        龙马长嚎,大呼小叫,到了现在可不是装潇洒的时候,一会儿马嘶,一会儿犬吠,一会儿龙吟,一会儿麒麟吼,浑身鳞片翕张,鬃毛如火焰般飞扬,它一边跳腾着渡劫,一边警惕着古星。

        这对于龙马来说既是一场机遇,也是一种死亡的考验,它引动雷劫,洗礼与阻挡化道之力,感悟其余的法则秩序。

        慢慢地,它终于找到了窍门,把握到了平衡,汲取所需,用雷霆化解危机。当然天劫也是危险的,它被劈了个皮开肉绽,甚至骨断筋折,浑身是血。

        这是圣人劫,最是恐怖,古往今来,没有谁可以从容度过,到了最后龙马都快被劈残了。

        “本座跟贼老天你拼了!”

        龙马血里糊拉,骨头都不知道断掉了多少根,还好每一次都能赶紧修复,艰难而痛苦,它强忍着疲乏,对抗上苍的罚。

        叶凡看了它一眼,见它虽然饱受痛苦,但是依然能坚持,他相信龙马可以度过,尽管那种劫难远超越了一般圣人所承受的范围。

        “我也该渡劫了!”叶凡舒展身体,放开了胸怀,仰望苍茫天宇,独立在浩瀚星空下,开始冲关,迎接自己的天劫。

        一缕缕圣力自其体内溢出,一道道神辉绽放,他通体灿烂,如黄金铸成,血气像是一条条真龙自天灵盖冲起。

        “轰!”

        就在这一瞬间,天罚发作,狂暴到了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太过璀璨了,宛若无数的星海坠落,将此地淹没。

        叶凡直接消失了,被星海吞掉,这片星域都被神辉淹埋了,到处都是光,根本看不见其身。

        龙马睁大了眼睛,如果说它的天劫远超一般圣人,是一道道星河垂落,汇聚成汪洋,遮拢了此地。那么叶凡的天劫就是一片又一片的汪洋直接砸下来,不是一道道的垂落。

        这让它大受刺激,叫道:“有没有搞错,这还是天劫吗,宇宙星空都给埋了,还让不让人活?!”

        幸亏他们两个离的足够远,不然龙马将跟着危矣,那简直不算是天劫了,而是末世到来。

        在恐怖的光芒中,开始有行星炸碎,化成刺目的光,可是在天劫海中却只算是几朵浪花,并不能引起太大的波澜。

        叶凡料想到天劫会很猛烈,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过甚,强大如他的肌体都出现了一道道血痕,骨节在作响。

        这是剥皮又炼骨的天罚,淬炼身体每一块血肉,真可谓要敲碎了骨头再重组,叶凡的圣人天劫太过霸烈了。

        世上最为恐怖的雷光都出现了,万物母气鼎被他第一时间祭出,跟他一起沉浮,经受洗礼,因为此物也将在今日质变、升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的骨头被劈断多次,整具躯体近乎磨灭,不断的重炼、再组,烁烁生辉。

        他忍着痛苦,抗衡劫难,一刻都不敢放松,又过了一段时间,他霍的抬头,目光如火炬,望向雷海深处,那里有古之大帝的气息在弥漫,还有另一种威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