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阴云密布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阴云密布

    作品:《遮天

        谪仙子青诗,二十几年前那批修士中的第一人,这是一个神幻般的女子,曾留下诸多传说。www.00ksw.org

        她的回归引发一场波澜,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这批修士进城至今,接引使都未出现过,而谪仙子一来却被他另眼相看,亲自接近府邸中。

        “她所谓何来?”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踏上星空古路后不能退回来对后来者出手,亦不可重进试炼场,回头已没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为道之源,踏上星空古路的人都非凡俗,一般的天材地宝早已不入法眼,也唯有这等仙物才会让人动心。

        “多半是就是为了此物,那个名为叶凡的修士有难了。”

        “谁能想到谪仙子得到了神光台,可以逆转而归,以她的威望与实力谁与相抗?”

        一些人私下议论,觉得近日内必有一场好戏。

        血色试炼场给人留下了死亡的阴影,却也有逆天的道源出世,牵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

        即便谪仙子青诗不出现,人们相信,也一定会有其他风波,不可能就这样平息下来。

        尤其是在道之源不认可叶凡的前提下,意味着其他人都还有机会,甚至让城中的原住民眼红。

        在这样的气氛中,随时可能会有人暴起发难,进行抢夺与杀戮,不少人都在等待这一幕的出现。

        “你们不了解青诗仙子,她有一种神性般的超脱,似上界仙子转世,不可能会难为叶凡,那不是她的风骨。”城中宿老摇头,对谪仙子做出这样的判断。

        “道之源将来可让人成道,在这个世间谁不动心,是夺天地造化的东西,可惜我等没有实力去争夺。谪仙子在此时回来,目的很明显。”

        自然也有人嗤之以鼻,面对这样逆世的道宝面前,还有什么超脱之人。

        人族第二城暗流涌动,看似平静,但是却蕴含有一股杀机,在城中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去夺道之源。

        然而人心难料,说不定就会于无形中演出惨祸。

        清冷的月光洒落,这已是第二个夜晚,叶凡盘坐庭院中,天灵盖晶莹剔透,透过发丝,接引漫天星辉,淬炼仙台。

        “你快压制不住了,该选择一个庞大而非凡的生命皇星来成圣了,不然可能会出大问题。”龙马提醒。

        十年前,叶凡就已是半圣,只差一场酣畅淋漓的生死大战就可成圣,可是却被他生生压制了下来。

        十年征伐,十年血战,他了解到很多事情,星空古路深处有为成道之人而准备的古地,在那特别的星域成圣将会有莫大的好处。

        “咻!”

        突然,一道犀利的仙芒刺来,直取在院中盘坐蒲团上的叶凡后脑,有人来刺杀他。

        龙马人立而起,浑身鳞片铿锵作响,震出一片赤霞将此仙芒抵住,磨灭了个干净。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洪水决堤的声响传来,天空中蒙蒙一片,混沌雾气汹涌而下,遮天盖地。

        “什么人?”龙马大叫。

        有不是人物出手,欲蒙蔽这里的一切,斩断与外界联系,遣出了不少高手,在此绝杀叶凡他们。

        一股黑云飘过,附近的房舍感觉到一股压抑,许多人心惊肉跳,忍不住向外观望,却没有发现什么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的所在的院落传出一声巨响,一角法阵被撕开,混沌气如海啸般决堤,冲了出来。

        在隆隆声中,不少建筑物成为飞灰,一声又一声惨叫传来,血雨飞洒,周围一些原住民都被波及了。

        “噗”

        在黑夜中,人们见到了叶凡出手,自混沌雾霭中冲起,大战于天,身上有不少血迹,浴血而狂。

        所有人都骇然,这场战斗恐怕持续有段时间了,打到了白热化,而今才被人发觉。

        龙马亦在怒吼,与圣兽搏杀!

        “噗”

        鲜血飞溅,叶凡拼命搏杀,将一个人打爆在天地中,血雨飞洒,而后更是挥动一杆长枪,接连将七八人钉死,手段冷酷,血腥暴戾。

        一道模糊的影子退走了,共有十几人都被击杀在天空中,尸体坠落,天地动荡。

        “大战恐怕有一段时间了,才被我们发觉,有人以混沌遮掩了此地!”

        叶凡拼杀到最后关头,才冲开恐怖法阵与雾气,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此时才闯出来。

        “圣血……死去的人中有圣者!”

        人们心惊,共有十几人被击毙,当中有圣者,这是一股超级恐怖的势力,即便如此,还是被叶凡杀出一条生路。

        “何人搅闹,违反城规!?”守护古城的统领第一时间赶到了,动作非常迅疾,可是战斗却已结束。

        龙马呲牙咧嘴,叶凡身上亦出现了不少伤口,他沉着脸,望着模糊身影离去的方向,什么话也没有说。

        许多人心惊,强大如他都负伤了,可见刚才那一战的恐怖,想来那逃走的头领一定为不世高手。

        “为何战斗?”

        “有人暗杀我。”

        “你发现了什么线索?”

        ……城中的大统领带着二十几位兵士赶至,神色严厉,向叶凡询问,很长时间后才离去。

        混沌气散尽,星辉洒落,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叶凡依然立在废墟上没有动,他神色很冷,不是很好看。

        暗杀者并不是试炼者,这些人从未见过,显然是城中的某股势力,来此刺杀他。

        原因很多,最有可能就是为了夺道之源。

        铮铮声响起,叶凡的体内射出一缕缕神芒,金色血气弥漫,者字秘运转,他于一瞬间疗治好真身。

        这一夜很快过去了,清晨全城的人都知晓了这件事,叶凡遇袭,敌人强到什么程度不知,但其中有圣人血为证,足以说明来犯者的可怕。

        气氛顿时微妙了起来,城中的大统领亲自带着兵士巡视,避免更激烈的事件发生。

        而接引使也出现了,在那处战场静立了片刻,而后才慢慢消失,对此很关注,下了命令要严查。

        “有人想将水搅浑,为难接引使,令谪仙子青诗不好强势行事,即便刺杀不成功,却也达到了目的。”

        一些人做出这样的判断。

        叶凡也冷笑了起来,池水浑了,冲着他来的人将因此事而态度微妙起来,不敢肆无忌惮,有弊有利。

        就这样过去了两日,城中还算平静,可接引使并未下令开启太古道场、让试炼者进去。

        “谪仙子露面了,要在碧波仙林与故旧小聚,届时也会请上一些试炼者。”

        这一日传出这样一则消息,许多人相传,尤其是城中的年轻人奔走相告,莫不想得到一个进去的名额。

        对于曾见过青诗的人来说,这是一位真正的谪仙子,飘逸超脱,身具神性,尘世罕见,绝代惊艳。

        叶凡得到了邀请,看着手中的请柬,上面那娟秀的小子宛若是一种仙道宝痕,透纸而出。

        他没有拒绝,骑坐龙马,来到街上,前往碧波仙林,这是一处名迹,原住民无不知晓。

        不少人都得到邀请,朝那个方向而去,有些人在轻语,一些人在黯叹。

        “青诗仙子让人敬畏,透过字迹,我感觉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道行。”

        非刻意为之,那只是自然的书写,但娟秀的小字中还是不可避免的蕴含了一种道之精华神韵。

        “连她的小侍女都成圣了,你说她会多么恐怖?实力根本无法想象!而今这批试炼者中我想能接她三招的人屈指可数。”

        碧波仙林是城中的一块古地,栽种有各种奇异古树,葱郁而弥漫有灵气,占地很广。

        这条街道很宽阔,来往的人也很多,尤其是今日,碧波仙林有聚,一些异兽载着强者而来。

        “嗷吼……”

        一声大吼,街上一片大乱,这是莽荒兽吼,粗沉而狂霸,一股血腥气席卷了街道,让人心神震撼。

        一队骑士冲来,众人莫不躲避,不愿与他们发生摩擦,整条大街都被踩踏的隆隆如雷鸣。

        “是九子魔麒虎,想不到真的被他们降服了,这可是体内流淌有白虎、麒麟真血的荒兽后裔。”

        “老统领的后人果然不凡,竟然自星空中降服回来九只这样的幼兽,成长起来会有无量价值。”

        一些人低语,都很吃惊。

        莽荒气息扑面,血腥味慑人,九头如麒麟似白虎般的存在在街上狂奔,劲风呼啸,将云朵都震的溃散了。

        叶凡回眸,见到了这一幕。

        九只荒兽在前开路,虽然没有成长起来,但是已经很庞大,雪白森森,鳞甲狰狞,血盆大口让人生畏。

        在后方是一些年轻人,似乎都有非凡的身份,以一个金冠束发的男子为尊,坐下是一头异兽,对前方的九兽似乎很满意。

        叶凡发现其中有几个是熟人,管承与天荒十三骑的二号首领都陪在此人的身边,一群人向这边望来时神色不善。

        二首领眸中带着一丝冷光,盯着叶凡,而后传音,似是对这些人说了一些什么,那金冠束发的男子向这边看来。

        随后,一群坐骑猛冲,像是要踏过叶若这一人一骑。

        叶凡端坐龙马上岿然不动,看到十几骑冲来,他口中发出一声道喝,催动出了唵字天音。

        这距离不是很远,那些冲来的坐骑全都惊悚,一个个长嘶,人立而起,差点将这群人掀飞下去。

        “你……”

        不少人都惊怒,费力的止住坐骑,可是并未见到叶凡攻击,却也不好发作。

        金冠束发的男子摆了摆手,未让他们多说,十几骑止步在此,冷漠的看来。

        “你就是叶凡,果然气象非凡,英雄了得,难怪敢逆天镇压道之源。”金发男子说道,眸光幻灭间,有丝丝缕缕的神芒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