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横扫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横扫

    作品:《遮天

        一啸山河崩!

        群山万壑都成为了尘埃,如纸糊的般毁掉,这还怎么打?叶凡如魔主跨界而来,活活将几位强者吼碎,鲜血淋淋,触目惊心。www.00ksw.org

        他乱发飞扬,黄金战气滔天,屹立苍穹下,所向无敌。

        魔神!

        这些人心中大叫,双股战战,脸色雪白,生出一股无力感,身体忍不住颤抖,从未像现在这般恐惧。

        “噗”

        血花溅起,粘着血丝的骨块飞射,叶凡黑发如瀑,眸绽冷电,金色的拳头又将一人打成了血雾,保底爆碎!

        他的强大震慑人心,只需一拳而已,就足以将一位踏入试炼场的修士击的四分五裂,形神俱灭。

        杀伐在继续,叶凡如一头人形的蛮龙闯进了狼群中,举手抬足必有人被灭,血雨洒落,碎骨飞射,如打开了地狱之门。

        “啊……”

        这些人吓到颤栗,惊恐的大叫着,全面败逃,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这是一尊神魔,与他为敌只能死。

        “哪里走!”叶凡轻叱,既然选择动手,那么就要杀个干脆,他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这是走进试炼场后的残酷法则。

        “饶命,在下知错了,不该围剿道兄。”一位文士被追上,脸色苍白的求饶,差点跪在那里。

        叶凡冷漠无情,金色手指一点,其额头飞出一朵血花,惊恐之色凝固,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轰!”

        天魔伞落下,遮天蔽日,垂落下千缕万丝,那是一道道秩序神链,交织在苍空下,宛若以神铁铸成,璀璨夺目,镇压叶凡。

        这是一宗强大的圣器,撕裂万古青天,若一片星海沸腾,坠落下来,要毁灭万物。

        “他被压制了,诸位快斩杀他!”中年道姑叫道,神色阴狠。

        那天魔伞漆黑如墨,秩序神链有上万道,穿透每一寸虚空,像是将叶凡禁锢在了当场。

        这件兵器属于蓝衣男子,他躲在远处,祭出此器后不断念古老的咒语,让它全面复活。

        许多人神色异动,催动各种法器向前斩去,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善了,即便求饶,也会被击杀。

        “催动禁器杀了他!”中年道姑手中那颗头颅叫道,正是那红柳,身子被毁掉了,对叶凡恨到了极点。

        “诸位,我们没有退路了,唯有将他屠掉,不然都得死!”中年道姑神色狰狞,张口吐出一口血红色的小钟,在上面喷出几口精血,祭了出去。

        当!

        丧钟惊世,震碎了大地,湮灭了天穹,快速放大,血色的钟体让万物成灰,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钟。

        它与天魔伞一起落下,将叶凡困在当中,想要把他炼成脓血,血气蒙蒙,鬼哭神嚎。

        “真的有效,杀了他,大家万不可退缩,斩此獠就在这一刻!”另外一些人见状,一个个残忍的叫着,士气大振。

        叶凡蹙眉,这天魔伞有些特别,除却是一件可怕的圣器外,还蕴含着一个强大存在的一缕精魂。

        那是一个天魔的头颅,浮现在虚空中,比山岳还高,正是这个东西而对他有一定的威胁,禁锢了一片天地。

        “杀,一定杀了他!”即便只剩下一颗头颅的红柳也在尖厉的叫着,催动最后的神力,将那出现裂纹的翻天印祭出,化成一座山峰,压向场中的叶凡。

        法器刺目,各个穿梭天地间,瑞气迷蒙,杀伐气震断九霄。

        蓝枫嘴角泛起一丝阴冷的笑,联合几人,无声无息祭出禁器,快速打到了场中央,果断让圣物爆碎。

        “轰!”

        这是一场杀劫,各种光蔽日,全都冲了起来,让此地千疮百孔,破败的不成样子。

        “他……死了吗?”一人颤声说道。

        远处,魔威滔天,一把黑色的大伞高逾万丈,叶凡竟将其抢夺在手,横空而去数百里。

        刚才禁器的毁灭之光依然未能打中他,只是毁掉了一片古地。

        “这是什么人,徒手夺走了全面复活的圣兵?!”有几人惊悚到头皮发麻。

        “他似乎没有摆脱禁锢,还在天魔伞笼罩的范围内!”

        蓝枫阴沉着脸,道:“这是一位前辈祖圣封印的天魔虚影,形成了天魔场域,短暂了禁锢了他,诸位速出手,杀他个形神俱灭。”

        “杀!”

        众人再度出手,中年道姑连续喷了几口精血,催动血色的丧钟,摇动了河山,挟圣威镇落而下。

        其他人等亦是如此,纷纷不计代价的催动各种秘宝,流光溢彩,将那里淹没。

        嗡!

        叶凡的背后,五柄宝剑浮现,这是得自永恒星域的神明秘术,五色神光冲霄,轮动开来,斩向天魔伞。

        像是有十万天剑齐鸣,铮铮作响,那天魔伞虽为一种非常诡异的圣器,但是却被劈的不断出现裂痕。

        “轰!”

        天魔头颅冲起,张口长啸,震耳欲聋,想把叶凡吞没下去。

        然而,在一片刺目的光芒中,叶凡以六道轮回拳生生将他打爆在了天地中,黑色魔血淌落,而后化成一片云烟。

        “什么,天魔虚影都被他斩杀了!”蓝衣男子神色一变,转身就逃。

        当!

        叶凡一拳打在血色大钟上,裂纹密布,而后再次挥动神拳,九击过后,在圣器的哀鸣声中,与翻天印一起炸碎。

        血色的钟体碎片还有翻天印碎块飞向四面八方,一道又一道惨叫声传来,不时有人被击中,骨断筋折。

        叶凡如神临尘,所向披靡,接连出手,将数件兵器打碎在天地中,劈山断海,法力无量。

        到了现在战斗一面倒了,再难有什么悬念,中年道姑等人急急如丧家之犬,亡命飞逃。

        有些人连坐骑都不顾了,各自飞奔,龙马在后绞杀,化成一道火云,大开杀戒,于兽中称尊。

        “道友,我等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暂且收手。”有人哀求,吓到亡魂皆冒,因为他们发现,叶凡的速度太快了,截断了他们的前路。

        “分头逃走!”中年道姑咬牙道。

        “啊……”

        在凄厉的惨叫声中,血光四溅,一名刚脱离队伍的人直接被叶凡打成了血泥,横死当场。

        “唯有合在一起,才能让他稍微有些忌惮,我们不能分开,一起退出这片试炼场。”

        他们心中失去了自信,根本不想踏上强者的试炼古路了,只要能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叶凡放慢了速速,不紧不慢,在后一个个的格杀,到了现在活着的已不足五六人。

        足足二十三位强者,联合在一起,不动用禁器等就足以可击毙古圣,可是却被叶凡一人杀到这般凄惨境地。

        “噗”

        蓝衣男子眸光阴狠,取出一个半尺长的傀儡小人,吐出数十口精血,全部洒落在傀儡上,显得无比妖异。

        蓝枫像是去掉了大半条命,变得非常虚弱,显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蘸着血在傀儡眉心写下叶凡二字,而后拿起一柄巴掌长的小剑,猛的斩向傀儡的额骨。

        在这一刻,叶凡浑身寒毛倒竖,额骨生疼,像是有一柄绝世凶器将刺进其头骨内,近在咫尺。

        这太突然了!

        叶凡心神震动,在这一刹那,十年征伐所开掘出的人体宝藏等,依照一种本能全部打开。

        什么血中蕴星辰,骨中化神祇,一念道生,凡此种种,全都浮现!

        他的额骨在发光,伴随着一种道唱,劈开了虚空,将一种莫名危机斩灭了干净。

        “噗”

        蓝衣男子大口喷血,手中的傀儡灰飞烟灭,巴掌长的小剑更是折断,他元气大伤。

        中年道姑抱着红柳的头颅与蓝枫等总共五人,像是丧家之犬,惊恐的逃亡,一个个劈头散发,浑身是血。

        “我与你拼了!”实在跑不下去了,中年道姑脸色铁青,催动拂尘,化成一挂天河,向前抽来。

        叶凡神色漠然,战力强到极致,一掌切出,星河崩碎,中年道姑半边身子都被震碎,她尖厉的叫着,再次逃亡。

        “啊……带上我!”红柳惶恐大叫,只剩下了一颗头颅,精气干涸,被中年道姑抛在地上,她仅余头颅想自己遁走,可是速度太慢了。

        “砰!”

        叶凡一步上前,一脚踢了出去,头颅四分五裂,冲出一道元神,恐惧的大叫:“不要杀我,只要留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好!”

        噗!

        叶凡一脚踩过,这道元神瞬时成为飞灰,在其脚底板下化为劫土,死了个干净。

        前方四人亡魂皆冒,吓破了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绝望过,昔日纵横一域,而今却被人像是撵狗一般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等有眼不识大帝,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们一般见识,饶我们一命吧”其中一人崩溃了,不断求饶。

        “住手,只要你放我们一条生路,一切都好说!”蓝枫也快崩溃了,脸色苍白叫道。

        “你不是说让我跪下来说自己是杀圣吗,然后自斩修为,祈求你们宽恕。”叶凡声音冷漠,并指如剑,向前压去。

        “啊……”蓝枫凄厉大叫,肉身寸寸断裂,化成碎骨与血雾,最后蔓延到了头颅,他的元神快速冲出天灵盖,肉身成为一团烂泥。

        咻!

        叶凡的指端,一道剑芒飞出,将那个元神化成的小人钉死在了虚空中,死了个彻底。

        叶凡如一尊不朽的神炉,散发出滔天的金色神华,整个人屹立在天地中,比神明还恐怖。

        中年道姑与剩下的两人吓到身体痉挛,在这一刻什么尊严,什么最强试炼,都成为了虚无。

        叶凡并指如剑,神威浩荡,就要结束三人性命。突然,五道身影落下,挡在了前方,君威山主出现。

        “道兄手下留情,可否高抬贵手留他们一命?”他认真的说道。

        “不行!”叶凡摇头,非常果断的拒绝。

        “你觉得自己很强大吗,连君威山主都敢拒绝?!”旁边一人冷声说道。

        叶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并指如剑,遥指前方的中年道姑几人。

        周一,求一张推荐票。同时也请各位兄弟姐妹投张月票支持,如果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