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人杰试炼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人杰试炼场

    作品:《遮天

        孔雀的主人、黄金犼的主人气到浑身哆嗦,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个不停,被一只怪模怪样的赤鳞马气炸了肺。www.00ksw.org

        “孽畜!”

        一人怒斥,张口吐出一个寸许长的紫铜葫芦,剔透闪烁,葫芦赛自主拔出,葫芦口吞天纳地,要把龙马收进去化成脓血。

        “想欺本座?”龙马瞪眼,一只前蹄子着地,整个身躯侧过来旋转,就如同人类在施展扫堂腿般。

        所有人都看直了眼,龙马一只后蹄子踏在紫铜葫芦上,另一只后蹄子印在了此人的胸口,直接就给蹬飞了。

        所有人都发傻,凶兽会武术谁也挡不住,这只赤色的大马出招很另类,既未化成人形,也没有施展神通,直接这么干脆的蹬飞一个高手,让人侧目。

        旁边,黄金犼的主人见状亦出手,一条手臂化成了一把神剑,人身化为战兵很是诡异。

        “当!”

        龙马很凶悍,人立而起,一蹄子盖下去,踏在了灿灿剑身上,另一蹄子踩向此人的额骨。

        所有人都晕了,别的凶兽发威,那将会是闪电、火焰等齐出,声势浩大,这头赤霞闪烁的怪马怎么喜欢肉搏?跟流氓打架似的。

        黄金犼的主人倒退,迅疾如鬼魅,可是龙马更快,直立的身子并没有放下,两条后腿着地,如赤色神电,快到人反应不过来。

        众人彻底晕菜了,这马不能以常理度之。

        这是龙马从叶凡那里软磨硬泡学来的行字诀,十年征战,在星空最难走的古路上前行,让它演绎到出神入化之境。

        它不稀罕化成人形,仅以此身也能达到恐怖境地,自然瞬间就追上了那个人,两只前蹄一起拍落。

        黄金犼的主人脸都绿了,一双脸盘的大的蹄子印下来,很难躲避,不得已硬撼。

        嘎巴两声脆响,他两条手臂折断,同时胸口挨了一马蹄子,塌陷下去很深,口吐鲜血横飞。

        “绝世凶兽!”

        “什么种类的马,该不会是流淌有仙灵血液的神兽吧?”

        所有人都傻眼,这马太凶了,他们来自不同的古老星域,没有几人知晓这是星空另一岸的天地孕生的龙马。

        阿弥陀古星域的头陀眼中精光一闪,脸上若刀疤般的胎记光泽流动,他盯着龙马了一会儿。

        此外,那锦衣公子,据说来自人王古星域,亦是盯着龙马看了片刻,没有说什么。

        叶凡留意到,共有**人露出异色,都是方才独尊一桌的强者,似是认出了什么。

        孔雀的主人自后方扑杀,无声无息,化成了一缕影子,但就在这时龙马前蹄落地,一对后腿猛尥蹶子,喀嚓之音让人觉得牙碜,此人痛哼,胸部凹陷,如死鱼坠地。

        “你敢在城中纵马行凶?!”中年道姑冷喝,眼中寒光四射,盯着叶凡,冲远处高喝,呼唤兵士,想借他们之力毙掉叶凡。

        “各位息怒,请给小老儿一个面子,可否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天阙的主人焦急,上前相劝。

        “不行,他破坏了城规,当被严惩,理应格杀!”红柳声音放高,想把事情闹大。

        “真是笑话,本是坐骑争斗,结果身为人的你们非要介入,我的马不得已正当防卫。”叶凡说道。

        许多人都听出了味道,初闻不觉的有什么,可是怎么越品越难听?

        “你在说什么?”孔雀的主人大怒道,手抚着骨折的胸口,半边身子都是血迹。

        “你又在说什么,想论道理吗,那么和我的马去讲吧。”叶凡道。

        这群人的脸色刹那冰寒了下来,眸光阴冷无比,这分明是羞辱,说他们与一头马纠缠、战斗,和它一般见识,岂不是把他们与坐骑归为一类?

        龙马扬着硕大的头颅,道:“本座是正当防卫,而且已经已手下留情,不然你们早就碎成八半了!”

        玛德,一头马正当防卫,将两个人差点踢死,这也太能听了,对面那一群人一个个想活吃了它。

        这场风波没有闹起来,尽管中年道姑阴狠,让人去举报,想藉此格杀叶凡,但是却未起到作用。

        说到底是龙马闹出的风波,想牵连叶凡并就此除掉他很不现实。而且,天阙的主人与两位兵士相熟,稍微一解释、劝解,就揭过去了。

        中年道姑等离开,实在呆不下去了,那头马一直在叫嚷,正当防卫,让他们非常难堪,脸皮火辣辣。

        这座古城虽然耸于星空中,不在陆地上,但是却也有日夜更迭,直面宇宙非常的壮美。

        傍晚,星辉如瀑,冲散了夕阳,与生命星上的景观大不相同。

        “明日试炼场开启,所有人都做好准备!”

        终于,正式的消息传达了下来,每一位走上星空古路的修士心中都是一颤,终于要开始了。

        叶凡蹙眉,正式消息未出前就有部分人知晓了,看来无论在何地都会有不公。

        最后的微弱夕阳消散前,芮玮找到了他,带来了一则不利于他的消息。

        “那个道姑今日频频出动,游说众人,说你就杀圣,要在试炼场中除你。”

        “那只能说她活的不耐烦了!”叶凡很冷静的说道。

        “她真的说动了一批修士,足有二十几人,而那位恐怖的君威山主若是出手的话,我想凭他的可怕威望,绝对还会有更多的人加进来。”

        “能走上星空古路的人有几个糊涂,他们很清楚我是否为暗杀者。如果真对我出手,那只能说明是这些人想藉此机会除我,这样也好,早点将对我敌视的人引来,一并斩掉!”

        芮玮露出忧色,为他担心,那可都是走上试炼路的人,皆为一域人雄,叶凡即便在强,能的挡住群狼吞虎吗?

        这一夜很宁静,所有来自异域的人都在打坐,在陌生的古城中的调节心境,静等试炼大门开启。

        黎明破晓,一声号角长鸣,苍莽而悠远,像是在远古传来,似是上古人族祖先的呐喊。

        每一个人站起身来,无声的向城中心的广场集合,黑压压一片,挤满了身影。

        在那高台上,接引使又出现了,依然身影模糊,所立之地虚空扭曲,很不真实,只有一双眸子灿若金灯,可以刺痛他人的眼。

        “这是人族列祖列先开拓宇宙、大战边域时的号角,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接引使第一次如此的严厉。

        那古老的号角还在响,莽荒气息扑面,像是来到了一个凶禽猛兽横行、无比恶劣的原始世界。

        号角声停止,接引使开口,道:“今日进试炼场只有一个目的,得到那个世界的大道奥义,若没有这种悟性,就此止步!”

        他的话依然不多,自石台上消失,根本就不愿多吐一个字,不想为众人多解释什么。

        这些人即便心中不满也不好抱怨,若是惹恼了城主,估计走不出此地。

        “我将带领你们上路,跟我来!”一头天狼出现,上面坐着一个男子,身穿铁衣,很是神武,两鬓有些斑白。

        这是守护城池的统领,是一位古圣,只差一线就成为了圣人王,是接引使坐下三大高手之一。

        在其身后,跟着二十位兵士,甲胄古朴,铁衣冷冽,各持长戟、铁戈等,杀气盈野。

        这些都是失败者,曾在星空古路上走出去很远,不知闯过了多少关,但最终败落在了同代的无敌人杰手中。

        他们一个个都很严肃,将与统领一起送众人上路,进入试炼场。

        一道闪电划过,虚空裂开,在广场上方出现一座特别的祭坛,无比的巨大,所有人站上去后都不拥挤。

        试炼者没有人说话,统领口中吟诵古老的音节,竟是以咒语启动这座传送阵。

        轰!

        一道巨大的光束射出,击穿了宇宙,撕裂开一条宽阔的空间通道,通向未知的彼岸。

        “上路!”

        神武如天将般的大统领催动天狼,他第一个进入空间通道,四百多名修士紧随其后,最后是二十名兵士压阵。

        这是一条特别的古路,不知连通向哪片星域,人们感觉时间紊乱了,像是刹那百年,犹若万古匆匆。

        偶尔,通道壁透明,能够看到一片又一片星域被抛在身后,他们穿透了宇宙,来到了极其遥远之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所有人都一震,冲出了通道,来到冰冷的宇宙中,到了尽头。

        星辉闪烁,圣洁如水,他们远离人族第一城也不知多少光年了,相隔也知几大星域。

        有人发出了惊呼,就在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岛屿,不是星体,不是陨石,而是一座神秘的巨岛。

        它比一颗古星还要壮阔,有一股万古沧桑的气息,历经也不知多少浩劫了,横亘于此,留给后人无尽的传说。

        “这座岛屿是人族列祖列宗曾经血战之地,也不知殒落了多少无上高手,其中有几位……算了,你们进去后,只要体会到那种万古不变的无上大道就可以了,若不没有这种悟性,那么就不必继续上路了!”

        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古岛,据传起源神话时代,万古沧桑而过,到现在只剩下了残碎的传说。

        它的形体等很不规则,与宇宙中的星体大不相同,根不应存在,但是它却始终不毁,长存至今。

        一些阴冷的眸光扫来,让人背生寒芒,叶凡回头,见到了中年道姑、红柳、蓝枫等人,足有二三十人聚在一起!

        更远处,天荒十三骑也在冷漠的注视,一个个杀机毕露。

        进入巨岛,一战将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