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针对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针对

    作品:《遮天

        酒楼悬在半空中,吞云纳雾,更有星辉洒落,如一座巍峨的天阙耸立宇宙中。www.00ksw.org

        中年道姑一眼见到了叶凡,眼中寒光一闪而没,她的坐骑被叶凡当众击毙,是一种奇耻大辱。

        叶凡找了个桌位,同芮玮一起坐下,没有理会那些言论。

        不少人注意到了他们,各种眸光有意无意的扫来,他是处在风口上的强势人物,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年道姑那一桌位就七八人,一个个头角峥嵘,全都为非凡人物,这倒也正常,能够踏上星空古路的有哪个会是凡俗。

        “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真是丧心病狂,假扮杀圣击毙对手,卑劣无人性,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中年道姑那个桌位有一个年轻男子摇动手中的酒杯,话语平缓,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能让人清晰可闻。

        他身穿淡蓝宝衣,看起来很年轻,肤色白皙,尤其是手指更是晶莹,与那玉杯相映成辉,让他看起来清秀文雅。

        “的确是败类,帝路争雄,若有实力就打将出来,以这种无耻的手段暗算竞争者算什么本事。”另一个女子轻语,生的花容月貌,但是话语却非常的尖厉,一身红衣似火,本应妩媚妖娆,可此时却有一种杀伐气,充满冷酷。

        芮玮露出忧色,他自然看出这一桌位的人在针对叶凡,所说话语在明显不过,当众中伤。

        “叶兄我们走吧,换个地方。”芮玮轻声说道。

        叶凡摇了摇头,道:“蝇飞狗跳,哪里没有,不用了理会。”

        天阙中这块区域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关注,中年道姑那一桌七八人都神色冷了下来。

        “做都做了,还不敢承认,一介鼠辈,也敢在此嚣张!”那红衣女子娥眉拧成两道剑,倒竖了起来,眼睛寒光铮铮。

        中年道姑笑道:“红柳妹妹何必动怒,明日就要进试炼场了,我们杀鼠屠狗,看一看谁的收获大。”

        “红妹别为一个见不得光的人坏了兴致,君威山主要到了,我们不要谈论一个无耻之人了。”那蓝衣男子平淡的说道,依然不急不缓,与其平缓,可是针对性很强。

        中年道姑微笑,道:“蓝枫兄所言甚是,我们该去迎君威山主了。”

        芮玮变色,这些人太过分了,一唱一和,再次贬驳叶凡,实在是包藏祸心,其心可诛。他真怕叶凡生怒,不管不顾,在这里大开杀戒,那就样就坏了,必有大难。

        显然,中年道姑、红柳、蓝枫都在期待,希望他们暴起,而后占据“道理”进行责难。

        叶凡很平静,举杯同芮玮轻碰了一些,道:“人世百态,六欲红尘,什么样的人都有,理他们作甚,就当是犬吠。”

        “刷”

        一道道目光射来,犹如一柄柄利剑,让这里的气氛更紧张与冷冽了,人们预感到可能会有一场大碰撞。

        天阙中说话的人少了很多,纷纷注目,就连那锦衣公子、金箍束发的头陀,以及另外六七桌独尊一方的种子级强者都漫不经心的向这边看了一眼。

        中年道姑嘴角露出一缕讥诮之色,淡淡的笑了,红柳眼中的杀机更浓了,蓝枫很冷淡,盯着叶凡看了几眼,他们那一桌有一股杀气弥漫。

        叶凡自然知道这是中年道姑的盟友,合在一起非常强大,不容忽视,想来这几日她费了一番功夫,挑拨、拉拢了一帮人。

        “君威山主到。”一批人登临空中这座巨阙。

        五人迈步而入,正中那个人龙行虎步,头戴紫金冠,身穿麒麟甲,英伟不凡,带着一股压力,如神岳降临,似神王降世。

        “君威兄这边请。”那蓝衣儒雅的蓝枫站了起来,带着笑意,赶紧起身相迎。

        中年道姑也是持拂尘而进,认真而带着一丝敬意相请,与对叶凡时的冷漠大不相同,此刻满是笑意,以道家之礼相见,道:“君威山主名动星空古路,一人独闯九十九道天关,走的可是最艰难的试炼路之一,实乃天纵神资!”

        红柳等人也陪笑上前,对此人认真相待,不敢有丝毫不敬,如众星捧月般将其引领到桌位前。

        天阙中,其他人都露出惊容,这个君威山主不少人都有耳闻,据悉来自一片古老的星域,这几日间不断有人去拜访,俨然是四百三十七名试炼者中的一方诸侯。

        这绝对是前排人物,不弱那**位独尊一个桌位的修士,让各方生畏,被许多人看好。

        “君威山主,来自一个片古老星域的书院,所学恐怖,多半已成圣了。”

        “他精气内敛,不露一丝一缕,难度深浅,但想来能闯过最难走的九十九道天关,一定是超凡入圣!”

        这是人们的评价,对此人格外高看,心有忌惮,想走上帝路,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争雄者。

        君威山主生具一双紫瞳,金冠束发,具有龙虎之姿,坐在那里无形中就给人一股威严感。

        “方才听到你们在议论杀手,真的有端倪了吗?”他平淡的开口,紫瞳深邃如海。

        “一个宵小而已,不值一提,让他得以一夜,明天进试炼场让他原形毕露。”中年道姑漫不经心的说道。

        “喏,不就是他吗,暗中猎杀同道,十恶不赦,我觉得明日间我们该群起而伐之!”红柳努嘴,更是用手点指向叶凡那里,这一次不见掩饰,直接针对。

        “是啊,这样的人太卑劣了,暗中杀害竞争者,心胸狭隘,再让他活下去指不定还有多少人会遇害,当共除之!”这一桌位的其他人附和。

        天阙中许多人都露出异色,望向叶凡那里,也看向中年道姑等人,窃窃私语。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叶凡饮下一杯酒,向那边扫了一眼,眸光漠然而无情。

        刹那间,天阙中静到极点,这是不可化解的矛盾,即便眼下不开展,明日也必会在试炼场中惨烈搏杀。

        “你在说谁?”中年道姑身畔有人站了起来,而且一下子就是五六人,冷冷的望来,以势压人,似要血屠此地。

        所有人都以为叶凡会冷漠讽刺,却没有想到他相当的直接,道:“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蝇虫狗狈。”

        “你真自己是谁,一个见不得光的卑劣者而已,可敢与我光明一战,百招内去你项上人头!”一个人出列,阴狠的说道,显然这只是一条出头的“枪”,试探与挑衅叶凡。

        “暗杀于我无关,如果你非要向我身上泼脏水,我不介意充当一回杀圣。”叶凡轻蔑的扫了他一眼,道:“另外,想与我一战,你还不配,何需百招,一刀足以斩你!”

        叶凡在说这些话时,字字铿锵震耳,有一股狂霸的血气铺天盖地,让此人脸色雪白,仿佛见到了滂沱血雨倾覆天地。

        “你!”

        他心里憋的难受,踢开椅子,忍不住走了出来,竟是要对叶凡挥剑。

        “刷”

        一道亮光闪过,叶凡背对着他,头也没回,将一杯酒洒了出去,砰的一声将其撞飞,口中喷血,直挺挺栽倒在了一个角落里,像是遭遇了万钧重击。

        不少人变色,一杯水酒而已,将一位强者撞飞,手段惊人,让很多修士忌惮。

        “你真是飞扬跋扈,在人族第一城中大动干戈,不当城规是一回事吗?如此作为,嚣张狂妄,藐视诸雄,想与所有修士为敌吗?”中年道姑冷笑道。

        “明明是你我间的恩怨,扯上这么多无辜的人作甚,污蔑我为杀圣,挑唆这么多人来对付我,你不嫌下作吗?”叶凡看着她,眸子中神光湛湛,每一句话都如剑鸣,震的人双耳嗡嗡作响,道:“尽你所能去请人,明日进修炼场,无论来多少人我都一并接着!”

        你来阴暗伎俩,我以光明一剑斩之,这就是叶凡的杀机,最终所做不过是一个战字而已。

        瞬间,天阙中寒到极点,冰冷刺骨,双方剑拔弩张,还未进试炼场似乎就要大战一场。

        突然,惊叫响起,蛮兽嘶吼,像是有异常事情发生了。

        一些修士是骑坐异禽古兽进城的,天阙外自然也有照料这些坐骑的地方,此时发生了大乱。

        蛮兽嘶吼的声音传了进来,其音巨大,让中年道姑那一桌位的不少人变色,腾的站了起来,向外冲去。

        天阙外,一片杂乱,传来叫喊声。

        “这是谁的马,在这里逞凶?”气急败坏的的声音传来。

        叶凡与芮玮相互看了一眼,向外走去,只见那照料坐骑的地方,混乱的过分,禽与兽嘶吼声不断。

        “本座不吃草,只吃肉,是这两头禽兽惹我,不得已才烤了他们!”龙马的嚣张的声音传来。

        中年道姑、蓝枫、红柳等人脸色阴冷,其中两人更是脸色铁青,他们的坐骑性命垂危,正在被架在火上烧烤。

        天阙的主人苦着脸,他送来一些灵草,结果龙马置之不理,旁边的一只孔雀与一只黄金犼嘲讽,话语刻薄,相当不敬,因为知晓自家主人要针对赤鳞马的主人。

        结果很可悲,龙马就是一个流氓,当场尥了三蹄子,将强大的孔雀与黄金犼踹的翻白眼,昏厥了过去,直接拔光了它们的毛,以赤火烧炼,此时传出了肉香。

        “这……是怎么回事?一头马怎么如此嚣张!”中年道姑等人冷声质问。

        “看什么看,少见多怪,没见过这么帅、吃肉的马吗?”龙马呛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