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十年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十年

    作品:《遮天

        大战落幕,点点道辉散尽,如一场花雨凋零,留下的只是殇,说不出的凄凉。www.00ksw.org

        炎麒躯干成血泥,头颅也裂开了,最后的刹那,暗淡的眸子遥望北斗方向,莫名哀伤。

        “噗”

        一道光划过,头颅炸开,元神像是烟花绽放,火麟洞一代大圣陨落,黯然归于尘埃。

        “修者路太孤凉……”仅有这样一句话飘出,随风呜呜而咽。

        古星上血雾飘绕,都属于圣者,混在一起,彼此分不清。偶尔可见几块白骨,沾着血丝,诉说那无尽的悲凉,一战落幕,北斗诸圣诸圣败亡。

        落木萧萧,枯枝遍野,一片荒寂,第五神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星。

        “铮铮铮……”

        麒麟神杖挣动,似有悲意,通体冰蓝如钻,霞光万缕,可惜却走不脱。

        道衍神衣早已自那位大圣的身上脱落,“穿戴”在古皇法杖上,对其进行镇压,同一时间,那阵图亦收缩,压向仙衣。

        这样的双重镇压,让麒麟法杖慢慢平静了,神祇陷入了沉眠中,最终未能彻底复活过来。

        道一站在山脉中,很久都没有动一下,没有喜怒哀乐,看不到情感波动。

        “人世铜炉,我们都在红尘烈火中争渡……”他轻叹了一声,眸光恢复清宁,露出了原有的灿烂。

        他与大圣齐出手,打扫战场,炼化第五神星成为一颗拳头大的晶体,沉重如天,可压塌宇宙,被收了起来。

        与此同时,黑暗的宇宙深处,一艘宇宙母船内,火麒子抱着腿坐在角落,带着无尽的悲恸,孤独的上路。

        “啊……”

        永恒主星,銮封、弥罗等大开杀戒,所向披靡,神勇不可挡。

        炎麒败亡,诸圣殒落,一些没有前往第五神星的祖王遭遇了一场清算,十方围剿,八荒剧战。

        这一战,北斗各族的祖王注定了败亡,没有大圣的引导,最强的一批人殒落,这一役不可避免失利。

        域外,凄风血雨,北斗攻伐永恒的大战终收场,留下多具圣骨。

        此外,域外诸圣也几乎全灭,未能有所获,丢掉了性命。

        战后,永恒各方并未有喜悦,他们深刻认知到了北斗的恐怖,就此完结了吗?谁也说不清。

        “离开,逃离永恒星域!”有些大家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将部分人马撤离了此地,送到了远方。

        “啊呜……”

        悲哭响彻东荒,古族大震,不敢相信这一事实,连炎麒都殒落了,古皇兵都被人扣下了。

        一些稍小的族群,只有一位祖圣,因为分一杯枚羹而远征,结果就此衰败,引发哀恸。

        这是一场凄雨,让北斗东荒大地一片大乱,许多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古族在怒吼,这一役落幕,只有九凰王、麟天王、牛魔王等少数强者归来,战败的消息横卷万族。

        “可惜复可叹,多少英杰埋骨他乡,连一代大圣炎麒都没有能活着回来!”

        “这是不可承受之重,殒落了这么多人,远征永恒,代价太大了。”

        各方皆叹,尤其是火麟洞,杀气沸腾,恨不得将无尽的战火洒遍永恒,要进行终极远征。

        炎麒殒落,诸强灭亡,火麒子到了现在都未回归,生死不知,败的很彻底,太过惨淡。

        “成仙路将要开启,不知还有多少人愿意远征……”

        永恒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现在各方都在为成仙而准备,不愿耗掉自古至今的积累。

        “怎能就此结束,我原始湖与血凰山愿为诸位道友讨个说法。”

        太古古皇很强势,有人站了出来,要进行第三次征伐,树立其赫赫威名,不甘这样败亡。

        永恒主星,站在一座断山上,四野落叶飘零,他仰望灰暗的天空,轻语道:“一场大难来了。”

        “殿下我们走吧。”那位曾与炎麒一战的大圣说道,垂手立在他的身后。

        道一开口,道:“永恒必败,实力远无法与北斗相比。借助皇道仙威,固守一些年没问题,也许可以间将神来进来。”

        “即便能守上十年、百年又如何?最终还是要被人踏破,北斗集中了这片宇宙诸皇的后人。”大圣轻叹。

        道一笑了笑,道:“也许没有那么糟糕,也许几年就会有惊神之变,北斗的成仙路要开启了,真若出现,谁会顾这里?”

        星域间的碰撞,短暂的停顿了一下,双方都很压抑,近乎窒息,因为他们知道下一次将会有一场更为可怕的狂风骤雨。

        “殿下,你没有时间耽搁了,该走上那条路了。”大圣提醒。

        道一点头,道:“是啊,时间紧迫,我也想去看一看,这一路上会遇到哪些不世强者,将我磨砺到绝巅。”

        “这片宇宙内的最强族都有一条自己的祖路,但殊途同归,最后会汇向一起,殿下还不知会遇到哪些人呢。”

        “你说这条路重要,还是成仙路重要?”道一带着笑容问道。

        “成仙路是古之大帝在期待的变局,而这条古路则可以让人变强,据传终点会有究极之变,最终闯过者都会证道。我也不知那一条路更重要。”

        叶凡的计策实现,引发了北斗祖王与永恒的十年之战,而这却是血与骨铺垫的画卷。

        第五阶段的进化液成功淬炼出,清香弥漫,让新的天之村沸腾,这无疑是将影响深远,让天庭有了足够的底气应付将来之变。

        可他还是深深的忧虑,万古来最大的变局将要出现,成仙路是否会开启,不知这一战后这天地间还剩下什么,故人还能否再相见?

        叶凡建议天庭远离北斗,亦不在永恒,脱离一切战场,独立星空中,当忍受百年孤独。

        金黄的麦田,锦鳞跃起的湖泊,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叶凡坐在田头,听着沙沙之音,心中宁静。

        “战,战,战,杀,杀,杀,死的人太多了……”自退出永恒后,他觉得有些疲惫,可这就是修士的路,在艰难困苦中逆行而上。

        他取出一玉鼎,内第五阶段的装进化液,服了一些,剩下的浇在身上,开始炼化。

        他不想藉此成圣,但是无疑间尝试却发觉,他的圣域壁垒远超常人,坚固的让人震惊,很难打破。

        叶凡不忧,反倒笑了,那就惊人的积累冲破吧,到时候一具粉碎,化为圣人。

        他以第五阶段的进化液炼体,不能助他得道成圣,让让齐罗都不死不得其解,因为这对他都有用处。

        整整一年他大半时间在静坐,偶尔会徜徉山水田地间,化尽杀气,翻阅那卷自然大道,感悟己身之秘。

        在这个过程中,他接连打开身体一处处宝藏,什么血中蕴星辰,骨中化神祇,一念道生,凡此种种,都让其战力提升。

        一年的静修,一年的感悟,叶凡终于再次上路,这一次他带上了龙马,不再是一个人前行。

        都说这是一条星空古路,得道的帝者年轻时可能都会来此争锋,那么他骑上古之大帝才能拥有的坐骑,也不算什么招风。

        最重要的是龙马的某一根筋抽了,这一次不再抗拒,死活要跟着上路,言称要去证道,日后先成为大帝,骑着叶凡回来。

        当然,这种混账话换来的是一只金色的大巴掌,差点将它给压垮。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小光头在远处不知所谓的乱喊着送行。

        “本座瘦吗,吃几尊圣人都没问题!”龙马打了个响鼻,踏入星空,就此远去。

        天之村,众人送行,默默挥手,一别不知多少年后相见了。

        姬子、圣皇子在后来的几年中也相继上路,走上了自己的皇道磨砺历程,就此不知去向。

        北斗风云变幻,诸圣降临,据说金乌族的太子殿下也到了,引发整片星域震动,各族皆来朝拜。

        而后通天古星来人,勾陈古星有绝世强者降……成仙路的风波越演越烈!

        可惜,这一切都与叶凡无关了,从此这个星域只有他的传说,而再也不能见到本人了。

        十年,叶凡一走就是十年,他骑着龙马,沿着那条古路孤独的前行,追寻前贤的足迹,走上了最强者的试炼之路。

        远离了北斗,跨过了永恒,这一路上危机不断,血战不辍,他是一路打过来的。

        所遇之艰难,面对强者之恐怖不为外人所知,强如他也有几次发生意外,险些殒落。

        十年征程,他自己都不知来到了何方,见过蚁族圣王,打过石中残圣,战过灵族余孽,斩荆棘、披日月而行。

        这是他疲惫的十年,也是他收获的十年,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强者,遇到了成千上万种秘术,将他服用进化液而急于求成的弊端都磨灭了。

        在这一路上,他留下了一段不败的神话,就连龙马也是威震异域,闯出赫赫威名。

        路途遥远,十年马踏星域而行,并未见到一颗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古星,最多只是枯星上的小世界。

        而有些种族,不需要生机,可以在枯寂中生存,比如说石中残圣。

        十年大战,血与火的洗礼,让叶凡心坚如铁,迈出了自己的道路。

        十年飘摇,永恒主星差点被打废,各大族损失严重,若非一位白发人背负黑剑出现,一剑寒光斩杀太古十族,恐怕这里已成为荒凉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