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麒麟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麒麟恸

    作品:《遮天

        道一神色一僵,他万没有料到会出现第三件帝兵,这将会扭转战局,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

        “道兄,我真是身体抱恙,不得不如此,你借我生命古树,我转身就走,下次还你。www.00ksw.org”叶凡一脸诚恳之色。

        道一露出一缕忧色,不想就范,欲拖延时间,可是叶凡不给他机会,持绿鼎向下压落,马上就将危及到古皇阵图了。

        炎麒见状,一边大战一边开口,道:“道友助老夫脱困,必有厚报,自此之后火麟洞与你将成为永远的朋友。”

        “前辈休要慌,我来救你。”叶凡又向下压了一下绿鼎,蒙蒙清辉慑人,可他很有分寸,并未涉入,道:“我本领低微,没有妙术,要不前辈先传我一古皇秘篇的神术,以此突破法阵。”

        炎麒心中暗恨,已经放低了姿态,可这狂徒却依然趁火打劫,给他压力。

        火麒子眼睛中杀气腾腾,跟两团火苗般在跳动,不过却被叶凡直接给无视了,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道兄,我有暗伤,急需仙药,你若不助我,那就算了,我也不想活了,就以这古皇法阵来葬吾身。”

        叶凡发狠,绿鼎瑞光艳艳,蓬勃精气四溢,坠下数十丈,磨灭了不少古皇道痕符号。

        这是阵图延展出的神能,虽然不伤阵主体,但是再这样下去,绿鼎可就真的要撞上了法阵。

        道一没有了笑容,生平第一遭这样被人威胁,暗叹自己最后关头不该去惹他,竟招来一件古皇兵!

        “啊……”

        一声惨叫传来,又一位圣人毙命,来自混天族,为太古十大王族中的成员,法力通天。

        “道友我传你一神术,名为麒麟斩,可杀诸神,你且听好!”炎麒沉不住气了,跟在他身边的古圣都是值得庇护的人,这样死去实在让人痛惜。

        “好,我洗耳恭听。”叶凡笑道。

        “慢!”道一开口,有所取舍,手中出现一段嫩枝,能有尺许长。

        与此同时,炎麒传出一道神念,告知一则秘术,没入叶凡的耳中。

        叶凡心中冷笑,炎麒真当他可欺吗?这则秘术很非凡,可是却有一处缺陷,这是以斗战圣法快速推演得出的结论。

        道一做事很干脆,绿霞一闪,枝条冲霄而上,出现在叶凡的掌心。一串若翠玉铸成的嫩枝,晶莹剔透,飞光喷彩。

        同一时间,炎麒大圣持神杖沿着嫩枝划过的轨迹冲向天穹,想藉这条生路遁走。

        但是,对手亦是一位大圣,神勇不可挡,将其缠住,生生击了回来,显然不能脱逃。

        “道兄也太小家子气了,有一株生命之树,却只截这么一小段嫩枝予我,仅能医治外伤,根本不足以疗我道伤。”叶凡叹道。

        “叶兄人要学会知足才好。”道一出现不愉之色,道:“我也只有一段枝干,并无真正的生命之树,它失落在宇宙深处。”

        “唉,如此说来,我的伤难治了,可谁愿去死,道兄那就分我一截稍粗的枝干吧。”叶凡道。

        道一郁闷了,生平第一次想暴打一个人!

        这不灭金身实在有点欠揍,尤其是见到他如此的认真与诚恳,真想一巴掌将其给扇飞。

        道一设局坑杀炎麒大圣,绝不能有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炎麒若是逃走,将来必会是毁灭性的报复。

        他有点郁闷了,最后关头怎么惹出这样一根搅屎棍?他黑着脸看叶凡,此前灿烂的笑容再难现了。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古族另一位圣者殒落,被阵图剖成两片,血染青天。

        炎麒大急,道:“道友你怎么不履行诺言,我已传你神术。”

        叶凡眸子很冷,盯着他,道:“你的神术我不敢学,我怕自己会化道。”

        “那好,老朽再传你一术,万无一失,此乃古皇秘篇之究极神学!”炎麒叫道。他心中暗自震惊,没有想到叶凡这么可怕,这么短的时间对方就推演出了刚才那一术的“暗疾”。

        道一开口,神音滚滚,道:“你就不怕我留下火麒子为质,放炎麒去杀你,让你丢掉性命?”

        “我敢如此,自有保命之法。而且你若是那样做,一切都将前功尽弃,我想身为一族大圣不会蠢到获得自由后还会受你威胁。”叶凡淡笑。

        “我若是来与你一战呢?”道一变得无比凌厉,圣威滔天,卷起万层浪,直没宇宙中。

        法阵内,火麒子变色,攥紧了拳头,眼中有火炬般的光华射出。

        “你尽可来试试看!”叶凡非常的强势,神光爆射,道:“我正需要强大的圣人一战!”

        “你需要的是强大的圣人,而非成圣的古皇子!”道一眸子深邃,直视他本心。

        叶凡微笑,将手中的绿铜鼎掂量了一下,而后猛的一掼,砸落了下来,让整片阵图都剧烈抖动,也许真能剖开!

        “好,道友助我脱困,火麟洞必有厚报,成仙路上我们结伴而行!”炎麒说道。

        火麒子咬着嘴唇,血丝渗出,一语不发,今日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他宁可战死也不想乞怜,瞪了一眼炎麒大圣。

        “好,我借你一截生命之树,你拿去疗伤。”道一有决断后,毫不拖泥带水,折断一截枝干,占据了三分之一,抖手扔了出来。

        叶凡运转兵字诀,拘禁到掌心,握住后浑身舒泰,被一股强大的生命之能包裹住了。

        “好,道兄做事果断,让人觉得痛快,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期待你我他日再见。”叶凡说道。

        道一听着他满嘴江湖话,如凡人中的那些山贼般,顿时黑着一张脸,道:“最好少见。

        叶凡挥手,向那飞船走去,似是要乘坐其离开,但是突然间,他整个人消失了,没入绿鼎内,驾驭它向着阵图撞去。

        “你……”道一变色。

        “好,道友果然有心,你我都是来自北斗,本就应同气连枝,相互扶持!”炎麒大笑。

        然而,很快他愕然了,绿铜鼎贴着阵图而过,并未撞进去,从行星上空撕裂虚空远去,瞬间消失。

        道一点头,似是了然,在此过城中并无阻止。

        “这是作甚……”炎麒身边仅存的两三位古圣绝望了。

        在这个过程中,远处一张大网出现,将叶凡那艘宇宙母船笼罩,将那片星空都遮盖了。

        刚才叶凡如果从这个方位走,正好自投罗网,一定会被捉走。谁也没有想到,他逆向而行,贴着古皇法阵穿行过去,就此遁走。

        这是一张灿烂的大网,像是以漫天星辰铸炼而成,闪烁出一道道神辉,每一根网线都像是一道星河,网住了半边宇宙。

        “现在的小辈真是一个比一个滑溜,都这么不好逮。”虚空中,一个老者叹息,郁闷的收网,正是那老佣兵霍白。

        他并未露真身,躲在暗中,看了片刻,就此远去,道:“唉,真是没有想到,他身上有仙鼎,竟错过了。”

        叶凡需要一战,但却不是在这里,两位大圣在此,各持极道皇兵,此外还有古皇阵图,陷入此地必会神灭。

        而且,神在这里吃了大亏,多半不会善罢甘休,随时会来反扑,此地不宜久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以为我是黄雀,想不到还有个老佣兵,这狗日的老东西竟然是个狠茬子。”叶凡诅咒。

        “啊……”随着始王族的圣人殒落,喋血古星上,炎麒大圣身边只剩下了一个火麒子,其他人都死了。

        “老朽与你们拼了!”炎麒怒吼,燃烧自己的生命之能,血祭麒麟杖。

        在这一刻,相距无尽遥远都可见到这里的蓝色神芒,比恒星的都璀璨很多倍,划过天宇,照亮永恒。

        蓝金神杖切开宇宙,将这残缺不全的古皇阵图撕开一角,炎麒带着火麒子冲霄而上,他的身体烧烂了半截,元神龟裂,付出了难以挽回的代价!

        “你走不了。”道一轻声说道,立在原地,但是阵图却更加的可怖了,神光扫**,无物不破。

        而那身穿道衍仙衣的大圣更是如影随形,锁定了炎麒,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仙雾滚滚,杀机沸腾,将炎麒淹没,古皇阵图无匹,无需催动,自行封天。

        “殿下,我拼死也要把你送走!”炎麒浑身是血,唯有头颅还算完好,其他部位都全都血液,都快熔化了。

        “炎麒!”火麒子叫道。

        “这一次,我将成为火麟洞的罪人,因为我送不走麒麟杖,只能将殿下送走,需要以此神杖挡住他们,不然他们会追上殿下的。”炎麒大口咳血,眸子暗淡。

        炎麒喷了一口精血,而后怒啸,神杖全面复苏了,可是道衍神衣亦如此,不弱于他,进行压制!

        同一时间,阵图锁定了他,斩其神魄,杀其元魂。

        “炎麒你走,带着麒麟杖逃去!”火麒子大叫。

        炎麒没有说话,整个人越来越亮,将诸多恒星都比了下去,释放不朽的力量,他的身体快速瓦解了,大圣精血被蒸发了个干净。

        他只余一颗头颅与麒麟杖合在一起,眸光无神,催动此兵,劈开了一角阵图,震出一条虚空通道,将火麒子打了进去。

        “皇子你要活下去,将来凭借你的血脉最起码也是一代准皇,而我的成就仅止于此。麒麟杖会被他们得到,但是无人可永封,皇兵不可辱,他们最多以道衍神衣与阵图压它几十年,最终它自己会飞走的,极道兵器内的神祇无人可灭,除非道一成为大帝。”

        “皇子你要保重,我不能为你护道了。皇子要取他人之长,道一这样的人才可怕,能活的久……”炎麒的声音微弱了下去。

        火麒子痛苦大叫,可是进入黑暗的虚无中什么都见不到了,也听不到了,离开了那处战场。

        炎麒躯干成为了血泥,头颅也龟裂了,眸子暗淡,可是却依然与麒麟杖合一,挡在了那里……泪水模糊了火麒子的双眼,方才他还在对炎麒不满,怒其妥协,恨他对道一与叶凡低头,可是最终一切都是为了救他,根本不是为了自己活命。

        “啊……”火麒子从虚空中坠出,落在一颗死星上,他揪住自己的头发,跪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

        “我会变强的,绝不止步准皇!”他悲吼着,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孤独的恸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