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皇级战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皇级战

    作品:《遮天

        神皮古卷,生命之树……都是局中的一环,只为引炎麒大圣步入古皇法阵中,进行格杀。www.00ksw.org

        大幕落下,杀局开启!

        这是一场残杀,鲜艳的光,刺目的芒,一道道、一条条化作龙吟凤鸣,扫杀在场诸雄。

        在那山脉深处,道一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身边的大圣已出手,针对那火麟洞的蓝金神杖进行压制。

        古来什么最厉害,舍去活着的大帝外,自然是他们遗存的兵器、阵图,尤其是后者不需要催动法力,只要运转,相当于古皇出击。

        血花飞舞,古族的圣人们大败而逃,一具具尸骨留下,一条条生命结束,在古皇杀阵中他们脆弱如瓷器。

        每一道光扫过都有一人身死,浑身都是裂痕,包括元神,诸圣在喋血、殒落。

        “砰”

        一头如山岳般高的黑猿,背生魔翅,仰天栽倒在血泊中,一道古皇剑芒洞穿了他的额骨,一击毙命。

        “啊……”

        另一名祖王,身化四头八臂,同对四方,抵御绝世杀芒,但依然是徒劳的,一瞬间浑身都是血洞,不甘的死去。

        没有人可以抵抗,他们疯狂冲击,想要逃走,可怎能脱困?

        古皇阵图被激活,自行运转,不用人为主导,这是一处与宇宙隔绝的杀场,光束扫过,唯有毁灭。

        整颗行星都被封锁了,在这一刻竟无一人能走脱,血气弥漫,道纹缕缕,交织在一起,成为修罗的天地。

        “大圣请救命!”诸圣一起向着炎麒靠拢,目前唯有他那里可以支撑,蓝莹莹的麒麟神杖复活,镇压乾坤,形成一个短暂的宁静港湾。

        在这片法阵中,一道道巨大山峰化成了道痕,向前压来,古皇法阵可赋予天地万物神灵志,让它们短暂不朽,与极道同存。

        一个通体乌黑、双翅一展达十几里的古族强者,想凌天而上,结果却被两座靠拢过来的山峰挤压在了当中,成为肉酱,鲜血如小河般汩汩淌下。

        一条人首蛇身、躯体长达**里的古族强者,龙行蛇伏,被一片阵纹绞断,血染大地。

        这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大战,古皇法阵即便是残缺的,只有不足三成阵图留下,可依然能斩尽天下雄主。

        此时没有悬念,阵图复苏,朦朦胧胧,交织出的光芒遍布这颗行星,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炎麒怒啸,目眦欲裂,火麟洞的强者除去他与火麒子外全部被诛杀了,而追随他们的他族古圣除却**人外也快速覆灭。

        时间太快了,这几乎是瞬杀。

        这就是古之大帝的威势,生前冠绝天下,死后亦威震万古,不可抗衡。

        炎麒大圣怒吼着,以神杖撕裂天地,想要杀出一条生路,蓝光卷霄汉,他能护住身边几人的周全,暂时挡住阵图,可是对方也有帝兵,快速杀到了近前。

        道衍仙衣光芒亿万缕,背后仙气凝聚,浮现出数十柄黄金仙剑,一起轮斩下来,打的他接连倒退,口中喷血。

        道一通晓此地的皇级法阵,将怎样出入之法告诉了他身边的大圣,再加上道衍神衣护体,此人勇绝一域。

        现在他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比之数日前要强盛不少,打的火麟洞的大圣变色,此人不弱于他。

        这是决战,不死不休,古族能否逃生全看炎麒是否足够强,唯有他才能逆天。

        “你可敢与我一战?”

        火麒子长啸,满头蓝色发丝飞舞,修长强健的肌体浮现出麒麟图案,浑身血液似雷鸣,震的天宇都炸开了。

        道一身姿挺拔,如朝霞一般灿烂,微笑道:“有何不敢,可你还有命与我一战吗?”

        “炎麒你给我挡住身穿古皇衣的人,我去杀了那个祸首。”火麒子开口,他脚下出现一条条纹络,一张古图伴随而生,载着他化成一缕光冲了出去。

        道一露出异色,凝神备战。

        那是一张麒麟图,宛若有生命,斩断地下冲起的阵纹,它护住了火麒子,称得上是一宗神物。

        “能在残缺的古皇法阵中移动,限于材质等,虽然不是帝级兵器,但也可列为仙珍了,出自古皇之手。”道一轻语。

        每一位古皇都法力凌古今,除却自身的兵器外,也许还会为子女等炼一些保命的法器。

        “殿下,我来帮你除他!”消失多日的銮封、弥罗同时开口。

        “算了,你们对古皇阵图不熟,又没有皇兵护身,走错一步都会殒落。况且,我需要他,也想与他一战。”道一笑了,很是轻松,并未在意。

        他用手一点,一枚玉坠出现,竟然撑开了虚空,出现一个暗道,让銮封与弥罗离开。

        “你们回永恒主星,去将那些未曾赶到此地的北斗强者斩掉。”他下了这样一道命令。

        銮封、弥罗遵旨,他们心中激动,直到今日才知晓此人是道衍神明的幼子,被封神源中,于这一世复活。

        不久前有人告知他们,可持神皮古卷寻找坦牟星域,不需抵挡域外圣兽,却没有想到,神秘人竟有这么大的来头。

        两人消失。火麒子长啸,他怒发冲冠,脚踏仙珍麒麟图,瞬息到了近前,大战道一。

        在火麒子的手中,出现一杆蓝色的神杖,璀璨晶莹,竟然散发出了无上帝威。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幕,骇人心神,第三件帝兵出世了吗?这怎么可能!

        这是一件仿品,与麒麟神杖一模一样,亦是禁器,所能用的次数有限,可威力却不弱。

        当年,叶凡为杀天皇子时,与数位古皇子大战,曾遭遇过,他以绿鼎抵住了。

        而此时火麒子突然祭出这件皇兵仿品,这是要一击必杀,想要以一己之力瞬间扭转战局,毙掉祸首。

        因为仅存的几位圣人也要殒落了,每耽搁一秒钟都会有鲜血溅起,是不可承受之重。

        道一收起笑容,身上浮现淡淡黄金光,一件恐怖的不朽神衣披在了他的身上,皇威弥漫。

        他同样有一件帝兵仿品,此时突兀出现,蓬勃金气沸腾,滚滚而出,要将这天地撕裂。

        两人没有接触,这是属于古皇兵的对决,无关他们两人的实力,隔空对战。

        蓝莹莹的神杖劈落,金色的道劫仙光飞舞,两者间爆发出了刺目的芒,隔空硬撼!

        “噗”

        火麒子大口吐血,身子横飞了出去,他满头的蓝发都倒竖了起来,张口就是一道雷光,状若一头怒麒麟,又一次扑杀。

        道一岿然不动,依然是隔空大战火麒子,两人间雾气朦胧,道痕千万缕,两件皇兵仿品在冲击。

        “可敢与我去域外一战,扔掉皇兵,凭实力一战?”火麒子喝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道一从容的说道。

        “我的皇兵仿品被仙鼎砸出了裂纹,自然压制不住你的神衣,敢与我凭真实力生死战否?”火麒子道。

        “第一,你的境界低了我一截,与我战必死无疑。第二,你们已入瓮,我不想打开缺口。第三,你若能侥幸逃走,将来境界够高时,我可应战。”道一了解到火麒子的修为后,说出这样三点。

        火麒子被人轻视,眼如神灯,心中憋了一股郁气,一啸动九霄,催动神杖,让它燃烧了起来,要拼上一命。

        “回来!”

        炎麒大圣惊道,他怕火麒子耗掉本源,不顾一切的与敌手同归于尽,而且他觉得,这样做也不一定能够干掉道一,此人多半成圣了!

        炎麒一转身,手中真正的麒麟神杖光芒裂宇宙,将火麒子给卷了回来,护在身后。

        这个时候,惨不忍睹,前后共有二十几名祖王来到第五神星,可是此时只剩下了五六人,其他全部战死。

        情况无比危急,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得死,对方有帝兵,有古皇阵图,不可对抗。

        “皇子,你借助麒麟图先离开!”炎麒暗中传音,他心中苦涩,预感到了不祥。

        然而,道一平静的站在不远处,不给他们机会,随时会对火麒子出手。

        “天要亡我等不成?”炎麒大圣绝望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一位古皇女没有来,不然真的断送了一切希望。

        道一彻底控制了局面,古族败亡是早晚的事,他睁开了天眼,而后剖开了云雾,望向域外,盯着叶凡与老佣兵的飞船,他露齿一笑,道:“两位安好?”

        老佣兵叹道:“老朽有眼无珠,见过殿下。”

        “前辈是一代奇人,何需如此,这里还有一些凶险,请早早离去吧。”道一开口。

        “好!”老佣兵霍白很干脆,转身就走,消失在了宇宙深处。

        “这位道兄,你神气内蕴,仙骨暗生,多半就是那不灭金身吧,不如下来一叙如何?”道一笑道。

        炽盛的光冲起,行星上的古皇阵竟然蔓延,许多大道符号飞了上来,这并非阵图,但却是它神能的延展,一样可怕无边。

        叶凡也笑了,道:“相见就是缘,道兄这么盛情,我岂能不从。”

        轰!

        他穿上了一件五色神甲,比以前的强大了很多倍,这是圣人王的无上宝甲,而今落入了他的手中。

        这自然是前些日子在永恒主星活动的结果。

        而后,叶凡手持一尊锈迹斑驳的绿鼎,压向那一个个皇道符号,受到刺激与威压,铜鼎绿霞澎湃,全面开始反击与压制。

        “这是……”

        道一第一次露出惊容,失去了刚才的从容,这种气息如汪洋般,绝对是一件帝兵,能够剖开部分阵图。

        两件古皇兵合在一起,肯定能打穿出一条生路,会让他所有布置成空,将前功尽弃。

        道一神色凝重,不能镇定了。

        “道兄,我身体有恙,需要仙药疗伤,打个商量,将你的生命古树借给我可好?”叶凡一脸认真之色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