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圣兽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圣兽

    作品:《遮天

        一根金色的神羽,代表了准帝的一缕气机,虽可称之为其皮毛,却也是惊天动地的,敌对古圣一般不敢这样拈住。www.00ksw.org

        神,他的神色如亘古不变的寒冰,没有什么喜怒哀乐,只有冷漠,两指夹住,看了又看。

        远处,巨犼发毛,身躯颤抖,它是四象圣地的护山神兽,正好见到金乌丧命,转身就逃。

        他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只在荒古年代时见一个类似的可怕男子,他知道绝不可敌。

        “咻”

        白发男子抖手,那根金色的神羽飞出,破空而至,荒古巨犼大叫,庞大的身体射出无尽秩序神链,各种古兵齐出。

        结果不能更改,一朵血花溅起,它的头颅被金色神羽穿透,元神被杀。

        一声地动山摇的悲吼,它非常的不甘,可是眼神却失去了光彩,成为一片死灰色,推金山倒玉柱般砸在了尘埃中。

        “啊……”

        与此同时,第二道惨叫声响起,不远处另一位圣人被金羽洞穿额骨,仰天栽倒在血泊中。

        甩出一根金羽,连毙两圣,白发男子表情不变,古井无波,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这里没有准帝法器,也无秘宝,有的只是悲与恸,我不希望有人来此打搅!”神冷漠的开口,在空旷的死星上回荡。

        说罢,他腾空而起,没入星域中,化成一道电光冲向宇宙深处,正是那北斗方位。

        细看的话,会让人惊悚,这是一种极限的恐怖速度!

        他一会儿消失一会儿浮现,身体越来越模糊,最后肉身直接撕开了宇宙,冲向冰冷与黑暗的未知处。

        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不好估量,因为他没有散发出自己的本源气息。

        但是,仅凭其一击就能够轻易斩杀几位古圣来看,他的实力绝对骇人听闻,且可以凭借肉身横渡天宇。

        “一个危险系数为五星级的神!”

        叶凡望着他的背影一阵思忖,北斗真的要大乱了,各种逆天与神秘的人物齐聚,将来必有一场旷世大战。

        那将是星域中最可怕的动乱之地,真不知道流多少血,要堆积多少白骨,要死多少人。

        一块黑色的石盘出现,纹络斑驳,鲜血流淌,它撑开一道域门,走出两位黑衣人,他们降临在死星上。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巨坟,一阵探索,却一无所获,大坟中白骨无穷,死气极重,并无法器。

        叶凡叹了一口气,准帝证道失败,也许留下了宝贵的东西,但早已都被人取走了。

        而刚才那个神显然与此星关系匪浅,不然不会如此护巨坟,路径此地,还特意来祭拜。

        “神,我若踏上最强者的试炼古路,也许还会遭遇到。”叶凡自语。

        浩瀚的宇宙,苍茫的星空,繁星无量,而生命古地却十分罕见,几乎不可寻。

        叶凡横渡了也不知道多少片星域,仔细而又认真的搜索,可是不要说生命星就是曾经出现过生命痕迹的地方都不可见。

        若非见到过域外诸贤,明确知道还有火桑、通天、勾陈、飞仙等几处生命古地,他真的怀疑,宇宙是枯寂的。

        二十几天后,一颗苍茫的星辰散发着铺天盖地的生命气息从那星域深处涌来,标志着叶凡重新降临到了永恒星域。

        时隔数月之久,叶凡又一次来到了永恒主星,他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各大族都在备战。

        天元城是永恒主星最富盛名的一座主城,位于中央祖地,在其周围龙岭起伏,波澜壮阔,龙气蒸腾而上。

        在城中的西半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座座摩天巨楼耸入云霄,非常具有现代化的气息,不时可见飞船起降。

        而在天元城的东半部则是另一种情景,完全不同,宏伟的巨阙,古意沧桑的殿宇,像是一处古代凰城。

        不少建筑物凌空,悬在重要天宇中,这是一片现代与古典相结合的巨城,人口数量数以千万。

        “神蓝堡今晚将开始一次大规模的拍卖了,圣兽的血液将要出售,价值连城,可以让一个家族的整体实力就此提升一大截。”

        “唔,真是让人心动,那可是一头圣兽,将其血脉中的神性与圣力分解出,可让一族血脉强大很多倍。”

        在东城区的一处古堡前,许多人都在围观,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屏幕上正在播放将要拍卖的一些物品。

        街道开阔,叶凡沿着古代的石路走到近前,认真看了一会儿神色相当的怪异,神蓝堡拍卖的圣兽血竟源自古族,那是一位祖王。被人斩杀于上次的战役中,只因他生有一对鹿角,躯干比人类高上一截,就被认作是一头圣兽。

        永恒主星的人那种自负与骄傲可见一斑,将堂堂一代祖王都认作是一种野兽。

        北斗高高在上的祖王,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却也是一种悲哀。不久前,先行探索到此的强者初时获大捷,所向披靡,结果两日后就有绝世高手出世,将他们纷纷斩杀。

        “唔,说起来,那个妖神还有不灭金身可真不是东西,北斗野兽横行,圣兽很多,是一处可怕之地,他们居然如此阴损,引我永恒主星的人入瓮。”

        “是啊,最终那批圣兽攻伐了过来,幸亏銮封圣者出手,不然真会有一场血祸。”

        “北斗那个地方很可怕,据说搜索他们的神识,发现那里还有更高等阶的圣兽,也许会打过来呢。”

        “欺我永恒主星无人吗,銮封等几位绝世强者不是说了吗,将来那里会成为有志证道者的狩猎场,圣兽资源无尽。”

        “这只是一种勉励,希望后人奋起而已,谁能证道,谁能成为古代神明一般的存在?”

        叶凡听着人们的议论,渐渐知道了那一战的一些影响,此役落幕,让永恒主星的人警醒,不再自大。

        他沿着大街向前走去,又见到了几个负有盛名、传承久远的拍卖行,同样要拍卖圣兽血液、骨骼、犄角等。

        上一次大战古族几乎全部殒落,被各大势力瓜分,有些人拿出部分不需要的血肉等来拍卖。

        星空深处,一艘巨大的母船中,古族真正的大军在数日前就到了,没有一个是弱者,暗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许多人脸色铁青。

        “我大力牛魔族被当成了圣兽?”一头体格健壮、生有一身黑色牛毛、摇晃着一对黑犄角的古王愤声说道。

        他的牛鼻子差点气歪了,在向外喷吐白烟,古族何其自尊,而今却被人当成了野兽。

        “很好,如此轻贱我等,连我血凰山的古圣的骨头都被在拍卖,当成了一只圣禽,这次不扫平他们,我自绝于此!”

        血凰山的一位祖王自语,他是太古皇族,平日高高在上,生具人体,虽然有的族人有禽鸟特征,但也不能被人辱成禽兽。

        这些都是强大的太古巨族,看不起人族,而今却被另一颗古星的生灵轻贱,实在让他们愤怒。

        “敌袭!”

        巨大的警报声在永恒主星四处响起,让每一个大族都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叶凡也是一怔,仰望天空,但却并未见到圣人降临,只是有一艘艘战舰在升空。

        “并未发现敌踪,可是据传有几大家族都丢失了宇宙母船,加起来竟然高达八艘,一定是那群圣兽又攻来了,不过这一次他们很谨慎,没有立刻现身,为自己留了退路。”

        “不用担心,銮封圣者等绝世强人一直在等待他们出现,据传这些圣兽的血液中凝聚的神性可以提炼出来,化为一种主料,用以淬炼进化液。”

        所有人都在议论,永恒主星弥漫起一种紧张的气氛,他们虽然充满了优越感,但是一群“圣兽”攻来还是很可怕的。

        叶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两边都不是善茬儿,最好来一番强烈的大碰撞,各自吃些苦头。

        当夜,天元城灯火通明,如一颗巨大的神珠镶嵌在大地上,漫长而古老的岁月间,这里曾诞生过神明,一直是中心圣土。

        许多人都在希冀,不少大族都想去拍卖会竞争,获得圣兽的血液与骨骼等,提升家族的实力。

        叶凡在天元城内行走,不时盯着阴霾的天空,感受到了一种大战前的宁静,暴风骤雨将来。

        刷!

        一道流光划过长空,神蓝古堡立刻从地面消失了,天空中出现一位三头六臂的祖王,来自混天族。

        他大袖一抖,地上那些最宏伟的拍卖行相继没入了他的袖口中,这是一招名为袖里乾坤的太古大神通。

        因为,这些拍卖行除却拍卖圣兽血外,据传还有进化液可能会出压轴出售。

        “来了,本尊等你们多时了!”

        一个浑身都紫光闪耀的人从城中冲天而起,飞向天穹,手持一口紫色的圣剑,晶莹剔透,长达数百丈,立劈混天族的祖王。

        “是銮封圣者的三弟子,有他坐镇,应该无恙!”城中响起很多惊呼声,纷纷大喊了起来。

        “轰!”

        天穹上,发生出一次激烈的碰撞,虚天都湮灭了一大片,两圣大战,黑洞无边。

        无声无息,一艘母船出现在苍穹上,舱门打开,**名古王向外走来,一个个都很冷漠。

        “尽管有一些强者,但也都是借助外物而已,战斗不会持续太久!”

        这位祖王的话语刚落,一声剧烈的大爆炸就发生了,他们身后的那艘圣器级别的宇宙母船火光卷霄汉,发出毁灭性的波动,寸寸崩开。

        “啊……”

        祖王遭受重创,这是圣器在炸开,相当于他们自毁时般的力量,相当的恐怖。

        战斗就此开始,两大星域的碰撞在这个夜晚拉开了大幕,在其他巨城也有类似的圣战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