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神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神

    作品:《遮天

        准帝尸体,高耸宇宙深处,头顶九天,脚踏九幽,日月星辰围绕其旋转,张口就是一挂天河。www.00ksw.org

        这等场面,震惊人世,任何人见到都会双股战战,心胆皆寒。

        那浓密的黑发堪比星河,古铜色的肌体历经也不知多少万年都了不腐朽,依然闪动光泽。

        “准帝法器,它藏在哪里?”那只金乌虽然在发颤,但是却也无比激动,盯着此尸观看。

        那将是一件无比珍贵的神器,也许能让他窥视到无上的证道奥义,因为此雄伟磅礴的尸体是因证道而亡。

        叶凡也深知,这个地方的重要性,无比宝贵,一位准帝在此殒落,一定凝结出了天地的奥秘,有志证道者莫不会疯狂。

        究竟是尸体,还是法相道则所化,为什么这样的真实?那带着血迹的面部,紧闭的眸子,有无尽的沧桑与悲凉,太过传神,仿佛过失去生命。

        混沌气缭绕,准帝尸体犹若开天辟地失败,在此终结了一生,有辉煌绝巅坠落进深渊。

        “咦,又有人来了。”叶凡主意到,追击他的人又有一批赶到了此地,都隐藏在暗中,全都震撼,但却不敢妄动。

        因为这个地方太可怕了,即便是古圣来此,都胆战心惊,可却没有一个人退走,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地方的可贵。

        轰隆!

        突然,天地间发出一声轰鸣,震的古圣的魂魄都差点出窍,一个个脸色苍白,躯体颤抖。

        这尊庞大的准帝尸身动了,无尽的道纹内敛,其躯体在收缩,缓缓的归于一点。

        他这是要化道了吗?

        整片星域都摇动了起来,散发出了万古苍凉之气,这尊尸体不断的模糊,所有天道神则都内敛,向其中一点聚去,正是他的额骨,也就是仙台。

        “果然是法则法相,并非真实的准帝体!”金乌哆嗦着说道,他身为一名古圣,却承受不住这种波动,浑身龟裂,一声痛呼,化成一道金光远去。

        叶凡也无声的倒退,远离此地,默默关注,这个准帝留下的道则法相真的太恐怖了,仅仅是这种正常澎湃出的气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隆隆大道震动古老的星域,宛若太初之音,恍惚间像是从宇宙初开时传来,振聋发聩,让人有悟道的迹象。

        叶凡盘坐在母船中,认真聆听,凝神感悟,进一步夯实自己的道果,揣摩这天地间的道痕。

        “轰!”

        终于,最后一声巨响,庞大的准帝尸身暗淡了,千万道则都融汇进那尸体的莹白额骨。

        尽管那里碎掉了,鲜血淋淋,但是依然是道的主宰者,成为归宿地。

        最后,准帝消失了,他化为一缕缕的道光,散在了宇宙中,其中额骨内最惊艳的一束宛如天河,直接没入其头顶上方的古星。

        那曾经是一处生命源地,因他证道而走向了终点,成为一颗死星,而今生机绝无。

        宇宙安静了下来,又彻底的归于了死寂,没有了一点声息,一片黑暗与冰冷,再无一丝异象。

        只有那颗曾经的生命古星有些怪异,记录了曾经的悲凉,讲述着上古的一场的大难。

        刷!

        一道光影快速扑向古星,速度达到了极致,这显然是一位圣人,想要搜寻这颗古老星辰的无上大秘。

        叶凡刚要动,但却又停下了,有人后发先至,从宇宙深处长啸而来,神识惊人。

        这绝对是一个强者,身材修长强健,白发披散,背负一口黑剑,瞬息而至,强盛气息迫人。

        他先一步进入了古星,那冷冷的回眸间,扫向宇宙时,让人一阵压抑,如坠冰窖。

        叶凡心神一动,这是超级可怕的人物,并非追击的人,是从何的而来,怎么突然出现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没有妄动,因为这太可怕了,这可是一片陌生的星域,早已化为死地多年了,怎么会有一位强者横渡至此?

        他能够一个人在宇宙中行走,绝对是一个让人头皮发炸的绝世人物,不然何以敢如此!

        叶凡确信没有见过,可是金乌、山魈等追杀他而下来的人却不知晓,以为此人与他们一样来自北斗,沿着星空中留下的线索,为绿铜鼎与人族圣体的性命而来。

        咻!

        那只金乌也动了,冲向那可死星,化成一道金色的闪电,瞬息而至。

        七八道身影冲了过去,向那巨大的古星降落,都想寻找准帝法器以及古星上的其他遗迹。

        这样巨大的生命古地,以前说不定诞生过古之大帝,若是有帝兵留下,那就更加的可怕了。

        这也许是一场天大的造化,每一个人都抱着这样的念头,寻到仙兵或古经将会让一族崛起,兴旺数以万年。

        叶凡也赶到了,不过却没有降临,以宇宙母船扫描,全方位的盯着下方的一切,观看这些人。

        山岳倒塌,瀚海干涸,古洞寂裂,断壁残垣,这是一片破败地,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寸草不生,赤地无疆。

        当年的准帝所证道果过于诡异,从未听说过证道失败会连累一颗古星,他所修知道很非凡。

        叶凡以宇宙母船仔细扫描,终于在古星上发现一点光亮,也是唯异常处,那里有一块石碑,竟然高足以万丈!

        他是以一块晶石刻成,插在地面上,在那里有一座高度相仿的巨山,宏伟而壮阔。

        这可古星,过去可能会有很多巍峨的大岳,可是却全都断裂了,除此一座外,都未能完整保存下来。

        “不对,这座山的形状看起来这么的怪异,这像是一座大坟!”叶凡震惊。

        万丈高的石碑,万丈高的巨坟,这是何等的高大与宏伟,震撼人心。

        不过已经见识到了准帝昔日殒落时所烙印在这片虚空的景象,此时再见到这些叶凡也不是那么的吃惊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巨坟通体成暗红色,像是浸过血,被众生鲜血浇灌过,才造成了这等景象。就连它附近的土壤也成暗色,阴气极重。

        白发人并不苍老,不过三十岁左右,立于巨大的石碑前,默默无语,一动不动。

        金乌、山魈、巨犼等在在不同的地域寻觅,最终一无所花,也都先后接近了巨坟。

        山魈躯体干枯,眼窝中光芒绿油油,低声自语,道:“这座巨坟有空间法阵,内部不知多么壮阔,难道古之大帝的坟墓不成,一定有神藏。”

        它登临巨坟,降落在上,想要寻找入口。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双冰冷的眸光,如刀子一样扎进了他的心中,正在冷冷的看着他。

        “你……想做什么?”堂堂一位圣级高手,睥睨天下,可是此时它被这眸光盯住后却颤抖了,身与心都在惧。

        锵的一声清冽颤音,那冷酷的白发人拔出了背后的黑色重剑,隔着万丈远,立劈了下来。

        山魈大怒,运转法力,祭出道兵,竭尽所能向前攻去,阻挡这一击。

        然而,这是徒劳的!

        黑色的重剑落下,他的道兵、神则、秘书等全部崩溃,身体被立劈为两半,心血淋淋,元神湮灭,两半血尸倒落,坠在巨坟下方。

        强大、可怕、冷酷……叶凡快速做出评价,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仅一剑而已,将一位圣人级的山魈就给立劈了,像是斩了一只蚊子,微不足道。

        不多时,又传来破空之响,四位圣人级人物从不同方位赶到这里,降落在了暗红色的巨坟上,亦是想探索。

        然而,等待他们的又是一声龙吟般的金属颤音,白发冷酷男子,再次拔出黑色长剑,横扫而过。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四位古圣全部被腰斩,上半段身体与下半截身子分开,鲜血淋淋,惨状惊人,连此人一击都挡不住。

        很快,他们的悲吼也止住了,因为一剑过后,身体断裂,元神竟也碎了,死于非命。

        叶凡在域外,透过母船,将这一切看的真真切切,倒吸了一口冷气,将此人的危险系数直接提升道了五星级!

        仅出一剑,四位古圣同时毙命。

        “此墓埋葬了一整颗古星的悲与恸,亿万生灵皆葬于此,岂是你们踩踏与落足的地方。”寒冷的话语,随风而呜咽出,他冷酷而高不可攀。

        不久后,一道金光劈开虚空,降落此地,金乌出现了,它持着准帝的一根金色神羽,显得很小心。

        当从巨坟后转过来,见到白发人的刹那,顿时心头一紧,道:“朋友你是谁?”

        “神!”白发强者只吐出这样一个字,冷漠中带着一种威严,睥睨天下。

        “神?”金乌咽了一口唾沫,不自禁倒退了几步,它心中有些怕,此人如此说话,不是绝世恐怖,就是非常自负,很危险。

        而域外叶凡见到这一幕后,却是打了个冷颤,神这个字很诡异,让他想到了在永恒星域时听到那个组织。

        “猎杀走上星空古路的所有强者,极度可怕!”这是姬皓月留下的九则信息时,关于神这个组织的描述。

        此外,永恒主星的人,也是谈神色变,对他们非常恐惧。

        以他在永恒星域那样的表现,杀败圣人级的母船,抗衡古圣,对方起初还要考验他,最后才说要他加入。

        这绝对是一个诡秘而强大可怕的组织,而眼前这个人直接自号为神,难道有什么关联不成?

        这只强大的金乌显然感觉到了不妙,转身就走,但是那个白发男子冰冷眸光望来,顿时让他僵住了,无尽杀机冲体,像是有十万天剑抵在了他的身上,一动不敢动。

        神出手了,没有杀他,一把就将他从上万丈外拘禁了过来。金乌大叫,剧烈挣扎,但是如蚍蜉撼树,没有一点用处。

        神一指点在他的额头,读取记忆,自语道:“来自北斗,到省却了我一番功夫,正好要去击碎成仙路。”

        “噗”

        当神松开手后,金乌刚冲天而起,它所持的准帝神羽突然倒转,将它自己给劈裂为两半。

        而后,金光一闪,冲向地面,一根金色的翎羽落在了神的手中,他自语道:“竟有一位准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