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举族消失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举族消失

    作品:《遮天

        万古龙巢长存,以黑色的龙木铸成,触之冰冷,铿锵作响,此木而今近乎绝种。www.00ksw.org

        据说神话时代有龙在此筑巢,遗留下这样山岳高的一座乌黑古巢。太古年间,古皇在此繁衍出一大皇族,后世狠人大帝选古巢沉棺,进一步增添了它的神秘性。

        紫雾飘动,龙女身材婀娜,肌肤雪白,快如一道紫电,带着大群的族人撤退。

        在此途中,他们从许多古穴带出大量的奇珍等,宝库以及其他重地被席卷了个干净。

        “轰!”

        无上威压降临,古巢不可接近,刚到了此地还未腾空,众人就被压的要窒息了。

        “我们冲不进去!”众人脸色苍白。

        这个地方是禁区,平日间他们不会来此,那混沌龙巢中内的古棺散发着莫大的威压,让圣人都心悸与胆寒。

        “万龙铃复活吧,你是父皇生命的延续,请庇护我族!”龙女叩首,率领众人对那已经暗淡下来的皇兵参拜。

        “皇道复苏,护佑吾族!”这些人全都跪倒,共同催动神力,祭向万龙铃。

        神音化成钟波,古兵通神,果然是内蕴神灵志,散发出滔天紫光,将所有人都笼罩了。

        远处,火麟洞、血凰山、原始湖等几地的老族长神色阴沉,盯着人魔,又看向叶凡,几次想出手,但又按捺住了。

        人魔惊太古,是一个绝世凶人,除非当场毙掉他,不然万一让他逃掉,将来会有无穷的大患。

        他们都没有把握,对方掌握有绿鼎,若是想遁走,直接撕开虚空,除非真正的准皇出手,不然难以留下。

        “就这样看着万龙巢被扫平吗?”

        人魔沿着阵图的缺口前行,深入了进去,慢慢参悟,肯定能穿行而过,若无意外,覆灭该族不是问题。

        古巢前,万龙族的人脸色苍白,祭炼紫色神铃,他们既失望又绝望,几位老族长始终都未出手。

        说到底,古族也都是有私心的,并不是铁板一块,尤其是皇族间存在严重的竞争关系。不然的话,乾仑大圣灭亡前,就应该有人持古皇兵来援才对,何以只有一个浑拓劝架!

        “他们希望我族实力锐减,但也不希望被灭,可是眼下却慑于人魔之威,犹豫不前,靠不了他们了,只能依靠我们自己!”龙女说道,示意族人不要怕,勇跳乌巢,藉此来防御,说不定会有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

        “启!”

        几位遗老大吼,拼尽气力催动神兵,古兵的龙首高昂,光束更盛,龙身将众人卷了起来。

        紫龙盘绕,宛若一座蛇山,将他们护在躯体下,每一节都是大钟悠悠,而后整体向着龙巢内沉去。

        “进去了,他们没入了乌巢中!”

        几位老族长面露异色,都很吃惊。

        人魔预感到了什么,果断倒退,带着叶凡屹立在苍穹上,注视那片区域。

        轰!

        紫光蔽日,化成一片汪洋卷上了高天,冲溃了天宇,打到了域外,让许多星辰都摇动了起来。

        至于这颗古星虽未有震波,但是古之大帝的气息却弥漫而出,但凡绝世高手莫不感应到了。

        “古皇!”

        “天啊,有古皇复活的波动,这是真的吗?”

        能够做出这种判断的,都是曾经在太古年间君临一方的巨头,他们有幸目睹过斗战圣皇。

        这种波动虽然并未扩撒向四方,只是打进了域外,却让每一位祖王颤抖,忍不住要膜拜!

        这比此前的准皇阵图气息更恐怖,要强大也不知多少倍!

        而至于其他人,则直接认为这是飞仙的力量,超越了世间允许的极限,因为他们看到域外有星辰在炸开,是被紫光斩掉的。

        “这是古皇阵图!”人魔神色凝重无比,盯着那乌黑的龙巢,内部混沌翻涌,紫龙沉入。

        “想不到万龙巢有该族祖皇的无上阵图遗留下来,谁人能破,谁人敢破?”几位老族长都阵阵悚然。

        那冲霄的紫气,那打到域外的光柱,那一缕缕代表了无上至尊的道痕,在不断交织,震慑古今。

        即便数以百万年过去了,它依然不朽,让天骄俯首,不堪为敌,无法抗衡!这就是古皇图,一旦复活,神明进去也得饮恨,难以挣脱,会被屠灭。

        “太古皇的阵图与极道古兵一样珍贵,可若是闯入进去面对的威胁会更大,可斩杀任何人!”

        “这是无缺的……古皇图吗?”叶凡问道,心中不平静,他感受到了一种磅礴,实在是过于强大与恐怖。

        人魔沉默良久,静静的观看,道:“不是无缺图,余下三四成而已。”

        叶凡更加震撼了,三四成的阵图就有如此威势,若是无缺的皇图岂不是逆天了!?

        “真龙不死药!”

        火麟洞、血凰山、原始湖的几位老族长,眼中神芒爆射,那种心动与渴望不加掩饰。

        他们寿元将尽,没有几年好活了,这等逆天的仙药古来就那么几株,若是能得到,可以让他们再活上一世!

        “它曾追随过万龙巢的祖皇……”一位老族长声音颤抖。

        其他人也都口干舌燥,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是绝世大机缘,可惜他们不敢闯进去,有皇兵在手也不行。

        金色的神药半米来高,生有灿烂的九片叶子,在植株顶端更是结有一条巴掌长的小龙,通体金黄,璀璨夺目,它有生命,在颤动,朝这边窥探。

        馨香瀑布,沁到人的骨子里,每一缕香气都像是一缕仙域溢出的气,让人汗毛孔翕张,浑身舒泰。

        可惜,没有人能采集到此药。

        它距离古皇兵有一段距离,扎根混沌中,伴随在一口神秘的古棺前,轻轻摇曳,黄金仙光烁烁。

        古药飘香,那万龙铃内的遗老也很想捉住它,有人出手,探出神铃外,结果惨叫,被一股莫大的气息碾碎。

        混沌龙巢内有绝世杀机,那口古棺可抗古皇阵图,镇压此地,无人可接近。

        “这口棺椁真是让人吃惊!”

        几位老族长都已变色,他们在这个一世复苏后,都曾被乾仑请来,事实上但凡古族巨头都曾来此,相商与研究巨棺。

        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敢动手,即便有皇兵亦没有妄动,因为感受到了一种不灭的大杀机!

        他们严重怀疑,棺内不仅有古之大帝的尸体,还有无上杀阵图,会横扫了所有人。

        “而今看来,棺中除却帝尸外,可能真的有古帝阵图,不然何以能够镇压乌巢!”

        几位老族长的脸色都很难看,真龙不死药近在眼前,却无法得到,很不甘心。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万龙巢的古圣更是窝火,始终不可得祖皇的神药,当年他们沉睡,曾被惊醒,看到了那个独自来此的女子,如仙临世,不敢抗衡。

        最终,她沉棺龙巢中,没有理会他们,才让该族上下长出了一口气。

        “祖皇遗存的阵图太过逆天,部分被上苍磨灭了,化在了岁月中。还有一部分,是被这古棺镇压了,故此而今才显示出三四成的道纹。”一位老族长说道。

        这是一处逆天宝地,夺天地造化之极尽奥秘,被认为与紫山一般无二,地位等同。两地都曾有古皇占据,结果下场也相同,又被人族大帝埋棺,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嗷吼!”

        一声龙吟,响彻九天,不要说是修士,就是凡人都听闻到了,其音清冽,传遍五域,冲到了域外。

        乌黑龙巢内,有三分之一的区域发光,浮现出一个神台,照耀出了不朽的光辉。

        “古皇台,竟然是太古皇筑成的台,相传可以穿透宇宙,进入到浩瀚星河的另一岸,达到宇宙的尽头!”一位老族长激动的叫道。

        光华四溢,冲散了混沌气,让那里的一切清晰可见,万龙铃化作真龙卷起那些人冲入一道星门内,就此消失。

        “天啊,举族远行,他们难道……藉此回到了祖星,到了宇宙尽头?”

        火麟洞、血凰山、原始湖的人都惊叫,这是一场天大的变局,太古一大皇族就这么消失在了北斗。

        “太古皇留下了退路,有回到祖星的天门,我们的祖皇是否也布下了一条天路?”他们都不禁自问,全都认真思索。

        太古皇傲视古今,人族大帝亦气吞山河,他们目光长远,认同万族共存,不然一人证道,天下其他族就不用活了。

        乌巢中,混沌澎湃,那古皇图熄灭了,余下一口古棺,也将被混沌雾霭淹没,真龙不死药摇动,香气溢出,忠诚的伴于棺畔。

        “那是狠人大帝的沉眠之棺吗,那荒又是谁?”叶凡自语。

        青铜仙殿、荒古禁地、摇光地下的大墓、万龙巢……一处处遗迹,都与她有些干系。

        “我何时才能见到一尊活着的大帝,成仙路什么时候开启,到了那个时候会有帝现身吗?”叶凡自语。

        他无比的期待,真的很想见识一位屹立九天上的至尊,修行这么多年,连准帝的威势都不曾见过。

        盖九幽曾为准帝,可是血脉干枯,境界跌落了下来,不再有昔日的威势。

        叶凡盯着混沌龙巢中渐渐消失的古棺,不自禁的想到了黑皇的悲叹。

        “望天路,苍凉一梦,白发披散,碧海青天枯,万古三十帝,多少圣贤尘灰中……”

        成仙路将要开启,将会是怎样的变局,是否会化为一场劫难?

        万龙巢举族消失了,那宇宙的尽头是怎样一个所在,都还有什么族群,诞生太古皇的古星有几颗。

        “太古皇气吞山河,人族大帝亦有大气魄,他们认同万族共存,道友我等又何必刀锋相向,演变到这一步?”一位老族长说道。

        “我只知道,天要下雨,人要吃饭,时间向前,人来杀我,我便吞他,大帝有大帝的法度,我有我的道理,我还是一个人。”人魔说道。

        是亘古不变的法,还是弱肉强食的理,几个古皇族的老族长都一阵发呆,这些再朴实与简单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