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灭龙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灭龙

    作品:《遮天

        惊世仙霞出世,尽情释放不朽的光辉,这是一股让大圣都惊悚的绝代霸气,震古烁今。www.00ksw.org

        东荒、中州、南岭等地全都沸腾了,无数的强者嘶吼,在这无帝的年代,竟有一位准皇出世了吗?!

        大战到现在,各族都惊动了,消息透过域门传到了各地,全世的人都知晓,叶凡与人魔在攻打万龙巢。

        惊世大对决,演变到现在竟然惹出一尊古皇,匪夷所思,惊憾人间界!

        “太恐怖了,古族底蕴深不可测,竟还有这等无上人物存在,着实让人震惊。”

        “成仙路要开启,一代准皇活到了当世,谁与争雄,连大圣都得伏尸其脚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抗衡。”

        战局变化之快,让人难以置信,盖代人物出世,将力挽狂澜,那冲霄的仙光粗大而威严,让人想要顶礼叩首。

        “哈哈……”残破的万龙巢前,不少古皇后裔大笑,眼中都出现了泪水,在绝望的关头竟出现这样的转机。

        “人族圣体你弱小如蝼蚁,今日看你如何活命。人魔虽强,但我不信你成为了准帝!”

        “上苍有眼,竟有一位远祖自封到现在,我万龙巢将君临天下,举世共尊!”

        得志的大笑,跋扈的话语,铿锵作响,许多古皇后人都在欢呼,大声喝吼。

        他们原本都绝望了,不曾想出现这样的变故,从地狱升到了天堂,先后对比反差太大了。

        “难道说是父亲……”乾仑也一阵激动,他觉得血气旺盛,像是回到了年轻时代。

        他的老父号称小“谛缺”,是一个绝世人物,快可以比肩最惊艳的神人了。

        在那个年代,谛缺是绝艳的,即便未能证道,但却也被认为神资可与斗战圣皇比肩,号称古来最惊艳的神人之一。

        乾仑之父,比谛缺小了两千岁,资质虽有不如,但能被人称赞为小谛缺也足矣傲世了。

        当年一战,乾仑之父过于托大,想徒手独自擒人魔,结果却不曾想被太阴与太阳之力侵入,一战过后就此沉眠。

        他被封入了神茧中,一直不能醒来。

        乾仑眼神火热,自然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他其傲视太古的父亲,以为是他在茧中做出了突破。

        “闯我族地,毁我龙巢,杀无赦,你们都将死!”乾仑眼神阴冷,话语比好比万年寒冰,让人觉得冰森刺骨。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人魔虽然吃惊,但却并未生出惧意,拎着白骨棒,虎视眈眈,盯着前方。

        而叶凡就更过分了,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他抬起了一只脚,踩在镭战的额骨上,准备踏碎。

        “不,你不能杀我,我族准皇苏醒了,你……应该明白!”镭战惊恐大叫,他原本还想说出一些狠话,可是看到叶凡冰冷的眸光,立刻胆寒了。

        “人族圣体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速放开他,你的结局不会太糟糕!”乾仑冰冷的说道。

        这是一种威慑,虽然没有说什么狠话,但却比什么都具有杀伤力,警告叶若敢乱来,下场定会很悲惨。

        “从过去到现在,我没有被人吓住过!”叶凡大脚落下,镭战的额骨出现一道道裂纹。

        “你敢,镭战若受损,我让你生不如死!”乾仑大吼,动用了神音。

        所有人都呆住了,人族圣体的胆子到底有多大,准皇复活都震慑不住他吗,竟无视了这一边。

        “你若杀我,想痛快的死都难!”镭战用尽力气叫道,因为他发现叶凡的眸子太可怕了,竟要不计后果的毙他。

        “噗!”

        叶凡一脚落下,将镭战的头颅踏成了烂西瓜,血腥而暴戾,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讨厌被人威胁。再有,我放过你,你族就会手软吗,准皇又如何,大不了我战死在此!”叶凡镇定而又冷漠的说道。

        他并不紧张,相当的沉静,让一群人都怒吼了起来,镭战就这么被宰了,当着他们的面!

        尤其是乾仑眼睛都红了,大圣非草木,也有人性,这是他最宠爱的孙子,一吼山河崩,他气到浑身青筋浮现,恨不得立刻将叶凡撕裂成血肉碎片。

        “准皇又怎样,我就是杀了,大不了让他再来杀我!”叶凡桀骜不驯。

        “我要活劈了你!”乾仑吼啸天地,万龙铃剧震,仙光冲天,天地倾覆。

        然而,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劲了,乾仑也快速醒悟,一阵不安,准皇复苏,为何没有阻止这一切?

        凭借皇者之威,应该可以破开一切阻挡,逆转阴阳,避免镭战殒落的悲剧发生。

        万龙巢深处,仙光四射,雾气散去,浮现出了那里的真相。

        “这是……”所有人都一阵发呆,脸色有点发白。

        并没有什么准皇出现,这是一片法阵,而今在流动道纹,恐怖气息是它扩散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众人失落,与预想的不一样。

        “这是……准皇刻下的法阵,平日不显,只有危急到祖地根基时才会复活。”乾仑说道,有些怅然,他想到了祖辈的一些轶闻。

        “哈哈……”叶凡大笑了起来,刚才他心中真的一沉,以为出现了一个天大的变数。

        准帝,那太过于恐怖了,盖九幽血脉干枯,寿元无多,而今已跌落下那个境界,还是无敌的。

        可以想象,一尊气血旺盛,真正无敌的准帝出世,那将会多久的恐怖,绝对可以横扫天下,是禁忌般的存在。

        “天佑我族,这多半是……无缺的准帝法阵!”乾仑大圣脸色潮红,一扫失落,竟激动了起来,底气一下子又足了。

        在这漫长的无帝年代,世间什么最可怕?这个答案,不存在多少疑论,定是极道兵器与古之大帝的阵图!

        帝兵需要复苏,所需条件过于苛刻,一般的人催动不起来,就是大圣也不能真正意义上的把握住,所谓的“复活皇兵”都是相对而言。

        而古之大帝的阵图就不同了,只要误入其中,那么相当于对一位大帝开战了!

        前提是,阵图无损,是没有缺失过的。

        因为古之大帝的阵图太逆天,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以来,都先后磨灭了,只有残卷留存。

        一张准皇阵图摆在眼前,这无疑是惊世的,对它攻伐,相当于对一位准帝开战,这是找死!

        “退,全部进祖地内!”乾仑大圣叫道,他越发确信,这是一张无缺阵图了,脸色潮红,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有此阵图在,谁若肆无忌惮的进行攻伐,那么等若在与昔日的准皇决战!

        后方,皇族遗老还有一位惊艳的女子负责引导众人,冲入阵图中。

        “古皇之女!”叶凡眸光闪动,他确信那是万龙巢的龙女,封在神源中活到了这一世。

        人魔没有阻止,因为他做了另一件事,眸光炽盛,浑身古铜色肌肤发光,手中绿铜鼎仙霞璀璨,锁定了乾仑。

        乾仑大圣神通绝世,可就是他掌握有万龙铃也难以迈出一步,准皇阵图近在咫尺,他没有办法踏进去。

        刹那间,他脸色雪白,他知道完了,人魔已经不高兴了,准备血腥出手,他逃脱不了!

        “啊……”

        乾仑不甘,他身为一代大圣,就是在有古皇的年代也是一代巨头,天下共尊。可是而今却被人锁定,成为了一头猎物,这是一种屈辱,他竟然反抗不了。

        “古皇复活,神祇觉醒,助我一步之力!”他疯狂的吼叫。

        北域诸族都听到了,人们毛骨悚然,让一位大圣这样绝望的嘶吼,可想而知他陷入了怎样的绝望境界。

        紫气东来,氤氲雾霭扩散,万龙铃化为真龙,昂首长嘶,真的有了生命,在它的力量下,乾仑摆脱人魔禁锢,他第一时间与皇兵合一,融为了一体。

        他的真身进入兵器内,化为一条数万丈长的紫龙,向准皇法阵中冲去,想要逃过一劫。

        人魔终于动了,后发先至,手托晶莹绿鼎,震碎长空,隔断前路,将皇兵阻挡了回去。

        黑白两色神力自人魔体内散发出,让他看起来无比的恐怖,两者纠缠,化为了一个太极,托住了绿鼎,向万龙铃镇压去!

        这是太阴力与太阳力在交织,恐怖滔天,挡者披靡,黑白太极图承载着拳头的的绿铜小鼎,宛若一个神盘托着唯一的仙!

        乾仑大圣悚然,身体与万龙铃相合,直接撕裂虚空,逃向域外。

        他知道,根本不可能挡的住人魔,也进入不了准皇阵图内,与其如此,唯有逃向宇宙深处,才有可能躲过一劫。

        人魔的速度更快,化成一道黑白交缠的闪电,与鼎一起没入天外。他动了杀机,强势出手,不可能放过万龙巢的巨头。

        两道身影消失了,叶凡独立废墟前,面对准皇法阵内的众人,神色冷漠。

        有人要冲出来与他对决,可是又退缩了,他们没有那种勇气,人魔气息还在,环绕叶凡身上,随时会降临回来,杀他们一个万劫不复。

        清冷的风吹过,万龙巢断壁残垣,满目疮痍,一片破败,唯有最深处还有恐怖气息弥漫,让人看不穿。

        突然,叶凡神色一滞,他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芬芳,看到了真龙不死药!

        这株古药早已成精,陪伴过太过的皇,追随过古之大帝,此时在混沌雾气中出现。

        古皇族也纷纷回头,向那里望去。

        混沌气迷蒙,那里有一座巨大的龙巢,以黑色的龙木筑成,足有山岳那么高,气象万千。

        在当中,混沌气汪洋一般涌动,浩瀚莫测,压的人要窒息,有一口神秘的古棺在沉浮,镇压万古诸天!

        而真龙不死药通体像是黄金铸成,灿烂夺目,它似一个精灵般躲在那里,朝这边窥视。

        叶凡意动,今天如果能够捉到这株仙药,那可真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域外战场,不知道结果如何,这天地间也不知有多少强者在观望,都紧张到了忘记呼吸。

        “道友请留情,万事和为贵。”

        天穹上,传来了一道声音,像是在劝架,非常耳熟。

        叶凡神色怪异,听出这是浑拓大圣的声音,居然……又来当和事老了。

        “砰”

        万龙巢前,一具尸体坠落,将大地砸出成百上千条巨大的裂痕,如蛛网般蔓延了出去。

        “大圣!”

        “老祖!”

        准皇阵图内,一群人大哭,因为这是乾仑大圣的尸体,被人屠掉,从域外扔了下来!

        “又劝死了一个。”叶凡摇头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