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吃龙的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吃龙的人

    作品:《遮天

        “是你!”

        如蜂窝般密布交缠在一起的洞穴中,乾仑大圣双眼神光爆射,他望穿了层层石壁,见到了人魔,心中一沉。www.00ksw.org

        人魔的头发乱糟糟,**着上半身,肌肉很结实,拎着雪白的骨棒,位于万丈悬崖上,俯视下方。

        他们相距很遥远,且有石壁、古洞等阻挡,但却不足以挡住彼此的目光,因为都修成了通天法眼。

        怎么办?乾仑大圣阴沉着脸,紫色发丝散乱,心中乱到了极点,人魔终究是打上门来了。

        白茫茫的雪山全都被野人老爷子给一棍给打飞了,别人一击之下飞沙走石,而他却是“飞山走冰原”。

        地下呈现九个巨大的龙洞,喷薄瑞霞,阵阵悚然的龙气汹涌,宛若闯到了真龙洞府。

        “祖父,祭万龙铃,杀了他们!”镭战咬牙,神色阴狠,现在没有什么退路可言,只有一战。

        铃声震碎了长空,神痕紫金铸成的铃铛每一个都硕大如钟,连接在一起化成一头万丈长的紫龙!

        极道古皇威在第一时间发出,席卷了整片北域大地,这种神威一击,可将整片北部大地打沉。

        万丈紫龙旋腾,古洞中皇气磅礴,滚滚沸腾,压盖古今的威势弥漫,像是有一尊无敌的古皇活了过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万龙巢上至祖王下到仆从,没有一个人不震撼,数以百万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攻打龙穴。

        开从未有之事,恐怖的力量扩散,自那悬崖上铺天盖地而来,将下方淹没。

        “人魔……他回来了!”

        有些老奴当年经历过那一战,一个个忍不住颤抖,此地老主人就是此人打伤而陷入沉睡中的,至今未醒。

        “熟悉的味道……”人魔开口,牙齿晶莹雪白,站在高处俯视下方。

        “该死的魔头你终究是寻来了!”一个老奴说道。

        “咻”

        人魔没有说什么,可怖的眸光射出,穿过洞穴,横贯防御大阵,将此人击碎,化成一片血雨。

        简单而暴戾!

        众人脊背发凉,战战兢兢,人魔太强大了,圣级法阵对他无效。

        乾仑大圣位于古穴中,顶天立地,被紫色龙体环绕,复活了古皇兵,神威如海,狂飙而起。

        整片洞穴璀璨如阳,符文密布,各种惊世杀阵复苏,化成一片先仙芒将古地笼罩。

        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不计一切代价,将万古历代圣贤绘刻的法阵都催动起来,共同运转,防人魔闯进来大开杀戒。

        叶凡站在悬崖上,与人魔并肩而立,热血澎湃,人魔这才是强势,一个人而已,逼得一个古皇族如临大敌,全体上下神色惨变。

        这是何等的威风?

        当世谁敢如此,径直逼迫一个太古皇族!

        万龙铃复苏了,每一个都如大钟,相连在一起,足有上万节,那是一节节的龙骨,紫光氤氲,发出黄钟大吕般的巨音。

        这声音之大,威力之强,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一道道紫色的涟漪扩散出,扫杀万灵!

        万丈长的紫色龙体翻身,开天辟地的声音通过上万座紫色的大钟传出,震耳欲聋。

        乾仑大圣抢先出手,不想给人魔机会,因为他心中害怕,有一种惧意,当年人魔疯狂时,将他父亲都差点撕碎,至今想来还有寒意。

        一片流光飞起,绕着人魔与叶凡旋转,化为灿烂的光雨,挡住了恐怖的钟波。

        “当……”

        巨大的钟音响彻北域,浩瀚的冰原也不知道方圆多少万里,第一时间崩坏,所有冰雪都消失了。

        百万山岭簌簌倒落,像是尘埃般,从大地上抹去,永远消失。

        “什么,万龙巢发生了大战,动用了极道古皇兵!”

        “这是何方强者,竟在攻打万龙巢,人族至尊盖九幽终于出手了吗,不对,他不希望天下大乱。”

        “天啊,该不会是斗战胜佛要坐化了吧,临死前对这一古皇族霸道出手,要抹掉万龙巢?!”

        钟声一响,北域大乱,十方俱惊,无论是人族还是古族都变了颜色,这必然是一场大祸。

        万丈崖壁上,绿铜鼎缩小到拳头大,在人魔的左掌心散发绿霞,光幕柔和,将他与叶凡笼罩在内,挡住了紫色的钟波。

        叶凡心头一跳,铜鼎虽残缺,但威能依旧在,此时晶莹剔透,不再是绿锈斑驳,宛若有了生命。

        这是罕见的异事,与平日大相径庭,唯有古皇兵才能让它如此,在危机下盈溢出绿光。

        万龙巢,乾仑大圣凝目,盯着人魔的掌心,感觉大事不妙,对方抗住了古皇威!

        他刚才快速发动攻击,想借助道兵之力如太古前那般镇压人魔,不曾想而今奈何不了。

        “鼎……太古天庭的秘器,终于又出现了!”乾仑大圣神色复杂,那绿霞烁烁的铜鼎让他心中不安。

        “祖父小心!”镭战阴冷的眸子内出现一丝惧意,对方抵挡住了极道古皇兵,一下子充满了可怕的变数。

        万龙铃是他们最大的倚仗,也是古皇族凌驾众生之上的根本,可随意打杀大帝之下的修士。

        可是此时却没有了无往不利的神奇威能。

        “你们不是想要此鼎吗,我为你们送来了,你们有命来取吗?!”叶凡大声喝道。

        万龙巢为了对付他,杀了不少凡人,诸多无辜人士惨死,鲜血淋淋,连小婷婷都差点饮恨,让他心中愤懑。

        “小小的一个人族圣体也敢来攻伐我族!”万龙巢的一些人怒吼。

        他们是太古以来最强种族之一,姿态很高,放不下身段,难以接受人族崛起这个事实。

        昔日他们眼中的蚁虫,弱小的附属种族,而今爬到了这么高的位置,让该族诸多遗老不忿。

        “杀的就你们这帮孽龙,说,是谁的主意,攻杀与我有交集的人?”叶凡喝问。

        人魔没有什么表示,冷漠立在那里。叶凡发难,质问万龙巢,顿时让几名遗老气炸了肺。

        “我们为古皇族,你不过是低贱的血食,也敢来我族叫喊,一会儿杀你神魂百次!”

        “老匹夫你们不过是烤肉,还自以为是的活在太古梦中呢,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一会儿血洗你们万龙巢!”叶凡大吼。

        所有人都怔住了,血洗万龙巢几个关键字让每一个人都悚然,阵阵发呆,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话语,而今却被一个人族喊出来了。

        一些从神源中复苏不久的遗老气到身躯颤抖,说不出话来了。

        “我在太古年间吃了掉了你族不少强者,谁是血食?”人魔老爷子第一次以森然的口吻逼问。

        显然,他对那几个活在辉煌太古梦中的遗老非常的不感冒,极度的反感。

        “即便你有绿铜鼎又如何,它虽然是太古前天庭的神器,但是毕竟被打碎了,内蕴的神祇想必早已不存,如何我与古皇兵一争长短!”乾仑大圣冷漠的说道。

        万龙巢众人闻言,长出了一口气,古皇兵内孕神祇,真正复活后会散发出古之大帝的神威,绿鼎若无器神,绝对挡不住。

        “试试就知道它在与否!”

        人魔出手,手持白骨大棍向下劈来,晶莹的骨棒瞬息暴涨,长达数以万丈,落在蜂巢般的龙穴前。

        这是一种恐怖的攻击手段,一力降十会,人魔同时修太阴与太阳,战力震古烁今,勇绝天下。

        在轰鸣声中,万龙巢许多古穴崩塌,历代前贤的法阵灰飞烟灭,难挡一棍之威。

        人魔的攻击简单而直接,以暴戾的手段摧枯拉朽,将万龙巢差点给毁掉,将这片古皇洞府震塌了大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何等的威势?多么胆大逆天,自古以来古皇地第一次遭受这样可怕的攻伐。

        人魔气息震九天,他一出手,整片北域都震动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目光望来,人们都感应到了这股星海般的无上血气。

        “好霸烈的波动,究竟是盖九幽,还是斗战胜佛出手了?”

        “不对,难道是域外那个击毙金乌大军的人魔降临了,没错,一定是他!”

        “万龙巢有大难了,这可是堂堂古皇巢穴,却被人打上门来了,震塌了大半洞穴,震撼古今!”

        人魔左手托着碧绿剔透的小鼎,右手拎着白骨棒子,与叶凡一起自悬崖上迈步而下,来到了万龙巢前。

        烟尘冲天,九个巨大的龙洞全部崩开了,内部无数交连的古穴暴露在外。乾仑的眸子冰冷无情,杀机万重,他真的怒了,古往今来谁敢到古皇族祖地撒野?

        “我要杀了你们,古皇沉眠地不容亵渎!”

        万龙铃长鸣,万丈长的紫色龙身翻动,震耳欲聋,龙头吞吐仙芒,对准了人魔。

        这是古皇兵,它不断放大,将所有古洞都盘绕在下方,护了起来,仙辉成片,光华亿万缕。

        若是无绿鼎,任何人此时都得崩碎,叶凡心头发寒,太古皇族果然不好惹。

        “是谁杀了无辜的人族,伤了小婷婷?”叶凡大声喝问,今日没有退路,既然选择攻打古皇族,就是要闹个石破天惊!

        他盯住了那紫色神龙下的一个眸光阴鸷的男子,大声喝道:“是你的主意?”

        “是我又怎样,杀尽与你有关的人,让他们血水染红的我的脚底板!”镭战阴恻恻说道,即便情况不妙也不想在此弱了气势。

        突然,绿霞大盛,紫气蒸腾,铜鼎与万龙铃同时震动,两者间剧烈轰鸣,隔空震动,互比攀升气势。

        “轰!”

        万龙巢内再次崩塌,许多古洞成为废墟,与此同时乾仑大圣怒吼,他的孙子镭战竟被人魔一把给抓走了。

        众人倒吸冷气,在这么可怕的争锋中,涉及到了古皇兵的对决,人魔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砰!

        镭战被人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叶凡嘴角露出残酷的冷笑,一步一步走到近前盯着他。

        “敢尔!”乾仑急眼了,催动万龙铃,紫色龙体如汪洋汹涌,神铃若龙,发出了震动五域的咆哮声。

        轰!

        万龙巢内,两道霸绝天地的气息复苏,震惊了人间界,两道光交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