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太阳内的殿宇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太阳内的殿宇

    作品:《遮天

        太阳星浩大,温度高的吓人,即便成圣了也不能轻易临近,叶凡为人族圣体,到了这个地方也觉得热浪袭体。www.00ksw.org

        火焰腾腾跳动,太阳星内部炽盛恐怖,这是一个天然的生命禁地,没事谁也不会来此驻足。

        古来只有修炼火行道术的人的才会到访,太阳精滚滚,铺天盖地,这是一种最本源的力量。

        叶凡睁开天目,在这浩大的太阳星上寻找,他所能仰仗的是昔日与两大金乌对决过,熟悉他们的气息。这是一处生命禁区,只要有一点波动透出,必可被寻到。

        “一座古老而残破的殿堂……”

        他露出惊容,心中着实一震,在这太阳星的深处尽看到了一座宫殿,尽管已经被坍塌,但还是有一种恢宏之气透出。

        这实在是一件异事,在炽热的星辰上,斩道者若是进入都会化成劫灰,圣人都得小心谨慎。

        而在此地有却有一座殿宇,它以石头筑成,到底有多么坚固?竟然保存了下来,并不熔化。

        叶凡接近,仔细观看这座用石头堆砌成的古庙,从中看到了一种神话时代特有的图纹等。

        那是一种原始的膜拜,那时的先民尊太阳,巨石上刻有神日,也绘有神鸟,栩栩如生就。

        “不是石头神异,而是上面的符文特别,保持住了石殿不朽,没有损毁在炽盛的火温下。”

        叶凡自语,这座殿宇败落的不成样子了,顶盖都被掀飞了,内部石柱等也断了,只有一个架子还在。

        他踩在青石地面上发出了嗒嗒声,有一种沧桑古意像是从那太古年间传来,让人沉浸在一种特别的气氛中。

        “这是史前遗迹,真的是太久远了,太古年间,上百万年前,究竟经历过怎样的一段岁月?”叶凡感叹。

        斑驳的石头殿,暗淡的巨石,道纹依在,痕迹不灭,他在这里体味了片刻心中诧异。

        古殿长存下来,铭刻的纹络不仅是一种法阵,也是一种避火圣诀,不容小觑,称得上一种独到的秘术。

        “可入太阳精火中而不灭,保存上百万年,这……是神诀!”

        叶凡从开始的诧异变成了心惊,平复心绪开始认真琢磨,这可能是一种无上妙术。

        出入日月内,行走九幽间,这是古时大神通者的基本能力,是最强者的必须有的体现。

        这最起码是一位大圣留下的东西吧?

        叶凡用心体味,发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与叶瞳很像,有那种血脉传承的力量。

        “这是……”他内心震动,该不会是太阳圣皇的行宫吧?若是如此,足以震撼天下!

        叶凡悟道,将所有刻痕的都烙印进心海中,认真参悟,得到了一种古朴的道术,可以出入神日内不为天火所伤分毫。

        而这只是一种基本道术,是起始阶段,还应有后续法门。这让他神色讶异,难道太阳星内部还有一种伟大的传承留下来不成?

        叶凡寻遍殿宇,尽得这种古朴的道术,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现了两只金乌的气息,他们来过此地。

        他化成一道火光追了下去,两只古金乌为了得到后续的古法,可能就在前方……

        正如叶凡所料那般,在这太阳星上还有其他石殿,依然是残缺的,这本应是一片宏伟的巨宫,但却分散了,飘落在各处。

        他发现了第二座古庙,驻足片刻,将道纹与御火神诀记在心中,一边揣摩参悟一边追了下去。

        “竟然有这么多座巨宫……”

        到了后来,叶凡惊住了,共发现了十几处殿宇,所掌握的火行道术越发的繁复奥妙,威力也体现了出来。

        可以勾动整颗太阳星的力量,为己所用,这若是修太阳圣经的人在此,简直就是无敌了。

        “是了,这是太阳古经的雏形,是当年人族圣皇参悟的起始阶段,被一一刻录了下来。”

        叶凡了然,不再强行去全部得到手中,而是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了下来,慢慢体味,感悟人族圣皇的那种创道时的思绪。

        有的古殿完全毁掉了,只剩了地基,还有的只剩下了几块巨石,后续道法失传已久。

        没有无缺的法,叶凡却把握到了那种道境,那是一种御火的精粹,上升到了驾驭宇宙本源的无上法门。

        不同的人,不同的道,每一个证道者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路,这就是他感悟后的最深体会。

        在这一路上,他演化御火诀,而后又开始催动数部古经,演化自己的法,熔炼于一炉。

        他从黄金圆开始,真身化龙形曲线,再到道我与逝我并出,成为阴极与阳极,让神形趋于完美。

        到了最后,他不再追圣皇的道术,走过那些石殿时,也只是在这条路上参悟自己的法,通体光华湛湛。

        在其体内,数部古经在同时运转,发出了浩大的天音,让其看起来神圣而庄严,宛若一尊仙王下界。

        他的肌体流动宝辉,每一寸血肉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叶凡的身体幻灭,不断的发生变化。体内黄金血液流动的声音,像是雷鸣,隆隆作响,若是有人站在这里多半会被震昏。

        很难想象那是这样一种力量,这也难怪他的肉身强悍到了极致,能够打烂圣人的肉身。

        叶凡在行走,双足走过之处,如真龙跃天,近乎虚幻。

        他的变化太特别了,一会儿化为那黄金曲线,一会儿为真身,在其两侧逝我与道我演化阴阳两极,并行迈步。

        这是大道载体!

        而在这个时候,在其额骨前,一个金色的小人迈步走了出来,吞吐太阳火精,汲纳十方精气,洗练灿烂的躯体。

        神形之外,元神要挣脱束缚,化为那遁去的一,打破宇宙的桎梏,超越出去!

        在这一刻,叶凡不再尝试复原人族圣皇的火术与大道,不断感悟自己,有一种莫大的收获。

        体内五大秘境一齐鸣动,像是有仙音传出,肉胎在蜕变,有了丝丝缕缕的圣威,神识越发凝练,金光刺目,纤尘不染。

        此时,叶凡是超脱的,暂时忘记了其他,躯体迈步,金色小人盘坐眉心前,两者化一,宛若神明。

        真身在黄金图间不断变幻,这是大道的载体,而那金色小人就是为道!

        他引动太阳星内的无穷火精洗礼自身,通体明净,越发的强劲与神妙非凡了,圣人的气息,不朽的光辉遮体。

        原本为追杀两只古金乌而来,不曾想有这样一番际遇,让叶凡的身心经历了一番锤炼,这是一种境界上的积累与沉淀。

        叶凡依靠进化液,这两年来修为突飞猛进,大步向前,实力的提升多少有些过快。而今,有了这样一番际遇,他像是经历了上百万年的时光,化出神形,悟道与反思。

        他巩固了道果,夯实了道之根基,再回首时,这一路来的足迹清晰可见,每一步都很牢固。

        “进化液要谨慎用了……”叶凡自语。

        这一路并不长,但是却让他大受触动,看着古之大帝的足迹,他亦留下了一些光辉的脚印。

        很久后,他平静了下来,就在前方,出现一座宏伟的巨宫,保存还算完整。

        无尽岁月来,它始终屹立不倒,古迹斑斑,沐浴太阳火精,散发着万古沧桑气。

        太阳古庙!

        叶凡看到了这个几个字,以神文写成,这是各族通用的语言,早于太古年前就有了,据说为神明开创。

        “这是太阳圣皇废弃的一座神庙,他早在那个时候就来过北斗星域……”叶凡自语。

        太阳圣皇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传说中不少星域都留下过足迹,北斗亦有轶闻。

        巨宫没有什么斩人的禁制,但却透发着一股磅礴气息,有一种威严,让人不由自主敬畏,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个地方没有大帝符号,只有后人刻上去的一些神话痕迹,但却完整保存了下来,恢宏无比。

        那些纹络蕴含的御火道术与法阵更为高深,两只古金乌正在殿宇中,似是很激动。、“真是太阳圣皇的一处行宫,仔细记下来这些图纹,也许能寻到不死扶桑神树的线索,那是我族大帝最想得到的东西。”

        这个地方已经临近太阳中心了,火精等肆虐,狂暴无比,可是雄伟的石头殿沉浮,自古来都没有被毁掉。

        一般的圣人都走不到这里,因为会被烧成劫灰,两只金乌浴火而生,天生无惧火精,故此无恙。

        “咦,这里有一个传送阵,构架了一个神秘的域门,这是通向哪里?”一只金乌惊异,在宏伟的巨宫内发现一片金色的纹络。

        他们快速催动此阵台,一道金色的门户大开,宛若是一道仙门,璀璨夺目,瑞光成千上万缕。

        “那是……同样太阳星的内部,什么,那里有个人……他在沉眠!”

        两只古金乌刹那变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这古老的传送阵尽头会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存在。

        “这难道是……神话期的神明?”他们觉得嘴唇都在哆嗦,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感觉到了一股无上的气息,丝丝缕缕的传来。

        太阳星最深处,有一个人在蛰伏、沉眠!

        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四周虽然火光炽热,但是他们却感觉通体冰凉。

        他们缓慢的撤掉法力,生怕惊醒那个存在,让域门消失,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这里是一片史前遗迹,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必须要回到火桑星,禀告大帝,这里可能有大秘。”

        “唔,听闻那个人族圣体小崽子在寻找我们,若是出去得小心一点,毕竟我族来援的强者覆灭了。”

        “什么圣体,等我族无上的殿下到了,落下的一根金色神羽就能斩杀他的数十次!”

        “圣血的味道,我一直很期待,等我族真正降临这颗古星后,再摘他头颅也不迟。”

        两只古金乌恨恨的说道,殊不知叶凡已来赶到了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