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人魔踪影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人魔踪影

    作品:《遮天

        银月被杀,赤云死了,荼栾亦亡,短短数日三位祖王殒落,落的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www.00ksw.org

        他们的死都是因一个人而起,人族圣体之名像是一股飓风刮遍东荒、中州、南岭各地。

        横击圣人,立斩祖王,大战古族,叶凡名动天下,到了现在即便是一些凡人都听闻过了这个名号。

        “人族圣体这是要逆天吗?”

        连诸圣都呆住了,在这种大环境下,身怀绿鼎这种绝世仙器,躲避还来不及呢,他却雷霆出手,连毙圣人,反其道而行。

        “死了,又一位祖王殒落,太古年间君临一域,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在诸贤看来,叶凡太“凶残”了,还没有成圣就有这等战力,让许多人都深感不安,这简直就是一个从地狱中挣脱枷锁、杀出来的恶灵。

        “咔嚓”

        混天族内,恢宏的大殿中,一个老人王座上猛的站起身来,以圣骨颅铸成的酒杯被捏的四分五裂,猩红的血与酒洒落,溅了满地都是。

        这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大殿古老,雄伟壮阔,矗立山峰上,没入云霄中。

        混天族位列最强十王族内,族内圣人手段通天,他们的巨头自然非同小可,老人捏碎的酒杯是以圣人头骨铸成。

        “荼栾死了,被人族圣体从我族的边沿裹带而去,就没有人阻止他吗?”

        “给我搜出来,无论是他的绿鼎,还是他的头颅,我都要得到!”老人如一尊怒狮,狂吼过后,许多山脉都崩碎了。

        四野静悄悄,该族诸多强者大气都不敢出,全都跟小猫似的蛰伏,听他训斥。

        “有趣,这些天过去了,那些老不死还没有寻到人族圣体,反倒让他宰掉了三位圣者,估计有些人要跳脚了吧。”始王族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在古殿中传出。

        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族,除去古皇族外无人可比,号称世间第一王族,比混天族、大力牛魔王族还可怕。

        “仔细追查,我要人族圣体死,将绿鼎给我带回来!”幸灾乐祸的声音最终变成了冷漠。

        昔日,只有银血王族可与他们并论,可惜这个无冕王族没落了,烟消云散在历史尘埃中。

        “赤云太过不济,连消息都没有发出就被人族圣体给斩了,我让他跳出去的目的没有实现,白白被杀。”

        这是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正是上串下跳的几位古王背后的人,是他想设局除叶凡,可惜未能如愿。

        在当下几乎无人可破无始大帝的欺天阵纹,即便不是无暇的,有某种缺憾,古圣也不可窥尽奥妙。

        每一次叶凡动手前都会封锁山河,击杀赤云、荼栾时没有一丝天机泄露,不可追查。

        若是叶凡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里是源自万龙巢,一门两大圣,尽管其中一圣的状态很特别,时死时活,不被人认可,但却也足以震撼世间。

        父子双大圣,是太古年间最为可怕的一种美谈,震撼了那段岁月,两人先后得道,令该族骇人听闻。

        “卫易盯住了世间仅有的几位大圣,这是不惜要一战吗,还真是不好贸然出手。”

        万龙巢内,乾仑大圣叮嘱自己的孙子,也就是刚才那个发出阴恻恻声音的强者。

        “祖父他何时能醒来?”阴恻恻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也许很快就能醒来,也许永远没有希望了。”乾仑说道。

        “祖父当年何等的惊艳,可比肩盖世神人谛缺,可惜终究是晚生了两千年,未能证道。”

        说话者是乾仑的亲孙,名为镭战,早在太古年间就成圣了,天纵奇才,远强于一般的祖王,想谋夺绿鼎。

        “当年的太古人魔……真是太强大了!吞日纳月,吼碎星辰,吞食了不少祖王,你的祖父大意之下被太阴太阳两种圣力打中,若是他人早已化为劫土了。”乾仑大圣说起往事心有余悸。

        当年的太古人魔,同修太阴与太阳圣力,搅乱山河,将古族的圣人当作血食,让人颤栗。

        若非他白天为神,夜晚为魔,经常神志不清,指不定会死多少人呢。

        万龙巢一门双大圣,前去追杀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若不是关键时刻祭出万龙铃这道可杀神明的古皇兵,那一役将是另一种结果。

        “可恨,虽镇压了那太古人魔,却未能得到太阴与太阳两部古经!”镭战不忿。

        他的祖父至今还在昏迷中,因太阳与太阴之力而今结茧自缚死壳中,能不能苏醒很难说。

        他们想搜索人魔识海,却险些引得其爆碎,不得已封印,欲另想办法,可惜最终被叶凡自万龙巢将人魔带走了。

        “不知那人魔而今在何方,这始终是一个大患……”乾仑大圣蹙眉,他想得绿鼎,也想活捉叶凡,问个究竟。

        可惜,即便是叶凡愿意回答,也不可能有明确的结果。

        太古人魔在荧惑古星吃掉鳄祖后,怕自己为魔时祸乱世间,对自己进行了永恒的放逐,不知身在黑暗的宇宙何处了。

        乾仑自语道:“残破的绿鼎也许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了,但落在人族圣体的手中,还是让我难安,毕竟这是神话中……天庭的至高圣物。”

        外界,狂风暴雨,叶凡干净利落的斩掉了赤云、荼栾,让天下再无人敢轻视,就是古圣也都忌惮无比。

        虽未成圣却可屠祖王,这等战力古来少见,引发了众人的警惕与谨慎。

        人族则都很振奋,诸圣地则亦很吃惊,无论是曾经有交情的还是冷漠的,都在第一时间传达了友好的讯息。

        至于四象圣地,还有九霄圣地则都是惴惴不安,那只强大的山魈更是闭关,不敢再出现。

        北风卷地白草折,这个季节还没有飘雪,却还是让人有一种刺骨的凉意,叶凡强势出击,圣人接连殒落三位,震撼天下。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强者叫嚣,传出了非常敌视的声音,摆出了高高在上的姿态。

        “绿铜鼎属于我族大帝,人族圣体是我们的血食!”两只金乌不可一世。

        圣皇子听到都怒了,呲牙咧嘴,觉得有必要持大铁棍去将两只傲视他们的金乌给砸死。

        “可恼可恨,这两只鸟儿叫了几天了,真是大言不惭,活腻了吗?!”

        “他们肯定是所倚仗,不然怎敢这样。”叶凡思忖。

        他曾与这两只金乌有过一战,那时他在境界上落后,不敌两只古金乌,却也成功自保住了。

        而今,又是这两只金乌挑衅,扬言要寻出他来,将其圣血饮下,当作世间最美味的血食,是可忍孰不可忍。

        “火桑星的强者要到了,金乌一族似乎有大人物要横渡宇宙而来,故此他们有恃无恐,等着我们去撞枪口。”东方野送来了这样的消息,告诉他们小心。

        这自然是一件大事,可能会影响到北斗星域的格局,那是一颗极其恐怖的生命古星,以金乌为主,将要举族而来吗?

        这段日子以来,有不少贤者看那两只金乌不顺眼,但却没有一个去除掉他们,就是顾及他们的背景。

        “火桑星有一位大帝,是真的还是假的?”

        人们惊疑不定,都有些不安,在猜测金乌一族的真正战力。

        “上古年间,火桑星辉煌到了极致,出过一位无上的准帝,横扫诸多星域无敌手,难道他证道了!?”

        想到这一可能,所有人都惊悚了,若是如此,当今的宇宙中,金乌一族绝对无敌了。

        这也解释了一件事,那两只金乌为何敢如此强势,有这样的背景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难道说,金乌一族的那位无上的准帝还没有坐化,活到了这一世,可能会出现在北斗星域?”

        当想到这一可能,连古族都觉得充满了窒息感,那样的金乌族将像山一般压在人们的心头。

        “我看不太可能,金乌族不可能有准帝了,应早已坐化,当年发生了不少事情,大羿射日引发了一场动乱,十位帝子殒落了九人,还有一人活下来,所说的大帝没准是他,只是一种世袭的尊号而已,修为不见得达到!”

        来自域外的几位最强的圣贤听闻过火桑星,知晓当年的一些事情,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我金乌一族纵横天地间,在成仙路上将勇往直前!”两只金乌高调而凌厉,对绿铜鼎志在必得,此鼎在上古年间就与该族有大渊源,九位帝子都是因此而殒落。

        “圣血的味道,我似乎已经闻到……”两只古金乌自语,带着森冷的笑,因为他们已经接到消息,金乌族的巨头真的来了,就要现身。

        “人族圣体你逃不了!”在太阳上,两只金色的身影划过,声音宏大,消息自然被人传到了地面。

        连黑皇都愤怒了,道:“该死的金乌,太嚣张与狂妄了,本皇与你们一起前往,将那两只鸟儿毙掉,烤金乌吃!”

        “自然是要除掉他们,可是金乌族大军似乎要到了,他们算准了时间,等我们撞上去呢。”叶凡蹙眉道。

        “不好了,大事不妙!”当天,一只金乌浑身是血,从域外飞来,直冲太阳星,惊恐大叫。

        “怎么了?”两只圣级金乌变色,迎了上去,急忙询问。

        “族叔,出了天大的祸乱,我们在宇宙中遇到一具尸体,竟莫名苏醒了过来,那……简直就是一个人魔,截住了我族强者,发生了激烈大战。”

        “结果怎样?”两位金乌圣人震惊,还有人敢截杀金乌族巨头……这太过让人悚然。

        “那是一个人族强者,刚出手就将我族一位圣者给活劈了,而后……活生生的给吃了!”这只金乌脸色苍白,躯体到现在还在颤抖,似乎经历了无比恐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