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仙亦或骗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仙亦或骗局

    作品:《遮天

        两个瘦骨嶙峋、宛若尸鬼般的存在与仙门一起模糊,彻底消失,无尽的杀气也都敛去了。www.00ksw.org

        叶凡身上起了一层小疙瘩,刚才齐罗的话语说明了一切,人世间与地狱有杀祖,是两个极端恐怖的存在。

        “就这样进入了仙门……”齐罗一阵发呆,两个无上大敌离去了,竟踏上了成仙路!

        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就是诸贤,以及域外来的古圣等也都寒毛倒竖,身体从森寒中恢复过来,缓缓长出一口气。

        以杀证道,古之杀祖!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将大罗族的圣人王无声无息的抹杀,太过恐怖。

        叶凡叹了一口气,像这种可怖的存在,多半对大圣都能造成威胁,他们只差一步迈过了那道关卡。

        “什么恩怨,什么是宿仇,在成仙路面前,一切都是空,什么都可以放下,就这样离去了。”

        古族出世,为祸人间,这两尊杀祖冷漠对待,不问不管。天庭复立,他们冷眼相对,也许关键时刻会给予一击。

        而今,成仙路一开启,所有的一切恩怨都显得不重要了,都被抛弃了,他们直接登仙而去。

        第十二日,又一位圣人王浴血搏杀,浑身都是伤痕,大口吐血,但是却在大笑,一脸激动之色,闯进仙门。

        这是堕羽族的一位圣人王,对人族相当的敌视,曾经主张灭掉北斗星域的生灵,再现太古王族辉煌。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极端的古圣,在这仙门出现的刹那,舍弃了自己的族群,也顾不得针对人族了,直接冲进仙门。

        唯有到了这一刻,各种执念才能放下,与成仙路相比,什么都可以丢下,不再重要。

        “父亲,你抛下我不顾了吗!?”堕羽族的一个女子,虽然已新晋为祖王,但脸上却出现了泪痕,成仙路竟让人连至亲都可舍却,斩掉父女情。

        北斗星域大乱,这是一场旷世仙缘,古之大帝都没有完成的梦想,而今摆在眼前,让人们彻底疯狂了。

        这些日子来,鲜血流淌,星空都被染红了,只为了争夺那一步登天而成仙的希望!

        圣人在殒落,到目前为止,只有几位圣人王冲进去,成功踏上了仙路。

        各族发狂,有人将极道兵器都拎了出来,几次轰击天宇,禁锢仙门,但是都没有成功,每一次仙门都提前遁走。

        “不对,我等有古皇兵,远胜圣人王,为何不得仙门而入,屡次被人捷足先登?”

        “仙门承载不了古之大帝的兵器吗?”

        成仙在眼前,所有人都疯狂,但是却也突现了一个问题,太古皇族都参与了进来,为何不能成功。

        “若是危局,古皇兵会复活,堪比古之大帝逆天一击,除非有同阶兵器才能镇压,仙门在忧惧!”

        许多人当场发毛了,这仙门避过古皇兵,显然是有大问题,不少人清醒后脸色发白!

        这若是一场骗局,将有多么可怕?针对的可都是圣人,而进去的更是圣人王!

        “这……难道说是一场阴谋!?”

        这让圣人都从尾椎骨一直凉到天灵盖,浑身冷飕飕,这也太过惊悚了,设局坑杀古圣!

        这仙门到底是什么,不是通向仙域的路吗?

        这并非人们头脑发热,而没有想太多,实在是这个时机太过敏感,成仙路将要开启,出现这样一个仙门谁能一眼看穿?

        而且,进去的可都是圣人王,他们临行前都曾以通天法眼观察过,肯定了那是仙域!

        况且,有的圣人王亲身体会到了,那些仙气让他们的体质在蜕变,脱胎换骨,除却仙域还能有什么地方会如此。

        太过逼真了,让人防不胜防!

        能够瞒过圣人王的灵觉,那得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想到这一问题,许多人骨头缝中都在灌冷气,通体冰寒。

        “太过可怕了,成仙路果然是尸骨堆积起来的,连古之大帝都难以踏入,我等何德何能,这定然是一场阴谋!”

        人们开始反省,还好总共只进去了几个人而已,若是一窝蜂的全部闯入,都被吞没,那将是一场万古血灾!

        “也不见得是骗局,这些不过是猜想而已,我不相信,圣人王登临仙门的刹那还会看错,天眼可照幽冥,还能有假?”

        自然也有人坚信,成仙路将要开启,这些提前出现的裂缝——仙门,应该为真,而非虚假。

        “我们只需再等上几日,就可辨真假。”太古皇族的一位老族长阴沉着脸说道。

        叶凡与齐罗对视了一眼,不想掺和进去,避免坠入杀局,天之村的人无声而来,无息而去。

        “若是静下心来,辨别真假并不是很难,可惜成仙路传了无尽岁月,让人等待了万古,都说在这一世开启,连圣人初时都被心中最大的执念蒙蔽了双眼。”

        “没错,只要等上几天,看七大生命禁区是否有异动,一切自知,要知道无上的存在就是在等成仙路啊。”

        天之村的人议论,一路退走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没有一位圣人进仙门,当冷静下来后疑点渐多,全都觉得齿骨森冷,内心腾起阵阵寒气。

        仙门出现了几次,人们以战宠、异兽等探路,再次见到了仙域内的壮丽奇景与仙凰、青龙,散发神明气息。

        “怎么回事,的确为真?”

        人们又有些狐疑了,所探测到的似没有半点虚妄,那宛若真的应该是一片浩大的仙域世界!

        “天啊,我看到了一株会自己跑路的古药!”

        短暂的平寂,域外又沸腾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切感应到,那非是虚幻,诸圣都动心了。

        最终,有一群寿元将尽、且并未成圣的人咬牙一起闯了进去。

        “反正要坐化了,大不了就丢掉最后几个月的命,也不算赔本!”

        抱着这种心态的人自然无所无惧,冲进去后向外传送消息,一些人震惊而后喜悦。

        “真的……我感觉衰老停止,枯体内有了生机,能活上很长时间了。”

        他们的声音近乎颤抖,但很快仙门就消失了,又一次隔绝两域。

        至此,人们惊疑不定,有点难以预料真假了,不能准确判定。

        “为何生命禁区的人没有来?”

        “为何持古皇兵不能入内?”

        这是至为关键性的两个疑点,让冷静下来的诸圣不敢轻举妄动。

        “谁知道生命禁区的至尊是否还在,也许半个月前已踏上了仙路,只不过我们不知而已。”

        “应该是古皇兵自己不愿上路,他们在等待昔日的主人,独自伤感……”

        有人对两个疑点做出了解释,让人们更加不确信了,这段日子来禁区很平静,人们不知里面的情况。

        终于,几位寿元将尽的老圣人也选择上路,冲进仙门内。

        “道友,你的手段又干天和,太过残酷了。”第二十四日,一个病恹恹的老人在一个唇红齿白、明眸皓齿的少女扶持下,出现在域外星空。

        “盖……九幽!”古族一些人变色,面对这位人族至尊全都提心吊胆,两年前这位老人大开杀戒,连大圣都给打死了,连诛十族祖王,震撼了整片北斗星域!

        一道衰老的声音自那道仙门内传出,仿佛一个活了千古的幽灵,让人灵魂随其古音而颤抖。

        “你曾经是……准帝?!晚辈有礼了,见过前辈高人。”

        众人听到他对盖九幽的称呼,全都头皮发炸,准帝……真的曾为准帝!心知是一回事,被证实是另一回事。

        “老朽闭关年余,心血来潮,想带弟子去星域深处走上一遭,不曾想刚出关就见到这等祸事。”盖九幽说道。

        “我并无残酷心,此门内为混沌神土,路径无数,我亦刚得不久,借他们之力探索,若有人活下来,自有旷世机缘。”

        “道友法力无边,称尊一域,若杀尽此地强者,必有干天和,无需我多说,就此告辞。”盖九幽说完,带着弟子没入星空中。

        到了现在,所有人都毛了,这是一个何等厉害的角色?无论怎么听,都是一位盖世的存在!

        成仙路的残酷得到了初步体现,此人似是要杀一批圣人来清场!

        细细一想,许多人的身体都出了一层白毛汗,成仙路还未开始,就有其他古星域而来的绝代高手开始出手了,将来会怎样?

        毫无疑问,会更残酷!

        当下,古族还有来自域外的一些圣贤都变了颜色,大劫将起!

        “道友,你真以为可以只手遮天了吗?”就在这时,乾仑大圣、浑拓大圣、血凰山的老族长等一起上前,各持古皇兵。

        古族中的大圣终于出现,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仙门内,传出一衰迈的淡笑,有些漠然,门户渐渐虚淡,就此不见。

        “在北斗星域,谁都难以只手遮天,古人曾说过,真龙来了都得盘着,仙凰下界也得匐卧。”

        古族人听闻一阵激动,几位大圣如此底气十足,不惜一战,让他们倍感踏实了。

        难道说真有一两位“老前辈”还在世不成?

        “是吗,我拭目以待,静观北斗风云变幻,成仙路上见!”最后的话语过后,挟混沌神土而来的盖世强者就此消失,未在出现。

        “唔,终于不再冷清,渐渐热闹了,相信未来会更加让人期待。”星域中,一艘丈许长的金属古船内传出如此波动,宛若金钟铿锵。

        若是叶凡在此,一定会变色,因为这正是当年他与厉天还有燕一夕自紫微古星域归来后在天外战场见到的那艘金属神船。

        昔日,也正是这艘神秘古船内的存在,在其身上种了一道印记,被西漠的无上古佛临坐化前艰难焚掉。

        “哞……”突然,一声老牛的鸣音,通过神识震出,让许多人忍不住一齐望去。

        星空深处,一头青牛悠悠而来,缓缓迈步,上面骑坐一个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