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入太初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入太初

    作品:《遮天

        说实话,段德的表现让每一个人都摸不着头脑,感觉他纯粹是活腻了,敢进太初古矿?开什么玩笑,连斗战胜佛进去都可能会陨落!

        他踏歌而行,表情淡定,真的要接近禁区了,看得出并非戏言,即将进入。www.00ksw.org

        “段德,你嫌命长吗?”叶凡喝问。

        “缺德道士,你不会来真的吧,真要进去?”大黑狗也瞪着铜铃大眼问道。

        “段师伯不要哇,千万别想不开,你要是死了,我会很伤心的。”小光头也喊道。

        斗战胜佛停了下来,看着段德,他浑身金毛闪烁,宝相庄严,一脸慈悲相,一语不发。

        “古佛,不用这样看我,贫道与你不是一个道统,跟须弥山的人没什么交集,是不会出家的。”段德干笑。

        斗战胜佛依然是一句不发,竟绕着段德走了一遭,仔细看了又看,若有所思。

        “贫道一介草根,没有什么来头。”段德口诵无量天尊。

        其他人都怪异,也都不说话了,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段德来历神秘,谁都不知其师承,而今更是越发不一般了。

        然而,任他们睁开天眼,仔细观看,全都不能看出什么。

        斗战胜佛道:“你若是成仙筑道百万年,还念什么无量天尊,自己尊自己就行了,多半不遑多让。”

        段德干咳,一脸郁闷,道:“我要是那样的存在,还这么拘谨作甚,上可进日月,下可入地府,九天十地任我行,即便太初古矿有神明,也多半伤不了我。”

        众人想一想,的确如此,段德虽然来历神秘,道行诡异,但是却绝不可能是一个至尊级人物,不然何至于此。

        “实不相瞒,我来此实在是迫不得已,多半九死无生,真的如你们所说那般,很像是在自寻死路。”段德叹道。

        “真要进去,必需古皇令牌,不然只能死掉,这种东西你有吗?”神蚕公主问道。

        刚才还可以为他在开玩笑,认为他不是认真的,可现在他却这么严肃,真要踏进去,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必须要提醒。

        “我有一枚古令。”段德点头,取出一个破烂不堪,有些锈迹的铜牌,古拙普通。

        段德身上的古令似乎真不少,昔日就以一枚令牌唬住过他人,而今又弄来一枚,真是让人看不透。

        “古皇令可不是其他,这种东西,你怎么可能挖到?”神蚕公主自然不相信他的铜牌有效。

        “放心吧,我还不想立刻送命,这个应该是正品,是我亲手挖出来的。”

        神蚕公主不信,道:“胡说八道,太古皇的古令都在各大皇族手中,从未葬于地下,也未丢过,你怎么会有?”

        “我这枚是真的无疑,肯定能进去,是一位古皇亲手铸成的,大概成型在一百多万年前吧。”段德肯定的说道。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如此滑溜的人,肯定不会真的蠢到去寻死,人们自然无话可所,没有办法劝阻了。

        “段兄你都要进太初古矿了,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不谈一下自己的来历与过往吗?”叶凡问道。

        相交这么多年,尽管这个道士很无量,但毕竟也帮过不少忙,而今此去太初古矿生死难料,他想询问。

        “关于贫道,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在地下古陵中行走,一直在求解三个问题。”段德一本正经的说道。

        众人神色都是一凛,觉得他这么严肃的样子,真是少有,究竟是哪三个问题,都很想知道,不禁认真倾听。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段德一脸的郑重,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可是众人还是觉得被他忽悠了,明显敷衍。

        “段师伯是一个哲人。”小光头眨巴着大眼说道。

        龙马一脸的不屑,道:“我呸,本座吐一脸仙气,在星空的另一岸有人说这些也就罢了,你成天偷坟掘墓……”

        “贫道所涉猎的领域问题,岂是你能懂得,这是伟大的考古,研究众生的起源与轨迹!”段德大言不惭的说道,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一群人鄙视,不再多说。

        叶凡一怔,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可依然是看不透。

        一行人来到太初禁区外边沿,不敢涉足了。

        太初古矿中的存在,在这成仙路将要开启的年代复苏,平日间在沉睡中,不愿耗去哪怕一丝的“神”。

        过去,即便踏入禁区也没有什么。可而今大不相同了,一旦迈进去,就会惊动禁区深处的无上存在,那个时候是福是祸就很难说了。

        最终,叶凡他们退走了,横渡虚空,进入了神蚕岭,在那里等待消息。

        这是一片广袤的山地,像是没有尽头,到处都是桑树,爬满了各种异种蚕,而古皇后裔神蚕却很少。

        “这桑树是神源生成的,不是真正的草被!”

        叶凡、李黑水、燕一夕、东方野等人第一次来古皇族地,自然很吃惊,见到的一切都很新奇。

        即便是圣皇子,还有姬子,身为古之圣皇与大帝的亲子,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初次登临神土。

        至于大黑狗则是有点心虚,到了这个地方左看又转,很不自然,没办法,它仇家太多,连神蚕族的人都招惹过。

        最深处,有九道神蚕岭,那里巍峨磅礴,神秘莫测,缭绕着大片的雾霭,全都是仙气,有太古皇留下的气机。

        叶凡等人能够来到此地,全都是因为斗战胜佛与圣皇子的关系,自然不可能真正前往中心禁区内。

        不过,他们有幸登临上了第一条神蚕岭,进入一片气势磅礴之地,这里草木丰茂,水潭点缀,非常幽深。

        在山脚下的一块青石上,有一个邋遢道人正在沉眠,旁边放着一排酒坛,竟然是该族古皇亲子——神蚕道人。

        他脸色有些发白,眉宇间有一股郁气,陷入深层次的沉睡中,一动不动。

        神蚕族的人叹了一口气,都没有说什么,这位古皇子与凰虚道、火麒子等人不同,缺少一种生机,多了一股暮气,他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这么多年来都如此,谁也不能改变。

        叶凡他们都没有打搅,进入这条山岭,穿过神桑林,走过源山,来到一个碧绿如玉的泉池旁。

        此池不过一丈长,可是却有缕缕仙气蒸腾而上,在神蚕公主控制下,它变得碧绿晶莹,通透光亮了起来,竟然化成了一面镜子。

        “刷”

        绿光划过,它照耀出了太初禁区的景象,映出了斗战胜佛与段德的身影,清晰可见。

        这是神蚕岭的古皇留下的一方灵池,每一位嫡系血脉都可在此炼体,而它更有一种奇效,能观三界六道,与妖皇殿的通天法眼相仿。

        可惜,不为古皇,难以催动,后人只能将想看的人与景的气息注入在内,才能捕捉他们的轨迹。

        凭神蚕公主与斗战胜佛的关系,自然可以得到他的一缕凝练的气机,而今来此灵池畔,一切尽可观到。

        “进去了!”叶凡说道。

        斗战胜佛与段德手持古皇令,迈步向太初禁区内,顿时让每一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屏住呼吸观看。

        “坏了,我怎么忘了吞天魔盖了,这是本皇惦念了一生的东西,刚才就是抢也应该夺下来,让他带进去纯粹是肉包子打狗!”黑皇后悔不迭。

        太初禁区,可怕无边,每一步都落下都可能会出现杀机,因为此地埋葬了万古大秘,诸位大圣、太古巨头都不敢临近。

        “出状况了,太初古矿有异动!”姬子沉声道。

        碧绿的灵池中,那太初古矿扩散出一片仙雾,袅袅而上,一片朦胧诡异,相隔这么远都让人颤栗!

        “段德在说什么,怎么听不到声音?”众人焦虑,盯着灵池。

        此时,太初禁区内,段德手持古皇令,嘴唇在动,不知他在说什么。

        “怎么多了一枚古令,从未见过。”一道冷漠无情的声音,像是从三十三天外的混沌仙域中传来,撼天动地,隆隆而鸣,让灵池畔的每一个人都脸色发白。

        段德不知又说了一些什么,太初古矿那里一片寂静。过了好久,他手中的那块锈迹斑驳的铜牌飞进了太初古矿。

        “真的是一枚古皇令!”

        最后,古矿中只有这样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哧!

        古矿中,先后冲起三道光,绚烂刺目,那是真正的仙辉,瞬息而至,击在了段德的身上。

        “噗”

        他的身体炸开了,四分五裂,血雾消散,化为一缕缕的气,融入在天地中,转瞬不见。、“什么,段德死了!”

        “不,为什么会这样?”

        灵池畔,一群人惊呼,全都脸色铁青,段德竟这么死了,形神俱灭,连一点骨渣都没有剩下!

        谁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段德是什么人,狡诈滑溜,怎么会选择这样的死路?!

        “段师伯!”小光头花花大哭。

        “段师傅!”叶瞳也大叫,昔年叶凡远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大黑狗还有段德以及厉天他们在教导他,于来来说算是半师。

        “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大叫。

        太初古矿,雾霭更浓了,仙气升腾,无情而冷漠的声音再次传出,道:“是古老的……渡劫天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