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荒,出手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荒,出手

    作品:《遮天

        看山山崩,看海海干,凝眸一瞬,沧海桑田!

        雾丝飘动,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雾霭中,屹立在深渊上,俯视青铜仙殿与混沌仙土,她凝聚有岁月的仙力。www.00ksw.org

        强如盖九幽,惊艳如白衣神王,此时都只能避退,远远观望,不敢轻易临近。

        十万大山静悄悄,生命的气机化成一道道小河,晶莹成辉,流向她的体魄,生命的波动将她包围与环绕,这是一个让古圣都要敬畏的人。

        眸波一转,轮回崩,天骄都要成枯骨,她没有动,仅是一出现就有一种让人倒身叩首的冲动。而有这种感觉的人都是————古圣!

        “什么人?!”天坑中的古族自然震惊,全都向上望来。

        深渊上,雾霭撩动,一双冷漠的眸光向下望来,穿透虚空,让每一位圣级古王都阵阵压抑,皮骨冷寒。

        下方,一些古圣心头寒意陡升,脊椎骨内冷气嗖嗖,不由自主倒退,体内生命能外泄,元神暗淡,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发生了什么?”

        “阻止她,我们的生机在流逝,向她涌去!”

        天坑中,古族诸圣震惊,周身精气四溢,每一个毛孔都在发光,自身的精元在锐减,这是从未有过之事。

        “杀上去!”

        即便是一个大圣来了,也不敢这样对他们,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万族共畏,四海共尊,无不臣服。

        “咻!”

        一支碧箭射出,长不过一米,可是划过的光迹却一片灿烂,如一颗彗星照亮了整片的天宇,波动扩散,虚空中出现一道道闪电般的裂痕,轨迹曲折不规则。

        “啵!”

        这是一位古圣的全力一击,然而却无法对荒造成威胁,这杆圣箭在其身前十丈外就停住了,而后寸寸断裂,哧的一声化成了粉末。

        “这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盯住了我们,何时树过这样的大敌?”一群圣级古王都不安了,太强大了,这是一位准帝吗?

        浑拓大圣、黄金王脸色凝重,一个个波澜起伏,心中涌起滔天骇浪,凭着直觉,他们知道,此人绝对强过他们。

        “上去!”乾仑大圣说道,喝令一位古圣冲锋,自天坑中杀出去,在这地下受到的压力太大了。

        “轰”

        此人冲起,但是刚上冲到深渊出口,黑雾涌动,向前拂来,他顿时浑身剧震,血肉快速干瘪,整个人苍老了一千年,丢失了大量生机。

        他脸色雪白,心中惶恐,倒飞而去,命元损失千载是不可承受之重,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生魂,坠落了下去。

        “太可怕了……”坠落在地,他的嘴唇都在哆嗦,远比一场生死大战更让他难受。

        上方,雾霭缭绕,那道修长的身影更加的高不可攀了,像是站在九重天上,眸波转动,让人生畏。

        雾气澎湃,向着整片天坑淹没而来,若黑云压顶,铅云沉重,强大如古圣心中都像是压了一座大山。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若问这片天地的主人,毫无疑问是古之圣贤。

        古皇与大帝也不知多少万年才诞生一个,唯有古圣常现,统领这个世界,而今却被压制,几位大圣都有了惊悚的感觉。

        “是只差半步证道的存在,还是一位人族大帝……复活了?”连黄金王的声音都不自然了,有一缕忧惧。

        他、浑拓大圣、乾仑大圣都经历过斗战圣皇统驭的年代,亲眼目睹过古皇威,真切的知道有多么恐怖,万古无敌,没有人能对抗。

        眼前这个人没有皇者气息弥漫,但是为何那种气质却同样让人悚然?像是一位大帝在其体内蛰伏与沉睡。

        “她很怪异,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古族诸王心中生疑。

        “走,先上去再说。”此时,浑拓大圣都不能从容自若了。

        “叮铃铃”

        一串紫色的铃铛震动,乾仑大圣上升,身体被紫气覆盖,强健的躯体被极道古皇兵护住,万龙铃每一颗都晶莹如紫玛瑙,串在一起组成一条真龙,摇碎了天宇,魔音震耳。

        “上去!”黄金王也是眸光一凝,祭出了本族的古皇兵,抵在身前,守护众人。

        刚才射出碧箭的古圣,此时连续开弓,数十上百箭射出,虽非传世圣兵,但却也是圣人的箭羽,威力奇绝,在前开路,剖开了黑雾。

        然而,这根本无效,黑雾吞噬一切,所有箭羽的精气都被剥夺了,如气泡般发出啵啵的声响,而后化成灰烬。

        荒立身在上,眸光一眼千万年,拥有剥夺生命气机的力量,她终于动了,伸出一只手向前抓来。

        这是洁白如玉的手,虽然被黑雾缭绕,但是依然能够看到晶莹的光泽,弗远不至,任那古圣飞遁都没用,瞬息将其抓住。

        “啊……”

        一声惨叫发出,这位古圣剧烈挣扎,可是却难以挣脱,他漆黑如墨的发丝快速变成雪白色,闪动光泽的皮肤更是迅速干枯,堆满皱纹,在一刹那老化。

        “这是……时间的力量,快阻止他!”有古圣经惊呼,祭出兵器向前攻去。

        然而,早已来不及了,洁白如玉的掌指间,那个古圣生命能干涸,元神之火熄灭,整具身体成为飞灰。

        “她是什么,根本不像是生灵,是时间的有形体现吗,还是死亡的代言者?”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发毛,尤其是出手的两位古圣更是不安,运转道行,想要召唤回飞出去的塔与天罗伞。

        “噗”

        玉手拍落,简单而直接,三十三层的古塔被拍成尘埃,上百丈高的天罗伞化成飞灰,圣器什么都没有剩下。

        “啊……”

        同时,两名古圣大叫,因为晶莹的玉指冲着他们拂下来了,虽然轨迹优美,动作轻盈,但却是致命的。

        “大圣救我们!”

        两位古圣大叫,冲着黄金王与乾仑等呼救,他们自己也展动妙术,奋力击出,道痕千万缕化为一片光网。

        “啵”

        荒的力量超出了世人的想象,道痕碎裂,神光被黑雾吞没,这只玉手将他们覆盖,没有妙术,只有雾霭流淌。

        这两人血气干涸,白发散落,牙齿松动,肌体干枯,只剩下白骨,但接着很快又成为了骨粉,洒落在天坑中。

        “准帝能做到这一步吗?”远处,白衣神王问盖九幽,眸光闪烁惊人的神采,凝望这一切。

        “能做到,但是……”盖九幽精气神达到了绝巅,一扫病恹恹的神色,如一把出鞘的神剑,眸光璀璨,死死的盯着荒。

        天坑中,一群古圣全都头皮发麻,他们是世界的主宰者,可是而今却遇到了这样一个超出理解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

        “古皇复苏,镇压!”

        黄金王一声轻叱,口中大喝,手中的黄金锏化成一道神辉,横扫向前,击向深渊上的荒!

        “当!”

        谁也没有想到,深渊上方的身影直接以手迎击,洁白的手指弹在黄金锏上,发出铿锵悦耳的仙音。

        “什么,徒手接极道古皇兵?!”

        一声轰鸣,天坑炸开,混沌翻腾,古族大圣手持黄金锏倒飞了出去,嘴角溢血,写满了惊恐。

        岁月悠悠,万古时间长河中,有几人敢徒手接极道古皇兵?他们记得,在太古年间斗战圣皇这样做过。

        依此推算,这真的是一位人族大帝吗?在场的古圣都惊惧了,圣超脱了人的范畴,而帝则超脱了圣的范畴,差距之大,无法衡量。

        “他并不是人族大帝!”浑拓大圣开口。

        有人划刻阵纹,开启虚空域门,想要远遁,这个地方真的没有办法呆了,能徒手接古皇兵,还怎么打?

        然而,雾霭缭绕,自上而下,这个地方被禁锢了,虚空不能打开,根本无法横渡。

        “这……坏了,一定要闯出去!”

        万龙铃飞起来了,化成了一条紫色仙龙,摇头摆尾,万龙古皇宛若复生,一群古圣都差点瘫软在地,这是一种极道威压。

        “啪!”

        然而,让人震惊的是,上方的荒一巴掌拍出,这个有由紫金神铃串成的古皇兵,当场就被打飞了,撞入苍穹,没入了混沌中。

        乾仑大圣惊叫,口吐鲜血,生命力流逝,他快速倒退,而后以心为引召唤古皇兵,万龙铃总算是又飞了回来。

        “这尼玛的要吓死古圣啊,到底什么来头,徒手硬撼古皇兵?!”

        “崩断几条神金铸成的仙链,她的力量更加强盛了,像是破除了某种封印!”

        远空,叶凡、黑皇、段德等人围观,见到这一结果,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荒来了,这群古圣不死也得要掉层皮,古族必然要元气大伤!”段德道。

        荒又出手了,而且这一次是飞临进深渊,真身入内,这让一群古圣都坐立不安,像是炸窝了。

        随着她的临近,生命力剧烈流逝,谁也承受不住,幸好黄金锏、万龙铃复苏了,古皇气息越发浓烈,将所有人庇护在祥光中。

        “速退,为她让开道路,她是冲着青铜仙殿去的!”浑拓大圣叫道。

        但是,他们的速度怎及的上这位,古圣们依然看不清她是男是女,真容何等模样,但却觉得她风华绝代。

        修长的身体很模糊,发丝飞舞,一双眸光扫来,让古圣全都浑身寒毛倒竖,起了一层小疙瘩,犹若巨龙盯住了土狗。

        两名古圣被黑雾裹住,艰难挣扎,可是生命流逝,最终却成为了白骨,其他人奋力抗衡,尤其是黄金锏与万龙铃又一次打来。

        “当”

        这一次黄金锏横飞,被荒一巴掌打到了天外,消失在了混沌中。

        “锵”

        万龙铃紫光蔽日,瑞气蒸腾,但是刚摇动几下,也倒飞了出去,被打的冲向域外战场。

        “走!”

        三位大圣转身就逃,根本就生不出战意,这等人物怎么去打?有败无胜,除非斗战圣皇复生。

        “啊……”

        鲜血本迸溅,荒一只玉手拍下,两名古圣崩碎,鲜红的血与莹白的骨块飞溅,可是却又于一瞬间精气尽失,成为了劫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