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生命禁地战
  •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生命禁地战

    作品:《遮天

        “什么,这是荒古禁地!?”后方,霍坦的三位弟子全都惊叫出声,脸上失去了血色,一片雪白。www.00ksw.org

        四野,草木丰盛,老药遍地,可是却一片宁静,没有虫鸣,没有鸟叫,亦无兽吼,宛若一片死地。

        古木耸入天穹,枝桠伸展,透过婆娑树影能够见到九座圣山,距离这里不远,拥有一种魔性,吞噬人的命元。

        “不!”霍坦的一位弟子惊恐的大叫,他知道这一次多半完了,没有了生路。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有进无出!

        太古年间,并无这个禁地,是在荒古时期形成的,古族复苏后第一时间明晓了它的危险。

        曾有不少古族高手来此打九妙不死药的主意,结果全都饮恨而终。即便是圣人也都失败了,勉强逃出,却损失了惊人的寿元。

        而今,叶凡竟借助古之大帝的棋盘阵纹,横进此地,难道不要命了吗?要与他们玉石俱焚。

        “师傅,我们快走!”现在可不是拼命的时候,三名弟子恨不得肋生双翅,瞬息逃出去。

        在这个地方,他们一身的法力都失去了,除却体魄依旧强大外,与凡人没有用什么区别,脸色苍白,难看到了极点。

        霍坦神色阴沉,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耗下去,因为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夺他的命。

        “今日,你们有进无出,一个也别想走!”

        叶凡的速度何其快,体魄强健,不依靠道行也有惊人的战力,化成一道淡金色的光影挡住去路。

        “嗡!”

        一枪刺来,虚空扭曲,这是纯肉身的力量,暗金长枪撕开了天地,发出一片乌光。

        霍坦变色,在这个地方他实力大受限制,失去了圣人傲视苍生的法力,很难运转自身的道行。

        “轰!”

        他艰难催动,勉强震出一缕缕光辉,包裹住了拳头,发出丝丝神能,向前格挡长枪。

        两者交击后神光迸溅,铿锵而鸣,掌指堪比银精,晶莹中蕴含剖天之力。

        “锵”

        霍坦手掌晶莹,避过锋锐的枪尖,侧击在枪杆上,而后如鱼滑行,沿着黑色的长杆而下,斩向叶凡的手指,欲夺其兵。

        叶凡侧步,左手持枪,右拳封挡,拳指金色光泽点点,将霍坦避退,而后双手攥住长枪,当作大棍使用,横击而出。

        一声尖厉的鸣叫,气流炸开,虚空被压的模糊,霍坦飞快倒退。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发出,霍坦的一位弟子被黑色的枪杆扫中,骨头断开,血肉溅起,白骨茬森森,躯体如一片落叶般飞了出去,丢掉性命。

        “你……”

        霍坦额头青筋浮现,浑身都散发晶莹光泽,但却不能改变什么,在这禁区中他难以一吼山河碎。

        叶凡眉头微族,得了圣位的修士果然超脱了人的范畴,即便是在禁区中还能动用部分法力,不可以常理来解释。

        这是什么地方?一处生命禁区!这数十年来,自从九龙拉棺撞击深渊,“荒”慢慢复苏后,禁地越发的恐怖了。

        无论是凡人,还是斩道者,不管你修为如何,一旦进来全都会被削掉一身修为,一视同仁。

        他还清晰的记得,古华皇朝的绝世老皇主生命无多时,为了续命,身穿古之圣贤的黄金战衣、背负战剑闯禁地的结果。刚进去没过多久,便直接成为了飞灰,只有一具金色的神衣冲出,徒留悲凉。

        圣人,超脱万灵上,不能依据常理来推算,霍坦道行并未彻底干涸,加上圣级肉身依然有一战之力。

        “咻!”

        霍坦如离弦之箭冲来,多耽搁一秒他就多一分危险,一刻也不想停留,想要打出去。

        叶凡以长枪攻伐,每一次轮动起来,都可以抽碎长天,惊的霍坦另外两名弟子心惊肉跳,再也没有了此前的嚣张,大气都不敢出。

        霍坦毕竟为一代圣人,即便不能动用法力,战斗经验等也是极其丰富的,弓步上前,散手横击,避过枪锋,近距离短打,攻叶凡要害。

        叶凡从容镇定,在他的身上有一层石甲,以神源石皮为材料,以禁仙六封这种源术来祭炼而成,化为源天神衣。

        他举手抬足都无比从容,即便岁月侵蚀,也肯定比霍坦坚持的更长久,先倒下去的肯定不是他。

        “锵”

        叶凡手中的暗金长枪刺出一道道神芒,不离霍坦要害,在其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两人激烈交锋,霍坦的掌指内蕴神辉,掌心透明璀璨,汩汩喷涌神辉,想强行震出圣力毁掉叶凡。

        这是一种威胁,圣力不干涸,虽然只是丝丝缕缕,但也非常恐怖。

        “师傅,一定要杀掉他!”另外两人不敢开口,只能暗中祈祷,同时移动脚步,向远处退,想要逃走。

        “哧!’

        突然,一道乌光射来,暗金长枪脱离叶凡的手掌,飞射了过来,霍坦的一位弟子口中吐血,被长枪刺透,飞出去上百丈远,被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叶凡脱离战场,如一道淡金蛟龙横移了过去,重新抓起长枪。

        霍坦的另一位弟子见状,从头凉到了脚,再也不敢动一步,这是一位杀神,凌厉气机让他双腿发软,几乎要跪在地上。

        且,他在快速的衰老,原本风华正茂,可是眼下却已是皱纹堆积,用不了多久就会老死了。

        “师傅……救我!”

        霍坦见状,忍不住一声长啸,他已成为了圣人,却被他眼中的一个蝼蚁逼到了这一步,当着他的面连杀他三位弟子,这是一种大恨与耻辱。

        “铿锵”

        火星四射,两者再一次大战,暗金长枪与拳头共鸣,如一道道闪电在交织。

        “蚂蚁咬不死巨龙,我得圣位,岂是你一个蝼蚁可欺的。”霍坦脸色铁青,杀机毕露,掌心溢出的圣光浓了一些。

        叶凡无惧,持枪而战,暗金长枪闪动冷幽幽的金属光泽,身体修长而矫健,黑色发丝披散到腰际,眼神清澈,光华灿灿,整个人锋芒内敛,有一种超脱的气质。

        “嗡”

        两人又是一记轰击,叶凡的长枪抽在了他的肩头上,霍坦一个趔趄,出现一块血迹,发出了一声怒吼。

        “师法天地,道法自然,乾坤大道显,给我镇压!”霍坦怒吼。

        “轰隆”

        他真的借来了一缕大道神威,像是一片天穹压落下来,圣威隐现,磅礴不可抵抗。

        然而,仅维持了片刻,天空中的道痕就崩开了,化成一片流光消失,不能压落下来。

        叶凡神色漠然,这一结果早已猜到,不然怎会选这里为战场,是唯一能压制圣人的地方。

        “神蚕公主只差一步就成为了大圣,身穿该族夺天地造化的古皇战衣也不过勉强自保,能够飞行,与荒奴一战。你一个刚成为圣人的存在,道果未巩固,连传世圣兵都没有,也想在此逆天!?”

        叶凡无情的打击,出手更加迅疾了,手中暗金长枪化成一片乌光,将霍坦罩在当中。

        “啊……”远处,霍坦的弟子大叫,浑身肌肤都松弛了,本为一代高手,而今却将衰老致死。

        他再也顾不上其他,撒腿狂奔,向着荒古禁地外冲去,头上的白发随风而散,无比凄惨,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片魔土。

        叶凡一枪横击,逼退霍坦,化成一道流光追了下去。

        “你敢!”霍坦大怒,已经眼睁睁的看着三位弟子死在了他的手中,此时目眦欲裂,决不能容忍这种事再一次发生。

        叶凡肉身无双,血气旺盛,身为圣体,多次经历雷劫洗礼,更是闯过混沌雷域,千锤百炼,每一寸血肉都内蕴有恐怖的力量,生命气机强盛到极致。

        他的速度很快,瞬间就追了上去,“噗”的一声,右手落下,将此人的头颅切落,提在手中,鲜血淋淋。

        “给你!”他止步后,转过身躯,将一颗滴血的头颅递向霍坦。

        霍坦气的吐出一口浊气,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凄厉大吼,胸腔都快气炸了,咬碎钢牙,浑身青筋暴跳。

        “砰”

        叶凡将头颅掷出,划过天空,坠落在远处,留下一片血迹,至此霍坦四大弟子全都被毙。

        “你纳命来!”霍坦拼命,他不相信身为一代圣人还杀不了一个斩道者,出手更加勇猛了。

        “锵!”

        叶凡手持长枪,如臂使指,每一击都是致命的,暗金神芒乍现,虚空破碎,招招夺命。

        “噗”

        霍坦躲避不及,肩头被刺出一个血洞,溅起一道血花,飞向前来,圣人一滴血能灭掉一位大能,叶凡体魄强到了这等地步,虽然无惧,但却也不想沾身。

        他一声轻叱,扭转黑色大枪,差一点将霍坦给挑起来,轮动枪杆将其给甩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碎一块大青石。

        霍坦惊怒交加,但却没有办法,不能一掌毙掉此敌,他空有一身道行在这个地方不能全部展出。

        而对方身为人族圣体,体魄之强大,血气之旺盛,超乎想象,单以肉身而论,不在他之下。

        这几乎有些不可思议,还没有成圣,叶凡的肉身就几乎脱离了人的范畴,旺盛血气恐怖如海!

        “杀!”

        霍坦一声大喝,施展出各种散手,全都是肉身搏杀的妙术,蕴含天地至理,举手抬足都含杀机。

        然而,让他呕血的是,在近身搏杀这一领域,他竟不如他眼中的蝼蚁,叶凡的攻伐简单而直接,非常有效。

        “砰”

        叶凡双手持抢,轮动开来,成百上千次的交击后,抽在了霍坦的脊背上,让他横飞出去上百丈远,脊椎骨差点断掉,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