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挑战圣人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挑战圣人

    作品:《遮天

        屠圣!

        这两个字对修士来说,过于虚幻,没有人会存这种妄想,一日不为圣一日便是蝼蚁。www.00ksw.org

        实力相差太大,那是一道天堑鸿沟,根本就没有办法逾越,即便是半圣也只是偶尔有些圣威,可却难以真正达到。

        圣,完全超脱了出来,在芸芸众生之上,宛若神明,试问一个凡人如何去屠神?这种难度太大了!

        黑皇道:“小子不是我说,你难以逆天,相差的距离不可以道里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圣已算是另一种生命体,早就不是人了。”

        连它刻下的杀阵一般情况下都难以伤到圣人,原因只有一个,差距太大,蝼蚁怎能咬死巨龙?

        “这……还是现实点吧。”段德也摇头。

        “难道就没有一点希望吗?”叶瞳不死心,很希望自己的师傅能崛起,除却心中一口恶气。

        “除非……找来足够的神料,由本皇刻出一片惊世杀阵,才有毙掉圣人的可能。”黑皇道。

        它所说的神料自然世所罕见,是专门刻大帝阵纹的东西,可遇不可求,唯有如此才能发挥出它所掌握的那一角无始阵图的真正威力。

        “另一条路就是,叶凡达到半圣境,触发神禁,摧枯拉朽,全面破除‘圣域壁垒’,才有可能与圣人一战。”段德说道。

        这样两个条件都太苛刻了,最起码目前叶凡都无法做到,不能实现。

        “这……”叶瞳眸子暗淡了,为自己的师傅憋郁,古族欺人太甚,却无法反击。

        “即便是如此,我还是要屠圣!”叶凡话语坚定,而后告诉黑皇,为他准备阵台,无需其他,都必须是棋盘帝纹,可以从不死山横渡出来的那种阵台。

        人族圣体可能要完了!

        近日来,一些古族都在议论,就在这几天,霍坦俯视南域,在每一座巨城都出现了,一副不杀叶凡决不罢休的姿态。

        这些日子来,谁都知是叶凡真的回来了,斩天皇子,战黄金天女全都是他所为,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霍坦,年岁并不是很大,觉醒后于古族中第一个在这片天地成圣的天才,拥有特殊的地位,将会被载入史册中。

        而今,他强势而出,就在这几日间,整片东荒的人都知道了,他要杀叶凡。

        “叶凡你不是自负神勇吗,在我师傅面前算什么,蜷缩在角落里不敢见光,最好一生一世都不要出来了。”

        霍坦的弟子也到了南荒,话语尖酸刻薄,极尽讽刺,就是为了羞辱叶凡,让他心中难畅。

        叶凡自然没有理会,这几日行走于南域古地,更是带着叶瞳、龙马他们进过火域,让他们见识到了真正的仙火。

        第十层火域,一簇由符文组成的仙焰不可触及,他们有幸目睹,远远观望都不禁倒吸冷气。

        连黑皇都是一阵恍惚,道:“这么多年了,它还存在,不愧是可让荒塔在此沉浮数千年的仙火!”

        “贫道有一个理想,将此火焰收为己有,为我炼丹而用,可惜难度太大了。”段德叹道。

        在他们四处行走时,霍坦也在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因为根据推演显示,这些人就在南域,从未离开。

        “我们的祖上以人族为血食,口味鲜美,人族圣体内蕴宝血,滋味当更美妙。”霍坦的弟子大肆叫嚣,浑然不将叶凡放在眼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多修士听闻都觉得可恼,若是有足够的修为一定会拍死他们。

        “霍坦,你姥爷回家喊你擦鼻涕!”这一日,龙马站出来回应,像个大喇叭一样喊响南域半边天。

        当然,它喊完就逃,驾驭法阵,不给圣人出手的机会,不然十条马命也不够杀。

        霍坦脸色铁青,目光阴森,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龙马出现的地方,但却也只能干瞪眼,没有办法。

        “霍坦,你身为一个圣人,也好意思与叶凡争雄,人家都没有成圣,你的脸皮得有多厚?怎么不见去你去挑战斗战胜佛,恐怕没走到须弥山就吓死了吧。”

        龙马出现在另一片区域,希律律长嘶,又如大喇嘛般,满世界的叫嚣,同样进行讽刺。

        “叶凡你若是敢出来一战,我师也不会欺你,自封住法力,只需一根指头就可碾死你。”霍坦的弟子叫道。

        “霍坦,你母亲喊你弟子回家去漱口!”龙马从来不是一个很地道的主,虽为瑞兽,但却不是什么善茬儿。

        一头龙马在南域闹的鸡飞狗跳,四处叫嚣,结果惹的霍坦不断横渡虚空,想追杀他们。

        “人族的圣体,别人都说你如何,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只臭虫而已,微不足道,若是敢出现,直接一只脚踩死。”霍坦森然的说道,可想而知,心中憋了怎样一肚子火,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等话。

        他是一位圣人,证得了道果,而今却一再被一头龙马叫嚣,根本就没有将他当做一回事,很想立刻抓住龙马立威。

        “霍坦过来受死!”叶凡出现,他屡被讽刺,开始叫板圣人,竟要与之对决。

        “哈哈……”霍坦得悉后大笑,第一时间赶去,啸破长空,道:“就凭你也想与我为敌,蚂蚁与也想咬死巨龙,自不量力!”

        当日,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叶凡真要与圣人对决、出离了愤怒?

        这是一片荒原,蒿草丛生,亦有古木生长,在南域中有诸多大野,广袤的无人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的地域。

        霍坦出现,隔着很远就探下了一只大手,向着这里抓去,圣人一击这是要将数十上百里全都化成焦土。

        “轰”

        叶凡出现,他没有别的动作,直接祭鼎,万物母气缭绕,猛力一震,大鼎翻转,滔天的火焰冲天而上。

        九色雾丝成为一条条、一缕缕的道痕,这是火域第九层的神焰,可烧毙圣人,汹涌而上。

        炽盛的圣辉一出,让整片荒原都化成了火海,大地成为岩浆,仅有的几座石山都汽化,根本留不下什么。

        九色火丝太恐怖了,不是纯粹的高温使然,还有神秘莫测的道力,可以磨死祖王。

        霍坦吃了一惊,他探下的右手灼热,烧的血液四溅,骨头钻心的疼,但毕竟是圣人,用力一抹,道行运转,伤势顿时止住。

        且,他横移数千丈远,瞬息避过了火海,冷森森的道:“不为圣人,终究是粪土,杀你如蹬碎瓦狗般容易。没有相应的实力,想倚仗外物与我为敌,不知死活!”

        然而,叶凡也很果断,祭出神焰的刹那,收起鼎就迈入了棋盘阵纹,转身就走。

        “本座一出现就已锁定了你,还想走?仙王降世也救不了你!”霍坦神色冷酷,一指点出,一道光华迸溅,这是要粉碎真空,将叶凡从域门中震出。

        “咦……”他吃了一惊,域门纹丝未动,即将消失。

        这是棋盘阵纹,当年借助它都能从不死山中横渡出来,古之大帝的杀阵都没有将其磨灭,圣人自然难以损毁。

        “你倒是准备充足,不过可惜,对于圣人来说,你终究是一只蚁虫,既被我锁定,那就只有一条死路!”霍坦不在意,冷笑连连,一步就迈了进去,在域门关闭的刹那跟进。

        在其身畔,共有四位弟子跟随,被其圣辉笼罩,也同时进入了域门内,追杀叶凡。

        “轰!”

        叶凡出来后,径直又迈进了另一道域门,这个地方光华冲霄,各种道纹一起激活,化成了一片绝世杀阵。

        这是黑皇精心布下的,利用山川地势,虽没有神材,但配合源天神阵,也成就了一个恐怖的七绝大阵!

        霍坦一声怒吼,震出漫天的圣辉,可是浑身纵横交错,出现数十道伤痕,四位弟子若非是他的庇护,就被斩成烂泥了。

        “想不到圣人这么恐怖,一角细密的帝阵都没有将他磨灭,可惜……没有神料刻阵。”叶凡自语,没入虚空,直接粉碎了留在外面的阵台,不给霍坦追踪的机会。

        “想跑,九天十地都没有你的活路,真以为圣人可辱吗,以血赎罪吧!”霍坦一声冷笑抖手祭出一物,粉碎的阵台迅速还原,复归原状,他带着弟子强行开启了域门追了下去。

        这是一位大圣给他的秘宝,任你阵纹无双,横渡到域外去也都无用,可以短暂的还原的你的阵台,一路追踪,如影随影。

        毫无疑问,这是必杀局,根本摆脱不了一位圣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追上,想活命比登天都难。

        “人族圣体你以为准备的很充足吗?在我师面前,任你有千般手段都无用,实力不济,说什么都没用!”

        “区区一点神焰,以及一座残缺的古帝杀阵也想磨灭圣人,你太天真了,我师为了你可是准备充足,特异借来秘宝,让你无路可逃!”

        “小小的一个斩道者而已,也敢叫板圣人,我师杀你如杀土鸡!”

        霍坦的几位弟子大笑,他们身处圣光中,极速跟进,在虚空中见到了叶凡的身影。

        “刷”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叶凡在虚空中又一次祭出阵台,于永恒的黑暗中改变虚空路径,再一次消失。

        虚空中变向,改变路途,这种手段让霍坦都变了颜色,用力握紧了拳头,以为追丢了。

        “刷”

        他用力一划,掌心秘宝闪现,在前方想黑暗虚空中还原出一片损毁的阵纹,跟了进去。

        “想不到大圣的秘宝这如此神妙……”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再担忧。

        叶凡极速逃遁,十几次变换阵台,每一次都在虚空中进行,但是始终无法摆脱霍坦,若是其他圣人早已被甩掉了。

        “大圣的手段让人敬畏,我们可以一路追击,他摆脱不了我们。”霍坦的一位弟子惊喜的同时,对古族大圣的道行深深恐惧。

        “这是到了哪里,每一次都是在虚空中变向,根本就不知道方位了,没有办法预测前路。”另一位弟子蹙眉。

        “看他能有多少阵台,等他耗尽,就会死在眼前,师傅一根指头就可以碾死他!”

        时间不长,叶凡的身影越来越近,几乎能看真切了,霍坦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想要将其按死!

        “轰!”

        就在这时,域门大开,叶凡冲出了虚空,进入了现实世界,坠落了出去。

        “他没有阵台了,死就在眼前了,哈哈……”

        “人族圣体,你死到临头了!”

        霍坦的四位弟子大喜,残忍的笑着。

        霍坦眸子冷冽,紫发披散,雄伟高大的身躯像是山岳一般慑人,他当先向前走去,一步迈出,结果一个趔趄坠落在地。

        在其身后,他的四位弟子更是不堪,直接一头从高空栽到了地上,摔的浑身是血迹。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失去了法力!?”

        四位弟子露出惧意,心中打鼓,感觉大事不妙。

        霍坦也变了颜色,他一身道行被压到了最低,很难运转,这让他毛骨悚然,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圣人!

        四野,一片寂静,草木丰盛,古药都有数以万年的药龄,这个地方安静的过分,没有一点声响,像是一片死地。

        前方,叶凡手持一杆暗金长枪而立神色很冷漠,非常镇定与从容,不再逃了。

        “这是什么地方?”霍坦觉得阵阵惊悚,他身为一个圣人,但是此时所能动用法力少的可怜,连飞行多半都做不到了。

        “啊……我的道行,我的生命本源!”霍坦的一位弟子惊恐大叫,他觉得自己不仅丢失了法力,连生命都在快速流逝,脸上慢慢爬出了皱纹!

        “聒噪!”

        叶凡冷哼,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横越过霍坦,噗的一声将其一位弟子的眉心洞穿,鲜血飞溅起很高,将其挑了起来。

        “砰”

        他用力一抖手,死尸飞出去数十丈远,当场不动了,淌出一大片血迹。

        “你……”霍坦震怒,他是一位圣人,怎能容得叶凡放肆,一掌向前拂去,奈何浩瀚如海一般的力量并没有涌出。

        叶凡一枪扫出,掌指间溢出阵阵金色光晕,力道大的惊人,单其肉身之力就可以抽碎高天!

        霍坦一声闷哼,手臂与长枪触到一起后,一阵颤抖,近乎痉挛,剧痛无比。他知道坏了,在这个地方,他即便有通天的道行都没用!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欢迎进入荒古禁地,今日我要屠圣,送你上路!”叶凡冷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