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暴雨前的宁静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暴雨前的宁静

    作品:《遮天

        诸圣齐至,围住大坟,气氛紧张,各方对峙。www.00ksw.org

        宏伟的青铜古殿尽管锈迹斑驳,但是霞光亿万缕,照亮了天空,尤其是它所映出的那个“仙”字更是让每一个人心颤。

        浑拓大圣、万龙巢的大圣等共有十几名古王并立,像是十几座太古魔峰耸立,让众生心中惊悸。

        人族圣人太少了,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一个卫易与姜太虚,其他人并未见到踪影,让人觉得势单力孤。

        浑拓大圣眯缝着眼睛,看向青铜仙殿,这个自古长存的特别建筑复活了,强大如他也不敢贸然强闯。

        “好强烈的波动,我隐约间听到了有人在内诵仙经,深不可测,一旦迈步进去吉凶难料。”

        身为一个大圣,却生出了这样的感觉,做出这种判断,让其他人对铜殿更加忌惮了,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叶凡、黑皇他们身在八万里外,透过一块神秘的水晶石能清晰的观到大坟附近的情况,这是妙用无穷的帝级道纹使然。

        “古族大圣都有人亲至,若是挟几件古皇兵攻击,多半真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时就麻烦大了。”

        古族不缺极道皇兵,黄金锏号称可以打仙,万龙铃一摇乾坤都要崩,火麟洞、原始湖、神蚕岭、血凰山若都挟兵器来,不要说南域,就是东荒都会被打沉。

        “诸位,我的提议如何,我们共同入内,探寻仙的秘密。”浑拓大圣再次开口。

        “若是持古皇兵入内,当没有大问题,最起码能自保。”万龙巢的大圣乾仑点头。

        这两人是为首者,乃是古族最巅峰的几位存在,其他即便是圣人王见到他们都是大气都不敢出,没有人敢拂逆。

        有人向姜神王还有卫易看去,这是两名人族圣人,全都不很不简单,让古王都不得不谨慎,当年瑶池一战,白衣神王一人独撼天宇,给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两位要进去吗?”万龙巢的大圣乾仑笑着说道,向这边望来。

        “算了,争不过你们,就不去添乱了。”卫易摇头。

        “万族共存,天下是一家,何分彼此,都可入内。”乾仑说道。

        一声天音响起,天空中青铜仙殿光华更盛了,那映出的“仙”字血淋淋,巨大无边,充满了震撼感。

        这一次,十几位圣级古王都蹙起了眉头,他们也听到了有人在诵经,很朦胧与模糊,听不真切。

        “难道铜殿中还有一个活着的存在不成?”

        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是古之大帝也都早已坐化了,不可能有性命留下,难道说真与仙有关。

        “我闻到了一股鲜血的味道,这个仙字最起码是帝血凝聚而成,甚至可能是仙血。”浑拓大圣道。

        无论是哪一种都绝对震撼!

        古之大帝,谁能上伤他们,以他们的鲜血刻字,这是一种亵渎。而若为仙血,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八万里外,叶凡蹙眉,他当年进去过,曾见到过这个“仙”字,是狠人的血书写成的吗?不太像。

        在仙字背后有一个神秘的门,他只走到那里,没有机会入内,因为前行一步就得死。

        “让一般的修士都退却吧,这个地方将有一场大祸,谁都不要久留。”场中,出现了一个病恹恹的老人,暗中对姜神王与卫易道。

        他一出现,浑拓大圣、乾仑大圣都不能镇定了,脸上写满了凝重,盖九幽到了,让他们都觉得压力倍增。

        白衣神王点头,古之大帝哪个是凡俗,有谁盗的了他们的墓?若是不愿,谁来了都得殒落。

        就如那紫山,谁都知道无始大帝葬在当中,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能奈何?当年几件帝兵攻山都只能败退。

        大人物来了不少,各方都不能平静,寻常的修士都开始倒退,这可不是简单的战斗,若是发生圣战,别说数以万里,南域都可能生灵涂炭。

        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亦或是古族都很识趣,都开始退场。

        人们若是想关注,需要以法阵之眼等观看,不然一旦有变故发生,寻常修士将如同蝼蚁般脆弱。

        “真是热闹。”又有古圣到了。

        摇光故地前一道金光出现,黄金族的大圣出现,挟黄金锏而至,古皇威散发出,让青铜仙殿都一阵抖动,仙光炽盛。

        黄金王看了一眼盖九幽,又望向卫易与白衣神王,并未说什么,败给斗战胜佛后让他低沉了一段时间,这一次挟黄金锏而至,想弥补他失去无价神髓的损失。

        “又一位大圣到了,真要开打,古皇兵轮动起来,南域还能保的住吗?”

        众人担心。连姜神王与卫易都蹙眉了。

        这么多大人物齐至,他们代表了而今最绝巅的战力,可以说事情越来越大,寻常修士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如潮水一般退走。

        时间不长,偌大的摇光故地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个凡俗,留下来的皆为圣人。

        “轰”

        青铜仙殿发出轰鸣声,同时大道之音更浩大了,像是真有一位仙在讲经,振聋发聩,让人悟道。

        “这是……小心,我差一点化道!”

        一位寿元将尽、没有几个月好活的祖王惊悚,这是一个老辈圣人,浑身毛发倒竖,全都立了起来,肌表起了一层小疙瘩。

        “锵”

        黄金锏发出一声轰鸣,化为一道不朽的神芒,上可斩下日月星辰,下可摧毁万物生灵,古皇气机复苏!

        同一个时间铃声打坐,数不清的紫金神铃串在一起,组成一条真龙,摇头摆尾,在虚空中出现。

        万龙铃,每一个铃铛都是一节龙骨,声音一出,九天十地都可破开,有开天辟地的力量,混沌翻涌。

        两件古皇兵同出,青铜仙殿有感,光辉不减,缓缓降落,向天坑深处落去,挡在那混沌仙地入口处,主动防御。

        “唔,了不得,人族大帝死了,其坟也难撼动,连青铜仙殿都来相阻。”浑拓大圣自语。

        “为了那成仙的秘密,只能强攻仙殿了,此外混沌仙土也是必争之地。”黄金王第一个出手,向天坑中落去。

        “莫要让闲杂人等接近。”浑拓大圣开口,留下几名古王在上接应。

        所有人都动了,一起向深渊中降落而去。

        “大事件,诸圣齐至,要打开青铜仙殿,要进入古之大帝的坟中!”

        “一场大风暴将起,这么多古圣出手,南域可能要被击沉!”

        “有秘闻称,这是狠人大帝的古墓,她为古来最精彩绝艳的人,能成功吗?”

        消息传向四面八方,全天下修士的目光都聚焦而来,可惜他们没有资格参与,只能观望。

        这一日,南域许多重地都有古阵台在发光,利用通天阵眼观察,关注这一场惊世变局。

        “我有些不安……”卫易说道,回眸望向了南域另一个方向,当年天璇圣地几乎全灭,留给他一生的痛苦与旧忆。

        “我们先静观。”盖九幽很平淡的说道。

        白衣神王他们都没有动,只是立在深渊上,看古族出手,静等结果。

        古族有几位圣人飞向四方,在周围巡视,若有变故发生将会在第一时间以神识告知下方的人。其实,很明显是在防备人族的几位古圣,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怕他们在上方布杀阵。

        “轰”

        南域,荒古禁地,此时气氛诡异,九座圣山围成的深渊下,有恐怖气息冲霄而上。

        两位域外来的古圣都很不安,在第一时间退走,早已得悉另一地有古之大帝的坟冢出世,也向那里赶去,暂离了此地。

        叶凡他们离此不远,见到这一幕都很吃惊。

        “发生了什么,该不会是成仙路真的要开启了吧,难道就在近日,这可是一场惊世大变!”

        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都在剧烈跳动,虚无缥缈的仙域真的要出现了吗,谁能够藉此举霞飞升,蜕化为仙?

        “轰!”

        突然,一股莫大的力量涌来,驾驭十万大山,铅云如瀚海,整片天都要倾覆了下来,击向叶凡他们。

        “不好,一位圣人来袭!”黑皇大叫。

        它一抖手间十二座阵台飞出,排列在虚空中,阻挡住了滔天的圣辉,棋盘阵台一闪,他们当即就没入了进去。

        “砰”

        十二座阵台当即就粉碎了,成为劫灰,不能阻挡分毫,要知道这可是残缺的一角帝阵,足可以杀死半圣,让其尸血横飞。

        然而,阵图毕竟是残缺的,仅十分之一而已,挡不住一位圣人的攻击。

        “人族圣体你逃不了,下一次我必杀你,谁来了都没用,你是我的血食,你所得母气也将属于我。”霍坦冷幽幽的说道。

        他很遗憾,得到一位大圣指点,推演出几人应该在这个方位,横行而来,结果还是未击中,只有余波摧毁了一片阵台而已。

        十几万里之外,叶凡、黑皇、段德等人蹙眉,刚才还真是危险,差一点被截住。

        “有大圣不惜耗费大量心血推演,不然霍坦刚成圣没多久,不可能寻到。”段德道。

        “我身上有残破仙鼎,他们算不出,看来是另有秘法,在推演你们几个。”叶凡道。

        “一定要注意了,本皇多刻一些小型的欺天阵纹,每人都带上几座,即便是大圣也算不出!”黑皇道。

        前段时间,他们斩掉了天皇子,洗劫到了悟道茶,以此神木树干刻无始大帝开创出的欺天阵纹,黑皇坚信,将可确保无事。

        “很不妙,明显是有大圣授意,并亲自推演,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段德道。

        叶凡走来走去,望向南域某一地,眼神冷冽,道:“古圣都跳出来了,真以为我不能屠圣吗?”

        “你想做什么?”龙马问道,既兴奋又紧张,它唯恐天下不乱,但却对古圣深深敬畏,知晓差距太大了,根本无力逆天。

        “霍坦想杀我,不见得能成功,而我若是想些办法,去屠掉一位古圣,却也不见得会失败!”叶凡话语冷酷。

        “你……有什么打算?”大黑狗问道。

        “现在,世人都知我回来了,我似乎沉寂太久了,古族欺我,那么就我便屠掉一个古圣!送他们一份大礼。”

        “师傅,你……”叶瞳握紧了拳头,既紧张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