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叫板圣人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叫板圣人

    作品:《遮天

        霍坦成圣,标志着又一代人的崛起,预示着大世的真正到来,所有人都有了一种紧迫感。www.00ksw.org

        霍坦成为祖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刚一出关就到了此地,寻觅叶凡,他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他的躯体比常人高出足有一截,一双黑日的般的眼睛泛出的光冷冽而无情,在人群中扫过,如利刃出鞘,让人肌肤生疼。

        这是属于圣人的意志,目光若是专注一处,寻常的修士必会炸开,鲜血长流,丢掉性命。

        十万大山,飞禽走兽都在哀鸣,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对于圣威发自灵魂的恐惧。

        叶凡、段德等第一时间无声的退走,没有凑上前去,此人来者不善,他们不想当下冲突,毕竟是一尊圣人!

        “这二十三,真能摆谱。”龙马鼻孔中喷出两道烟,以地球上的一些不雅词汇评价。

        “现在耀武扬威来了,身为半圣时,怎不见他来得瑟,不然的话本皇一座阵台就送他上西天。”大黑狗道。

        霍坦终究成圣了,此地没有人能够对付,超过了人的范畴,即便叶凡再逆天,也不是对手。

        “不用理会他,我们等待机会,大坟我是一定要进去的!”叶凡道,一种莫名的呼唤让他越发的心神不宁了。

        霍坦降临,这块高地的气氛一下子无比紧张,人们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了,尤其是人族,全都很心虚。

        “人族圣体何在?听闻你勇冠天下,为何不敢出现,蜷缩在那个角落里?”霍坦成圣后,自然有一些追随者,这些人在高地上冷笑,怀有阴暗的目的。

        “霍坦祖王既来此,人族圣体最好避退,永远不要出现,不然只能成为一地骨渣子。”有人哈哈大笑。

        一些人肆无忌惮,站在高地上,恣意挑衅,想惹出一些风波来。

        霍坦盘坐在高地上,闭着眸子,一动不动,到了这等境界,他自不会多语,不然有**份。

        大坟将开启,他闭目养神,等待最佳时机,想成为第一个进入坟中的圣者,得到旷世奇珍,进一步巩固圣位。

        “二十三你就装吧,早晚本座一蹄子踩死你!”龙马不服不忿,霍坦来了,他们被逼的不得不远离高地,只能借助水晶阵台观看。

        在接下来的几日,没有人敢靠近大坟入口,那里喷霞吐瑞,各种仙光缭绕,唯有霍坦顶住压力,盘坐最前方。

        有他在此,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无法与他去争夺,只能被动的看着,深感无奈。

        “霍坦祖王在此,你们最好有多远退多远……”他身后的几人冷笑连连。

        “轰!”

        第五日,一声剧震,天坑中道痕万缕,蓬勃而上,充满了一股动人心神的力量,席卷四方。

        “这么香,下面似乎有仙药……”不少人动容,向前观望。

        在那霞光中,以及古之大帝慑人的气息下,一缕缕芬芳飘来,很淡,但却让人闻后难忘。

        霍坦冷冷的回眸,古族还好说,并未受到什么冲击,但是一些人族的教主一个个心神剧震,大口吐血。

        仅仅是眸光扫来而已,那种威压就让人抗不住,一个个老教主脸色雪白,蹬蹬蹬后退。

        众人心寒,不为圣人果然连粪土都不如,霍坦一道冰冷的眼神扫过,都承受不住!

        人们心中彻底凉了,还如何去争,一位圣人心有敌意,根本就不打算让人族靠近,若非忌惮人族的几位老圣人,恐怕早已开杀戒了。

        “轰隆!”

        霍坦来后的第八日,大坟又崩,各种神辉沸腾,化成了浪涛冲击了上来,天坑又大了许多倍。

        “可以了,差不多能进了!”段德道。

        而在这一日,霍坦心有所感,绕着巨坑行走了半日,像是下定了决心,终于要动手了。

        “这可怎么办,若无意外,此地为我人族大帝的坟墓,怎能容一个古族圣人先行进入?”

        “可是谁能挡他,没有办法阻拦。”

        人族各路强者都无奈,眼下圣者中只有一个霍坦到来,确实是无敌的,人们敢怒不敢言。

        “我下去看一看,你们守好此地。”霍坦开口,声音低沉,扫过几位追随者。

        这块高地中心是一个天坑,向外辐射,到处都是裂痕,蔓延到远方,山地破败。

        霍坦略作犹豫,而后纵身跃了进去,没入深不见底的天坑内,朝着古之大帝的古陵前行而去。

        他也是迫不得已,时间宝贵,若是其他老牌圣人来了,他即便天纵之姿也没用,只能冒险,想捷足先登。

        “贫道可以保证,他深入进去了,短时间内难以上来,而且这片区域没有第二名祖王。”段德开口,目光闪烁。

        这个家伙出身神秘,到了现在,连追随过无始大帝的黑皇都没有将他看透,而其保命手段更可谓超一流,他既然这样说,那多半错不了。

        叶凡点头,迈步而行,行字诀已展开,一步一幻灭,出现在高地上。

        这些天以来,叶凡早已从古族的口中了解到霍坦是怎样一个人,他曾说过,其祖在太古年间以人族圣人为血食,他亦要尝到人族圣体的宝血。

        “你为我而来,我境界不到,不是你的对手,但并不代表我惧你。”叶凡自语,屹立在天坑前。

        他一出现,顿时引发一阵骚乱,太古祖王刚消失,人族圣体便来了,可谓胆大包天。

        “你……”

        天坑旁边,霍坦的几位追随者全都变色,感觉大事不妙,古王就在下方,而他却敢逼近到眼前。

        “你们几个刚才说什么?”叶凡嘴角露出一缕冷漠的笑。

        这几人倒退,心中打鼓,没有想到叶凡有这样的胆魄,径直逼来,要解决掉他们。

        刚才他们说讽刺叶凡只能蜷缩在角落里,极尽羞辱,想逼迫他出现,而今却真的杀来了。

        “走!”

        他们不是圣人,不可能与眼前这个人对决,上去有死无生,转身就逃。

        甚至,有一人不顾天坑中的危险,纵身一跃,就要进去,宁可如此,也不愿面对人族圣体。

        “锵”

        然而,叶凡不给他机会,运转兵字诀,反控其手中的一把神剑,倒转回刺,噗的一声,锋锐的剑刃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鲜血飞溅。

        这个结果惊住了所有人,在众人看来他疯了,以雪亮的神剑斩掉了自己的头颅,骨碌一声滚落在地。

        “噗”

        神剑立劈,将其头颅剁为两半,元神消亡,彻底横死。

        “分开逃!”

        另外几人面如死灰,刚才有霍坦撑腰,什么都不怕,而此时却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叶凡怎么会容他们逃走,脚下行字诀一转,各种道纹浮现,化成了金色的闪电,托着他而行,拥有世间极速。

        “咻!”

        他若一道电光拦住一人的去路,一拳向前轰去,“砰”的一声,这名古族炸开,鲜血与骨块一起飞溅。

        “哧”

        他片刻都不停留,又化成了一道炽盛的光,冲向另一个方向,黄金血气滔天,唵字天音一吐,另外两人寸寸断裂,化成鲜血,染红天空。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叶凡撑开了一个属于黄金神藏的世界,各种金色神辉流淌,古钟、道剑、圣塔等无穷无量,一起沉沉浮浮,随着他一震,如光雨一样洒出。

        这是一个兵器的国度,全都为金色的,灿烂夺目,化成一道道炽盛的光,扫向四方,剩余的几人惨叫,被斩成了血泥。

        叶凡强势出击,在这片刻间,将霍坦圣人的追随者全部击毙,没有放走一个人。

        四野,人们都惊呼,但却没有一人敢阻止,即便古族亦是如此,被他所慑。

        “好大的胆子,真是无所畏惧,霍坦刚下古坟,他在后面就将其手下抹杀了个干净,无惧与圣人结怨。”

        “这么强势,都给杀了。霍坦多半会被气炸肺,这是**裸的打脸,刚成为圣人就有人来踏上一脚,大伤其颜面。”

        连诸多古族名宿都目瞪口呆,觉得发毛,人族圣体不可惹,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将黄金族的天女都追杀的裸奔,更是叫板霍坦,真是概不论!

        叶凡扬长而去,并未久留,留下一地的血迹,以及一些断臂残肢,触目惊心。

        “轰隆!”

        突然,大坟下发出沉闷的声响,剧烈的抖动,霍坦狼狈的冲了出来,披头散发,浑身是血,摇摇欲坠。

        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皮开肉绽,断裂的骨头都突出到了血肉外,血污遍体,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大坟入口,仙霞喷涌了一段时间,终于止住,大帝神辉又一次内敛了进去。

        霍坦回头望了一眼,长出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他看到了手下的尸体,当场爆发。

        “是谁杀了他们?!”

        “是人族圣体。”有人答道。

        “是吗,我为他来,正要将他当作血食,不曾想却主动犯我,这次斗战胜佛也没有理由庇护他了,我杀他没人能说出什么!”霍坦一脸的冷酷,不为手下而哀,反倒冷森的笑了起来。

        “二十三,你就得瑟吗,早晚屠掉你!”龙马说道。

        其实,这也是叶凡的心语,很想令霍坦喋血此地,让一位圣人殒落!

        “砰”

        大坟又崩,气机更盛了,段德眉毛一挑,道:“我觉得可以进坟了。”

        “我知道了,终于知道大坟中有什么了!”叶凡心中剧烈跳动,这一次他感受清晰,体内有一物在跟着共鸣。

        当年,亦是在南域,他九死一生进去,得到仙缘,而今不曾想在这里又相遇!

        “也许,由此也可以得出结论,明确了大坟中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