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倒了八辈子血霉的域外骄子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倒了八辈子血霉的域外骄子

    作品:《遮天

        域外的圣贤来了,降临在了东荒,这是一则影响深远的超级大事件,预示了未来的一段波澜壮阔的大世。www.00ksw.org

        他们来自哪里,没有人知晓,然而人们都明白,能够横渡星域的古圣非同小可,绝对是惊世级的。

        小酒肆内,奇士府的老府主神色淡定,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刚指向天空,说域外诸贤会来,马上就应言了。

        “从这里进出星空的圣体有几个,唔,我也说不清了,总之经历都很非凡。”

        “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叶凡问道。

        “去了一片遥远的祖地,无数贤者都曾在那里战斗过,不沐浴神血不算真正的强者。”老圣人道。

        叶凡露出异色,这是怎样一个地方?过去从未听说过,似乎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古地。

        “而今,成仙是所有最强修士的共同追求,对其他的关注都已淡了,可惜,有谁能成功?”老圣人道。

        姬紫月、庞博、姬皓月、中皇、西菩萨、南妖等人都离去了,而让叶凡没有想到的是,老圣人也提到了另一个名字——摇光。

        “他也去了……摇光圣地所留下的并非他的真身?”叶凡惊讶。

        “是化身与道身而已,真身离去五年之久了。”老圣人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同时,他说出了一则秘密,青帝为何在天地大变后还能证道,那是因为他从这个地方进入了那片祖地,逆夺了天地的造化。

        当然,青帝并不是作为奇士府的弟子前往的,而是强势“借路”,自己打到了那片星域,经历了诸多战血的洗礼。

        “这是一条很残酷的古路,究竟如何,我也不知,毕竟老朽没有经历过。”

        这十几万年来,每隔一万年都会有一批人前往,少则一两个,多则十几人,然而真正能活着回来的很罕见。

        “这么漫长的岁月内,去了几位圣体,据记载有三个血染域外,埋骨他乡,殒落在这条路上。”

        “这么残酷?!”叶凡震动,荒古前,圣体绝对是几近无敌的体质,年少时,除却少年大帝外,谁与争锋?

        这是怎样的一条路,连号称不败的强大圣体都喋血,前路的艰险与可怖而想而知,难怪号称史上最强试炼。

        叶凡还清晰的记得,当年黑皇曾认真的说过,无始大帝也走过这条路,脚下尸骨无数,血流成河,遇到过一些极其强大的敌手。

        无始何许人也,强大之极,即便那时还远未成道,但却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能够遇到劲敌,绝对骇人听闻。

        当然与无始生在一个时代,绝对是那些人的被悲哀,被战败是可以预见的,毕竟是他是唯一的。

        活着的人有数,无始、青帝回来了,连圣体都死去了三人,鲜血干涸,冰冷尸骨横陈。

        叶凡在奇士府盘桓了数日,而后告别离去,等待半年后古路开启,踏入神秘的星门。

        东荒,一位域外圣贤降临,影响非常巨大,全天下的人都在议论,成仙路将要开启,这个世界都将不再安宁。

        成仙,古之大帝的追求的终极目标,可是至今都难以说清,是否真的存在仙域,是否可以羽化飞仙。

        古皇、人帝都推演到了这个大世,寄托希望于后人,这个时代终于要到了。

        王旭辟谣,称自己并未说过要战凰虚道、败圣皇子、镇压人族圣体,说是有人在挑拨。

        当然,他也说了,确实想与一些年轻的高手切磋,以此促进修行。

        王旭就是域外圣人的弟子,随其师以及师兄一起降临在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据说曾被一个圣级古王邀请去做客。

        尽管王旭辟谣,但依然有人宣称,曾亲耳听到,那些话并不为假。

        两日后,北域神城,火麒子、火麟儿兄妹相遇王旭,一番畅饮,相谈甚欢。

        然而,未过半个时辰,这座矗立云端上的酒阙解体,从内部龟裂,而后崩碎,烟尘漫天。

        许多人看到,王旭身体踉跄,鼻青脸肿的走出,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王旭与古皇子动手了,吃了大亏!”

        “能够在古皇子手下活命,只是伤了脸部而已,其修为让人惊叹。”

        许多人低语,神城所有人都很吃惊,酒阙破败,王旭神色晦暗,一脸青肿。

        “王兄慢走,这次真的很抱歉,不曾想到另一位皇兄赶到,你们间竟存有误会。”火麟儿在后笑着喊道。

        人们闻言,觉得心中诧异,看情形并非火麟洞的这对兄妹所为,难道是另有他人?

        尘烟弥漫,人们只看到一条模糊的身影远去,并非见到其真身,纷纷猜疑。

        “难道说是圣皇子来了,不满他的狂言,将王旭给击败了?”

        “多半如此,不然谁会这样做,也唯有圣皇子有那样的实力吧。”

        “不对,刚才那道模糊的身影像是凰虚道!”

        人们狐疑,但终究是未能确定那条模糊的身影到底是谁。

        “与我何干?不过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圣皇子突然出现在神城上方,一棍横扫了过去。

        “你……”王旭惊怒,刚才饮酒的过程中吃了一个暗亏,被凰虚道镇压,而今又被一只猴子所阻,实在不顺到了极点。

        “真正的圣皇子来了,刚才那个人肯定是凰虚道无疑!”人们恍然。

        神城上空,一场遭遇战展开,天宇崩开,精气沸腾,云霞遮日月。

        王旭确实很强大,但是与圣皇子比终究是差了一截,挡不住那条黑色的铁棍,当场被劈飞了出去,口吐鲜血,下半截身子烂成一团。

        猴子打完就走,懒得多看一眼,并未取他性命,道:“还以为能够以战悟道,结果不过如此!”

        “这个王旭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先被凰虚道镇压,又被圣皇子差点打死,真以为能横渡星域就可以俯视这颗古星?也不想想所招惹的是什么人。”

        人们议论,许多人都摇头。

        “不过如此,我还以为很厉害。”叶瞳也在神城内。旁边跟着一只黑猫,是由黑皇化形而成,没有办法,它太招人恨了,不敢大摇大摆的出来。

        王旭差点被打死,元神都被震裂了,下半截近乎消失,直接从神城上方坠落,几乎摔在青石地面上。

        直到在距离地面两丈高时,他才稳住身形,艰难的冲向高天,愤恨的望了一眼神城,这是一个伤心地,让他颜面尽失。

        “诶,你就这样走了,我想问一问,你究竟是否说过,要败圣皇子,要镇压人族圣体?”叶瞳抱着双肩,立身在远处问道,他很清秀,一脸的灿烂。

        “说过又怎样?!”王旭冷着脸道,今日诸事不顺。

        “我想说,你还差的远,再过几年,等我斩道后,估计我都能一巴掌拍你成八瓣。”叶瞳摇头。

        “大胆,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头小子也敢对我不敬!”王旭当时就恼了,忘了他的师傅与师兄训斥他、以及让他来“辟谣”的事情了,今日连翻吃瘪,额头上青筋成结。

        他一巴掌就劈落过来,是斩道绝顶强者的手段,自然声势骇人,迅疾如神电。

        “希律律”

        一声马嘶,一头看起来不算多么神骏的野马怒冲而来,载起叶瞳,马踏长空,奔着王旭就去了。

        正是龙马,当然它没有露出真身,掩盖龙骨,遮去真容,化为了一头疯马,不然身为古之大帝才能拥有的瑞兽,这样出世太过炫目。

        叶瞳骑坐在它的身上,从容无比,龙马自身的攻击力太高了,一蹄子向前拍去,叫嚣道:“我踩你个肺啊!”

        “咚!”

        王旭当场横飞了出去,整条手臂几乎断裂,胸肺部位更有一个清晰的马蹄子印,差一点被蹬穿。

        “这似乎是叶瞳,人族圣体的弟子,他竟然也来了。”有人猜到了叶瞳的身份,露出异色,一时间引起了神城内所有人的关注。

        王旭气炸了肺,被凰虚道、圣皇子镇压也就算了,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敢骑恶马冲撞他,实在让他心中憋火。

        “你就是人族圣体的弟子?我先收了你,再去找他算账!”

        “切,别吹大气了,你就这点本事,都过不了我与天马这一关。”叶瞳摇头,带着从容的笑。

        在王旭看来,这是一种轻视与羞辱,凰虚道与圣皇子好赖是本人来了,人族圣体真是欺人太甚,竟然只打发弟子与一头恶马前来,实在太看不起他了。

        他演化最为强大的秘术,打出了非常恐怖的一击,龙马都不得不小心,与之周旋。

        叶瞳也出手,演化太阳神诀,浑身都在发光,如一轮太阳般,而后展动帝级秘术,横推了出去。

        “果真有圣体当年的风姿,与昔日的叶凡很像,神勇十足!”许多人赞叹。

        “咚”

        龙马出击,一蹶子尥出,将王旭的最强攻伐术瓦解,载着叶瞳马踏长空,将其震飞出去数百丈远。

        一人一骑,踏过天穹,后方鲜血一片,王旭被踩的不成样子,浑身是血,骨头都露出来了,肺部都被马蹄子踩穿了。

        “人族圣体不出,弟子就将这个王旭给收拾了,真是……”

        “听说这叶瞳还未有婚约,日后必然是叶凡第二,而今正好可以联姻。”许多大教的人动心。不少人都露出惊叹的目光,对这个成长起来的少年充满期待。

        王旭大恨,人族圣体不出,派一个弟子与一头恶马将他重创,实在是一种大耻。

        “我师一脉不弱于人,传承世间无双法,会向你们讨还的!”他含恨而去。

        不过这实在是错怪了叶凡,他刚刚赶到东荒而已,并没有安排这一切,根本就不知晓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