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乱古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乱古

    作品:《遮天

        锃亮而锋锐的枪尖闪动暗金光泽,有触目惊心的血迹在淌落,上面钉着一颗头颅,黑发被鲜血黏成了一绺绺。www.00ksw.org

        王腾神色凶戾,一双眸子中是无尽的冷森与血红,充满了不甘,发出神识波动,厉吼:“你得不到乱古经,更得不到古皇经,我就是死也不会留给你,至于九秘中的前字秘,当世只有我一个人知晓,让它永远失传吧!”

        他大叫着,嘶吼着,神智混乱,额头上的魔纹越发的清晰,让他看起来失去了人的模样,头盖上乌光冲霄,竟有一头莫名的生灵要化生出。

        叶凡弹指,金色仙光点点,震散乌光,他掌心中雷鸣隆隆,想要将王腾的元神强行摄取出来观看。

        “你已不是纯粹的王腾,是你原本的缕怨念与不死山破碎的印记的结合体,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生不如死,还不如早点解脱。”

        叶凡口诵真经,要度化王腾,最起码要化掉那神秘的印记,让他都觉得有些不安。

        “我是不死的……虚空大帝我与你没完!”一声野兽般的咆哮自王腾的脑海中冲出,整颗颅骨都龟裂了。

        叶凡无惧,口诵度人经,他并不担心什么古皇转生,如果真是这样王腾早就被掌控了,不至于如此。

        由此想来,不过是一缕邪念而已,一段残碎的精神印记纵可怕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杀,杀,杀……”王腾口中不断嘶吼,发出冷酷的魔音,一种难以说清的秘术展动出来。

        乌光自其天灵盖冲起,凝聚成一个魔胎,通体乌黑,背生风雷翅,头长祖龙角,脚蹬混沌光,颇有威势!

        “早已被虚空大帝杀死十几万年了,一缕残念而已,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早点覆灭吧!”

        叶凡冷声说道,口诵度人经,通体发出无量光,越发的神圣祥和了,那些黑云顿时崩开,不断溶化。

        “啊……”王腾与那虚影一起大叫。

        “砰”

        叶凡震惊,这颗头颅龟裂,他一下子将元神摄取出,要通读其记忆,这是无价仙葬,用大帝传承,有九秘中的妙术。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王腾大叫,整个元神都炸开了,熊熊燃烧。

        叶凡夺取,不惜以圣器镇压,但很是奇特,他的元神难以控制,烧的越发旺盛,即便斩断、截开也不行。

        “你得不到,前字秘修元神,你控制不了我,哈哈哈……九秘就此失传吧,万古绝响!”

        叶凡竭尽全力出手,阻止他的神灭,“前”字秘关乎甚大,是修炼元神的无上妙法,可以提前感知危机。

        若非他体内有绿色仙鼎,可蒙蔽天机,不然被人推演,说不定王腾可以靠前字秘预知,不来此截杀。

        “哈哈哈……你永远得不到前字秘,跟我一起走向终点吧!”王腾的元神化成一片火光,寸寸消失。

        一个人若是求死,谁都难以阻挡,特别是元神这种东西,禁锢不住,修行过千字秘,他的元神无比特别,叶凡难以封住,甚至几次差点让他遁走。

        同一时间,那个化形出的生有风雷翅,脚踩混沌光的黑色魔胎,也在挣动,想要脱逃。

        叶凡九秘尽展,各种妙术齐出,当场将其镇压,而后又一次观王腾的元神。

        “结束吧!”

        王腾大叫,那个魔胎与他一般动作,同时挣动,剧烈挣扎,而后砰的一声爆碎。

        “完了!”叶凡的心凉了半截,他们的元神中有秘宝,全都炸开了,圣器都禁锢不住,差点让他收重创。

        黑箭散发乌光,挡住了能量风暴,他仅截断下一些元神残片,那些光全都湮灭了。

        “可恨!”

        王腾形神俱灭,在叶凡的掌指间,只有十几片烙印碎块,仔细搜索没有什么大用处,都是杂念而已。

        “返古术,重聚识海!”叶凡双手展动,施展出吠陀经中的仅有的一种秘法。

        游历在天地中的神识碎片凝聚而来,可惜依然没有什么发现,让他一声长叹,实在无可奈何。

        “等一等,让我试试看。”安妙依袅娜而来,肩头那盏青灯古灯洒落出幽幽佛光,照亮了这里,化生出一个识海世界。

        “北原,一片大戈壁中,有一个神湖,这是记忆最深的东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安妙依道。

        她以佛法还原,也只得到这些东西,再难追溯,青灯古灯光华摇曳。

        “算了,强求不得,也许九秘注定要分散,想要集全还需要时间。”叶凡不相信,前字秘真的会断绝传承。

        “你保重!”安妙依远去,终究是要分别。

        叶凡点头,目送她消失在天际。

        黄金古战车以及那柄黄金战剑都是难得的秘器,难以摧毁,叶凡都无法估量等阶,这是被封印的东西,王腾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启过。

        “正好缺少一辆代步的车,着实不错。”叶凡将黄金战剑扔在车上,一起收了起来,此战车与战剑最适合沙场争杀、混战。

        叶凡在西漠行走了半月,观看了数十座古庙,最后来到了须弥山,他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观望。

        这是一座神秘而圣洁的大山,像是金子铸成的,远远望去,一片璀璨,蒸腾起大片的仙光。

        也不知道有多少信仰之力向那里流动,纯净而圣洁,化成一道又一道光,最后凝聚在一起,成为数不清的河流,垂落而下,将那个地方淹没。

        须弥山巨大无边,但是信仰力更多,将整片山脉都覆盖,犹如瀚海遮天,茫茫一片,让山脉等犹若岛屿。

        在远处,无法眺望到大雷音寺,只能见到巍峨的大山,也不知有几万丈,高耸入云霄,金色圣洁,各种灵禽飞舞,像是仙域般。

        最终,叶凡远去,并未登山,因为在这个地方他心神不宁,不信仰佛,若是进山对身体有大害。

        阿弥陀佛大帝,惊艳古今,不说是最神秘的大帝也差不多了,手段逆天,谁知道他留下了什么,叶凡不想沾惹。

        “再见,西漠!”

        叶凡远去,踏入域门,横渡虚空,径直前往北原,他对前字秘与乱古大帝的古经实在有些不死心。

        罗天荒原蒿草丛生,是一片荒凉的大草原,地处北原东北部,人烟罕见,数万年都不见得有人深入。

        这个地方,野狼成群,每到月夜都能听到呜呜声。

        明月高挂,远处天狼啸月,一头银白色的巨狼能有数十丈高,吞吐月光,呜呜大叫。

        叶凡独行,拎着一杆黑色的长枪,这一路击毙了不少妖兽鬼怪,来到了这片荒原。

        他在寻找一个地方——乱古戈壁,内有一个神湖。

        “终于到了……就在前方。”

        那头银色的巨狼被惊动,化成一团银色火焰逃掉了,叶凡前行,看到了一片戈壁,隐藏在草原尽头。

        清晨,薄雾缭绕,在戈壁深处他寻到了神湖,蒸腾五彩云霄,灿灿晶莹。

        一只仙鹤长鸣,展翅裂开长空,自一座崖壁上冲起,化成一道仙光飞来,降落在地,难测深浅。

        “是你……强大的人族圣体。”仙鹤口吐人言,立身在神湖畔,一身羽翼洁白如玉,莹莹发光。

        “我杀了王腾!”叶凡早已听说过,有一只仙鹤庇护王腾,当年从摇光圣子手下将其救走。

        “我已知道了,他的魂灯已灭,我又在你身上感应到了他的死气,一切都已经注定。”仙鹤一声长叹,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叶凡望着这片灵气滚滚的神湖,仔细观看。

        仙鹤又开口道:“在他幼时,我便将他带到了此地,得乱古大帝传承,可惜了一个仙苗。败在你的手里后,被不死山的印记污了灵魂本源,就是不败在你的手里也注定难有所成了。”

        老鹤悲叹,王腾毕竟是被它培养起来的,而今得知其死亡,自然免不了一阵唏嘘。

        “我想知道,乱古大帝真是狠人大帝的另一世吗?”叶凡问道。

        世间有传闻,乱古大帝是狠人新生后的某一世,因为其斩我明道诀等与狠人大帝的功法极其相似。

        “不是。”老鹤摇头,直接否定了。

        乱古大帝一生坎坷,多次大败,多次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但他却有大机缘,先得狠人部分功法,又得虚空大帝部分法诀,后来百败后诞生魔胎,功参造化。

        “别的大帝一生无败,只有乱古大帝是一路大败,几乎被打的失去了道心,精神到最后都快崩溃了。”仙鹤说道。

        乱古破茧重生,魔胎大成,最终才扭转一切,战败昔日所有对手,独登绝巅。

        北域地广人稀,自古只有这一帝。

        乱古大帝的证道路很坎坷,说他一路大败,看似没什么,然而这个过程非常的残酷,生离死别,恋人殇逝,亲人惨死,师尊被杀,朋友全灭,种种惨事,外人难以明晓,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在百败后还要挣扎,不肯屈服,因为心有不甘,必须要奋起!

        “我来此,你能够明白。”叶凡说道。

        “你若是为乱大帝的传承来,恐怕要失望了,地宫已关,千年内谁也打不开,除非大帝亲至。”老鹤道。

        叶凡蹙眉,心有不甘。

        “我没有为乱古大帝寻到一个传人,心有愧疚,千年后一定会选一个最杰传人,弥补过错。”说道这里,老鹤一展翅,祭出一快古木,长能有半尺,送给了叶凡,道:“这可能蕴含有前字诀的秘密,留给你参悟,是王腾少年时自东荒带回来的,我并不愿九秘传承断绝。”

        叶凡接过,认真行了一个大礼,老鹤虽培养了王腾,但却很公允,并没有护短,一切从大处考虑。

        “姬家祖殿坠落下的这块蓝金染有虚空大帝的鲜血,非同小可……”老鹤展翅,一片虚空出现一块妖异而可怖的蓝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