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魔胎授首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魔胎授首

    作品:《遮天

        青色铜灯闪烁,火苗清亮,当中竟有一个很小的安妙依在盘坐,于火光中诵经,庄严神圣。www.00ksw.org

        真身安妙依神色恬淡,一身白衣轻舞,让她显得高远而飘渺,似要举霞飞仙,不食人间烟火。

        她像是换了一个人,越发显得虚渺了,有些难以亲近,平和的笑,带着一丝距离。

        叶凡注视,看到那青铜灯中坐着的身影才感觉到一种亲切,轻声道:“妙依。”

        “去吧。”青灯内,那熟悉与亲近的笑容没有一丝改变,对他挥手。

        “再见,再相见。”真身安妙依也开口,而后转身,就这样离去,翩然若仙,凌空飞度,向着兰陀寺方向而去。

        叶凡怔怔出神,很久都没有动一下。

        当清晨一缕霞光射来,他才起身离开,身在西漠,每日都能感受到神秘的念力,他想远观须弥山,并未打算立刻离开。

        西漠有几大古地,悬空寺、兰陀寺、神霞寺等都极富盛名,掌握有佛门最高秘术,世上称尊。

        叶凡徒步而行,路径兰陀寺,向着这片大地的中心走去,感受佛土的这种氛围,观看一缕缕神圣的信仰光辉,他心中在体悟。

        一日后,叶凡路经过一座破败的殿宇,此地成为了一片废墟,一片焦灼。

        “西土怎么会有人毁庙?”他有些惊讶,这个小庙并不大,占地也不广,震散灰烬,露出十几具尸骸。

        “青菱寺,这不是妙依曾经修行过的地方吗?”叶凡不禁蹙眉,这座小庙被毁不超过半个月。

        安妙依从阿含古寺出发,在西漠各地游历,曾在许多古庙潜修,直到进入兰陀寺才停下来,这只是其中一座,曾听她说起过。

        “逆转而行,追溯源头,返古术!”

        叶凡一声轻叱,眸光灿烂,额骨晶莹,如同一面镜子,照耀在断壁残垣上。

        这是他在地球上修成的玄法,曾在上古道场得到不全的吠陀经,悟透妙理,得到了这种神秘的妙术,可让昔日情景重现。

        叶凡额骨发光,照在瓦砾间,洒落尸体上,追溯十几日前发生的事,片刻后他身体一震!

        “王腾!”

        他的瞳孔炽盛了起来,犀利如刀,竟然是王腾干的。无需细说,他知道此人要做什么,为了报复他,无所不用了。

        “他知道我回来了,明白不是我的对手,要对安妙依出手,灭掉了一庙的人。”

        叶凡风驰电掣,快速追了下去,赶到安妙依提到另一座小庙,这座古庙安好,并未遭劫。

        “想来是第一座庙宇的人发现了他的不轨形迹,被灭口了。”

        他没有敢耽搁,径直前往兰陀寺,暗中得悉安妙依回来了,并没有受到伤害。

        “王腾,是时候来个了断了。”

        叶凡隐在圣山中,关注这里的一切,他相信王腾肯定会出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数日后,安妙依外出,前往神霞寺,将去参悟一种佛法。

        叶凡并未现身,以天庭的杀生秘术隐在虚空,一路跟了下去,他觉得王腾该出现了。

        果然,远行数千里后,一辆金色的古战车隆隆而来,发出冲霄的光芒,伴随着真龙、仙凰、白虎、玄武等,将他环绕中央。

        这辆古老的战车,通体呈金色,光芒万丈,立身在上,如同天帝巡视、下凡到了人间。

        王腾黑发披散,身材高大,眸子中有一种冷冽,手持一口黄金圣剑,横断前路,剑锋吐出的神芒长达数百丈,横扫安妙依。

        “哧”

        一盏青灯浮现,悬在安妙依的肩头,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撑起一层光幕,护住了躯体。

        “你是……王腾,想不到堂堂一代北帝竟沦落到如此境地,你是感觉今生都无望杀死叶凡才来对我动手的吗?”安妙依轻语。

        对于当年人族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来说,这样行事,无疑是自甘堕落,失去了一颗证道的心。

        “哈哈……哈哈哈……”王腾大笑,发丝飞扬,有怒亦有杀机,冷森森,冰寒寒,瞳孔像两口深潭般。

        “可惜啊,昔日的北帝,竟已成为了这幅样子,让人感慨,数一数二的年轻俊杰终是落魄了下来,一蹶不振,再不复无敌风采。”安妙依轻语。

        “是,我又败了,东荒一战,神秘人一战惊天下,一枪将我避退,我知道他就是叶凡,我不是他的敌手。”王腾神色冷酷,道:“他带领数万铁骑灭了我北原王家,这笔大仇我今生今世无论如何都要报,我杀不了他,就从他的女人开始,让他痛苦一辈子!”

        王腾幽森的说道,一双瞳孔内充满了仇恨的光芒,近乎疯狂,持黄金圣剑的手在轻微的颤抖,半边身子都在痉挛。

        “你只看到王家覆灭,怎么不提当年你们盛气凌人时的所作所为,若非去灭南岭蛮族一部,又与古族勾结,对叶凡及其朋友斩尽杀绝,何曾会如此,佛讲因果,一切早已注定。”安妙依道。

        “什么因果,什么天道,而今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要你死,要叶凡痛苦一生,我杀不了他,就从精神上折磨他,让他一世不得安生!”

        王腾眸子充满了血丝,化成了猩红色,杀戮气无边,黄金古战车都被血雾笼罩了,妖邪无比。

        安妙依摇头,而今北帝早已不复昔日惊艳之姿,心境跌落,竟真的是一蹶不振,即便修为再高也不可能证道了。

        “杀!”

        王腾出手,大战安妙依,手持黄金圣剑立劈,古战车亦隆隆而鸣,碾碎一切阻挡,山峰、古脉等都成齑粉,他战意凌云,魔气无边。

        安妙依出手,以佛法化解,对抗他的攻伐,不断对决。

        “安妙依,今天你逃不了,我要将你的人头寄到东荒,听他悲号,看他怒火攻心,让他悲愤,无力回天!”

        “你不是最后一个,以后我会猎杀与他有关的所有人,一个个的斩杀,你们的头骨将成为我的珍藏!”

        “叶凡我要让你悲恸,我期待你肝肠寸断的样子,哈哈哈……”王腾像是疯了,又哭又笑,攻击似疾风骤雨,剑气千幻,攻杀不停。

        “咚!”

        突然,一个金色的拳头粉碎真空,突然出现,将王腾与他古战车一下子就轰飞了出去,让他大口咳血。

        叶凡一步一步自虚无中走出,手中持一杆黑色的长枪,浑身并没有强大的气息外放,但却让王腾当场变了颜色。

        “你……是你,专门在此等我!”

        “与你在此了因果!”叶凡向前逼去,而今他在同辈中可以说所向披靡,俯视八荒,连天皇子都给杀了,更遑论是一个王腾。

        正如叶瞳所说的那般,除却帝子级人物外,他的大敌在星空中,这颗古星能与匹敌的同辈人快没有了。

        “妙依里走吧,我摘他人头,了断过去的一切。”叶凡道。

        安妙依倒退,将战场让了出来,她相信,即便是几个王腾一起来,也绝不是叶凡的对手,道心已破,能剩下什么?

        “王腾,三十招内我杀个干净,有多大本领尽管都施展出来吧!”叶凡说道,他心中无敌,散发出的气势都如此。

        “你狂妄!”王腾眼中充血,如是两颗血色的寒潭,曾被尊为北帝,何曾被人这样轻视过。

        他对叶凡的恨,如那东海之波,浩瀚无边,生平第一败,第一次身碎,第一次痛苦与耻辱等,都源自叶凡,让他刻骨铭心,大恨难消。

        “啊……”王腾发狂了,手持黄金战剑立劈,黄金古战车上更是飞出很多虚影,真龙、仙凰等一起灭敌。

        “嗡!”

        面对这些道痕,叶凡简单而直接,只有一击,单手持黑色的长枪,向前轮动,横扫千军。

        “噗”

        各种光影、剑芒、仙凰印记等全部破碎,根本就挡不住他的强大攻势。

        “哧”

        叶凡出枪,暗金长枪如一条黑龙冲天而起,破开虚空,断开苍穹,任你古战车战气铺天盖地,也挡不住。

        “啊……”

        王腾大叫,冷冽的枪尖震开黄金战剑,绝世枪芒射来,洞穿了他的胸膛,一个手臂粗细的血洞前后透亮,出现在他的身体上。

        “你心有惧意在害怕,比我想象的还不堪,十招毙你性命!”叶凡以黑色长枪遥指他的眉心。

        “杀,杀,杀,杀,杀,我百败之后,成就魔胎,给我复苏,我将天下无敌!”

        王腾疯狂大叫,他神色扭曲,一道道魔纹浮现在脸上,天灵盖冲更是冲起一道乌光,恐怖无边。

        在这一刻,他化身成为了魔胎,额骨上出现一条条黑色的斑纹,像是古之大魔王复生了,强大了很多倍!

        “你当年在姬家的祖殿中到底得到了什么传承,恐怕那并不属于虚空大帝吧。”叶凡问道。

        “哈哈……哈哈哈,想我王腾先得乱古大帝传承,又得不死山古皇秘法,得上天青睐,有逆世的大造化,今生注定无敌,你们挡不住我的路!”

        他真的疯了,眼中血红,大叫着,大吼着,恶狠狠的对叶凡发动了攻击。

        “乱古传承,永恒的放逐!”

        虚空破开,他想将叶凡打进无垠的次元空间,永远的葬在未知的时空中。

        “当年你用此术都对不了我,而今还有什么用!?”叶凡像是站在永恒中,自身不朽,无敌姿态尽显,横贯虚空,难以被放逐。

        “噗”

        他一枪向前刺去,鲜血淋淋,王腾躲避的烧慢了一些,一条手臂成为血泥,横飞了出去。

        而今,叶凡有无敌之势,对上他后,每一击都大气磅礴,任何一式都将他镇压。

        “我不甘,我秉承天地大气运而成,你凭什么与我斗,九秘我有,大帝古经我有两部,必然要杀你!”他疯了,额头上的魔纹更重了,向前攻来。

        叶凡心头一震,终于知道王腾为何一蹶不振了,确切说得悉了他为何能复活,这已不完全是他了,有东西寄生他体内,所谓的魔胎绝非王腾。

        北帝魔化,他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这应该是……另有一缕气机占据他体内。

        叶凡心中涌起一股凉意,决不能放过此人,要杀个干净,他大喝道:“魔胎授首!”

        两者激烈大战,叶凡挥洒无敌战意,第七次交手后,一拳震飞黄金古战车,锋锐的矛锋横扫而过,王腾那染血的头颅斜飞了出去。

        “噗”

        叶凡追上了上去,一枪刺穿颗头颅,将他钉在暗金枪尖上,一道道血迹淌落。

        “说出所有秘密!”

        “哈哈……我是王腾,不,我是不死山的无敌皇者留下的印记,你杀不死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