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章 清丽绝尘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章 清丽绝尘

    作品:《遮天

        叶凡心中一颤,睁大了眼睛,怀中冰冷的躯体内多了一道神魂印记,她竟然复苏了。www.00ksw.org

        失而复得,一个死去的人丽人有了生机,虽然很虚弱,但却是如这样的真实。

        “妙依!”

        叶凡叫道,用力抓住她的手,生怕一松开就永远的失去,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本已绝望,突来惊喜。

        这是一种大落大起的心绪,感觉即将失去,而怀中的女子却于死中复苏,让他情绪激动。

        绝代佳人闭死关,原本已成为了一具很冷的尸体,他以为天人永隔、再也见不到了,将成为大憾。

        “回来了,活着就好……”他口中轻语。

        安妙依脸上缺少血色,很是苍白,精致的脸蛋像是洁白的羊脂玉刻成,原本很空灵的一双眸子此刻缺少光彩,暗淡的有些朦胧。

        她缓缓的伸出手,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泪睡,身体很虚弱,从菩萨界归来,遭遇了艰难险阻,险些坐化。

        这些年过去了,安妙依美丽不减分毫,仙韵更加内敛,多了一种祥静与恬淡,少了一种妖娆与妩媚,洗尽铅华,更加动人。

        她虚弱的笑,多年后重逢,在这西土兰陀寺内,有一种难言的感觉,她的眸子闪动灵彩,道:“真的是你,我在菩萨界听到了你的呼唤,从迷失中走出,艰难回来。”

        “你不会有事的,我来了,一定可以护你周全。”叶凡眸光坚定,口中一声轻叱,运转“者”字秘,浑身都溢出圣光,将安妙依笼罩。

        他的者字秘虽然有缺,但天下却也罕有比拟者,无论是凰劫再生术,还是涅槃术,也都不过如此。

        安妙依主要是伤了神魂,在菩萨界中差点迷失,者字秘修复肉身,治疗元神都是得到的,几乎一转眼她的状况就好了很多。

        “我好受了不少……”不多是,她就能坐起来了。

        远处,苦慈大师去而复返,虽是一金身罗汉,平日间心中古井无波,此时也露出异色,明明已坐化,怎么还能复生?

        “这难道是佛陀庇护,被选中的人,故此才能在菩萨界耽搁这么长时间,让我等都误以为坐化了?”他喃喃自语。

        而后,大步走来,询问情况,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横渡过去海,又涉来生河,在地平线上看到了两尊大佛,一个为阿弥陀佛,另一个为释迦牟尼,没有办法选择,最终超前走,自两佛中间过……最后迷失了。”

        安妙依轻语,说出这些日子以来在菩萨界的遭遇。

        “回来就好!”苦慈道。

        他将安妙依镇压九层石塔内,倒也没有多少坏心,认为她将来可能会证得菩萨果位,百年塔中苦修,也许是关键。

        苦慈离去,不愿多打搅。

        “你回来了……”安妙依轻语,怔怔的看着叶凡,缓缓站起身来,神魂已经稳固了。

        她有些清减,青丝柔顺,神色恬淡出尘,明明站在眼前,却仿佛随时要成离尘而去,似无比的遥远。

        “努力、艰难的回去,还是晚了,思定后同样忘不了这一岸,我便回来了。”叶凡轻语道。

        “十四年了,没有想到还能再相见。”安妙依轻声道。

        叶凡与她并肩,一起走出兰陀寺,晚霞染红了西边的天空,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

        兰陀寺,崖壁下卧麒麟,小径旁生芝草,是一个充满清香,到处都是宁静与祥和,道痕密布。

        “你能来看我真的很好。”安妙依如小女人一般笑了起来,明眸皓齿,有些妩媚,有些温暖,但是叶凡却心一滞,觉得有些遥远。

        叶凡帮拢顺青丝,相伴她向外走去,踏过鹅卵石铺成的小径,走过一座座殿宇亭台,并肩而行,在夕阳余晖中显得很温馨。

        “我选择了修佛的路,而今有了一些道果。”安妙依说道。

        “我知道,苦慈大师说你能证得菩萨位,应该不会很难。”叶凡点头。

        “走上了这条路,需要心灵宁静,无欲无求。行也空,坐也空,语默动静无不空,纵将白刃临头颅,犹如利剑斩春风。”安妙依轻语。

        叶凡神色一滞,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安妙依有些遥远了,并非两人的身相距过远,而是她的心境不同了。

        “人人都有佛性,佛也是人,为何要舍下那么多,我不希望你走上这样一条路。”叶凡说道。

        “人人都有佛性,但并非得人人都成佛。”安妙依摇头。

        一时间,两人都不不说话了,他们默默前行,虽然很温馨,但是却像是有了一丝无形的距离。

        “为什么修佛,世间有的是道法,你若愿意,我可以为你取来人族大帝的诸经,让你选择。”叶凡道。

        “我与佛有缘,适合修佛。”安妙依摇头。

        叶凡想说什么,安妙依伸出一只玉手,挡住了他的唇,道:“什么都不要说,我们一路走下去。”

        过了很长时间,太阳已经落山,暗淡兰陀圣山间,树影婆娑,药草飘香,叶凡终是忍不住开口。

        “妙依,这条路不好走,不一定要走,有多种选择,何必自困西漠?”

        “这就是我的路,当进入过去海,当趟过来生河,我的心是如此的宁静,告诉了我该如何取舍。”安妙依道。

        “我……不愿你这样。”叶凡看着她。

        原本为一绝代佳人,却要从此青灯伴古佛,了却尘缘,这是何其的残忍?

        “这有什么不好,我心中宁静,无比充实,见证一朵佛花开,明艳欲滴,我的到尽在此中。”安妙依说道,眸子中光彩流动。

        “同我一起离开西漠吧。”叶凡认真的说道。

        安妙依一声轻叹,望着他,眼中有不舍,也有留恋,但却摇了摇头。

        忽然,她抚住了额头,有一些冷汗流出,眸光亦有水雾,道:“昔日,我斩道了……却忘记了过去。”

        “什么?”叶凡抓住了她的手臂。

        “而今,又都忆起了,可是十四年前你离去时,我做出了选择……”安妙依的美眸中,滑落下两行晶莹的泪水。

        “斩道忘记,又已忆起,有些印记是抹不掉的。”叶凡眸光坚定,道:“佛门讲来生不过是逃避,哪里有什么轮回,哪里有什么转世,我们所能存在与感知,都只因这一世。”

        安妙依平静了下来,轻柔的说道:“不要执着,这是我的路。”

        “不是执念,是你真的不应该选择修佛。”叶凡突然强横霸道了起来,抓着她的手,道:“与我一起离开西漠。”

        安妙依突然笑了,绝世容颜,一笑倾人城,一时间让整座暗淡的圣山都明亮了起来,道:“你真的不想我修佛?”

        “是的。”叶凡点头,他不愿安妙依就此青灯伴古佛,孤老西漠。

        “那也要等我证得菩萨位,可以行走世间时,现在万族并起,域外的圣人都要来了,不成菩萨,怎能行走天下。”

        “你不会是敷衍我吧?”叶凡怔道。

        “不是。”安妙依嫣然一笑,惊艳动人。

        “没关系,若是有朝一日,你真的佛所阻,我会来接你的,只要我当时无敌,没有什么可以阻拦!”叶凡说道。

        “小男人有点霸气。”安妙依笑容如涟漪扩散,肌体光泽点点,青丝飞舞,眼眸如星,道:“我等你来接我。”

        叶凡点头,与她踏过一几条灵脉,一起向圣山深处走去。

        “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一定要相信我,正如我相信你。”安妙依道。

        月光洁白,化作仙羽洒落,湖中水光点点,灵气飘散。

        叶凡以玉舀舀起一清澈的水,洒在安妙依的秀发上,帮她洗发,仙光点点,在湖中涟漪漾起。

        安妙依轻笑,推了他一把,道:“我自己来吧。”让他远离这里。

        不久后,水花声响起,她如一条鱼儿般在湖中游动,洁白的**宛若象牙,闪烁晶莹的光泽。

        远处,叶凡坐在火堆旁,烤一些野味。不知道为何,他感觉安妙依真的有些远了,虽然她那样说,将来会相聚。

        不多时,湖中的丽人出浴,轻步走来,披裹着羽衣,将洁白晶莹的**勾勒的曲线起伏,完美到极点,盈盈一握小蛮腰,修长笔直的**,没有一点瑕疵。

        湿漉漉的长发,带着水珠,羊脂白玉般的俏脸有一缕淡笑,举手抬足,风姿绝世,清丽出尘,宛如天上的仙子误坠人间。

        “走吧。”安妙依吃了一株灵根,并没有动那些野味。

        “好吧,我送你回去。”叶凡点头,站起身来。

        “回哪里?”安妙依问道。

        “不是要去兰陀寺吗?”叶凡问道。

        “未来还很远,我知道你要远行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不是修佛者,你也不是人族圣体,我们只是一对普通的人,去过一段平凡的生活。”安妙依道。

        叶凡先是诧异,而后拉起她的手远去,离开了圣山,告别了兰陀寺。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他们像是一对平凡的人,双宿双栖,看朝阳初升,看夕阳西落,走过草原,进过大漠,平淡而快乐。

        夜晚,他们一起仰望星空,叶凡指給她看,星空的另一岸,告诉她是怎样一个世界。

        时间短暂,多的是那样快,天上繁星点点,月色朦胧。

        “总会再相见的。”安妙依起身,背对着他,洁白而完美的北部闪烁雪白而的光泽,像是玉石般。

        叶凡上前,拥着她象牙般的肌体,不愿分开,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做一个凡人。

        “半个月了,你该走了。”安妙依轻轻的推开了她,羽衣一闪,遮住了无暇的玉体,神色恬淡,无比的清丽绝尘,像是很遥远,站在了九天上。

        “哧”

        一盏青灯浮现在身边,灯芯佛光一闪,一下子跳动了起来,青灯古灯将她映衬的更加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