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黑皇大哭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黑皇大哭

    作品:《遮天

        金色的圣猿说完这句话,就毙掉了银月天王,翻手拍死,鲜血淋淋,古族一代天骄殒落。www.00ksw.org

        万族各部人马都从头凉到脚,银月天王这等惊艳人物,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大圣,就这么被杀了。

        “噗”

        同一时间,金色的圣猿手指向前拂去,另外的几名祖王也都大叫,化成同一片血雨,全部毙命,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手下留情……”

        火麟洞、血凰山等几位老族长苍老的声音回荡,却也只能赶上看到最后成为事实的血色画面。

        斗战胜佛很果断,将昆宙大圣的追随者全部斩杀,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唯有一片血雾缭绕。

        真贤城外,人们倍觉压抑,大气都不敢出,这是一个染血的结局,给许多人敲响了警钟。

        胜佛下须弥山,没有什么慈悲,出手凌厉,横扫了诸敌。

        皇族的几位老族长全额头青筋之跳,但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发生,难道还要去责怪斗战胜佛?于事无补。

        “皇道争雄,各路英杰对我侄儿出手,我并不会计较。可若是身为圣级古王不顾身份以大欺小、以势压人,那我也只能如此效仿。”斗战胜佛说道。

        人们闻听后,明白过来,斗战胜佛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其侄儿而已,这是进行震慑,为祖王敲响了警钟。

        这么多年来,斗战胜佛都不管他的侄子的生死,那是未到时候,而今祖王插手,他便下了须弥山。

        斗战胜佛这么强势,将昆宙大圣都给镇杀了,谁还敢触霉头?圣皇子今后绝对无人敢欺。

        斗战圣猿一脉,而今只剩下了两位族人,可是却是皇族不可招惹的一族,位列最强皇族内。

        “只有两人的强大皇族……唉!”

        许多人心中都叹气,这一脉真的太强大了,即便人丁稀薄,可就是屹立不倒。

        “我也不希望有圣级古王对我侄儿的朋友寻衅。”斗战胜佛又说了一句,扫向叶凡、姬子。

        这句话一出,就相当于给了他们一道护身符,斗战胜佛开口,便是一道不可违抗的法旨。

        刚格杀完昆宙大圣,相信没有人敢给他上眼药,去找叶凡等人的麻烦,今日一战足以震慑天下。

        “请给位道兄到神蚕岭一叙。”神蚕一族的老族长邀请斗战胜佛、浑拓大圣、黄金王、万龙巢的大圣等。

        “好,正有此意。”浑拓道。

        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的老族长等也都点头同意。

        今日等若打破了天,八部神众全灭,昆宙殒落,这是**八荒都要震动的大事,屹立在绝巅大人物们肯定要坐下来谈一谈。

        斗战胜佛收起帝兵,法相归于一身,与几大巨头一起离去。

        “叔叔……”圣皇子叫道。

        “走自己的路,闯过你父亲的皇道天痕。叔叔老了,时间不多了,会尽量为你扫除一些障碍。”老猴子暗中传音,带着一丝苍老与疲惫,腰背已不是那么挺直。

        “叔叔……”圣皇子哽咽,他知道胜佛铁血杀戮,是为他而进行的震慑。

        “叔叔,快服下神髓吧。”

        “那些东西……再说吧。”老猴子与几位巨头消失。

        真贤城外,一片安静。

        片刻后,突然沸腾,几位巨头消失,人们不再觉得那么压抑,各族强者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声音嘈杂。

        今日发生了这等大事,对很多人来说,像是一场虚幻的场景,注定要天下喧嚣。

        “昆宙大圣死了,活过了太古,却挡不住斗战圣王的清算,一场太古旧怨画上了句号。”

        “强大的斗战胜佛,一如太古时代那般有气魄,隐居须弥山多年,刚一回到万族眼前就格杀大敌,横扫了八部神众……”

        神蚕岭、血凰山等皇族散尽,其他各大王族等也相继离开,今日发生了这等大事,各族首脑都需要回去琢磨一番。

        叶凡、圣皇子、姬子等人也都离开,没有必要在这是非地久留,步入域门,消失天地中。

        一场大战就此落下帷幕!

        而天下却没有就此平静,消息传到各地,许多修士全都在议论。

        天皇子死了,不过是大圣旧怨的导火索,是一个引子而已,由此开始的一系列大乱,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激烈。

        天下各地都不能平静,尽管没有波及到人族,但还是让众多修士难以平静,域外大圣战举世震惊。

        “斗战胜佛太勇猛了,不愧是古之圣皇的亲弟弟!”

        “什么是绝代高手,在这一战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横扫诸敌,雄视天下。”

        这一战的影响,远超人们的想象,连最偏远的地区都在谈论,更是传到了海外。

        “这个天下要乱了,成仙路将开启,指不定会跳出一些什么怪物呢,域外的诸圣估计也快来了吧。”

        不光是人族担心,就连古族也在密议,在这个大世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今日能死掉一位大圣,明日就可能会绝掉一大皇族。

        成仙路开启,一个无法想象的大时代将至,这年世界都将不在安宁,充满了未知。

        南域,广寒阙。

        丝竹悠扬,歌声悦耳,这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在朦胧月色下格外飘渺。

        与妙欲庵相仿,广寒阙为东荒的一大烟花地,亦是一种古老的传承。

        一战过后,叶凡、圣皇子、姬子回到南域,全身都放松了下来,登上广寒阙饮酒。

        不关风月,没有所求,绷紧的神经放松,他们举杯共饮,这一战牵连甚广,因他们而起,由斗战胜佛而终。

        “说仙域,话天路,古来征战,大帝皆成空……”黑皇用力捶一面大鼓,它彻底喝多了,又哭又笑的唱道。

        一个没有正形的大狗,哭着唱着,让人愕然,而后又是一阵默然。

        自古至今,修士所为的是什么,最终目的就是成仙,可是又有谁做到了?不得而知。

        “八万年前,无始大帝强行打开仙域之门了吗?”叶凡问道。

        “我不知道……”黑皇无比伤感,喝的大醉,它眸子中尽是沧古凄凉。

        几人皆醉了。

        “我那个时候给封神源中,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一天是如此的突然……”黑皇低沉嘶吼。

        “无始大帝何等的强势无敌,可是他也有老去的一天,从他出世,到败尽诸敌,横扫生命禁区,数万年流逝,再强大的人也挡不住岁月啊!”

        黑皇越发的伤感,真情流露,有泪水滚落下来,诉说这埋在心中的事。

        “这个天地间,没有什么能封住大帝,我在神源中眼睁睁的看着他慢慢老去……”

        黑皇带着不甘,用力向口中灌酒。

        “那可是无始大帝啊,一生无敌,横扫了九天十地,古来无敌,到头来却也挡不时间长河的冲击,眼睁睁的看着他步入暮年……”

        世上有神源,可却不能延缓大帝身体的衰老,帝血太强大,根本封不住!

        “你们知道吗,他是无始大帝啊,古来最惊艳与强势的人,他……竟然也有老去的一天!”黑皇痛苦大叫,不能接受这一切。

        “你们可知,他还没有成帝时,就徒手接过极道帝兵,格杀过圣灵,英姿伟岸,天下无敌,可是他……也老了。”黑皇大哭。

        它追随无始大帝,被封神源中,亲眼目睹了那一切,看着天下第一强者垂暮,让它心怀悲闷与痛苦。

        “在世人看来,无始大帝强势到了极致,没有什么做不到,可是却也有老去的那一天,气血枯竭,一个人孤零零的独坐紫山中,走向人生的黄昏终点,对于一个盖世无敌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悲的事!”

        黑皇哭了,真情流露。

        它只是一只凡兽,无始大帝见它将要饿死时收养,带在身边,让它成长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

        无始大帝于他来说,好比亲人父母,感情极深,难以说清。

        它醉了,喃喃的述说着,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往事。

        八万年前,古天舒来了,进入了紫山,无始大帝封他进神源,让他等到这一世,希冀他能新生,进入仙域。

        也是在八万年前,无始大帝生命无多了,活了数万年,终是到了最后的时光。

        “他让我陷入了沉睡,让古天舒也昏沉,自己与去逆天一争,我不知……他是否成功了。”黑皇自语。

        事后,那座宏伟的道台上,只有一片劫灰留下,它与古天舒都生出不好的预感。

        心中虽有希冀,但却觉得结果可能很残酷。

        叶凡、姬子能够从他的话语中做出判断,大黑狗心中悲观居多,只是平日不吐露,不让自己相信而已。

        叶凡心中慨叹,虽未见过无始大帝,但是却从各种传说中得知了很多,给他的印象是,超越神明,无所不能,什么都可做到!

        然而,这样一位伟岸的大帝,却也有老去的一天,让他还能相信谁真的可以长生不死?

        “大帝你太要强了,永远不肯低头,也许有办法活下去,却傲骨铮铮,说不屑苟延残喘,要以最强姿态进入仙域,呜啊……我却再也见不到你了。”黑皇落泪。

        叶凡、姬子、圣皇子都是一震,全都盯着它。

        “望仙路,苍凉一梦,白发披散,碧海青天枯,万古三十帝,多少圣贤尘灰中……”黑皇大哭。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成仙路将要开启,即将到来,前路不如如何,谁也不清楚将要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