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战之果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战之果

    作品:《遮天

        三名金色的圣猿共同出手,道行运转到绝巅,催动三件帝兵一齐落下,当世谁能抗住?

        即便是神灵转世也得饮恨!

        昆宙大圣颅骨碎裂,鲜血与脑浆溅起很高,红色与白色混合,如一片桃花绽放。www.00ksw.org

        一道凄厉的叫声透过黑暗的天宇传到了大地上,让众生全都颤栗。

        一代大圣殒落,血液飞洒,即便体内有古皇兵也难以逆天,三皇兵齐至,结局早已注定。

        位列当世最强几人内,哪怕一块雪白的骨片都是至宝,可炼成绝世圣器,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剩下。

        在帝兵的攻击下,他先是浑身碎开,血液横溅,而后开始燃烧,成为一团灰烬,形神俱灭。

        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来的几位老族长等全部变色,张了张嘴,却难以说出什么。

        斗战圣王太果断了,干脆利落,抢先一步将昆宙大杀,强行造成既成事实,谁能去为一个死人开脱。

        “叮铃咚!”

        悦耳的铃声响起,一团紫色光华自湮灭的虚空中冲起,这是昆宙体内的极道古皇兵,而今显现。

        “是万龙铃!”

        中域,众人悚然,果然还涉及到了另一个威势滔天的太古皇族。

        “是万龙巢的古皇兵!”

        这是一件奇怪的兵器,由一串紫色的神铃串在一起而成,形如一头紫色真龙,每一个紫铃都如一节龙骨,仙光流淌,可以镇压九天十地。

        “叮铃咚!”

        铃声如天籁,即便相距无尽遥远,其音都传到了大地上,让人神魂欲出窍。

        斗战圣王手持黑色神铁棍差点砸下去,而另一具道身手持降魔杵也几乎出手。

        “刷”

        紫金万龙铃摇动,一瞬就消失,破开天宇,没入远处那个屹立于道痕中的模糊身影,这是万龙巢的大圣。

        斗战圣王终究是没有出手抢夺,因为古皇兵都内蕴神祇,是古之大帝级别的,降伏不了。以三件古皇兵镇压的一时,镇压不了一世,强行留在身边,必然有杀身大祸!

        天宇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昆宙大圣被打死,已成为事实。

        斗战圣王神色漠然,而今他无所畏惧,三皇兵在手,发狠灭掉一个强大的皇族都没有什么问题。

        早不来,晚不来,非要这个时候来……他自然明白这些人的心态。

        有的人是屁股歪了,想拉偏架,而有的人早先不露面则是想看他与昆宙的真实道行任何,当然也有真是为大局着想的人,不愿生灵涂炭。

        “圣王心中的气应该出一些了吧。”火麟洞的老族长道。

        “我等过早露面,肯定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不如让你们厮杀一番,泄去心中一些怨气。”血凰山的老族长开口。

        斗战圣王什么也不说,盯住了黄金王,三件帝兵遥指向前,杀意不减。

        气氛紧张,所有人都变色,三只金色的圣猿现在可不是慈悲的佛,持三件古皇兵而立,谁都忌惮。

        “圣王还是放过他一条命吧。”浑拓大圣道。

        黄金王脸色雪白,昆宙死在他的面前,让他心中悸动,出了一身的白毛汗,死死的抓着黄金锏。

        “黄金王,你不是说要以命换命吗,还不快将神髓取出?”原始湖的老族长说道。

        黄金王硬着头皮,运转无上玄功,开启极道皇锏的内部小世界,这是镇压该族仙珍的空间。

        一个玉瓶出现在他的掌心,能有半尺多长,打开瓶塞,流光溢彩,芬芳让在场的几位大圣与老族长全都神色一震,浑身舒泰,宛若要举霞飞升。

        “绝世神髓!”他们都惊叹。

        “这瓶神髓是我族目前最稀珍的东西,可为大圣延命一千年。”黄金王苦涩的说道。

        拿出这瓶东西比杀了他都要难受,这是他准备冲关时用的神物,是祖辈积累下来的仙珍,而今竟要拱手送人。

        原本,他只想取出一半,送出五百年的“寿命”,不曾想猴子眼下就要杀他,只得当面整瓶送出。

        这个世间,延命的东西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对于大圣这个等阶的人来说,即便百炼熬制出的宝药也无效。

        这瓶神髓可为大圣延命一千年,可想而知它的价值!

        即便是几位老族长与大圣也都有些眼红,到了他们这般境界,早已垂垂老矣,哪个人不需要寿元?

        这几人都没有多少年可活了,生命是制约他们在仙路上前行的最大绊脚石。

        “刷”

        斗战圣王一招手,瞬间就将这瓶神髓给摄取了过去,镇压进黑色神铁棍内,免得精气流失。

        送出这瓶仙珍,黄金王像是被抽去了一身的力气,这等于要了他半条命,精神萎靡不振,心都在滴血。

        他知道这一生都只能止步于此了,再难寸进,而斗战圣猿却因此可多活千年,仙路更开阔了,此消彼长。

        无尽的苦涩,黄金王收起极道皇锏,像是一下子苍老了上千岁,这可真是自食苦果。

        斗战圣王不再看他一眼,真身与两具道身挟三件古皇兵向万龙巢的大圣逼去,依然是一语不发。

        “罢了,虽然是为还谛缺的大恩,但终究是害得圣王涉险,我族自然也要付出代价。”万龙巢的大圣说道。

        他站在道痕间,身影模糊,掌心中光华一闪,出现一株古药王,高达半米,通体如墨玉刻成,药香扑鼻。

        “药龄长达十几万年!”几人惊呼。

        药王罕见,当世难寻,这是太古年间封印下来的一株。以常理来说,生长到**万年的古药才能被冠以一个王字,却难以活过十万年这道关卡。

        “这种药王能延命三四百年。”

        斗战圣王闻听,仙光一展,给拘禁了过来,同样封印进黑色神铁棍中。

        旁边,几位老族长眼巴巴的看着,眼中热切无比,他们都快坐化了,这等神株对他们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救命草。

        斗战圣王一战震天下,不仅毙掉了昆宙大圣,还能多活上一千三四百年,让人羡慕与感叹。

        斗战圣王没有再出手,涉及到了两大古皇族,而且来调节的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亦心有忌惮。

        万族,高手如云,虽传只有几位大圣,但是盖代高手从来都是隐匿不出的,不证道为皇,谁都不敢说天下无敌。

        说不准某一天就可能跳出一尊不为人知的准帝来!

        “这是一个大世,万族共生,我们所等的不过是成仙路开启,希冀进入仙域,望各族都能止戈。”浑拓大圣道。

        “说的也是,无尽岁月前,我等的祖先从其他星域进入这个颗古星,所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成仙二字?可惜了……”一位老族长唏嘘道。

        他们都不是土著,万族都是从不同星域赶来的。

        “当年,我等祖上推演有误,错过了成仙路。将希望放在了我等的身上,希望举族飞仙,莫要于此时战火连天。”万龙巢的大圣点头。

        “人不犯我,我自不会动干戈。”斗战圣王话语简短有力。

        其他人都点头,斗战圣猿一脉就此揭过最好,不然还真会有大麻烦。相信,没人愿惹这只猴子了,一个真身、两具道身、三件帝兵,谁对上他都要吐血。且,须弥山的信仰之力如海洋般,谁能攻上去?这只猴子成了那里的主人,已是先天不败!

        “让这次的风云散尽如何?”浑拓大圣道。

        斗战圣王点头,道:“没问题。你们稍待片刻,我去将八部神杀个干净,免得日后他们继续作乱,止戈要彻底。”

        “咻”的一声,三只金色圣猿从天外战场消失,浑拓大圣一阵无言,其他几人也都发呆,而后一起大叫:“手下留情!”

        中域,真贤城外,一群古族强者都震撼,他们透过通天法眼看到了域外的一切。

        八部神将脸色惨白,一个个觉得末日来临,几位祖王头皮发炸,昆宙都死了,他们怎么办?

        浑拓大圣等出面调停,刚才他们还抱着希望,觉得能够活下来,可是而今一看斗战圣王早有决断,谁的账也不买。

        就跟先打死昆宙一样,他而今冲下来,是要造成既成事实,先下手除掉他们再说。

        “逃!”

        所有人都只剩下了这样一个念头!

        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抗衡,难道要等着一位大圣持帝兵下来一个个抹杀他们?

        然而,他们惊恐的发现,真贤城外有绝世大阵,神蚕公主早有准备,以神阵困住了此地。

        “啊……不!”

        八部神将惊悚,全都大叫,这等若断了生路。

        “轰!”

        斗战圣王来的极快,瞬息降临,降魔杵向前一扫,佛光普照,血肉横飞,骨块四溅,八部神将后裔皆大叫,成片的死去。

        即便是几位古王也逃不了,在阿弥陀佛大帝的兵器下,只能大叫一声,化成血与尘埃!

        万族高手全部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什么,斗战圣王即便成佛了,骨子中也依然如过去,霸气而狂野,过去横扫太古的气魄还在。

        “啊……”

        八部神将后裔大叫,却改变不了什么,没有一个人能挡斗战圣猿一击!

        而神蚕公主也出手了,道:“我说过,自今日后世上将再无八部神众,自要说到做到。”

        血染长空,各族高手尽闭口,没有一个人敢多语,更遑论干涉。

        这一役,八部神众除名!

        “除非你们的祖上复生,真正的神将归来!不然,你们也只能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为虎作伥,坏掉昔日神众英名。”神蚕公主道。

        银月天王跑了,嗤笑斗战胜佛将战死、化为过粪土的几位祖王也遁走了,他们在昆宙不敌的刹那就离开了此地。

        斗战圣王直接撕裂空间,追了下去,半刻钟后就将他们全都捉回。

        在老猴子去天外决战前,就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印记,逃到天涯海角都无用,除非远离这颗古星。

        “斗战一脉的大圣请慈悲为怀!”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

        “噗”

        老猴子一只手落下,被拘禁回来的银月天王当成化成了一团血雾,形神俱灭,从世上除名。

        “我兄长夸奖过你的修道天赋,可并不代表我认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