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胜佛下须弥山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胜佛下须弥山

    作品:《遮天

        粗大的铁棍插入一块青石中,说是乌金铸成又不太像,刚烈慑人,带着一些暗红色,像是在血中浸过。www.00ksw.org

        这是一条太古凶兵,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依然让人让心颤股栗,脊背生出一层寒气。

        当年,不知究竟是谁杀了神蚕公主,那是一桩无头公案。太古末年,斗战圣皇坐化后天下大乱,一些不世人物出手,打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乱到极点。

        “当年,是银月天王的师尊对神蚕公主出手?”人们倒吸冷气,全都心头发冷。

        银月天王惊艳太古年间,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大圣的存在之一,在这条路上走出了很远,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踏出那一步。

        他师傅的道行会有多么高深,达到了何等的境界?光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炸,寒气从头凉到脚。

        “银月天王的师尊是……昆宙大圣!”有人话语颤抖,低声说出。

        “竟然是他……无上的昆宙大圣,横扫太古,九天十地内独尊,舍去圣皇外谁能压他?”

        昆宙大圣是太古末年的一尊活神,是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位列几大巨头内,可以俯视整颗古星,战力恐怖到无法估量。

        谁也没有想到,昔年是这个人对神蚕公主出手,众人倒吸冷气,没有一个人敢妄评,因为动辄会有灭族大祸。

        “当年,他祭炼完一块神铁,于十万里外掷出,将我钉在莽荒圣庙前,君临天下,好大的威风。”神蚕公主眼眸望天,波澜不惊,说出了死的经过。

        于十万里外掷出一杆神矛,就钉死了强大的神蚕公主?人们当场浑身冰冷,这是什么概念,强大的离谱,有些不真实!

        “竟是这样死去的……”

        “太恐怖了!”

        人们低语,全都发自内心的惊惧,昆宙大圣的可怕难以常理度之,强大到无边!

        神蚕公主为太古年间的一代天骄神女,是最有希望成为大圣的几人之一,竟被人抬手就给钉死了,此秘辛惊慑人心。

        斗战圣皇一死,天下大乱,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巨头间的恩怨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清楚,纵然隐约间明晓,也难以尽知。

        “昔年,斗战圣皇君临天下,万族俯首,天下共尊。但是他死去了,时代不同了,有些规则自然要变一变。”银月天王平淡的说道。

        “可惜,昆宙他并未证道成皇,想要立自己的秩序规则还早了点,还没有君临天下的威势与气度,也只能铲除异己而已!”神蚕公主眸光暴涨,绝代风华,一步上前,气势迫人。

        到了现在,人们明白了,天皇子何以敢如此,这么多年来针对斗战圣皇的子嗣,有恃无恐,背后竟有昆宙大圣在撑腰。

        这件事很可怕,涉及到了无上存在间的太古宿怨!

        天皇子这么做多半就是昆宙大圣在授意试探,看一看西漠那尊胜佛而今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会有什么反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根本就不是古皇子间的较量,自始至终都是无敌的大圣在对峙,是一场席卷整颗古星风暴的预演!

        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知道昆宙大圣达到了何等境界,是否又迈出了一步,光想一想就让人胆寒。

        “可惜了天皇子,即便再不成器,也拥有天下第一的血脉体质,即便不能证道,成就也不可限量,就这么死去了。”神蚕公主嘲讽道。

        “神蚕公主,你既然知道昆宙大圣还活着,就应该有觉悟,在这个世上你还不能横行!”八部神将中的一位祖王说道。

        “啪!”

        神蚕公主眼睛都没带眨一下,玉手挥出,一个响亮的耳光就抽在了他的脸上,当场让其下巴碎掉,身子横飞出去数百丈远。

        群山万壑间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什么,每一个人都在心中惊叹,这位天骄公主太强势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始终未变过。

        这可是一代祖王啊,说打就打,而且是抽了一个震天响的大嘴巴,传出去谁能相信?天方夜谭般!

        “你……”那位祖王暴怒,但是却也生出一股无力感,真的不是对手。

        “凭你一个小小的八部神将后裔,也敢屡次三番对我指手画脚,若是真的神将复生倒也罢了,可惜啊,早已没有了你们先祖的气魄与战力。”神蚕公主毫不留情的说道。

        “神蚕公主你太过分了,当心永世不得翻身!”银月天王说道,向前迈步逼来。

        神蚕公主没有搭理他,直接扫视八部神将大军,道:“你们以为有昆宙大圣撑腰,就可以抖起威风了吗,信不信我一个人灭你们八族!”

        无论是人族,还是太古各大王主等莫不肉跳,神蚕公主行事可真是“嘎嘣脆”,压的人没话可说,不得不低头。

        “银月天王你总不能眼见天皇子枉死吧?”八部神将中一位祖王说道,心中生出了不满。

        “天皇子殒落,让人扼腕叹息,他是神明唯一的血脉,体质举世无双,于万族来说都是难以估量的损失,自不能白死。”银月天王边说边向前走来,逼视叶凡与圣皇子,眸光如两道利刃般射来。

        “锵!”

        神蚕公主一挥手,毫不客气的瓦解了他强大的气势,挡住去路,冷笑道:“真跟你师尊一般,好大的威风,对未成圣的后辈摆绝代高手的风范。有朝一日,圣皇子达到这一高度后,你能有几分胆量面对?”

        “神蚕公主,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废话,只说一点,天皇子不能白死,这次的风波靠你镇不住!”银月天王寒声道。

        神蚕公主气势慑人,浑然你不将他们放在眼中,脸上充满了不屑,道:“你想处置圣皇子?”

        “最起码先杀掉他身边的那个人族修士,因为我知道,天皇子应该是死在了他的手中。”银月天王眸光冷冽,盯住了叶凡,道:“先杀掉此人,还有坐下来一谈的可能,至于怎么处置圣皇子,倒是可以商量。”

        “不错,先杀了那个人族修士以祭天皇子英魂,绝可能放过!”八部神将许多人怒吼。

        “哈哈哈……”神蚕公主大笑,不过怎么听都有些冷,她如一代女皇君临天下,道:“真是可笑,我还没说什么,你们倒提条件了。可以说……站在我面前、冷漠敌视的人啊,你们都掂量下吧,自身全都难保!”

        “她想……扫平这么多大敌?”

        人们皆惊呆了,没有想到这位天骄奇女子这么强势,要大杀十方吗?

        “你……好大的口气,真当自己是神蚕岭的古皇转世了吗?”对面几位古王不忿。

        银月天王脸色很冷,盯着她道:“你连圣皇子都不见得能保住!”

        “斗战圣皇雄视天下、俯瞰九天十地时,你们在哪里,怎么不敢跳出来?他唯一的亲子凭借自己的本事杀了一个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你们一个个就都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好本事!”神蚕公主扫视所有人。

        “不管怎么说,你改变不了什么,不要以为世上只有一个斗战胜佛,万族中还有其他不世高手!”银月天王冷酷的说道。

        “没错,以血还血,杀人者死!”八部神将中有激进分子大叫。

        “说的太对了,你们这多年来横行惯了,追剿圣皇子,今日都死个干净算了,以血还血!”神蚕公主无情的说道,一只手向前拍去。她肩头那个神蚕化成的小白虎赶紧捂上了乌溜溜的大眼睛。

        “噗”

        一片血光炸开,成片的八部神将死去。银月天王急忙出手阻拦,几位祖王也施秘术,阻拦她的攻伐。

        谁也没有想到战斗发生的这么突然,神蚕公主虽然看起来空灵**,但是行事果断而冷酷,只身就杀了过去,将一位祖王笼罩在一团圣光中,口中发出一声轻叱,展动必杀一击!

        “啊……”

        凄厉的叫声响彻天宇,这位太古祖王剧烈挣扎都没有逃过一劫,被活生生震碎,圣血坠落群山中,山崩地陷,如末世来临。

        “哧”

        银月天王化成一道银光,直奔叶凡与圣皇子而去,想要行绝灭手段,将他们抹杀个干净。

        “砰”

        然而,神蚕公主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在一瞬间横在了前方,玉手拍出,将其震退,喝道:“堂堂圣皇的子嗣,占尽道理的情况下还有人敢杀,还比不上一个不成器的死皇子吗?我看谁敢动圣皇子与他的朋友一个手指头,我大杀他十族!”

        “神蚕公主,你当中格杀了一位圣人级古王,可要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一切后果自负!”银月天王瞳孔中射出的光彩无比的冷冽。

        “杀就杀了,你能奈我何,不仅如此,我还要让八部神将都永远除名,从此成为历史!”神蚕公主霸气的说道。

        所有人都一阵发毛,神蚕岭的这位公主真是可怕,想要一窝端,灭掉八部神将诸族?足以震撼整颗古星!

        “你……”八部神将中几位祖王惊怒交加。

        “你什么你,这么多年来辱斗战圣皇,这笔帐一起算,你们没有一个能活下来,即便是昆宙也保不了你们,早就想与他算旧账了!”神蚕公主喝道。

        她满头轻灵的紫发飞舞,灵动的大眼射出两道可怕的光束,一步上前,又一次出手!

        “放肆!”银月天王出手阻拦。

        “我看是你放肆,不就是一个昆宙大圣吗,试探了这么多年,让他滚出来吧!”神蚕公主斥道。

        “在我师出手前,我先收掉圣皇子与那个人族修士,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银月天王喝道,向叶凡与圣皇子抓去。

        “砰!”

        突然,一只金色的大手自天宇上方拍落,银月天王整个人横飞了出去,浑身骨节噼啪作响,全身骨头都断裂了。

        “我兄长虽然早已坐化于太古年间,但斗战圣猿一脉还没有沦落到谁都可以欺辱的地步,让昆宙来见我!”一只浑身黄金毛发闪烁,气势霸天绝地的老猴子出现在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