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忧成真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忧成真

    作品:《遮天

        一尊神魔屹立,显化天地间,像是可以上抵天庭,下踩地府,俯仰之间九天十地皆颤抖!

        他强大的气势让人窒息,满头黑发如一道道墨瀑垂落,眸光深邃,一口就吞掉了半圣,惊的天地间寂静无声。www.00ksw.org

        “啊……”

        半圣大吼,在这尊神魔异象的腹中折腾,想要打出来,他惊、怒、惧、恐,心胆皆寒,张口一吐,一杆铁戈冲出,用力劈斩。

        同一时间,他展开了自己的领域,半圣光辉冲起,想要剖开绝地,还生出来。

        然而,现实很残酷,他的异象领域给克制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人族圣体异象一出,几乎无异象可以匹敌,全都将失效。

        唯有铁戈纵横,要击穿神魔的腹部,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巨大的磨盘,向他碾压而去。

        在神魔腹部,也就是轮海的位置,苦海与生命之轮相合,化为了一口磨世盘,将铁戈压的寸寸成粉。

        半圣大叫,浑身寒毛倒竖,他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本源之力,通过这种神魔异象知道了叶凡是谁。但是,却根本喊不出,神识都被压制了,磨世盘落下,他带着不甘与不忿还有惊恐,血肉成泥。

        古族这名半圣神识狰狞,写满了恐惧,无论他怎样挣扎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元神熄灭,彻底消散。

        一声轻响,这尊矗立于天地间的神魔异象也炸开了,彻底消失不见,让这个地方鸦雀无声。

        一个半圣就这样死去了,被一口吞掉,死于非命,在那神魔消失处,一大片血雾飘动,只有这些留下。

        “我看你们谁敢再踏足一步!”叶凡的真身大喝。

        这句话在长空下激荡,如一片惊雷在轰鸣,震的人双耳疼痛,许多人身体摇动,几乎摔倒在当场。

        几名商量好、想要干扰战场、驰援天皇子的半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同时心底生出阵阵寒气,一个同伴就这样死掉了!

        这一刻,他们进退维谷,本已经做出了决定,旁边不少人都在看着,可是活生生一幕惨剧让他们全都发毛。

        向前一步可能就是死!而就此不动,丢人丢面,心中憋屈。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觉得神秘的人族修士太强势了,竟然一吼镇住了几位半圣,有君临天下之气概。

        “逾越雷池者死!”叶凡真身大喝,他身在战场中,分身乏术,只能竭尽所能,这样祭出霸气一击,进行震慑。

        最终,几位半圣脸色苍白,没有一个人迈步,全都石化在了那里,并未敢继续妄动,对于他们来说活着最为重要。

        大荒中起风了,人们身体一阵寒冷,没有一个人说话,一片宁静,皆被震住了。

        尤其是不久前那几名低语、说是不能让叶凡活下来的古族,更是一阵胆寒,此刻分明感觉到了一对眸光扫过,如刀刮骨。

        场中,战斗依然在继续,天皇子目睹这一切,道心更加不稳,被猴子一棍子扫过,将头上的神金皇冠抽碎,仙簪更是成粉,黑发一下子披散了下来。

        他急怒攻心,挥动不死天刀,霍霍刀光冲霄,拼命抗击。

        另一边,火麒子脸色冷漠了很多,盯着叶凡的真身与道身,将战力又提升了一截,挡住其去路,不给他再向外出手的机会。

        叶凡也没有再出击,按照这种状况来说,他只需要挡住三人半个时辰足矣,圣皇子肯定能取胜,因为天皇子道心不稳,败亡是早晚的事。

        猴子手中的铁棍发出呜呜声,每一次落下都有一条条黑色的裂痕蔓延向四面八方,与不死天刀撞击出绚烂的火光。

        很多人在期待这一战,全都心潮激动,即便是在辉光的太古年间,人们也没有见过皇的对决,而他们最强子嗣的争雄无疑是一种比较。

        “噗”

        天皇子心神不宁,又吃了一棍,喷出一片血迹。他第一次生出恐惧,他在害怕自己落败,从未陷入过这样的苦战,心中无底。

        即便与少年不死天皇对决时,他也不怕,因为他知道其父的道痕不会真将他斩杀,他可尽情对决,而不是现在这样担忧。

        圣皇子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来在生死中徘徊,在大战中成长,同天皇子的护道者征战这么多年,经验丰富,眸光化成有形的火炬,更加强势了。

        他大开大合,步步紧逼,让天皇子越发不安,几次险遭不测,在黑铁棍的神威下不时咳血。

        其实,天皇子的体质的确冠古绝今,无以伦比,所修神通亦震古烁今,自身实力完全没得话说,不然也不会将猴子重伤了。

        但是,此时他缺少一种气势,那种真正一往无前、无惧生死、可以与敌俱灭的心志他没有。

        大战到这份光景,猴子也是满身伤痕,甚至可能还会重一些,他没有不死仙珍、更无悟道茶等,完全是靠自己走到这一步的。

        即便有个叔叔,也对他也不理不问,任他自生自灭,凭他自己去拼天下,坐在须弥山上不出,像是将他遗忘了。

        然而,他的斗志比铁还坚,打到天皇子胆寒,道心彻底失衡,这一刻天皇子开始节节败退,险死还生。

        “猴子你别逼我,大不了我废掉半身道行,以仙珍灭你魂骨,这些东西你没有,无法与我抗衡!”天皇子森然说道。

        圣皇子大开大合,越发的从容与镇定了,眸光充满了自信,步步进逼,几乎快压着他打了,道:“除却你父留给你的这些,你自己有什么?今日我必斩你!”

        “当”

        乌黑大铁棍打下,火星四射,不死天刀连连颤抖,天皇子双臂发麻,他心神不安,越发被动了。

        “轰”

        圣皇子一拳轰杀了出来,击向天皇子的头颅,拳罡霸气无边,带着千重万缕的大道轨迹,将前方覆盖。

        天皇子怒吼,一边拦击,一边倒退,他狼狈不堪,任谁都看出了他的败相。

        远处,许多古族名宿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全都面面相觑,而后一些人不禁轻叹了起来。

        “天皇子的血脉与根骨几可谓天下第一,事实上其修为似乎强上圣皇子一筹,但是他……却要败了。”

        “古之天皇留下一些绝世仙珍,的确成就了天皇子,让他后来居上,勇不可挡,但也正是因此,让他少了应有的磨砺,缺少一种坚韧的心性。”

        “圣皇子根骨不差于人,自己一步一步上来,根基扎实,在同一境界心性远胜天皇子,此战必胜!”

        天皇子横刀而来,同时以掌刀劈向猴子,圣皇子以铁棍挡天刀,无视那一掌,一拳轰向天皇子的头颅,战气与血气淹没东荒。

        “你……”天皇子惊惧而震怒,对方像是个亡命徒般,在跟他换命。他可不想这么死,在电火石花间倒退,以绝世秘术抗衡。

        圣皇子自不是想同归于尽,完全是攻心术,看准了天皇子的心性,他越发的神勇起来。

        “噗”

        铁棍横扫下来,砸在天皇子的肩头,血肉横飞,让其身子踉跄,骨骼响个不停,出现了裂痕,近乎折断。

        “啊……”天皇子大叫,披头散发,祭出各种妙术,如同疯了一般,大战猴子。

        另一边,叶凡倍感吃力,凰虚道、火麟儿等加大了攻势,因为火麒子三人被请出,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不可能真看着天皇子殒落。

        叶凡感觉到极度危险,一是三人体内的血脉之力变得更强了,二是他们身上可能有什么大杀器!

        他以前与火麟儿有一点交情,但是而今若是拿出来肯定没有什么用,在真正的核心利益面前,曾经的那些算的了什么。

        “既然南下,我等不可能看着天皇子殒落,再敢拦阻,让你枉死!”火麒子开口,神色冷漠无情。

        到了这个地步,他再不尽全力,天皇子可能就要死了,什么都晚了。

        “能过我这一关再说吧!”叶凡冷声道。

        “我不想无谓战斗,直接杀你算了!”火麒子寒声道,体内溢出一缕恐怖的气机,直射叶凡而去。

        “帝兵之威!”叶凡变色,他一直在担心这种大杀器,竟然成真了。

        他早就有一种隐忧,这几人若是携带古皇兵南下,那将是一场天大的麻烦,故此他一直都很忌惮。

        “轰!”

        叶凡演化兵字诀,震动体内的仙鼎,以前持有两块绿铜时便难以催动,而今亦是无法主动祭出,却可以进行防御。

        感应到一缕帝威射来,他的体表充盈起一层光华,阻挡住了这种杀势,使之不能入体。

        “什么?”火麒子第一次变色,这种情况说明对方必然有帝兵,不然怎能挡他威势。

        “嗡”

        火麒子躯体一震,绽放出一片绚烂的霞光,全都射向叶凡,犹如太古的皇君临天下,再现人世间。

        天空中出现一头巨大的蓝麒麟,发出万丈光,神威浩荡,气吞山河!

        叶凡眸子冰冷,他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古皇子南下,恐怖程度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若是凰虚道也是挟古皇仙兵而来,那就更加艰难了!

        但是,既然已经战到了这般田地,圣皇子占据上风,即将毙掉天皇子,他说什么也不能退缩,要拦住这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