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不屈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不屈

    作品:《遮天

        壮阔星海,一颗又一颗古星转动,充满了生命的印记,每一颗都大气磅礴,合在一起似星域坠落。www.00ksw.org

        一道悠悠钟声响彻乾坤,在这星域间,那颗化为圣钟的大星,道音扩散,席卷**八荒。

        一道道清晰能见的涟漪震出,所过之处星域枯寂,山崩海沸,破灭万物。

        然而,凰虚道与火麒子等人也非等闲,一个个道行精深,法力卷天,每个人都是盖代天骄!

        他们都是当年的各自所在大世的“第一人”,只因成仙路才被封到了而今,在同一世显化,不然怎能相遇,这等人物若能出现一个已算是逆天!

        凰虚道虽然身体模糊,始终屹立在大道痕迹内,但是却强大的让人心悸,其势气吞山河,一拳轰出,古星化成的大钟顿时止波,涟漪皆被定住。

        一声凰鸣划过星海,比之古钟声都要浩大,凰虚道振臂而击,犹如一道天宇飓风刮过星海,圣钟龟裂,发出一道刺耳之极的碎音,炸开在虚空中。

        同一时间,凰鸣不息,冲击过星海,一颗又一颗古老的大星炸开,叶凡所展现的星域瞬息暗淡了一大片。

        “咚”

        叶凡与凰虚道硬碰硬,真实对击,两人的身体都剧震,而后各自倒飞而去,星光又一次暗淡了不少。

        “啊……”

        火麒子长啸,一头蓝发披散着,他虽然身材修长,但却形似一头上古蛮龙,血气压盖九天十地,挥动大道镇压了下来。

        叶凡的另一具道身,眸子像是两把锋锐的刀子,他亦勇往直前,迎击了上去,拳指中暗合六道真义!

        “噗”

        两人打在一起,肉身撄锋,大道对峙,先天比拼,后天争雄,从各个方面决战,剧烈无比,化成两团光,与道痕等缠绕在一起。

        “刷”

        两道身影分开,许多古星裂开,星域暗淡。而真实的大地上更是一片破败,战场向大荒推进了八百里,山脊都断了,一座又一座主峰被夷为平地,什么都没有剩下。

        “轰!”

        圣皇子火拼天皇子,两者打出了真怒,乌铁棍横扫八荒,粉碎万物,不死天刀更是斩破九重天,道光万缕,连续激烈对抗。

        “噗”

        圣皇子咳血,浑身金色的毛发竖立,像是一个璀璨的金色战神,战意杀到了沸腾,他浑身都是圣光,勇冠天下,但是在这场大战中还是受伤了。

        天皇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俊美的脸上一片潮红,嘴角溢出一缕缕的血迹,猴子的大棍重若亿万均,让他倍感吃力。

        两者的父亲都是绝代传奇,一个万族共尊,起始于太古初期,一个统治太古,坐化太古末年,遥遥相对。

        圣皇子与天皇子间的战斗倍加引人瞩目。

        “圣皇子大战天皇子,这是斗战圣皇与古之天皇战斗的另类延续,让人激动!”

        古族许多人情绪起伏,不少人激动到颤抖,全都握紧了拳头,在紧张的观看。

        “那个人族修士也太强大了吧,竟然一个人暂时拦住了三位古皇子?虽然说时间一长,必然殒落,可这还是让人感觉太过不真实了,惊才绝艳!”连古族的名宿都动容了。

        四面八方,各个山头上,修士无边无沿,都在远距离观战,自然也少不了人族的一些名门。

        人一多了,自然说什么的都有,因为每一个人观点不同,认知不一。

        “这是一场惨剧啊,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群人,为何惹怒天皇子,导致许多教门被灭,让燕都无辜的凡人都惨死,真是罪人啊。”

        “我说李道长你悲天悯人过分了吧,这么多年来天皇子君临东荒,杀的人族还少吗,灭的道统不够多吗,人人自危,不敢抗衡,其狼子野心谁人不知?而今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敢与抗衡者,反倒成了罪人?”有人冷嗤。

        “那他也不该连累无辜!”李道长大声道。

        “战场不是童话,不是儿戏,何时不死人,向来都是残酷的。何为连累无辜,天皇子一直视人族如蝼蚁,这么多年来击杀的人族高手还少吗?又是谁连累的,也要算在这群人身上吗?有人起来反抗,而天皇子丧心病狂,屠杀无辜的凡人泄愤,这也能怪反抗者吗?若是如此,所有人族都缄默吧,做一个逆来顺受的奴隶最好不过。”

        “那他就应该堂堂正正与天皇子一战,而不应该如此算计,那样也显得大气与光辉,这样做让我等都可能受到牵连。”李道长高声道。

        “堂堂正正?光辉大气?可笑!天皇子与数位古皇子联袂而来,有独战的打算吗?还有几位深不可测的半圣相助,持暗金长枪的人族强者这样去决战,等着被围杀至死吗?没有谁可战这么多皇子!而且,是天皇子畏缩,自己不敢独战,到头来反倒是他光辉大气了。终于有了一个敢挑战天皇子的强者,却反倒成为了小人,好逆天的道理。”

        “但他还不是失败了,在真贤城外让天皇子突围而去,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终究是不行。”旁边另有人开口道。

        “战场又不是童话,谁能一路高歌、始终制胜,敢于站出来反抗倒成为了不是?这么多年来,天皇子纵横天下,大杀人族强者时诸位又做了什么,都在哪里?还不都是冷漠的看客。”

        “贫道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看结果,他没有取得效果,就是不行,可能会让我等受到牵连!”李道长又一次开口。

        “道长连事后明理者都算不得,发生过了的事情还看不透吗,怎能说这一战没有效果?若非这些人引得天皇子暴怒,让其步入杀局中,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许多人一阵默然,此言非虚,天皇子携恐怖阵旗而来,全都消耗在了这一战中。

        “若是这些人如李道长所言,光辉、血气的去进行一战,恐怕都会被一网打尽,成为枉死在阵旗中的一片劫灰而已,死的毫无意义。既然料定了天皇子的性情,自然要针对而战。”

        不少人点头,天皇子从未打算独战,请来如此多的可怕帮手,阴谋张网以待,这些人若还要去光辉大气,不是愣头青吗?

        如果不是在真贤城外提前破解了阵旗,交战中天皇子突然发动,这群人必然会陷入被动,肯定有部分人惨死,身入绝地。

        “贫道只看结果,到头来还不是要在此战斗?”

        “古族高手强过人族,祖王诸多,依道长看来,何需什么战斗,自此当作奴隶算了,何需这个过程?大家都缄默好了。瓦解不死天皇阵旗等,步步战斗,都没有什么意义,在道长看来,人族不该去战,逆来顺受好了,臣服于各族之下。”

        甄道长开口,道:“即便如此,他们见天皇子破阵后,一路南下,杀戮无数,为何畏缩,不去阻止?”

        许多人摇头,没有说什么,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天皇子抬手就可打开域门,怎么阻止,一路南去,谁能确定他们的坐标在哪里。

        这群人能这么快截住天皇子已经算是奇迹了,若非有精通传送阵的高手,通过蛛丝马迹查知,不知被甩到了哪里。

        “都是借口,这群人是想站在道义的高度征伐天皇子,虚伪!”李道长开口。

        众人摇头,都觉得莫名其妙。这么明显还有什么可说的,这群人抗衡天皇子,自始至终都在进行,何曾找过什么借口,一直针对,步步抗击。

        场中大战越发激烈,而人们的议论也多了起来,针锋相对,各不相让,观点不同。

        叶凡、圣皇子、凰虚道等虽然身在大战中,但也可听到,因为皆有天耳神通。

        天皇子哈哈大笑,而后冷酷无比,扫视叶凡等,嘴角露出揶揄之色,他所说的成为了事实。

        凡人死了这么多,叶凡心中有悲,面对天皇子的挑衅,他镇定视之,因为这些早已料到。

        他们此前激怒天皇子,效果显著,将其引入了必杀局中,黑皇布下四层大帝杀阵困之,天下谁人可抗?

        这一次未能杀天皇子,这非局不够好,而是天皇子一脉底蕴太过强大,功亏一篑在这上面。

        战到了这般境地,不是圣人都得要死个透彻了,也幸亏是他们,有黑皇之大阵抗衡。

        不然,天皇子这次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那么多可怕阵旗齐出,山河无光,日月无色,谁都得死。

        “哈哈……”

        天皇子冷酷大笑,扫视叶凡等,以神识暗中传音,道:“我真有点杀不得杀你们了,下次我干脆去屠掉十座凡人的城池好了,不用我打,你们人族自己就会诛伐你等,定位你们为万古罪人,哈哈……”

        场中大战惊世,远处人们亦在争论。

        “这些人无故惹什么天皇子,到头来引发对方震怒,多半会牵连我等,真是添乱。”

        “古族如此势大,这些人抗衡的了吗,干吗要去击杀天皇子,莫名让我等都陷入危局中。”

        “你们可真是得过且过,天皇子欲灭人族道统之心从未变过,若是让他成圣,灾难不可想象,你们还有骨气吗?这次借圣皇子之手,以皇子杀皇子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

        “要不是这些人,天皇子怎么会震怒,如此反抗能起到什么作用?”

        “老夫认为,他们所为有些过了,当冷静处之,超脱出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这才是英雄的体现。”

        “怎么决胜?”

        “这……”

        “你们这些人难道已经适应了古族高高在上的现状了吗?偶有反抗者,却反倒成为了不是,是为异端,这样下去……真的要麻木了吗?”

        天皇子将这一切听的清清楚楚,闻听后忍不住大笑,眸光越发的森冷了。

        叶凡心中平静,所见也算不得什么,在星空另一岸,这样的人与事还少吗?但遇抢劫,人人避之不及,轻生自杀引人围观,无动于衷,甚至取笑,战争年间的例子更是让人心寒,一群看客而已,冷漠麻木。

        场中,大战更为恐怖了。

        “这天都要听我言,这地都要尊我意志,圣皇子你凭什么与我斗?”天皇子大吼,气势不断攀升,发丝凌乱,瞳孔慑人。

        “轰”

        他右手持天刀,左手划动,接引向虚空,那苍茫太空尽头顿时风雷大作,神风怒号,混沌气暴涨!

        在这一刻,整片大荒一片压抑,让人要窒息,所有修者都惊恐了,可以清晰的见到在那天穹上一片陨石飞落。

        每一颗都巨大无比,划动出炫目的光,自天外而来,带动着灭世的气机,域外陨石成片的飞来,这种威势让众生都颤栗!

        天皇子手段逆天,言即法、行即则,这简直像是要灭世般,所有陨石都冲向圣皇子,整个世界都在抖动。

        “给我开!”

        圣皇子像是将要合道了,击出成片的大道轨迹,进行化解,想要重新将陨石接引向域外。可是,却失败了,他不得已又以乌铁棍怒击九重天,迎战而上。

        “当!”

        在巨大的陨石面前,猴子的身躯像是一粒尘埃那么渺小,但他还是一棍砸碎了,让星辰碎片成为一片劫灰。

        然而,陨石密集,真的太多了,全都笼罩着大道的光辉,威能滔天,举世皆惊。

        圣皇子横劈竖挡,双臂一震有亿万均之力,但是面对这样一片陨石大道圣力的攻伐也有些难以承受。

        这是星辰碎片,挟带大道神威而下,世上有几人可挡?也唯有圣皇子这样的肉身能够抗衡。

        “噗”

        猴子大口咳血,还是受了重伤,在击毁最后一块星辰碎片时,他身体一阵摇动。

        “嗡”

        天地颤抖,圣皇子张口一吐,射出一道黄金光,这是先天混元气,他整个人怒目大睁,黄金发毛根根晶莹倒立。

        “你为这些麻木的人出头有什么意义?!”天皇子冷笑道,陨石都没有击倒猴子,让他心中都有点没底了,对方一点也不弱于他!

        猴子先天混元气冲来,天皇子不得不竭尽所能抗衡,但还是被震的连连倒退,一步一吐血,染红了手中的不死天刀。

        “当!”

        他们两个又战到了一起,生死对决,性命撄锋。

        另一边,叶凡的真身与道身共同迎敌,亦战到狂,凭借极尽神能,挡住了三位古皇子,让他们走脱不了,亦是惊险到了极致,大战到沸腾。

        远处,人越聚越多,大多皆来自人族各大名门,更有许多古族王系人马,全都在观看这惊心动魄的一战。

        最近两章让书评区讨论多了起来,请大家踊跃发言,但不要刀兵相向,俺们要拿诺贝尔和平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