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挑翻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挑翻天

    作品:《遮天

        一杆黑色的长枪将这名古族钉死在地上,暗金色泽的枪杆在颤动,鲜血溢出,让人发寒。www.00ksw.org

        天空中,一道英伟的快速降落,向下方踏来,带着一股劲风,让赤色的矿地飞沙走石,飓风大作。

        “什么人不想活了,敢来神灵禁地撒野?”这些人共尊不死天皇为神灵,身为八部神将的后裔。

        “竟是一个人族,你真是吃了神人胆了,敢在我族矿区出手,要你以的血祭祀这片土地!”平日间,他们高高在上惯了,大多数人族都要对他们隐忍,从来都是他们挑事,哪曾这样被人这样主动攻伐过。

        最前方的十几人一个个眸子冰冷,手持古兵,一齐对着天空,想将那降落下的人刺透,以血浇灌这片矿区。

        “锵”

        光影一闪,叶凡降落而下,右腿横扫,像是磨世盘般将一排兵器碾成铁渣,而后他凌空而渡,快到不可思议,从一个人的头顶踏到另一个人的头顶。

        他落于远处,衣不染尘埃。

        “噗”

        在其身后,那十几人双目圆睁,脸上写满了惊恐,而后头盖骨全部冲起,十几道血浪冲出数米高,而后十几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后方,那最强大的几人瞳孔急骤收缩,感觉到了一阵悚然的气机,不禁倒出了数百丈远。

        “人族大帝,四海共尊,天下共仰,万族同拜,你们敢这样羞辱,不知死活,今天一个也别想走!”叶凡的声音无比冷漠。

        后方,姬元德双目璀璨,而他的的一对子女更是激动到颤抖,刚才他们憋屈到了极点,脸上的巴掌印通红,如血色胎记般,觉得让祖名都蒙羞了。

        此时这对年轻的兄妹全都攥进了拳头,身体近乎痉挛,仿佛身临其境,像是自己在出手,毙掉了辱及虚空大帝的古族。

        “你是谁?”

        对面几名古族喝问,他们神色很不好看,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他们在挑衅,还没有发生过今天这种事。

        “轰”

        一缕缕道痕出现,虚空扭曲,像是一面天鼓在擂动,轰鸣作响,一只大手探出,向当中那名斩道者抓去。

        刚才正是这名古族挥动手臂,抽了那对年轻兄妹一记耳光,留下一片血红色的掌印。叶凡自不会放过,想将他捉过来。

        “你敢!”

        这名古族高手大怒,身在这个境界,虽然是从太古年间封印到现在的,但真身却还算年富力强,一向桀骜不驯。

        而今,竟有人敢这样轻视,像是抓小鸡仔般来捉他,自然让他大怒。他张口喷出一片霞光,当中有一个螺旋凹槽的神锥,瑞光艳艳,射向叶凡的手心,想洞穿过去。

        然而,血流如注、手骨碎裂的景象没有出现,这只大手用力压来,王者神锥被震的光泽暗淡,寸寸碎裂,坠落在地。

        “砰”

        叶凡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将他带了过来,眼眸冰冷,让这个地方的温度都急骤下降。

        “你敢!”

        这名古族惊怒,心中生起一种羞辱感,忍不住大喝,剧烈挣动。

        “我不敢?”叶凡冷笑,松开了他,而后一个大耳光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将其抽飞,鲜血从其口中洒落出一长串。

        “砰”

        在他还没有落下时,叶凡的大手探了过去,一把将他从半空中抓了下来,钳住他的锁骨,倒提而回。

        “你给我松手!”这名古族暴怒,他的肌体绽放出一道道炽盛的紫光,不惜动用禁忌之力自残,震裂几块胎骨,释放潜能,想毁叶凡的手掌。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

        叶凡嘴角噙着一缕冷笑,将他抛起,而后一巴掌扇盖了下来,就像是打球一般劈盖在了地上,打的他骨节作响,口鼻溢血。

        当然,这自然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如若不然哪里还有什么完整的躯体,早已是一对烂泥与白骨块。

        后方的几名古族浑身冰冷,那可是一位斩道者,在此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像是一个稻草人似的,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捉你,我有什么不敢?”叶凡冷酷的说道,一把又将他抓了起来,任他百般挣扎都无用。

        这一次叶凡像是拎死狗般将他抓了过来,而后用力一捏,他浑身骨头差点寸断,嘎吱嘎吱作响。

        “砰”

        叶凡将他重重的扔在了姬家这片矿区前,也不知道有多少采源的子弟在看着,全都瞠目结舌,这个人是谁?竟可以这样压制一位古族斩道者。

        “凭你也想羞辱虚空大帝,现在赎罪吧。”

        叶凡心中有一股火气,姬紫月与姬皓月都与他关系匪浅,他们的堂弟与堂妹受辱,让他实在看的发火。

        他将此人一脚踢起,化成一条抛物线落在这对小兄妹的面前,道:“他留在你们脸上的巴掌印,现在可以还回来了。”

        姬元德眸子中光华射出,惊疑不定,眼前这个人太强大了,究竟是谁,竟他们出头。

        而他的一对子女则更甚,都想知道这个神秘人物的身份,而看向地上的人时,则浑身肌肉绷紧,想要出手。

        “没关系,出手吧。”叶凡微笑道。

        “砰”

        当哥哥的克制不住,瞬间就踢出了一脚,将这个斩道者踹飞出去足有数十丈远,跟个破葫芦一样滚动。

        “啪”

        这个年轻的女孩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血印,也挥动出了玉手,抽了过去,给这位古族的强者来了一个耳光,让他脸上一阵潮红,这完全是气的!

        “你算什么,辱我虚空先祖,他若活着,太古皇都不敢如此大言不惭!”

        两个小兄妹刚才委屈的厉害,眼中含着泪水,此时哥哥挥手劈巴掌,妹妹抬玉脚踢,噼啪作响。

        这名古族强者筋骨结实,但是却忍不住大口咳血,这完全是气的,想他堂堂斩道者却被两个小辈连踢带打嘴巴,实在气炸了肺。

        远处,一群古族暴动,全都怒吼,刚才叶凡的一系列动作太快了,他们来不及阻止,而此时见到姬家两个小毛孩这样对他们的强者,自然怒了。

        一群人越界过来,杀向前方,眼看一场大战避免不了,叶凡神色冷漠,向前迈步,一指探出,一道璀璨的剑波化扩散而去。

        与真实的浪涛没有什么区别,炽盛夺目,这是剑气所化,对越界的人无差别攻击,成片的血光出现,血雾缭绕。

        这是一场屠杀,没有一点悬念,六十余人全都化成鲜血与白骨块,剑波所过之处无人可挡,一触即碎。

        此时连姬家的人都呆住了,姬元德自语道:“就是皓月回来,紫月出现,也没有这等战力啊。”

        而这对小兄妹更是眼中含泪,姬家一对天骄兄妹离去,让他们倍感思念,那是他们最崇拜与喜欢的哥哥姐姐。

        古族那一边,鸦雀无声,全都被吓住了,此人到底是谁?

        “你就是那个在火灵壑出现的狂人?”

        远处走来一人,这片矿区共有两位斩道者守护,这是另一人,同为八部神将的后裔,平日间自视甚高,而今却遭遇这等败仗,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

        “锵”

        那插在地上的暗金长枪仙光艳艳,自动拔地而起,在叶凡元神的催动下,化成了一道乌芒刺破九重天,掉头而下。

        “噗”

        鲜血溅起数丈高,黑色的长枪穿透他的躯体,带着他飞出去数百丈远,钉在一块巨大的石碑上,死于非命。

        古族那片区域顿时炸窝了,一名斩道者正在被按在地上抽嘴巴,另一人又这样横死,让他们如何抵挡?

        剩余的一些人想要遁走,可叶凡怎么可能会给他们机会,并指如刀,向前一划,像是一条墨浪翻滚,瞬间将前方淹没。

        “噗”、“噗”……血花一朵朵绽放,叶凡全力一击,横扫数百里,将前方的人斩杀了个干净,摧枯拉朽,没有一点悬念。

        而后,他持枪腾空而起,进入更深处的地域,彻底将天皇子这个地盘给挑翻了天,一击之下大地成劫灰。

        最终,他将源库中所有稀珍都给收走,晶莹的源石跟小山似的,所获甚丰。

        当叶凡回来时,那对小兄妹倒也很干脆,手起刀落,将那位斩道者的头颅切下,跟斩西瓜般剁成了几半。

        “啊……”

        那被封的元神大叫,充满了不甘与屈辱,狰狞无比。叶凡读取其识海中的记忆,而后一巴掌抽碎,让他化成了飞灰。

        “姬家的处境这么不堪吗?”叶凡有些感叹,询问这父子三人。

        “这倒也不是,他们不敢去南域撒野,也唯有在这片相邻的源矿区生事挑衅。”姬元德叹道。

        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所有古族都与人族敌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还算友善,认同万族共存。

        然而,却也有一部分古族格外激进,恨不得将所有人族灭杀个干净。

        族类甚多,各自的观点不同,关系错从复杂,难以说清。

        父子三人再三询问叶凡的名字都无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天际尽头,姬元德饱含感情的自语:“皓月,紫月,你们今世还能回来吗?”

        他是姬皓月与姬紫月的亲叔叔,两人幼时常追在他的身边,血浓于水,对那两人无比疼爱,此时见到一个后辈斩道者如此无敌,自然百感交集,思念起姬家的一对天骄。

        叶凡持枪上路,只身杀入天皇子下一个据点,又开始了一次杀戮,无情扫除。

        他一路犁庭扫穴,将天皇子的据点一个一个的拔除,将八部神将许多后裔抹杀了个干净!

        在这一日,消息迅速传向各地,惊东荒,撼天下,四海剧震,五域皆哗,举世震惊!

        叶凡化成为一代魔君,冷酷无情,要将天皇子逼出来,想将他斩杀。

        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般沸腾,到处都是议论声,所有人都在猜测,究竟是谁想杀天皇子,竟如此兴师动众。

        铁血杀戮在继续,叶凡大战不辍,横杀天下,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将天皇子在东荒的十八个重要据点都给挑翻了!

        他身上沾着点点血迹,长枪痛饮敌血,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浑身都带着一股煞气。

        “这么多年来,天皇子君临东荒,俯视天下,群雄避退,这是什么人,可真敢下手啊!”

        “这位……真乃神人也!只身敢与不死天皇的子嗣对抗,必有一场龙争虎斗。”

        叶凡横扫天下,用了要一天一夜拔出十八个据点,这则消息像是惊雷一般震动世间,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众人原以为他挑翻几处地方就了不得了,没有想到最终经竟然是如此生猛,大杀四方,足足将十八地化成焦土,诸王伏诛!

        仅一天一夜而已,他就差点将东荒的天给挑翻!

        全天下都哗然,这个战果让人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这是战神转世吗?一天一夜席卷了整片东荒。

        事后,人们统计,十八处重地虽然并不是没处都有斩道者,但加在一起,也足有十三人!

        这个数字让人心惊胆颤,鲜血蔽空,血淋淋的事实让向世人阐述了这一战有多么的可怕,一天一夜连杀十三位斩道者!

        至于其他境界的古族,则不计其数,十八处战场鲜血遍地,骨块四处横陈,触目惊心。

        一夜惊天下,这是一股狂澜搅动了世间,雷霆之威震动天下,举世瞩目,所有修士都在关注,这一切太过震撼与不可思议了。

        “他到底是谁?”

        “这个人像是没有过去般,怎么突然出现了,一天一夜血战八荒,无敌天下,究竟有什么身份?”

        这是全天下都想知道的答案。

        这个神秘的无敌高手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与猜想,莫不想知道他的来历。

        “叶凡怎么提前出手了?”

        “为何如此突然,叶凡怎么突发雷霆之威,横扫了天皇子的许多部众?”

        此时,不要说天下人,就是知晓叶凡身份的厉天、东方野、李黑水等人都摸不清头脑,不知他为何提前动手了。

        “赶紧去通知圣皇子,让他出关,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大决战提前开始了!”

        “没错,那就打吧,调动人手,随时准备支援,彻底引爆!”

        叶凡出击,牵连甚广,与古皇子的决战将可能会提前开启,引动了十方风云,全天下人都在等待。

        呼唤了,请兄弟姐妹发月票。